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艾鸽《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是夜,季如春的到来,拖曳着长长的阴影。新娘的装扮无法掩饰她那体态的失落状。她一见我就惨叫一声:“我是死在新婚洞房花烛夜!”。她的故事在波烟笼罩的生活气息中,透出一丝丝的苦楚。流馨阁啊,多少娇躯用生命构筑。
   
    那山的花蕾是山的骄傲。
    山乡的闹新房习俗却越来越诡异了。
   
    命归洞房花烛夜,是无法想象的可悲。季如春的眸波宛如死水一潭。她强忍着泪瀑:“正常人想象不出那种庸俗不堪的闹房,太过分了!”
    几个大男人压在她的身上,七八双手在她的肚子上下乱摸,借着昏灯暗烛,男人们已经不是在闹春了,他们是在拼命蹂躏如花似朵的新娘。按照当地习俗,闹新房主要就是闹新娘,闹者是在替新郎收拾新娘,闹得越过分,新娘越受不了,以后越是变乖。新娘婚后有了委屈,想起洞房里被闹房人搞得死去活来时,也就一切能忍了。
   
    可这是后话。眼下季如春怎样挺过去?长到18岁,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放肆地揉面似地,把她身子揉成烧饼。新郎碍于收了闹房人的财礼及婚俗难改,就干脆全当没看见,眼不见为净。有一阵子,他看见新娘求救的表情,就如掉在冰窟里的一只小鹿,露出惊恐不安的眼睛。他借故走开了,不忍看就不看。闹房的人见新郎不见了,就更加大胆了。有一个喝醉酒的人,错把新娘当老婆了!他直接退了新娘的短裤,就开始进行性活动。季如春尖叫起来,等新郎得知赶过来时,她已经不是处女了。人们觉得闹新房虽然发生了过分的事,但去打一个醉汉也影响喜气。他迅速逃走了。
   
    季如春还被放在秤上秤体重。65公斤,130市斤。有人说:“财礼肯定收入超过13000块钱,100块一斤,比猪肉贵多了!”“难怪有人心态不平衡,总想捞回几斤。”……”各种污言秽语,把已经不清不白的身子,更增添了几分悲凄。盼星落,盼月归,盼到闹房结束了,新郎望着痛不欲生的新娘,呆傻地站在那里,就如一棵被卷走全部翠叶的秋树,只剩下枯枝光杆。“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男人梦碎。如今现实的一切还有不变味的正常吗?结婚了的男人回到女人那里去了,未结婚的男人找恋人去了。冬夜新房里,两个人开始思考他们今晚还要不要睡在一起。
   
    季如春在卫生间里很快就用悬梁自尽的方式作出了回答。她觉得所有的喜气都无法冲刷掉她的屈辱,她也没留下什么话,也许,她不再需要向这个世界解释什么。连她的身体她都嫌多余,还有什么可以留给这世道的呢?就剩一片哀叹声萦绕着梁脊。
    有词为证:忆秦娥
    裹雪冽,
    空落冥冥梦魂绝。
    梦魂绝。
    娇躯牵坠,
    新郎声咽。
   
    世俗自古硬如铁,
    多少波眸恨难越。
    恨难越。
    冰寒岁未,
    如此惨别。
    (未完待续)
(2012/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