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张成觉文集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活埋”兼论“去国”

   今天维权网报道称:
   
   “杨恒均发了一条微博:传说某部门已制定终极计划,一旦发现政权受威胁,就把最活跃的200位知识分子抓起来全部活埋,不过,本人持怀疑态度,为啥要活埋?弄死后再埋不是更方便?想一下秦朝‘焚书坑儒’,为了让知识分子闭嘴,为了维护稳定,也就活埋了200多位,之后秦朝暴政马上灭亡了。这还算比较快捷的转型方式。”
   
   “老杨头”怀疑当局有“活埋”计划,提出两个反问,再加上一个借古喻今,话说得很别致,符合其人其文的一贯风格---苦口婆心提醒中南海现领导勿将矛盾激化。此前,他就否认过“某部门”会采取暗杀之类手段对付异议分子。


   
   笔者却如鲁迅所言那样:“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纪念刘和珍君》)。毛“亲自缔造”的“伟光正”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其所指挥的“枪杆子”,举凡军队,以及公安、武警、国安、国保、狱警等等喽罗走卒,只讲“党性”,违反人性,事例不胜枚举。从30年代打AB团到80年代末的“六四”,有目共睹。故曾经供职于安全部的恒均兄虽一副拍心口打包票之概,在下依然以“书生气十足”视之。
   
   “为啥要活埋?”
   
   答曰:“让你死得苦不堪言,看谁还敢跟我们作对!”
   
   “弄死后再埋不是更方便?”
   
   “那不便宜你们了?还有什么威慑作用?怎能以儆效尤?”
   
   箇中道理就这么简单!
   
   秦始皇焚书坑儒,连林彪都不以为然(尽管围长春饿死30万市民他眼也不眨一下),但毛却以之为小儿科,自诩“超过秦始皇一百倍”!太祖如此训示,晚几辈的“领导核心”难道就不敢活埋200名“顶心顶肺”的“臭老九”?
   
   至于铁流:《就‘活埋’说说我的心里话》,因所谈话题较广,不妨略作点评。
   
   “余杰去国,一月二十一日在美国华府国家记者俱乐部(The National Press Club )举行新闻发布会上,爆料说十多个国保人员脱光(扒光他)衣服打他凑他时,还恶狠狠地威胁他道 :‘根据国保掌握的情况,国内反对共产党的、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总共也不会超过两百个人,一旦中央觉得统治出现危机,一夜之间就可以将这两百人全部抓捕,一起活埋。”
   
   此处引述的“活埋”决策者是“中央”,比老杨头所云“某部门”高得多。看来可信度亦更高。盖事关重大,某部门似乎“未够班”也。当然,不排除起先出自下面献计,为“最高”分忧。
   
   “此话一出,引起国内外轩然大波,众多网友热议。于是‘活埋’二字不胫而走,成为中国当前最鲜活的网络语言。在此前的去年十月,我和余杰相见成都,他就曾谈到此事,证明国保之言确有。”
   铁文肯定国保确有“活埋”一说,并非余杰信口开河。这就不可掉以轻心。
   “太太听后为我安全深为担心:老铁,这两百人的名单中肯定有你哟,得注意点啊!我傻傻一笑,不置可否,未予认真考虑,行文中更未提及。原因有二:”
   铁流闻言毫无畏惧,令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的在下佩服之至!且看其镇定自若的根据:
   “一是,不相信中共会做出这样伤心天(原文如此)害理,绝灭人性之事,再大的官也不敢下此命令,除非没肝没肺,存心与十三亿中国人民为敌,甘愿承担反人类罪行,步毛泽东、波尔布特后尘。1949年国民党反动派败走台湾,撤离成都前的12月18日(?),就在成都西郊十二桥活埋了42名革命人士,解放后无一个凶手逃脱人民的惩罚,1950我参与此案的追凶。”
   “伟光正”以往所做之事,前文业已举例,其“伤心天(原文如此)害理,绝灭人性”岂非铁证如山,难道见多识广的铁流茫无所知?谁能保证现时道德沦丧至令人瞠目结舌的官员,不会“步毛泽东、波尔布特后尘”?末句忆述“国民党反动派”(此乃久违了的中共过去使用的语言)“活埋42名革命人士”的罪行,俨然反蒋战士口吻。曾“参与此案的追凶”之作者竟被打成“右派”,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
   “二是,当前中共政权纵再不讲理不讲法,也无此下作。虽然一些地方官民矛盾很大,群体事情此起彼伏,但绝非是‘十分危机’的‘崩溃’前照(原文如此),故不会引火自焚。没说警察不会相信,就是我等有异议的历史老人也无此错判。口出此语者,必定是一帮混帐王八蛋,极端愚蠢与毫无教养的中下级楞头青警官。这些人高高在上,一味作威作福,为了省事达到威胁当事人,便信口雌黄不负责任地乱说一通。对于这样一些披着警服的豺狼,我建议中共当局,应依法严查,以正视听,捍卫宪法尊严。”
   首句与鲁迅所写“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纪念刘和珍君》),何其相似乃尔!作者又断言口出“活埋”一语者,必为“中下级警官”,并为此郑重“建议中共当局”“依法严查”(不是严惩),较老杨头更为中南海着想,其“一家人”的身份昭然若揭!
   “我在中国大陆也是个重点监控对象,整整四年不准出境,隔三岔五常有国保光顾,似乎这些国保显得有理智有水平,纵我多次与他们发生顶牛,也犯横说:你们去叫胡锦涛主席下令抓捕我,我写写文章,说说话犯了什么法?把我逼急了我敢去天安门喊冤,甚至不让他们入门,或生气拂袖而去。这些国保人员总是笑脸安慰:老人家别发火,当心增高血压,甚而悻悻无获而返。”
   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作者果然不同凡响。身为“重点监控对象”,竟能不让国保入门,“或生气拂袖而去”。而国保之“理智”“水平”也使人刮目相看:“总是笑脸安慰”其“监控对象”,一副敬老尊贤的模样。谁说太阳不能从西边升起?
   只是作者似乎自视过高了,你“老人家”够格“叫胡锦涛主席下令抓捕”麽?莫非阁下是具“交叉党员”身份的某花瓶党首脑?
   “余杰去国实属无奈,他不仅无法在中国大陆自由写作,连人生(身?)安全也受到威胁,只能一走了之。但我认为走决非上策,上策是如何与中共当局有条件的退让妥协。”
   此段自相矛盾,不经一驳。试问连人身安全均受威胁,还怎样“退让妥协”?自打耳光下跪求饶吗?韩信不耻胯下之辱,今天还有人能效法吗?
   “政冶斗争讲的是智慧,做生意讲的是赚钱,一味硬抗非行事之道,应想尽办法和他的沟通。去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全家被绑架,当局误认我们1500人向全国人大建言‘要求新闻立法’事,与‘茉莉花事件’有关。一位处理此事的负责人(大概是位常委(人大抑或政治局?)的助理),提出要我理解国家困难,此件暂不能上网发表,并提出在此期间不能接受外台采访、不能写文章、不能聚会。表示此件他们会负责送往高层,并答应两会后愿北京异议老人座谈,开启一个沟通渠道。我认为他说话坦然真诚,答应他所提出的要求,大约八个小时后放归。如果我硬着头皮不退让,可能失踪名单中就多了一个铁流。我真的沉默了一段时间,用这时间看书写字积累写作素才,换来的是取销出入境限制,才有今日自由来往于美国。这不是投降,更未丧失人格与尊严,是智慧的妥协,有利于我立足母语之国,有利于我人生要做的一件大事:‘头像下墙,腐尸出堂,批毛正史,推动宪行’的追求目标。”
   作者言传身教何为“上策”,“今日自由来往于美国”,何等潇洒!反观余杰只会“去国”,就未免太缺乏“智慧”了。不过,似未闻任何“常委的助理”(不论全国人大或政治局常委)跟余杰打招呼,也许他仅属黄毛小子,远不能跟“老人家”铁公相提并论!
   “当然,对一件事、一个观点,各有各的选择。何况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何况当今是个多元化的网络时代。几个国保警察极其愚蠢的混帐话,自会闹得国人惴惴不安,我认为应把这害群之马,目无法纪的狗东西揪出来示众,以谢天下,以昭国法。”
   “老人家”动怒了,且看这“狗东西”能否安然无恙?如果彼等毫发无损,令“老人家”颜面无存,便是罪加一等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一语可圈可点,该文即属“奇文共欣赏”之列。
   (壬辰初一)22;12pm
(2012/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