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曾节明文集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居室双层玻璃损坏变成单层,寒湿之气不断侵袭,加之连日雪中送货,积劳成疾,二十一日终于头重脚轻,本想缓解一下症状再去上班,但老板催逼甚严,斥曰:“病了,为什么不早打电话?”怕炒鱿鱼,也为了“华盛顿”,遂硬撑着钻进驾驶室。


   带病奔驰在inter-state上,两边车流呼啸阵阵,巨大的拖车几乎擦着shoulder超掠而过,时有不耐烦的喇叭声刺刺鸣响,像在吼叫:为什么不开七十mile!?雪越下越大,能见度急剧下降,目不暇接地死盯着前方线路、出口牌,直盯得头顶冒虚汗,这个时候我实在羡慕现在阿富汗的美军弟兄。五点多钟夜幕降临,inter-state上就不象阿富汗战场了,而是《生死时速》:那一条条高速的黑道没有一盏路灯,车道和指示牌全靠车灯照明,有车流的时候尚可,独行时,往往刚认出牌上的字母,还未及反应过来,出口或入口就一掠而过了,这时候的感觉,就象被人端了窝且紧追的猎物。走错了路,客人或老板催得更急;加速道的部分路面结了冰,我一个大回旋加速,差点甩撞在隔离带上。
   平时送货时间过得飞快,但病了就不一样了。好容易撑到晚上九点多钟,已有半身不遂的感觉,唯有向老板告病,老板也看出我的病坨子相,终于动了恻隐之心。
   风雪夜归家,斜倚在驾座上,全身放松地开着慢车,仿若置身于十年前桂林中医院的按摩床垫上。钻出那铁箱子,从加拿大吹来的西北风挟裹片片飞雪扑面而来,有点西伯利亚的感觉。这雪,既想棉絮,又象盐巴,打进眼中却如沙粒,与家乡桂林的米雪大不一样。公寓楼下已经铺上一层厚厚的雪,许多车都银装素裹,这美东北的积雪,踏之如砂糖、望之如棉被、那干燥清扬却如石灰。
   迈步于茫茫的寒寂中,公寓楼和大小豪斯已是黑沉沉的一片,只有远处的tower零星地闪着光,那光就像夜班工人困乏的眼睛。夜静得踏雪的吱吱声分外刺耳,在配备煤气供暖系统的室内,温馨得怕是连狗都睡稳了。
   身上的雪还未抖掉,美国朋友忽然发来手机短信,居然祝我中国新年好,我这才蓦地意识到刚才是三十晚上——大年夜,现在是大年初一。
   这就是我在美东北的大年夜,没有年夜饭、没有亲人团聚,只有冒着虚汗的生死搏斗。但凡事有利有弊,美国和非华埠的位置,也让我免了震耳欲聋、硝烟弥漫之大苦,这是出国之前,我每年都得忍受的煎熬——至少一周的煎熬:我现在病了,可以安宁地静卧遐思养病;若我这个样子在中国,还能得安睡吗?
   我现在之无时间,已到了每两三天才能查一次电邮的地步了,到了这种地步,什么兴趣爱好自我实现统统是奢谈。生活到了这种地步,就不再是生活,而只能是生存,每一天都在挣扎——为生存而挣扎。
   没有时间,哪来的自由?以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的思维来判断:我等都是资本主义的奴隶。借此,马克思主义台独分子洪哲胜之流恐怕又要强调:我等反马是不懂马,谁说马克思主义不是真理?
   但我倒没有邪悟马克思主义的“慧根”。我只觉得:自由总是有限的、相对的,因为人的物质需求不可避免的存在。帮老板打工,马克思认为是剥削,实则是一种交换,因为工人在出卖劳动力的同时,老板也付出投资和承担风险的代价,老板们并没有凭空掠夺。
   当然,如果老板以突破平均线的极低工资打发工人,就具有掠夺的性质了,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一般只限于“黑人”雇工,因为工人好歹有选择老板的自由,与胡锦涛崇拜的、毫无选择自由的朝鲜“和谐”社会毕竟不同。
   因为这种有限和相对,自由总是贫乏的,即便在美国也是如此。人在美国,就意味着不停地劳作。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有换工作的自由,但你没有不工作的自由。区别仅在于:美国社会不会象“社会主义社会”那样,用对付劳改犯的手法来逼迫你。
   马克思把自由的贫乏归罪于资本主义,这是彻头彻尾的荒谬,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也证明:马克思崇尚的分配方式,对自由的伤害远远超过资本主义的分配,那是一种毁灭式的伤害。自由贫乏的根子,在于人的物质欲求不可避免,没有物质供给,人不能生存,因此,就需要自由的交换。
   人的物欲为什么不可免?因为人有肉身。人类社会的几乎一切苦患,就源于人之肉身存在,所以庄子说:“吾之所以有患,在吾有身;若吾无身,吾有何患?”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
   我相信耶稣基督会把部分人救到某个“无身”的彼岸快乐世界——或许这就是“天堂”,但在人世间,人不可能无身,因此,资本主义是合理的。如果象马克思那样,舍弃资本主义去追求某种“公平”的分配方式,只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已经被历史证实。
   没有肉身,就不可能有功利的竞争和争斗,那么一切就会依从兴趣和快乐的法则,这其实就是童真。我们从儿童身上可以看到,儿童为什么那样的快乐、那样的可爱?就是因为他们有童真,他们远不象成年人那样,有那样强的功利意识和争斗心,但到了“懂事”之年,他们的快乐即随着童真的消逝那样,迅即地消失无踪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儿童的“童真”,是建立在父母抚养的基础之上的,父母的物质支撑令他们无忧无虑,人之初,生命力又最为健旺,鲜有病痛之扰,因此,儿童相当于部分地没有肉身之人。
   所以耶稣说:能够进天堂的人,就是象儿童一样的人。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道家和基督教其实殊途同归,但遗憾的是:西方人(包括绝大多数“基督徒”)并不真正理解耶稣,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则早已忘记庄子、老子。
   
   曾节明 追记于2012年元月二十五日大年初四晚于纽约州家中
(2012/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