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曾节明文集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居室双层玻璃损坏变成单层,寒湿之气不断侵袭,加之连日雪中送货,积劳成疾,二十一日终于头重脚轻,本想缓解一下症状再去上班,但老板催逼甚严,斥曰:“病了,为什么不早打电话?”怕炒鱿鱼,也为了“华盛顿”,遂硬撑着钻进驾驶室。
    带病奔驰在inter-state上,两边车流呼啸阵阵,巨大的拖车几乎擦着shoulder超掠而过,时有不耐烦的喇叭声刺刺鸣响,像在吼叫:为什么不开七十mile!?雪越下越大,能见度急剧下降,目不暇接地死盯着前方线路、出口牌,直盯得头顶冒虚汗,这个时候我实在羡慕现在阿富汗的美军弟兄。五点多钟夜幕降临,inter-state上就不象阿富汗战场了,而是《生死时速》:那一条条高速的黑道没有一盏路灯,车道和指示牌全靠车灯照明,有车流的时候尚可,独行时,往往刚认出牌上的字母,还未及反应过来,出口或入口就一掠而过了,这时候的感觉,就象被人端了窝且紧追的猎物。走错了路,客人或老板催得更急;加速道的部分路面结了冰,我一个大回旋加速,差点甩撞在隔离带上。


    平时送货时间过得飞快,但病了就不一样了。好容易撑到晚上九点多钟,已有半身不遂的感觉,唯有向老板告病,老板也看出我的病坨子相,终于动了恻隐之心。
    风雪夜归家,斜倚在驾座上,全身放松地开着慢车,仿若置身于十年前桂林中医院的按摩床垫上。钻出那铁箱子,从加拿大吹来的西北风挟裹片片飞雪扑面而来,有点西伯利亚的感觉。这雪,既想棉絮,又象盐巴,打进眼中却如沙粒,与家乡桂林的米雪大不一样。公寓楼下已经铺上一层厚厚的雪,许多车都银装素裹,这美东北的积雪,踏之如砂糖、望之如棉被、那干燥清扬却如石灰。
    迈步于茫茫的寒寂中,公寓楼和大小豪斯已是黑沉沉的一片,只有远处的tower零星地闪着光,那光就像夜班工人困乏的眼睛。夜静得踏雪的吱吱声分外刺耳,在配备煤气供暖系统的室内,温馨得怕是连狗都睡稳了。
    身上的雪还未抖掉,美国朋友忽然发来手机短信,居然祝我中国新年好,我这才蓦地意识到刚才是三十晚上——大年夜,现在是大年初一。
    这就是我在美东北的大年夜,没有年夜饭、没有亲人团聚,只有冒着虚汗的生死搏斗。但凡事有利有弊,美国和非华埠的位置,也让我免了震耳欲聋、硝烟弥漫之大苦,这是出国之前,我每年都得忍受的煎熬——至少一周的煎熬:我现在病了,可以安宁地静卧遐思养病;若我这个样子在中国,还能得安睡吗?
    我现在之无时间,已到了每两三天才能查一次电邮的地步了,到了这种地步,什么兴趣爱好自我实现统统是奢谈。生活到了这种地步,就不再是生活,而只能是生存,每一天都在挣扎——为生存而挣扎。
    没有时间,哪来的自由?以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的思维来判断:我等都是资本主义的奴隶。借此,马克思主义台独分子洪哲胜之流恐怕又要强调:我等反马是不懂马,谁说马克思主义不是真理?
    但我倒没有邪悟马克思主义的“慧根”。我只觉得:自由总是有限的、相对的,因为人的物质需求不可避免的存在。帮老板打工,马克思认为是剥削,实则是一种交换,因为工人在出卖劳动力的同时,老板也付出投资和承担风险的代价,老板们并没有凭空掠夺。
    当然,如果老板以突破平均线的极低工资打发工人,就具有掠夺的性质了,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一般只限于“黑人”雇工,因为工人好歹有选择老板的自由,与胡锦涛崇拜的、毫无选择自由的朝鲜“和谐”社会毕竟不同。
    因为这种有限和相对,自由总是贫乏的,即便在美国也是如此。人在美国,就意味着不停地劳作。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有换工作的自由,但你没有不工作的自由。区别仅在于:美国社会不会象“社会主义社会”那样,用对付劳改犯的手法来逼迫你。
    马克思把自由的贫乏归罪于资本主义,这是彻头彻尾的荒谬,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也证明:马克思崇尚的分配方式,对自由的伤害远远超过资本主义的分配,那是一种毁灭式的伤害。自由贫乏的根子,在于人的物质欲求不可避免,没有物质供给,人不能生存,因此,就需要自由的交换。
    人的物欲为什么不可免?因为人有肉身。人类社会的几乎一切苦患,就源于人之肉身存在,所以庄子说:“吾之所以有患,在吾有身;若吾无身,吾有何患?”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
    我相信耶稣基督会把部分人救到某个“无身”的彼岸快乐世界——或许这就是“天堂”,但在人世间,人不可能无身,因此,资本主义是合理的。如果象马克思那样,舍弃资本主义去追求某种“公平”的分配方式,只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已经被历史证实。
    没有肉身,就不可能有功利的竞争和争斗,那么一切就会依从兴趣和快乐的法则,这其实就是童真。我们从儿童身上可以看到,儿童为什么那样的快乐、那样的可爱?就是因为他们有童真,他们远不象成年人那样,有那样强的功利意识和争斗心,但到了“懂事”之年,他们的快乐即随着童真的消逝那样,迅即地消失无踪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儿童的“童真”,是建立在父母抚养的基础之上的,父母的物质支撑令他们无忧无虑,人之初,生命力又最为健旺,鲜有病痛之扰,因此,儿童相当于部分地没有肉身之人。
    所以耶稣说:能够进天堂的人,就是象儿童一样的人。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道家和基督教其实殊途同归,但遗憾的是:西方人(包括绝大多数“基督徒”)并不真正理解耶稣,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则早已忘记庄子、老子。
   
   曾节明 追记于2012年元月二十五日大年初四晚于纽约州家中
   
(2012/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