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曾节明文集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郭国汀天易网首发)
   
    龙年伊始,胡锦涛在《求是》党刊上公布了其在十七届六中全会上未能写入《决议》的部分章节,其中有“国际敌对势力正在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图谋”、“深刻认识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严重性和复杂性”等典型毛共辅导员用语,读之大有重回1965年之感。
    新年伊始,胡锦涛一反其刻意保持模糊面目的装孙子风格,突然抛开十七届六中全会决议亲自狂喊“以阶级斗争为纲”,反映出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在加速削弱。


   
    邓小平死后,没有了强势元老的中共高层,演变为一种以总书记为主导、众常委共治的格局,这是一种寡头集体专权的专制形式,也可称之为寡头共治。在江泽民退位后,又形成一种半吊子“太上皇”垂帘的寡头共治局面,这种奇特专制堪称举世无双。在此前寡头共治期,总书记的理念已不一定能写进宪法,但总书记的主张,鲜有不能写入中央全会决议的,在邓小平以后,即使总书记有某些主张不能够见诸中央全会决议,为了对外显示“党的团结”,也从没有另辟发表渠道的先例。
    因此,胡锦涛甩开《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网等党宣媒体,公开发表被中央全会拒用的部分讲话章节,反映出胡锦涛和其他常委之间的“团结”出了问题。以胡锦涛对统治集团内部一贯谨小慎微的作风来考量,这次的出的问题颇为严重,如果不是威胁到了胡锦涛的权力,他是不会有那样大的动作的。胡锦涛如此急不可耐地要发出与《十七届六中全会决议》不同的声音,明显是要维护自己的路线,这就从一个侧面上反映出:外界盛传的胡锦涛管理社会学习朝鲜、古巴的极权倒退路线,在十七届六中全会上遭到其他常委集体质疑,断不是空穴来风。
    中共政权的党专制设计,天然地有利于总书记独裁。因此,虽有十七届六中全会的决议,胡锦涛利用其政权枢纽的职权优势,通过其所主持的日常工作便利进行反击是轻车熟路。
    与胡锦涛大力强调意识形态斗争同时发生的是:当局对维权抗争的镇压,于乌坎村事件之后在全国范围内重新加强、新一轮言论收紧、对民运异议人士的镇压则进一步升级:高智晟撤销缓刑重新判刑、陈西重判十年、朱虞夫撤销“保外”...国内各地民主党的负责人基本上抓光了。
   
    但是效果如何?“越维稳越不稳”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中共当局的年“维稳”经费,前年就已超过了军费,达六千亿美元,现在继续连年加速递增。清醒的人都知道:这样下去就是“亡党亡国”。现在强拆征地的“土地财政”已走到尽头;毛时代的人口红利也已用尽——国家缺少年轻人,劳动力成本高涨;出口导向经济又遭逢低迷不振的西方经济和越南、印尼、印度、巴基斯坦、缅甸、拉美等劳动力充裕国家的激烈竞争...清醒的人都知道:这样下去就是共产党的加速垮台。
    胡锦涛眼见朝鲜饿死两百万人不出“六四”事件,就以为中南海红朝可以凭借高压,而象金家王朝那样垂而不死,于是乎现在不要经济发展而重新“抓纲治国”。殊不知,朝鲜与中国国情大不一样:
    一,朝鲜仍然是一个斯大林牌的铁幕社会,但胡锦涛却没有能力把中国拖回铁幕社会;
    二,朝鲜是小国,经济崩了,也可以倚靠胡锦涛每年给的二十亿美元等巨额援助维稳;中共国经济垮了,谁能援助?
   
    有人说胡锦涛是中共权贵集团的代表,今天的恶果是权贵集团酿成的,不是胡锦涛的责任。这话只对了一半,胡锦涛只是中共权贵集团中极权专政派的代表(与毛左派类似),今天的恶果固然根在体制,也有胡某人的个人主导责任,不然,我们凭什么肯定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改革的功绩呢(难道这也可以说是体制造成的)?
    本来,在维持中国共产党的党专制上,胡锦涛与新老左派一样,与江泽民、温家宝、吴邦国、李长春、薄熙来等等有着充分的共识。但现在在如何延续一党专制上,明显是出现了严重的分歧:
    胡锦涛、令计划及其党政军中的极权顽固派,迷信“管理社会学朝鲜”——镇压万能;
    薄熙来等朝野毛左派,认为光靠高压维稳不行了,要“唱红兴左”、再次“均贫富”;
    温家宝等开明官僚,主张重走赵紫阳道路,搞开明专制,一旦时机成熟,把共产党改造为社会民主党;
    更多的高层官僚,则心仪江泽民、曾庆红等人崇尚的新加坡道路,重奉儒家,建设官僚资本独裁新国家。
   
    虽有这些分歧,若没有大的社会危机,胡锦涛和众寡头还能维持“一碗水端平”的局面,但现在社会抗争愈演愈烈:强拆,搞得士兵都持枪出走;特警维稳,竟镇压到了维权“城管”的头上。现状是维持不下去了,党的出路的问题,越来越紧迫,可以预见的是:寡头共治必然破裂,游戏规则必遭修改。
    游戏规则修改之时,也就是共产党垮台之日。
   
   曾节明 写于2012年元月七日于纽约州家中
(2012/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