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
杨恒均之[百日谈]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原本以为到香港来可以清净两天,没想到一到酒店打开电视,又看到了选举!两位特首候选人唇枪舌战,你来我往,竟然和在美国、台湾看到的选战差不多,让人误以香港也“沦陷”了,或者2017年已经提前到来。香港这次特首“选举”依然是小圈子里的投票,有权投票的只有1200人。这种相当于“党内民主”的选举,候选人根本没有必要上电视,更没必要使出浑身解数争相博得香港市民的好感与支持。几百万香港市民手里并没有选票哦,你作秀给谁看?
   
   
   
   有限的自由也是自由,被限制的小圈子的选举则很难称为民主。 香港1997年后的特首一直是由一个小圈子的选举委员会决定的。按照香港的政改计划,到2017年,香港才会实行一人一票的普选。在这之前,“候选人”只要搞定几百个手中有选票的委员们就可以了。而这少数人,大多数是爱港爱国爱党爱北京的人士,于是,有些港媒就说特首选举其实是北京钦定。


   
   
   
   但今晚从香港电视上看到的却让我有些意外,候选人明显是在博取民意,很卖力地走基层、谈问题讲施政、忙着承诺。我的感觉是,这次特首选战是2017年的预演,或者可以这样说,候选人其实盯住的是2017年的特首选举。——我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不出意外,2017年的普选标志着香港民主的到来。其意义一点也不亚于1997年主权交接。而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会明白,这之前的任何特首“选举”,都可能会成为令人可笑的一幕载于史册。
   
   
   
   1997 年当董建华先生当选第一任特首的时候,大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气势,当时我还在香港工作,为香港回归祖国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董先生爱国爱港,为人诚实,当选第一任特首是当之无愧的。我是真心为他感到高兴与自豪。但后来的情况我就不多说了,一个如此诚实的人,如何能够在北京几个人、选举委员会的几百个人以及几百万香港民众中完成那不可能的任务?后来的每一任特首都会遭遇类似的困境,包括明年选举上去的特首,情况可能会更糟糕,因为民众的期望随着2017年的逼近而愈来愈高。
   
   
   
   从这个意义上说,香港真正有思想有理想的政治家们,目标应该是2017年的普选,而不是这之前的一个由1200人投票的“选举”。这也是我看了不到十分钟的香港电视而得出的结论,目前香港的两位候选人,虽然都是建制派,但这这两位,尤其是梁振英,其实是在为2017年普选热身。他们应该明白,这次选举,与即将到来的2017年的选举相比,不值一提。这次选举可能会让他们沦为小丑,而下次选举,则会让他们成为伟人。但是,从世间上说,2017年转眼就会到来,可从政治与历史的角度来看,2017年还如此的遥远,香港人会盼来什么样的2017?等是等不来的,也许,就从2012年的选举开始,让我们假戏真做吧!
   
   
   
   各位到香港自由行的大陆朋友们,别光忙着买化妆品、洗头水与名牌手袋,头发梳得再干净,脸上涂上再厚的白粉,手袋再名贵,都比不上一张选票。有机会感受一下香港的选举吧。当然,如果要更深一层的学习,你得到台湾去。那里的选举如火如荼,只剩下三十多天就要投票了。这期间去台湾自由行的大陆游客,可以去选举造势现场感受一下气氛。有时间的话,最好能够同街头的普通台湾百姓聊聊天。台湾人对大陆人的忌讳已经消除得差不多了,由于没有了政治迫害,你可以直接问他们对台湾地区候选人的看法,你可以问,你好,我是大陆来的游客,对你们的选举挺感兴趣,有些事不太懂得,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你认为马英九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
   
   
   
   2012 年是大选年,西方还有好多个国家都有选举。但就我个人的观察,西方的选举最近这些年有些“疲软”,例如候选人过分迎合民意,各派各党的政纲都趋于相似,结果经常出现选举处于胶着状态,选票数不相上下。这对于选民当然不是坏事,但却让我们看到越来越相似的候选人,没有大的抱负的千篇一律的政客。相比较而言,亚洲一些新兴的民主国家与地区反而充满了活力。
   
   
   
   俄国,就是其中一个。很多人问我,俄国到底是不是民主国家?我想,判断一个民主国家的标准是他的制度设置,按照目前俄罗斯的宪法与制度设置,他确实是民主国家。可是,任何制度,再好的宪法,也需要人去操作、去玩,对不对?俄国这一代人可是被前独裁政权折腾、洗脑了整整七十年的,他们哪里能够随着制度一夜改变而转换自己的文化与思想?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些好的领导人,他们不但完善制度设置,而且还利用自己执政的时候,进一步追求与宣扬民主,让民主理念深入人心,提高民众的素质,那样的人才是伟人,那也是民众与国家之福。
   
   
   
   但现实中我们看到的却是普京、陈水扁这样的民主领袖,他们得益于民主的制度而爬到高位,却无法更换血液中非民主的毒素。就拿普京来说,他一直试图在民主的制度下,继续玩弄专制的那一套。而且,由于民众的专制思想不比他少,所以,一直玩得得心应手,甚至快要成为选举出来的“皇帝”。
   
   
   
   我从来不怀疑普京的选票是真实的,俄罗斯大多数人依然希望有这样一个强势的人物为他们作主,毕竟他们已经被作主了70多年。但是,大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他们不会允许普京破坏民主制度。所以,大家可以观察一下,这次俄罗斯“闹事”的人找到的借口是:选举作弊。——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有没有作弊?可能有,但我个人不认为那些作弊已经改变了选举结果,可大家就从这件事入手,开始检视普京当政中对民主制度的点点滴滴的破坏。
   
   
   
   
   一个国家与民族一旦实行了民主制度,就是走上了不归路——过去一百年,真正不稳定的是专制国家,不停地被推翻、演变,变成民主国家,你看到国几个民主国家被人颠覆后,又走上了专制的道路?民主是不归路,哪怕这制度还千疮百孔,哪怕民众的素质还没有达到一些西方民主国家的国民素质,但假以时日,民主会开出比世界上最完美的专制制度要美丽无数倍的花儿。普京是在民主制度下玩专制,但这也比那些在专制制度下玩民主的人强多了。在民主制度里玩专制,最终会把自己玩死;在专制度里玩民主,则玩弄的是民众。
   
   
   
   对普京个人,我真是恨铁不成钢。出身克格勃的他,早在苏联人民还不知道什么是民主的时候,就曾经潜伏在西德从事情报工作,行走在铁幕两边,他应该比一般人更清楚民主是个什么东西。苏联垮台后,一度陷入生活困境的普京曾经想去当出租车伺机赚钱,说明他也对低层生活并不陌生,加上职业训练与窥探他人的生活与内心,他应该对民主、民生以及人心人性有相当的了解,可他怎么会生出了利用民主制度当“皇帝”的念头?
   
   
   
   2000 年,我曾经认为陈水扁是最伟大的中国人,2004年我预测他如果再当选,地位会大大下降,2007年的时候,我已经明确说过,他会像东南亚与韩国的那些总统一样,下台后直接进监狱。这不是我了解台湾和陈水扁,而是民主都是这样玩的,你不知道,是你无知。现在我不妨预测一下普京:四前前他如果就此下台,颐养天年,他是民主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现在他放弃竞选总统,也是一位不错的俄国总统与总理;如果2012年他仍然坚持参选,并且仍然用各种手段包括他当克格勃时学到的那些手段坚持在总统宝座上,干完两届,那么,总有一天,他会灰溜溜下台,甚至会被赶下台。这就是民主,一点也不难理解。
   
   
   
   杨恒均 2011-12-14
(2012/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