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徐沛文集
·从江泽民拜佛谈起
·天天踩江 踩出新天
·当心共特
·高秀敏是遭了恶报
·回应张耀杰—透视方舟子
·笑话《十评法轮功》
·棒喝东海一枭 — 浅谈法轮大法
·在德国与胡锦涛唱对台戏
·难忘清水君 — 致博讯主编
·狼的“共”性与李敖个“性”
·英雄广场
·敬告华人 — 为蒋彦永,为清水君,为无名氏,更为自己
·草庵居士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辛灏年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袁红冰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在德国科隆炼法轮功
·在科隆大教堂前传达心声
·给绝症病患妻子的答复
·徐沛照片
我心中的大丈夫
·对照清水
·一别四年—致清水君
·每逢中秋倍思君— 黄金秋(清水君)被捕五周年
·清水、清涟清净我心 —书信摘录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1)— 新华网给陈光诚定了十大罪名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2) — 谁在制造这样的人间悲剧?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3) — 以个人的名义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4) —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5) — 何谓“计划生育”?
·以民运人士为荣 -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6)
·真相岂能掩盖?— 代陈光诚妻子呼吁(7) 
·闪光的黑眼睛 — 陈光诚的同道
·人生如梦—致高智晟
·欢迎高律师入川
·三人行- 写给七十年代生人
·就高智晟“悔罪”与郭国汀对谈
·我心中的大丈夫
·前仆后继—不忘高智晟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郑重声明(19)
·您退了吗?
·庆祝百万华人告别中共
·庆祝两千万中华儿女“三退”
·借文献君 请君三退
·反共与反华
·中共花瓶
·罪有应得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鉴于我也曾上过这个鲁迅徒的当,特此转发下文,以警醒世人。
   
   
   文佳灵:汝系中山狼 媚共丧天良——从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说开去
   (首发稿)


   
   
   文章摘要: 真正关心中国命运的有识之士,一定会自然地从制度思索、哲学思索、文化思索、宗教思索、社会问题思索等方面去寻觅解决途径。在思索过程中出现的偏差属于正常现象。只有别有歹心的人,才会来找别人的不是,或者造别人的谣言,周纳成文,配合当局,一次次加害
   
   
   作者 : 文佳灵,
   
   
   發表時間:11/13/2008
   
   
   
   一
   
   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
   
   国内那两个(其中一个是余杰)在海外发表大量炫耀自己勇毅果敢的鬼吹文字的"独立人士",一方面与有关部门默契互动、款曲暗通,一方面持之以恒地用心歹毒地向真正的良知人士——高智晟、郭飞雄、胡佳、黄琦、唐德英、赵昕、李海、马文都,等等等等——射出一支又一支浸满毒液的鸣镝,即便高、郭、胡、黄等已身陷囹圄,这两个丑类也不须臾停止构陷。
   
   难怪朱学渊先生在评价余杰时愤怒指出:
   
   你简直是一个告密者,或者间接的告密者;
   
   与你交往是危险的;
   
   ……
   
   作为褒奖,余杰们不仅享有在国外出版、发行的自由,而且还充分享有国内的"出版自由"——一本又一本重复自己的所谓"著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摆在"国营书店"的售书架上。
   
   真正的异见人士出国困难,几年前可谓难于上青天!而口骂阿共,行媚阿共,情牵阿共的余杰,不仅出国如撑饱后的惬意漫步,而且还享有送妻子去美国生下"美国籍"中国儿的自由……
   
   余杰们两面通吃,想构陷谁就构陷谁。怪就怪在只要他们张口咒谁,谁就必然锒铛入狱。
   
   高寒先生如果在国内,早就在余杰们弹冠相庆时打入地狱了。
   
   近几年,除了《独立中文笔会》、《观察》、《开放》等几个话语平台外,余杰们的市场份额日渐萎缩,口碑更是惨不忍睹。
   
   万般无奈时,余杰又用"共之所恶即吾所恶"的捷径思维,公开向当局谄媚,求存求荣了——
   
   余杰刊于《观察》的《莫将罪犯当英雄》一文,就是人神公愤天良丧尽的绝无底线的"独立佳作"!
   
   
   
   二
   
   杨佳杀警的震荡波至今也未衰竭。
   
   余杰是众所周知的只会唱高调从不干实事却又专整干实事义士的"话语领袖"。即便如此,他也有权表达自己对杨佳案的看法。
   
   在《莫将罪犯当英雄》一文中,余杰认为杨佳是"罪犯"。
   
   杨佳是不是罪犯,幸好不是余杰说了就算数。余杰有权认为杨佳是"罪犯",但他无权咒骂诅咒那么多认为杨佳"不是罪犯"的人,他更无权把中国大量的维权人士诬指为"啤酒馆暴徒",正如他无权构陷诬蔑造谣说"担心郭飞雄说出自己手下有几千转业军人","赵昕是因找小姐而挨黑社会打","高智晟夸大公安对他的跟踪人数"一样。
   
   本文不拟披露余杰的斑斑劣行,我只针对余杰的言说及近几年的几件事。就我所知,《莫将罪犯当英雄》一文,是海内外写得最臭最长的敢于向大众叫板的昧心文,我所不知的是,余杰靠持的后台是有关当局还是刘晓波?或许两者就是一回事。
   
   余杰在《莫将罪犯当英雄》文中,先用三分之二左右篇幅来叙写希特勒发动的"啤酒馆政变"。余杰颇费心思的把希特勒定位于"草根阶层";接着,煞有介事地把本无争议东西抛出:"无疑,希特勒是一名罪犯";再后,余杰又指出,希特勒"赢得了民意的支持"。
   
   余杰自问自答的这个问题滑稽可笑:"为什么一个罪犯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国家元首?"由于他不懂理论,没有学养的厚实准备,已成习惯地强不知以为知的不懂装懂,凸现出原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真是浪得虚名。余杰先生,学点政治学、学点哲学、学点社群心理学吧,你在常识上故弄玄虚,会使有识者忍俊不禁的。
   
   余杰不外乎指出杨佳与希特勒的共同点:一.出生草根阶层;二.都具有反社会倾向;三.都赢得了民意的支持;四.都是杀人的罪犯!
   
   把杨佳类比希特勒,余杰神驰八荒,实实令人喷饭。既然批余谬论如小菜一碟,我这里就省些笔墨吧。
   
   在杨佳宣判后,余杰更居心叵测地指出:"杨佳刺杀警察案件是一标志性的事件,当杀人者被某些自以为大义凛然的作家、学者和律师誉为大侠和英雄并得到一定的民意支持的时候,一个'前法西斯时代'的'民意场'正在迅速形成。"
   
   余杰的卑劣不在于他认识乃至判断的失误或失准,而是,他有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给中共当局贡献出"语言炸弹"。这不,把官民矛盾造成的遍地烽烟嫁祸于"民意场",这不是告密或间接告密又是什么呢?
   
   必须指出,余杰们坚决反对的全系子虚乌有的所谓"暴民运动",恬不知耻,大言滔滔,却都不谈问题的核心:暴政!因为现实的中国,究暴主要问题是暴政还是暴民?余杰们为什么不言实有只议虚拟?
   
   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一文,是写给读者看的,还是贡献给当局"御览"的?
   
   其实,不光是这篇文章是明显的媚共之文,其它那些陷害胡佳、赵昕、高智晟、郭飞雄、黄琦的文章(仅举一例吧,《用真话维权》一篇文章,就栽诬高智晟、郭飞雄、赵昕三个维权之士),哪一篇又不是媚共文呢?
   
   为了媚共,余杰们真是天良丧尽。
   
   
   
   三
   
   真正关心中国命运的有识之士,一定会自然地从制度思索、哲学思索、文化思索、宗教思索、社会问题思索等方面去寻觅解决途径。在思索过程中出现的偏差属于正常现象。只有别有歹心的人,才会来找别人的不是,或者造别人的谣言,周纳成文,配合当局,一次次加害——很不幸,余杰属于此类。
   
   刘建梅女士在《伸出你的舌苔,空空荡荡——读余杰发于〈争鸣〉的文章》一文中,除揭露余杰在高行键与刘再复之间"玩一点挑拨小伎俩"外,还直斥余杰其它的丑恶行径。刘女士认为余杰是"四不像":"文人不像文人,教徒不像教徒,作家不像作家,政客不像政客。"
   
   刘女士提出的"四",我同意前"三":余杰既无理论又缺学养,当然只能算假冒伪劣的"文人";余杰借宗教之名下黑心毒手整宗教徒赵昕、高智晟和慕道友郭飞雄、胡佳(我不知胡佳入教否,暂称"慕道友"),还破口大骂"方舟教会"的基督徒姊妹,甚至将别人"开除",他用共产思维、独裁手段操纵宗教,当然是冒牌教徒;余杰盗窃了多少人的作品,且从来没有潜心创作,他当然不算真正的作家——除《开放》杂志的蔡咏梅和"笔会"的刘晓波认为他是;至于政客,我认为余杰是,虽然生涩一些,但余杰具备下流政客的基本素质:脸厚心黑(李宗吾先生语)。
   
   我以事实为依据举例论证。先说"脸厚":
   
   一.余杰爱叫别人"忏悔",可他本人从不"忏悔"。他现在发文章1137篇,没有一篇略带"忏悔"的味道。在我看来,除了上帝不犯错外,就只有余基督完全正确无可指责了。连他大哥刘晓波都承认在狱中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错事;在脸厚方面,我尚未见到超越余杰者。
   
   二.当余杰造赵昕谣言被戳穿后,赵昕电话余杰,想与他交流,谁知余杰醉死不认,硬说"我有我的信息源",且声言"我不会与你们在公共场所出现"——脸厚如此!
   
   三.他撰文攻击他的恩师钱理群后,又携夫人同往钱府拜谒,钱教授不理他,他就硬是厚着脸皮到钱先生开口……
   
   四.有人揭发他利用"独立笔会"副会长之职,假公济私用公款招待死保他的蔡咏梅去澳大利亚旅游一趟。问题露馅后,他干脆不解释,闭口至今。
   
   五.对大量揭发他抄袭的文章,他采取"蠢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不辩不答,笑骂由人笑骂,我自岿然不动。没有脸厚的高深功夫,很难做到。
   
   还有不少事例,暂时从略。再说"心黑"。
   
   此类实例太多,栽诬高智晟、郭飞雄、赵昕,攻击黄琦、胡佳已是旧闻,现在我回到《莫将罪犯当英雄》的臭文上。对于杨佳杀警的原因,余杰一字不提;对于杨佳母亲失踪至今,余杰一屁不放;对于只写证词而坚不出庭的那七个警察,余杰装聋作哑;对于上海公检法通同作弊的黑箱操作,余杰全然不顾"程序正义",视而不见。那么余杰关心什么?文中余杰写道:"那六名杨佳残酷杀害的警察及其悲痛欲绝的家属,则少人问津。"中国有太多草民被警察或城管"残酷杀害",从没见你余杰仗义执言,你偏偏为那六个警察叫屈,是非何其分明!
   
   余杰,你究竟是哪家人马?什么东西?
   
   
   
   四
   
   余杰们认识有误不可怕,余杰们人品有亏也不可怕,甚至余杰们对朋友落井下石也不算最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余杰们因私下投共而公开媚共,出演当局分配给他们的角色。这不是我个人的无端揣测,而是近几年来发生的事实——
   
   当高智晟在全国发动维权接力时,"之子"余杰的一个"母亲"发表《请回到维权中来》的文章,硬栽高律师要"搞政治"。这篇文章是与刘晓波商量后写的。
   
   高律师后来被抓进牢狱。
   
   余杰的《用真话维权》就是栽诬高律师的铁证。
   
   当余杰诬陷郭飞雄、黄琦、胡佳后,这些真正的民主义士都先先后后被抓进牢狱。
   
   当刘晓波《回应见坏就上的高寒》出笼后,我与朋友们预测,高寒的麻烦来了。
   
   果然,由刘晓波,余杰导演、排练的"开除高寒运动"在"笔会"内轰轰烈烈演出了。幸好高寒先生不在国内,否则,定会使刘余如愿——黑牢侍候!
   
   去年开始,中共对法轮功加紧镇压,余杰不失时机抛出攻讦法轮功的文章。
   
   当杨佳案弄得中共焦头烂额之时,余杰又开始杀出,宣布杨佳是"凶手"。而且把杨佳和希特勒及另一风马牛不相及的凶手相提并论。甚至还向当局暗示:有些人借维权要搞希特勒式的"啤酒馆暴动"。对余杰眼中的"暴民",当然应该杀无赦!
   
   我诚心诚意提醒《开放》的金钟先生,"独立笔会"的善良人士,余杰早已不是当年的余杰,他变了!
   
   余杰不是变成刘女士所言的"四不像",不是。
   
   余杰的思维变成毛泽东思维,余杰的作派变成专制者的阴谋作派,他的变化应该让大家深思、警诫。
   
   末了,还是说句吉利话吧: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2008.11.12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2/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