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揭密中国监狱里的离奇“猝死”]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 :苦菜花——写在铁窗下
·牟传珩:“思想自由”是自由文化的灵魂 ——对中国文化历程的灾难性反思
·牟传珩:人脑圆通与思维圆和
·牟传珩:中华主流文化走向堕落——时代呼唤新文明批判
·牟传珩:不枯的种子
·牟传珩:“网络实名制”的法理追问
·牟传珩:审判高智晟的政治背景——解读中共政治新动向的现实文本
·牟传珩: 圣诞的礼物——贺燕鹏就读神学院
·牟传珩:走出剧本的足印
·牟传珩:中国前沿政治解读——奥运前将强势打压群体维权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的“蓝色”破题——《大国崛起》冲洗“红色记忆”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揭密中国监狱里的离奇“猝死”

   
    —— 乌坎维权代表遭遇“潜规则”
   
    在中国特色的监管制度下,“躲猫猫死”、“鞋带自杀死”、“睡觉死”、“摔跤死”、“洗澡死”、“喝开水死”“灭蚊中毒死”、“从床上摔下死”,还有“证据不足死”,一起起荒诞、离奇的公权力草菅人命的“死法”事件,接二连三发生,令人咋舌,导致民众义愤填膺,不断抗议“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2011年11月25日凌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在押人员戚业强又在公权力的监管之下离奇死亡,却又被称为“盖被子死”。接着,2011年12月31日,中国新闻周刊独家揭露:聚焦世界目光乌坎村民薛锦波去世当晚看守所内有哀号声,媒体猜测薛锦波可能死于广东监狱纵容暴力惩罚新犯人的“潜规则”。
   


    题为《乌坎事件调查:薛锦波去世当晚看守所内有哀号声》通讯说,薛锦波因参加上访维权,12月9日被广东陆丰警方抓走,两天后于12月11日在看守所里去世了。虽然警方坚持没有外力致伤,但在薛锦波去世10天后,跟他一起被关进看守所的张建成出来说了真情:薛锦波去世的当晚,他曾听到所里有长时间的哀号声。“我出狱的时候,有人告诉我,不要乱讲话。”张建成说,除了审讯时可能受到警方的惩罚,还有老犯人“教育”新犯人一个不成文的监规。新犯人每天仍然要洗“冷水澡”,“在我进去的第二天,仓里来了一个新人,他就被打。”身体稍弱一点的新犯人,往往就会“猝死”于监狱。这表明,薛锦波哀号时,不是受到审讯的皮肉之苦,就是受到了老犯人“教育”。但不管如何,二者都是广东司法部门和监狱纵容的。
   
    此据薛锦波长女薛健婉2011年12月13日接受记者采访谈到父亲遗体时说,“我爸眼睛闭着,嘴巴张开,胸部破损,到处都是淤青,手都肿了,手腕淤青,有伤,大拇指明显倒过来变形了,断了的样子,额头、下巴都破皮出血,鼻孔里也有血,都干了,脖子整一圈都是黑色的。脸和身上其它地方颜色都不一样,发青发紫,都是黑的,头上肿了一个大包。背部有很多被脚踢过、踩过的伤痕,靠近肺的地方,肿了一个大包。膝盖一直到脚腕,都是淤青、破皮、浮肿的。”
   
    记得,前年云南省晋宁县发生看守所在押人员“躲猫猫”非正常死亡命案,引起媒体聚焦。24岁的云南玉溪男子李荞明因盗伐林木被刑拘,进入昆明市晋宁县公安局看守所后,于2月8日重伤住进医院,4天后死亡。警方解释说,他是在与同监室的狱友玩“躲猫猫”游戏时,因为蒙着眼被狱友普某踢打后撞到墙壁受伤,不治而亡。
   
    近些年来,“牢头狱霸”在看守所内对新收押人员常常以“娱乐性游戏”侮辱、折磨,甚至殴打致死致伤,但事后的调查取证却十分困难,真相迟迟不能还原。例如,
   
    2003年3月25日,黄建军因涉嫌抢劫被广安市广安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31日被其他被羁押人员暴打致死,被当地警方隐瞒,即使记者李传君到广安采访时,市、区两级公安、检察机关均对记者采取了推委的态度。最后在尸检老专家发现端倪和怒发冲冠老律师共同努力下,才揭开了内幕。再有2000年,临洮县看守所两名“狱霸”趁看守人员脱岗之机,将同监室在押人员殴打致死。为了逃避责任,看守所以“正常死亡”为由,将狱霸打死羁押人员的事件隐瞒,无人能查实。2004年,目睹当时经历过的一名在押人员将此事举报,才使事件真相得以揭开。这些案例都说明看守所监管问题,而公安机关为推卸责任,隐瞒真相。
   
    作者曾被“以言治罪”,亲历看守所内实地“采风”,亲眼目睹狱内的一系列“潜规则”:凡入狱人员,前几天都要先进“过渡号”。这“过渡号”要“教育”新入所者懂得狱内“潜规则”,背诵悬挂着的监规及行为规范,然后再分配到各个监室去。每个监室都有个“老大”,警方给他们的学名叫“读报员”,又叫“号长”,负责监室秩序和生产劳动。新入过渡号的人员,首先要接受老大的盘问,“交待”来历与案情。然后被推进室内厕所,扒光衣服泼冷水,泼多少盆,要看老大的眼色,即使三九天也不例外。对不情愿者,老大扶持的打手们,便拳脚相加。新来者还要先学会擦洗厕所,蹲下小便,明白自己坐在什么位置上,连放屁都要先向老大报告。室内的一切用具,都是分等级的,老大就有专用碗盆。谁如果不懂规矩错用了,就要受皮肉之苦。监室日常生活都有明确分工,谁打扫监室,谁整放被褥,谁打饭分饭,都不能乱动。号内不管谁家送来被褥、衣物、食品,都要由老大先挑,其次是打手们的。看守所的日常活动就是强迫劳动。活干不完老大无法交待,就压下面,打骂是免不了的。狱里名义上说不能打人,实质上他们正是要借助这些牢头狱霸进行打骂式管理,不服从老大管理的,反要受到管教的惩罚。那些被打肿脸、出血破皮的,只能说是自己摔的,无人敢说实情。
   
    在押人员大都有心理变态,特别是监室内被封为“老大”的。“老大”以及他身旁的几个打手们,常常为排解苦恼、发泄情绪,以欺凌、折磨他们看不惯的人(特别是新来者)取乐,美其名曰为“娱乐性游戏”,而且这些“娱乐性游戏”的项目都是他们自己发明的。当时作者所在的看守所监室,折磨人的“娱乐性游戏”就有20多种如:“开飞机”,让人弯下身,把头低在裤裆里,两手扬起,翻扶在门框上,嘴里要发出飞机的声音,不断地报飞经的地点,报错了就要被打;“嫦娥奔月”,伸出手臂托一碗水,单腿长时间独立,水洒了要加罚;“抠板筋”,按住两肩,大拇指抠进颈下的梭子骨里;“滚石榴”,握紧拳头满头满身积压滚动;“按酸枣”,狠压鼻头;“八带蛸”用手掌抓大腿上的肉等,有的惨不忍睹,但却不敢叫出声来。当时监室里有个绰号“福建”的外地人,就是因受不了这些“娱乐性游戏”的项目请求调号,但却不敢说明缘由,否则调到哪个监室都要挨打。因看守所所有监室的老大都是相通的。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些人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一些人却又乐得前仰后歪。
   
    记得,有一次狱内突发了重大事件,气氛异常严峻。狱中监管人员楼上楼下来回穿梭,对狱内各号进行以封锁消息为目的的人员大调整。然而,消息还是不翼而飞,每个监室里都流传楼下监室内打坏了人。有的说已打死了;有的说还在抢救。那天所部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将楼下出事监室的人员拆散,分到各个号里。后来得知,楼下受伤人被打伤颅骨,经抢救脱险,成了植物人。
   
    从某种意义上讲,在中国特色的监狱这种特殊环境中,贯彻的是“强者为首,其余从之”的自然程序和依赖力量对比决定各自地位的游戏规则,只不过由于社会腐败的参与,使力量成份又掺入了权力、金钱、裙带等多种因素。而中共狱内用犯人管理犯人的“潜规则”,更加剧了每个监室内维护一个权力核心构成等级秩序的状态。说穿了,狱方在有意进行制度偷懒!这就是看守所里牢头狱霸禁而不止和在押人员不断离奇“猝死”的谜底。
   
    其实,在中共看守所内打人司空见惯,谁敢说他的看守所内没有打过人。然而,广东陆丰就敢矢口否认。在没有真相的今日中国,官方不仅否认监室内在押人员打人“潜规则”,更否认警察办案打人的“潜规则”。这就如同“杨佳袭警案”,上海警方一直否认打过杨佳一样,最终导致了杨佳单刀复仇。记得,李庄曾因揭露重庆打黑刑讯逼供被判“伪证罪”一案轰动中国。前年一份无情揭露重庆当局刑讯逼供打黑,制造陷阱,冤判李庄内幕的《陈有西在上海律师协会的演讲:李庄案的前前后后》录音风靡海内外网络媒体,引发舆论轰动。接着,北京朱明勇律师又公布了“重庆打黑第一案”主要被告之一樊奇杭被残酷刑讯逼供的多媒体视频数据,以及被判死刑的被告樊奇杭给最高法院亲笔信的扫描版《我的生命谁做主──来自监狱的血书》,该书以其亲身经历,大爆重庆警方惨不忍睹的刑讯逼供内幕,再次震惊中国。
   
    面对薛锦波死于广东监狱引爆的乌坎村民起义,2011年12月20日,中共中纪委委员、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紧急带领的工作组以“谈判”方式暂缓冲突、阻截事态扩大,初步答应乌坎临时理事会提出的三项要求:1、交还薛锦波遗体;2、要求安排五家国际著名传媒机构代表,亲验薛锦波遗体;3、承认临时理事会村代表的合法地位。然而,乌坎村民维权代表薛锦波致死原因至今难明,众怒难平。
    其实,薛锦波不管是死在在押人员“潜规则”之手,还是死在警方人员的“潜规则”之手,都是公权力的责任。2012年的中国,民众在抗议,知识份子在追问,官员在腐败,国家在震荡。乌坎人与全体中国百姓一样都在等待官方给出一个真相的交待!
(2012/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