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
秦永敏文集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简评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九 章冒失莽汉自杀明心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开心佛提供 楚汉整理
   
   

   丈夫逼死,拆迁掠夺,孤儿寡母维权不断被抓施虐受酷刑
   新区新安街道沙墩港村晏介里,黃民菊丈夫在恐吓威逼的拆迁中病情加重,于2008年6月含恨去世。2008年10月15-18,拆迁办欺侮寡母非法暴力强拆,人被打伤,墙体砸坏,屋顶掀掉,财物抢夺。19号逼黃民菊签约,日期填7月2日,,403个平方房子只置换 210平方,还要倒贴8万多。
   2009年5月20日,黃民菊找新区拆办华立明主任反咉问题,遭华毒打,掀到地上,劈头盖脸抽耳光,,牙齿打落,当场口吐白沬晕死过去。
   2009年主任王仁昌把黃民菊低保停发,去讨要又受毒打,全身受伤,至今未愈。
   2010年10月1日,黃民菊到市政府反映问题,派出所所长吴展伟等三民警和街道、社区干部把她押到派出所,第二天强送精神病医院,精神病院不肯收就关新芳园旅馆。24小时看守,不许睡觉;绳子绑住双手吊在不锈钢的梯上,打耳光,打到牙齿松动出血,身上伤痕累累昏死过去;用冷水泼醒,脚上祙子鞋子扒光,光脚立在冷水里不许动,冷得全身发枓;用打火机烧头发,香烟烫嘴,纸卷沾上风油精塞进鼻子,把风油精弄进眼睛;还限制小便,把双手反绑,推倒在地,抓住手往肩上耸,手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现在手还不能举。吳所长感到不过瘾,又叫她跪在圆木棍上,亲自踩木棍来回滚,顿时双腿肿大,还用电警棍击腿,穿着皮鞋对大腿屁股狠踢,折磨得她多次昏死过去。还威胁不许出去说,不然还要打,让你人间蒸发。一天只给吃一、二个馒头,两杯水,关在里面35天里多次搜身,并把预先写好的材料和承诺书等在昏迷时按手印签字。11月4日又被关进看守所拘留7天。
   2010年11月11日,黃民菊回家发现值钱的东西全偷走。11月18和29日,派出所来搜身、抓捕,各关三天,无司法手续;12月2日,所长吳展伟带领民警王志刚等七八个人,把家门锁撬掉,翻箱倒柜把写的材料证据搜走,又搜身,关进派出所二天,并威胁说,如果你上访,就把你关到监獄里,弄死你,反正你有心脏病,神不知鬼不觉。2011年1月18日去市人大信访反映,被关4天,寒冬让睡地上而病。2月11日又关2天致心脏病发,脸嘴发肿不让去看病。4月26日去医院看病,又来抓。5月16日下午四点去菜场买菜不让走,报警后警车来了反把黃民菊绑架到派出所关到晚上11点多。被抓和搜身的次数实在太多,最近一次是2011年8月18日,黃去要儿子上学吃饭特困补助,关在社区调解室1个多小时,打头、拉耳朵、踢腿等。摄像头对准大门24小时监控,想找什么借口抓就找什么借口抓,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
   在上学的儿子也被叫到派出所,受到威胁,不许上访。黃民菊电话15861594605
   重大刑案,公安不破案抓罪犯,反把受害人抓起来胁迫签字
   有其“父”必有其“子”,与市政府“中南海”相应,滨湖区政府以“三创载体”的名义违法占地上千亩,建造区政府大楼及商业设施,雇佣黑社会势力打砸抢,毁灭自然村二个。
     在违法暴力拆迁的情况下,惠林泉迫于压力,妥协屈服,打电话请拆迁公司来评估,但房子半夜被偷拆,家里财物毁灭,公安部门定性为重大刑事犯罪立案,但案子一直不破。
   2010年“两会”期间,惠林泉以“办学习班”的名义被非法拘禁,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原因竟是在此前他积极地向中央反映无锡违法暴力拆迁及大搞楼堂馆所等严重违法乱纪问题(可用实名网上搜索),履行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同时在“两会”期间他劝说被拆迁人不要上访,更不要非访,有问题向“两会”代表写信反映——建议向“两会”代表反映社情民意成为“扰乱社会秩序”。
   “学习班”由政法部门直接操纵,从市、区公安和派出所派出警察参与举办学。警察天天威逼,不分白天黑夜,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搞多久就搞多久,询问、讯问和审问,随时转换,拍桌子辱骂威胁,关了40多天,警察不去破案抓罪犯,反而把受害人抓起来逼迫撤销刑事案件、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天天折磨,说不签字就劳教、开除公职。
   在失去人身自由,健康受到严重威胁,生命都难保的情况下,惠林泉屈服了,被迫撤销案件,签定协议。他说,实在受不了了,血压高到200多。胸闷,恶心,头要炸裂开来,生不如死,还不如监狱,监狱有制度不乱来,这里没有法律约束,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如果不屈服,警察就会制造冤假错案。
   在警察胁迫下签订的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甚至远远低于原来答应但本人认为不合理的补偿标准。
   警察还威胁惠林泉,不许批评无锡市各级政府和领导,否则就要劳教。公安还多次外调惠林泉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其威胁意味一目了然。(惠林泉 联系电话:88887790)
   为让领导安心睡觉,警察夜闯民宅,把只穿裤衩的沈洪发抓走
   与惠林泉关在一起还有沈洪发,为关二个人,占用了宾馆半个楼,几十号人,耗资无数。
   2010年2月25日晚十时许,沈洪发家先后来了七八个自称是无锡市滨湖区公安分局的警察,为首的是治安大队长张锡成,无任何法律手续,要沈跟他们走,说是领导交代人一定要带走,理由就是怕沈去两会上访,这样的话领导就睡不好觉!!!
   在僵持了大约三个多小时后,后来警察破门而入,将沈强行拖下床并抬走。当时室外气温只有零度左右,沈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被关在派出所,26日晚上又转移到无锡市横山饭店。次日起至3月11日高烧40多度,脸部表皮肤一层层的掉下,不给一粒药,不给治疗,还天天刑讯逼供,在沈无数次要求治疗未果,砸碎玻璃准备自杀后,才给了退烧药,刑讯逼供天天不断,3月31日至4月4日连续5天4夜不给睡觉。在公安部门、政府官员和黑恶势力的恐吓威胁下,沈于6月2日被胁迫签下了不公平的《安置协议》。(联系电话: 13182777510)
   妹妹被逼跳楼,法院违法撤案 公安不作为放纵罪犯
   还在法院审理期间,苏顺房地产开发公司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违法暴力强拆前阳春巷44号301室房屋。当时姐姐王风英在上夜班,妹妹王兰英起床想打电话,被苏顺员工拉出大门,拉到楼梯过道豁口处,妹妹称:“你们没有安置好我们不能强搬,若强搬,我们没有房屋住,我要跳楼。”苏顺员工又把妹妹拉进房,按倒在床上二、三个小时,到7点30分才放开,房子被毁,财物席卷一空,妹妹愤而跳楼抗议身殘,,经抢救诊断为脊椎骨二节爆裂。
   对开发商的起诉,她们进行了反诉,法院辩称是反驳而非反诉。由于民事诉讼在反诉与反驳立法方面存在的不足,哪些属于反诉,哪些属于反驳,业界争议很大,这个请不起律师的普通女工更说不清。但她们提供的材料,时间在质证后辩论前,内容有独立的诉讼请求,符合反诉的基本要求。
   但是,南长区法院在房毁人殘,开发商涉嫌严重刑事犯罪的情况下,竟然同意撤诉。向无锡市中院举报,要求再审也不理。违反“如果当事人有违反法律的行为需要依法处理的,人民法院可以不准撤诉或者不按撤诉处理”的法律规定。开发商涉嫌犯罪,法院违法撤诉。
   案发时,他们即向公安报警,但110始终没有出警到现场,又向公安报案,无锡市公安局南长分局送来锡公南不立字(2007)002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刑法》275条、263条认定的犯罪现象,南长区公安局竟称没有犯罪事实,市公安局竟推诿不管。
   王风英上访到江苏省公安厅,原黄明厅长(现任公安部副部长)亲自接待,明确指示这是严重违法行为,责成政府部门一定要解决好,但至今没解决。母亲王小红在拆迁公司的威胁下,因想不开吃药自杀,导致脑萎缩,生活无法自理,现在妹妹又严重伤残,临时居住的房子被停水停电,度日如年。王风英电话13222929573。
   建设局为圈地违法颁发拆迁许可证,黑社会、黑监狱齐上
   “锡张高速公路”是省建设项目,无锡市建设局扩大拆迁范围违法颁发《拆迁许可证》,其违法行径为省和国家发改委证实。补偿更是离谱,王建芬买的是镇政府的门面商住房,房产土地二证齐全,现在附近的套房都要六、七千元一平方,门面房近一万,可补偿只有3188、57元一平方;买卖合同上注明是一套四层241、95平方米,现在只按三层180、87结算;已经营业多年的模具小五金厂和门市部,工商税务手续齐全,也不予补偿。
   因王建芬不接收霸王条款,“光头”就不分白天黑夜来辱骂恐吓威胁,手臂纹青龙白虎,车后备箱放着有长刀和铁棍,断电断水,半夜把门窗玻璃全部砸烂,制造交通事故,殴打伤人,屋子被砸成危房。锡山区拆迁办主任郁棣俊说:“中央文件是没用的,我们锡山区是不执行的。”羊尖镇综治办许全兴说:“打断一条腿五万,打死一个人二十万,这在拆迁工程预算中都是有造价的。”
   法院不准予行政诉讼,王建芬无奈进京上访,二次被抓进学习班,警察、保安和政府工作人员不分白天晚上轮流训问,还反复搜身,不让睡觉,每天伙食是粥和几根萝卜干,胆结石发作石头卡在胆管里,拖着不给看病险丧命,年过七旬的老父母一次次去羊尖镇党委书记那里大哭,并在要喝农药的情况下才被放出,但威胁:“你女儿再去北京上访就要劳教了!”
   王建芬的企业已摧毁,客户、市场等经济资源流失,损失无法估量。电话:13952475068
   公安局长不是惩治罪犯,而是肆意指责受害群众
   在惠山区法院工作的朱建新在违法强拆时就被打了一次,向110报警不出警,向公安局报案不受理。房子被毁灭后,他们被安置在一家小饭店。其妻王菊芳2011年6月13日,到社区去谈社保问题,社区书记钱立新指使黑社会人员将她打了一顿;6月15日到社区找领导要钱看病,又被打了一顿时。王菊芳报110后,行凶者逍遥法外,她却被派出所以作笔录为名从上午一直非法拘禁到下午4点30分,中午不给吃饭,经强烈抗议和向110报警,到下午1点40分才给买来方便面。
   6月21日,他们向市公安局长赵志新写信反映上述遭遇,赵不予理会。
   2011年7月1日,他们夫妇二人在社区又遭到社区治保主任金毅和黑社会人员暴打,王菊芳被打得脑出血、门牙打掉三颗、肋骨打断;朱建新右手二手指掌骨骨折、鼻中隔打歪、胸骨打伤,报案后,派出所说:“你们到医院去看病,我们拿钱送来”,但一直没送来,对行凶打人者没作任何处理。
   7月7日,他们向市公安局长赵志新发短信反映上述问题,下午赵回短信:“我落实查处”。12日下午6点,赵志新发短信来指责我们:“通知你来刑警支队法医鉴定不来,你怎么瞎告状呢?”他们立即回信告知:医生再三叮嘱,王菊芳绝对要卧床,24小时陪护,你叫我们来,路上出意外谁负责?后对伤者做了轻伤鉴定结论,轻伤鉴定没有部位,没有法医鉴定人签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