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秦永敏文集
·非法拘留的柳小华被提前释放后正在追究当局的责任
·武汉市汉阳当局无理将柳小华、郭宏伟押送东北
·关于许志永受审的声明
·尹卫和父亲的求助信
·秦永敏声明:凡是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借钱的都是骗子
·紧急关注被关押在久敬庄的钟亚芳女士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九号)敬聘法律顾问启事
·寻找丁灵杰女士
·断然拒绝当局禁止我春节请客的声明
·秦永敏关于山东当局致使薛明凯父亲被自杀的声明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二
·关于为薛明凯父亲薛福顺治丧捐款的呼吁书
·玫瑰团队2014年新年献词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三
·2014习李新政:不准请客,不准拜年,胶水封门
·秦永敏和网友的除夕讲话
·秦永敏楼下数十人阻拦来访者
·给顶风冒雪站岗抓捕来客的维稳办万长黑一伙的慰问信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五——薛明凯下落不明,马强、徐义顺等多人被遣返
·寻找在返回曲阜中失踪的薛明凯、李娜夫妻
·刘本琦判刑三年即将送走,刘英母子悲情探视
·只有自由了的薛明凯才能让我们知道真相
·“上访训诫教育中心”是否正在取代劳教所?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 七——1120位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我是谁?
·紧急关注钟亚芳的安危
·强烈督促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专员关注曹顺利的遭遇
·是抢劫还是收缴?——质问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二
·关于有人假冒我的名义发有害邮件的声明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三
·“两会”在即,访民遭殃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四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前往曲阜代理案件受阻在临沂派出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五
·访民丁灵杰因为莫须有的举牌被拘留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飞鸿一羽
·违章岗亭堵在门口: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正式聘请葛文秀律师做中国人权观察法律顾问
·秦永敏就曹顺利女士之死给习近平的公开信
·宋宁生被江西宁都梅江镇当局绑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一号)当局以必须有部级挂靠单位为由拒绝中
·李燕军上访被联防队员拦截押到派出所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为骗取维稳经费非法拘禁无辜公民
·迎接张家瑞注册中国人权观察归来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二号)重申中国人权观察仍然处于注册阶段的
·秦永敏关于“建三江事件”的述评
·从根本上治理“访民综合症”——《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八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三号)中国人权观察成员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四号)
·非法的建三江公安局居然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建三江事件”——争取法治的前沿阵地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五号)
·杨轶峰妻子陈飞燕被传唤
·支持将孔子诞辰日法定为教师节
·曹顺利之死
·张家瑞在澳大利亚入境被扣留
·核医疗事故受害者钟亚芳要举牌赴死
·张家瑞香港机场来电
·寻找张世清启事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六批签署人(1201——1300)名录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二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三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四
·纪念林昭点滴和玫瑰团队讨论
·(快讯)五十余位公民在苏州灵岩山下被抓
·以三条最低人权标准避免“人相食”和大清算——1400位中国公民致习近平的公
·张世清之子张想被“维稳”,法律救助张世清受阻
·无锡吴世明求救短信照发
·高举林昭的旗帜走向自由——祭奠林昭述评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文告(十七号)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不会参与政治活动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武汉女杰解丽大姐出狱
·强烈要求湖南湘乡当局依法释放尹卫和
·潘桃生寻找丈夫蔡从富
·玫瑰中国网站创办词
·玫瑰团队宣言
·风起于青萍之末(上)
·风起于青萍之末(中)太子党和官僚系的大博弈
·中国人权观察问答
·慷慨豪迈 气冲斗牛
·寒梅暗香 娴静怡人
·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上)
·述评湖南龙山县皇仓中学学生被军训教官群伤事件
·无规则的博弈使中共走向何方(下)
·使有诚心正意的公民学会自主的思考
·公民示威权的滩头阵地争夺战
·人权律师群体正式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
·官僚体系在民主化进程中的嬗变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十一
·腾讯qq不准做梦
·秦永敏夫妻被青山区国保以绑架手段阻止离开武汉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秦永敏: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目前中国的政治反对派虽然处境艰难,但活动空间毕竟慢慢大了起来,我们为什么不应该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千方百计的壮大稳健反对派的力量,并且努力实现和体制内健康力量的良性互动?
   愿意的跟着走,不愿意的拖着走,实行宪政民主制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与此同时,民主的制度只有用民主的方式建设起来。
   最后,我要问,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专制大国,难道我们今天的中国官民果真缺乏找到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方法的智慧吗?
   
   
   (《零八宪章》月刊首发,欢迎转载)
   
   
   今天是2012年元旦。
   新年伊始之际,我们中国和中国人将怎样再次面对“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呢?
   一百年前的今天是中华民国元年元旦,一百年来,中国大陆的政治文明、政治制度究竟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
   今天的中国将重蹈百年覆辙,还是能够开辟一条建设和现代社会相适应的政治文明、建立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政治制度的康庄大道?
   
    一 , 新年拷问
   
   过去的一年,我们遇到了小悦悦惨遭车祸,一遍压了压二遍,一辆车压了二辆车压,一个人过去不管,又一个人过了也不管、十八罗汉都不管的奇事。这是那些当事人的问题还是我们共同的问题?这是公民道德问题还是国民素质问题?这是儒学伦理造就的问题,还是共产主义道德的体现?这是市场经济的必然还是“有中国特色”的问题?
   过去的一年,由于国富民穷,一方面我们遇到了几十起校车事故,几百名祖国的花朵因为像沙丁鱼一样挤在完全不达标的校车上、并且由只认钱不顾基本安全要求的司机们危险驾驶而死于非命,另一方面我们这“崛起的大国”“负责任的政府”却把大量的金钱无偿赠送给那些远比我国人民富裕的国家,尤其是在国内发生破烂校车致几十名小学生无端惨死的时候却把大批校车送给远比中国国民富裕的马其顿,这是在“实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支援亚非拉”还是在“解放全人类”?广大中国人还能容忍这种现象吗?
   过去的一年,我们遇到了以世界上最庞大的国家机器对付一个盲人的问题,几十个省市被动员,几千名暴力工具被部署,几千万的国家开支被花费,这究竟是证明了政府和执政党的伟大光荣正确、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解放全人类理想的实现,还是证明了它道德上的堕落、道义上的破产、自外于人性的底线?山东临沂变成“红色旅游线路”,成百上千的中国百姓、外国记者、世界公民去看望这个盲人被打了、被抢了、被赶走了,究竟是使“红色江山”更牢固了还是更接近崩溃了?执政党和政府阻止探望,与中国人和世界公民坚持探望的博弈,究竟是哪一方的力量更强大?究竟是哪一方能坚持到底?究竟会以谁的胜利结束?
   过去的一年,中国发生了吴丽红起诉警察结果自己被判行政拘留十五天然后又被绑架到外地更长时间的案例,也发生了高智晟“判三缓五”结果五年里被任意“失踪”并受尽酷刑折磨然后再守三年实刑的案例,与此同时,还发生了大量贪官被判无期死缓然后在“老年公寓”式的牢房里坐几年就恢复了自由的事情,查查百度,到处是“贪官们占用了全国大多数提前释放的名额 ”“ 给贪官判无期,就是没有时间的限制,可以提前释放的意思”的报道,具体案例更不胜枚举,如此枉法执法,徇私舞弊,是中国“建设法治国家”的成就还是从源头上、从根本上破坏法治的表现?中国还发生了成百万人依法维权要求立案却遭到法院无理拒绝的事例,以冯正虎为代表的“争取诉权”运动被当局目为破坏稳定、制造动乱从而不断被抓捕关押“办学习班”关疯人院,这究竟是政府和法院在维护国法伸张正义还是刁民作乱百姓造反?凡此种种,表明这一年里中国的法治是在走向进步还是在走向破产?
   过去的一年,作为中国的区县级直接选举年,广大公民政治权利意识空前觉醒,自动参选人数成百倍增加,然而,参选人被失踪的有之,被抓捕的有之。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参选的独立候选人湖北潜江的姚立法,早在六月份就被地方当局无理的控制起来,即使是从前作为独立参选人当选了的公民如许志永、吴青等人今年也受到了公开打压。在选举前故意让独立候选人拿不到推选表格,到选举日又设法不让参选人到现场,选举后还不依法公布选举情况,总之是全程阻碍独立候选人依法参选,结果居然没有让一个独立参选人当选,这些做法,是加强了当局的民意基础,还是使之完全失去?
   过去的一年里,还发生了十几万起所谓“群体性事件”,其中最典型的已经不是利川事件那种几千几万人群情激奋、一哄而起、砸警车烧衙门,然后面对大兵压境、高压威胁、一哄而散不见踪影,而是乌坎民众为了保卫自己的土地不被官员当做其私有财产任意变卖,忍无可忍的揭竿而起、妇孺上阵、全体动员、驱逐官衙、自卫自治、不畏大兵、以死抗争!再说这是“反革命暴乱”是“阶级敌人算变天账”,再说这是“极少数人”受到“外国势力操纵”,再说这是“不明真像的人受到敌对分子煽动”,还能哄得了自己吗?乌坎事件将是今日中国的最后一起还是第一起以法国《人权宣言》方式捍卫人权、以驱逐统治者方式维权的全民起义?
   尤其重要的是,过去的一年,我们遇到了“是让花飞,还是让子弹飞”的问题。
   突尼斯让花飞了,利比亚让子弹飞了,我们呢,让镣铐和警棍飞了,所以,暂时花也没飞,子弹也没飞,但是,“是让花飞,还是让子弹飞”的问题,究竟是解决了,还是推迟了?
   
    二 , 百年拷问
   
   一百年前的今天,是中华民国元年元旦,一百年过去了,中国走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中华民国的元年宪法是宪政民主制的宪法还是别的什么宪法?
   中华民国的元年宪法指引的历史方向错了吗?
   辛亥革命、二次革命、护国战争、护法战争,两年一战导致国家大乱,主张在宪政下和平展开党争的进步党,被实行军党政治的国民党淘汰,实行有限专政的国民党,被同样实行军党政治并且实行全面专政的共产党淘汰,这都是历史在进步的表现吗?
   “土地改革”、“合作化运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公有制度的建立”果真只是“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的方法吗?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难道是偶然的吗?从历史大势看,“改革开放”是巨大的历史进步还是仅仅是从逆流中部分的回归世界文明主流?以国家资本主义为特征的“改革开放”能成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替代品吗?
   以共产主义为标榜、以国家资本主义为特征、以钱权结合为主导、以“真金白银”为诱饵、以“先富带后富”为幌子、以国有制名义做中国的唯一大地主、以权力大小为分配原则、以农民耕地和公民住房为牟利的资本,这种经济基础上能建立稳定的社会吗?
   “军队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历史的看是可能的吗?“军队国家化”果真是大逆不道的邪恶要求吗?军队在未来的中国究竟会扮演什么角色,又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从“全面专制”到“四个坚持”到“三个代表”到“五个不搞”是偶然的吗?
   人大委员长说“不搞”有法律效力吗?
   搞不搞什么制度,是该执政党决定、人大常委会决定、人大决定还是全民公决决定?
   事关十三亿人根本利益的国家制度、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制度,最终可能逃避由全民公决决定的命运吗?
   1905年清末开始实行“新政”,以后又决定以13年时间实现省级及以下的地方自治(民选),当时激进的人们都认为那是在拖延时间以苟延专制,一百多年过去了,今日中国连区县级直选也被执政者完全垄断,省级的地方自治民主选举的方案又在哪里?
   80年代,邓小平承诺“中央一级的选举是50年以后的事情”,现在将近30年过去了,邓小平的承诺快到兑现的时候了,中共为此做的准备工作在哪里?是准备由自己来实行还是准备用“64”时高官的说法“共产党的权力是几千万条人命换来的,谁要就拿几千万条人命来换?”
   早在1993年的《和平宪章》里,我就指出:“既然多元化民主政治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那么,我们不能不问:这一进程在中国究竟将以和平方式还是以非和平方式进行?”并坚决主张“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但是,执政党和政府能够接受我们这些异议人士的善良愿望吗?
   先知先觉自不必说,除了不知不觉外,今天已经没人不知中国没法和世界潮流、普世价值、民主法治抗衡,凡是睁开眼睛看中国的人都知道,乌坎事件无非是黄花岗事件的重演,那么,今天的中国,究竟该继续开历史的倒车,倒退回民国元年-奉行民元宪法式的宪政民主制宪法,还是应该沿袭满清末年的顽固不化、不能顺应历史潮流的政策把国家推向新的辛亥革命?
   
    三 多余的问
   
   为此,我要请问执政者,尤其是18大以后的掌门,在市场经济和多元文化使执政党本身也已经分裂成左中右三派的现实面前,你们有什么办法让中国的“一元化领导”继续维持?
   你们是打算坐困愁城徘徊歧路、死保权力绝不打开接受监督制约、确保人权、全民普选、司法独立的大门,还是审时度势、断尾求生、当机立断实施政改,让国家向多党公平竞争的宪政民主制过渡?
   你们是准备走戈尔巴乔夫的开创新时代之路,还是硬要以抱残守缺步卡扎菲后尘?
   为此,我要敦促反对派,如果和平转型还有希望,为什么不尽可能的减少流血牺牲?
   是的,流血牺牲的现象已经每天都在发生,但是这和社会大动乱、国家大内战还是决然不同的两码事,而且,目前中国的政治反对派虽然处境艰难,但活动空间毕竟慢慢大了起来,我们为什么不应该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千方百计的壮大稳健反对派的力量,并且努力实现和体制内健康力量的良性互动?
   愿意的跟着走,不愿意的拖着走,实行宪政民主制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
   与此同时,民主的制度只有用民主的方式建设起来。
   最后,我要问,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专制大国,难道我们今天的中国官民果真缺乏找到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方法的智慧吗?
(2012/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