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秦永敏文集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对中国来说,最大的直接意义就是它几乎同时给我们提供了多种不同的民主化模式,从相对和平、平稳、温和到极端暴烈残酷,大体上都有。这一方面向中国的统治者敲响了警钟,告诉了他们来日无多,出路无多,必须尽早做出抉择;另一方面也向民间提供了多种参照体系,供不同观念不同层次的反对派人士思考行动方略。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三
   
   
    眼下,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举世瞩目的热点,民间人士对此群情激愤热血沸腾自不必说,就连中共官方,在极力打压国内反对派的同时,也开始了思想意识上的大转弯。
   
    官方媒体承认中国90%的人认为“民主是好东西”
   
    恰在本文撰写之时,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刊发了记者王渠谈“民主是好东西”一文,文中说:“环球时报舆情中心抽样调查结果:北京、上海、广州等7个主要城市77%的受访者,认为民主是大势所趋,近90%的受访者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须知,在中国,除了中共之外,是不允许任何中外机构和个人搞政治性的民意调查的!所以,这一调查,即使不代表中共,也代表中共的某些势力或者至少是某些要人。因此,它的意义即使不必高估,也没有理由低估。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官方认识,对此我深表赞赏。当然,里面的很多具体看法我无法认同,但无论如何,官方承认中国90%的人认为民主好,而且77%的人认为民主是大势所趋,这就使中国已经不是要不要民主的问题,对官方来说,“全面专政”、“四个坚持”、“五个不搞”也已经成为历史,只剩下一个要什么样的民主,以及怎么走向民主的问题。若果如此,中国官民之间就不再有“是要民主,还是要专政”的原则分歧问题,而只是一个方法问题,是一个要什么样的民主的问题。既然无论是我这样的政治反对派人士,还是“近90%的”中国人(这些受访者应该是具有代表性的),都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就连记者本人和他所代表的中共的某一方面甚至可能的话中共整体也已经这样认为,那么,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中国下一阶段走向民主化的进程会大大加速应是无疑的。
   
    官方要的是以非激进的方式实行他们需要的民主模式
   
    《环球时报》的文章中说:“调查结果显示,近九成受访者认同‘民主是好东西’,77.2%受访者认同‘民主是大趋势’,近八成受访者认同‘民主制度可以有不同的模式,美国式民主只是其中一种。’”我觉得这个调查结果是具有一定可信度的。这再一次表明,当局已经承认,今日中国值得争议的问题已经不是要不要民主,而是要什么模式的民主。
   
    文中又说:“此外,近半数受访者认同‘激进式的民主推进方式不利于国家发展’,60.1%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可能建设不同于西方的民主模式。……在回答‘是否同意苏联解体后的民主建设进程表明,激进式的民主推进方式不利于国家发展,也不利于民主制度建设’时,45.9%受访者表示认同,26.9%的受访者不认同,另有27.2%的受访者表示‘说不清’。”问题是,当局从前一直以目前的这一套完全不允许公民参与的“党控选举”为“高于资本主义的民主”!在我们看来,这一套东西绝非民主,不值一提。但是,以王渠之文看,他的意思也应是另辟蹊径。若果如此,这就使中国实行什么样的民主模式和通过什么模式走向民主的问题突出的摆在中国人民面前了!
   
    我们需要的是由全民公决决定的民主模式
   
    我认为,中国实行什么模式的民主,这是得由全中国人民在下一个历史阶段共同决定的问题,《环球时报》记者王渠决定不了,我秦永敏也决定不了,共产党决定不了,民主党也决定不了,只能由全民公决决定。但是,我秦永敏要求全民公决,民主党人要求全民公决,王渠反对全民公决,共产党人反对全民公决。而我们民主党人处于鱼肉地位,中共处于刀俎地位,这种情况下,今日中国当然不可能有全民公决。但是,今日中国正处于风诡云谲、瞬息万变的历史关头,国际上,第四波民主化浪潮正汹涌而来;国内,每年有一二十万起规模以上的民众维权、民众抗暴、争民主活动,当局内部的斗争也公开化和白热化,加上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势头正在减弱,危机随时可能爆发!这样一来,形势正在向有利于进行全民公决方向发展,而且,历史拐点显然正在到来,在民间力量和体制内健康力量的推动下,雪崩现象不久以后必然发生。这种情况下,我们民间民主力量作为中国民主化的主要推动者,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决定作用就凸现出来了。
   
    首先,我们要弄清世界民主化进程已经给我们提供好了哪些现成的民主化模式,这些模式各有什么特点,其中哪些方面和我们这个麻烦的国家相近,可以作为我们的参考。说到这里,我们就不能不强调王渠之类官方记者和我们民间民运人士的一个根本区别。即使王渠该文代表当局,或者至少表达了当局的某些人的意图,人们也没有理由不怀疑其认同民主不过是为了苟延专制,其所谓的民主不过是今天的那一套不准民众参加而由中共完全操纵的假选举,或者其他差别不大的东西,因为当局残存的公信力实在微乎其微,而当局以权谋私的动机太强太强。相反,我们要求的则是建立在权力制衡、规则公正、公开透明、多种政治力量公平竞争基础上的全民普选。
   
    当然,我们并不梦想一步到位,更不指望人世间有什么绝对完美的民主政治,我们希望的是从保障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和一切公民权利入手,通过官民协商一步步的向前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历史不会按当局的意志停滞不前,虽然也不会按我们的愿望向民主化方向阔步前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只能由整个中国社会各种力量的纵横捭阖造成的阴阳消长共同决定。当然,这里也必然会有我们的一份贡献,而且,我们能极大的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作为全民利益至上的体制外的稳健民主派,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争取下一段历史进程按照我们的意志和平/稳定的向民主化方向前进,即使做不到这么辉煌,作为坚守几十年的民主义士,我们也得“尽人事,听天命”,因为“为万世开太平”的民主事业是我们生命的意义价值所在。
   
    这里要谈的不是民主模式,而是走向民主的模式
   
    为了使中国以较小代价完成民主转型,我们首先必须弄清现有的所有实现民主化的模式,然后看中国可能适用哪些模式,最后,我们应该致力哪几种模式,应该力避哪种几种模式。
   
    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对中国来说,最大的直接意义就是它几乎同时给我们提供了多种不同的民主化模式,从相对和平平稳温和到极端暴烈残酷的大体具备,一方面向中国的统治者敲响了警钟,告诉了他们来日无多,出路无多,必须尽早抉择;另一方面向民间提供了多种参照体系,供不同观念不同层次的反对派人士思考行动方略。值得中共深思的是,这一中东波民主运动和上一次的苏东波民主运动大不相同,从音阶上说提高了八度,或者从剧烈性上说整个提高了一个层级。
   
    就苏东波看,大致可以做这样一个排列:1、波兰、捷克、东德在反对派团结工会、77宪章签署人群体等高压下和平交权;2、苏联专制势力发动政变被全民和平起义粉碎,虽被送入牢房但没有严惩;3、罗马尼亚专制者企图暴力镇压,结果众叛亲离,反被从前的部下立即判处死刑!这些国家的民主化,由于民众的大范围参与,国家机器实时转变立场,大部分都非常平和理性,就是发生了暴力冲突的地方也非常短暂。
   
    从中东波来说,剧烈程度就大大增强了,到目前为止可以这么排列:1,突尼斯:面对全民起义阿里逃亡异国他乡,国家没有战乱,也没有长时间的动乱。2,埃及: 面对全民起义,穆巴拉克被迫交权,关进铁笼子里受审。3,也门:面对内战局面,萨利赫在被炮弹击伤后乖乖交权。4,利比亚:不惜一切代价的暴力镇压,独裁者卡扎菲最终阴沟里被活捉并且打死。另外,叙利亚的巴沙尔还在对人民起义进行暴力镇压,但其欠下的血债越多其结果越不妙,不可能不被清算。由于阿拉伯国家的个人独裁色彩更加鲜明,统治者更直接依赖暴力,结果,社会矛盾总爆发时,流血冲突和内战内乱也就更严重,而负隅顽抗的统治者其下场也依镇压程度不同,手段越残酷下场越惨。在这种参照下,回头来看对于今日中国来说通过什么模式走向民主,对官方、对中共来说,就是一个更加紧迫,更加严肃,更不容回避的问题了。
   
    可供参照的走向民主的七种模式和一种可能
   
    下面,我们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根据最近的三波民主运动,也就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东南亚民主化以来的历史,按照和平——暴烈程度不同,列出以下几种现存模式:
   
    1、台湾模式。在没有全民起义的重大压力下,面对反对派的冲击,统治者主动开放党禁,和反对派合法并存,平等竞争,共享民主化成果,这么一来,社会不至于付出流血牺牲的重大代价,统治者因为华丽转身,也不会受到清算。应该说,实行君主立宪制的泰国也是这种统治者主动顺应历史潮流的典型
   
    2、南非模式。南非虽然是种族问题故具有很大特殊性,但它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极其有价值的范例。在全民(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黑人)的强大压力下,统治者被迫通过谈判答应普选,从而完成了向全民普选的和平转型。而获胜方(黑人)在曼德拉和图图大主教的“真相与和解”政策的指引下,也没有在获胜后进行清算。
   
    以上两种模式,都是通过官民良性互动最后获得和平转型的典型,区别在于前者主要是依靠统治者的理性,后者主要是依靠黑人领袖的大度。
   
    3、东亚模式。韩国、印尼、菲律宾等国基本都是中产阶级崛起,全民大游行反对独裁,面对国际国内的巨大压力,统治者被迫下台,突尼斯、埃及也是如此,由于在关键时候(此前另说)没有流血,让位民主确立法治后,也只进行有限追究,没有发生过激的清算现象。
   
    4、波兰模式。反对派在高压中成长,并且最终居主导地位,统治者在大势已去后和平交权,保住最后的体面,下台后也基本没有被清算(捷克等东欧国家大抵如此)。以上两种模式,都是统治者在最后关头保持了基本理性,在国家机器开始分裂,部分投入民主阵营的情况下,没有动用最后的权力血腥镇压,从而避免了人民大流血,也避免了自己被清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