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
秦永敏文集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开心佛提供 楚汉整理
   

   
   
   前市委书记杨卫泽统治下的无锡大拆迁遍及城乡,惨烈严酷程度堪比文革,形成了一个破坏性的社会运动,百姓深受其害上访不断,也是造成隧道班车焚烧致死24人全国最大拆迁伤亡案的社会根源。
   杨卫泽个人骗取了政绩,国家和人民却付出了无法估量的代价。
   首先是法治大破坏。无锡用地方政府文件代替国家的宪法和法律,包括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等所有的法律统统无效,从事实上颠覆了国家。行政诉讼原先是枉法判决,现在是有案不立,连裁定都不给,群众三次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集体上访,要求行政诉讼立案,惊动中外,但无锡法院仍然剥夺公民诉权。严明磊的案子从上诉、抗诉打了五年,在高层关注下,实体违法却调解处理,违反行政诉讼不能调解的原则。陈兆明(电话13951586158)提起18起诉讼,不是枉法审判就是不立案。葛巷王美萍等五人的案子在北京律师张月(电话13801007025)的努力下,经过最高法院督办,2010年8月31日立案一年多拒不开庭审判,收了诉讼费不给立案通知,也不给任何理由。市区黎新村58年挖新运河时就征为国土,79年最后一批社员进入企业农转非,部分家庭一直是城镇居民。半个世纪了还按集体土地拆迁,几十户提出行政诉讼 ,在最高法院三申五令市中院立案后,却移交区法院审理(注意,不是移送),违反了告区政府和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应由中级法院审理的法律规定,省高院竟说不能上诉(联系人张为13914145103)。在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有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每个星期的领导接待日,聚集了许多要求立案而得不到司法救济的群众。国家司法统一被瓦解,无锡法院已沦为地方政府的奴仆,无锡法院在向市政府的报告中也明确指出政府违法,连法院都无奈,可见无锡施政无法无天!
   其次是对人民实行恐怖主义。雇佣流氓拆迁成为常态,更卑劣的是直接动用警力,制造冤假错案,把警察推向拆迁一线,以对敌斗争手段对付被拆迁群众,形成一套成熟的经验:一,群众在拆迁中受到暴力报警,公安不出警或不处警,;二、对拆迁公司违法犯罪行为熟视无暏,被拆迁人在警察眼皮底下遭到殴打,受害人不断上访下派出所至多调解给几个医疗费,致使暴力越演越烈,拆迁公司成了一个享有司法豁免权的特殊组织,袁年生致死案、警察炸死案,拆迁公司都没追究一丁点儿责任。三、流氓打被拆迁人没事,群众正当防卫抓起来拘留逼签拆迁协议;四、把传唤变成24小时的非法拘禁,有保安形影不离看守,达到威胁群众签字的目的;五、动用警力把群众控制起来,然后搞到“学习班”非法拘禁,甚至直接参与此犯罪活动;六、对打伤的群众,左右医院治疗,消灭犯罪证据;七、以莫须有的罪名制造冤狱,抓捕“钉子户”,不签字就治罪。八、不许公民上网和向中央政府反映无锡违法乱纪的实情,以非法拘禁、劳教相威胁。在公安局长赵志新的眼里没有党纪国法,公安部的禁令更是屁都不如,认定抱住杨卫泽的大脚就能升官发财。
   再次,大规模的非法拘禁被拆迁群众。办法制学习班是无锡的创新,“街道”就可以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宪法第37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无锡当局却以”法制学习班”名义任意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迫害摧残被拆迁人,完全是文革悲剧的重演。江苏省在无锡创新的基础上制定了苏公通[2008]120号文件《关于依法处理进京上访违法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王荣到深圳后,依葫芦画瓢也搞了个类似的文件,立即遭到抨击,新华社专门发表了评论文章《严惩“非正常上访者” 深圳涉嫌越权》,指出:“地方性法规同法律或者行政法规相抵触的规定无效”;强调:造成“‘非正常上访’的根源,在于一些基层政府依然存在不依法行政、滥用职权并‘官商勾结’‘官官相护’等现象,堵塞了群众正常的利益诉求渠道。导致‘正常上访’被办学习班,被精神病。此根源如果不能清除,不及时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而是一味打压,结果往往压而不服,掩盖更多社会问题,甚至激化社会矛盾。” 但是,在深圳胎死腹中的文件,在江苏却实行至今。
   以下简略列举一些个案。
   杨卫泽亲自指挥下的鼋头渚违法暴力拆迁惨案
   2008年07月05日,《中国青年报》以“拆迁目的是招商? 太湖环境治理引发拆迁纠纷”为题;2008年9月25日,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以“《无锡太湖危机下的鼋头渚拆迁》”为题,连续报道无锡鼋头渚违法暴力拆迁事件。《无锡太湖危机下的鼋头渚拆迁》文有如下报道:
   “在犊山村居民的记忆里,2007年12月10日发生的事情恍若一梦。
    ‘几百名警察和城管分乘几十辆车子开进犊山村,他们强行打开居民的家门,整整折腾了一天一夜,场面令人心碎。’犊山村居民周炜亮对本刊记者如是说。
    相关影像资料显示,雨雾朦胧的太湖边上,几百人拥挤在一起蠕动,嘈杂声哭喊声交织在一起,有居民被警察带走,有老人、妇女、小孩被挤倒踩伤。警、民对峙直至11日凌晨,在泥泞的巷口,穿着制服的警务人员手挽手站成方阵,在他们的前面是村里的老人跪成一片。
   11日下午,当得知有江苏省委领导前往无锡市委党校做报告,三个村庄的居民分头赶到市委党校,跪在市委党校门前的道路两旁试图“拦车申诉”, 在返回的途中被近百名城管执法人员强行带走30多人。”
   记者披露的残暴只及实际的十分之一。出动的是近千名城管、警察,分乘30多辆大巴、中巴,头带钢盔、手拿铁棒盾牌,对手无寸铁的善良老人、退休妇女发起一阵一阵的冲锋,从他们身上践踏而过,恐怖的场面令人心碎,就像当年的日寇扫荡。
   媒体暴光后,无锡市变本加厉进行镇压,蓄意制造流血事件,大肆打砸抢,几十人受伤,公安抓人制造冤狱胁迫签字。(联系电话85425620,85736243,13921522432,)
   沈果冬举报全国最牛政府大楼“无锡中南海”被判刑
   滨湖区是无锡违法暴力拆迁的重灾区,成片土地未经国务院批准被掠夺,居民的房子被暴力强拆。沈果冬家就是典型的案例,太湖街道党委书记陈红升带领公安、城管以及社会人员二、三百人,动用特意遮盖牌照的大小车辆几十辆,大型挖掘机二部,用大铁锤砸开大门强拆,母亲上访被非法拘禁关押期间吃药精神崩溃协迫签字,大年夜遭恶霸村书记暴打,跪诉天安门,媳妇也被关学习班受尽凌辱。
   沈果冬上京举报当地政府毁灭上万良田,挥霍民脂民膏,建造豪华市政府办公大楼,杨卫泽恼羞成怒,叫警察抓捕。法院在庭审中不许律师提及案由和举报材料《无锡”中南海“和卖地经济》及光盘,家里的监控录像清楚显示警察闯入民宅殴打受害人沈果冬,法院不顾事实,以警察的伪证作出“妨害公务罪”枉法判决。公检法内有良知的人都说:这是一个明明白白的冤案。
   庭审现场警察严阵以待,沈果冬妻子丁红芬在庭审结束后对受冤的丈夫喊了声:“沈果冬,我爱你!”袁天放咳嗽了一声,均被拘留15天。理由是“违反法庭秩序,情节严重。”司法扭曲,在暴政下,夫妻双双被打进拆迁牢。
   68岁的父亲沈通海经不起如此打击,终于患上了重症,于2011年4月9日凌晨在拆迁运动中含恨而死,死不瞑目。(联系电话:代理律师毕文强:13522500333,杨在明13811116599;丁红芬: 13771116727,18921161175)
   
   河埒口暴力拆迁导致爆炸警察致死后面的冤案
   河埒口在2007年列为市重点核心商务区,由扬卫泽亲自抓,大连万达有限公司与政府签约是九点八亿,补偿给市民每平方只有300多元。拆迁采取打砸抢暴力手段,黑社会叫嚣“往死里打,死1个大不了赔二、三十万”,打伤群众多人,群众被迫于6月15号上千人上街抗议,使梁渓路交通阻塞。
   徐国新患精神病已20余年了。2007年10月20日家电线被剪,到派出所报案,22日因报案无果到拆迁办去理论,被关起门来暴打,邻居说“他有毛病你们怎能打他”,但仍被黑势力鎖在园中。报警后,民警王建峰来到现场,要求到派出所去处理,徐随身携带的爆炸物是炮仗的火药,遭人砍伤手后护身的,随身1年有余,该物在拆迁办人员交到民警手中爆炸。事发时拆迁办人员逃的没影子,赶来的警察不是及时抢救伤者,而是驱赶闻风而来的记者,夺他们的摄像机,抢百姓手中拍摄现场的相机,毁灭现场证据。王建琒伤后50分鈡才送距事发地十几分钟路的四院抢救,医鉴结论腹腔脏器受损伤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若及时抢救本不会死。
   无锡市检察院叫市精神病院对徐国新(手炸掉了)做了无精神病鉴定,以爆炸罪起诉。在律师坚持下,经省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委员会技木鉴定组、由四名主任医师二名主任法医作出鉴定,糸精神分裂症,作案时无刑事责任能力。签定下来,法院却骗家属未下鉴定,不经本人及家属申请,再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做鉴定, 事发一年后的鉴定结论仍精神分裂症案,案发前及案发时患有精神分裂,却被定为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开庭律师都不通知,开啥庭都不告知,冤判徐国新死刑,因精神病死缓二年。而始作俑者拆迁公司却毫无责任。(联系电话:13338760956)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开心佛提供 楚汉整理
   
   
   
   警匪一家,儿被打生命垂危,父被逼绝食身亡
   吴世明系无锡市北塘区北大街街道被拆迁户,该地建设项目从规划、审批到招标等都违法,涉嫌严重贪腐。2010年5月18日晚,拆迁公司动用黑社会将吴骗去往死里打,边打边说拆迁也不是没有打死过人,至少5.6个人一起动手,猛击头部,致其多处受重伤,血压高达250,生命垂危。警察向无锡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施加压力,不许看外科,并扣压病历卡。在当地,黑社会作恶打伤拆迁户,派出所将所有和该黑恶势力发生纠纷的人进行非法拘禁,颠倒黑白进行变相刑询逼供。吴被打休克,反而被说成打伤行凶者,将其不少于七次进行非法拘禁 (派出所二次以传唤的名义抓捕、非法拘禁2次48小时) ,以敲诈勒索罪,强逼签订不公正协议。
   吴不肯签拆迁协议,警察就来胁迫、恐吓病重躺在床上吴父亲签字,被拒绝后说你不签你儿子就要坐牢。不久,警察就上门抓捕吴,吴央求警察说父亲身体有病,你们不要逼他,我要带他去上海大医院进一步治疗。警察知道后不但不给予照顾,而且还送来一张监视居住证,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并威胁你不签订拆迁协议,你父亲休想去上海就医。其父一再询问为啥不去上海大医院治疗?吴在无奈的情况下告诉实情,父亲得知后,当场晕死过去。由于警察与街道、拆迁公司勾结在一起不断骚扰迫害吴父,导致他病情加重,无法去上海医治,愤怒写下遗书、绝食身亡。吴世明手机:13003371198 传真:0510-83725598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