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秦永敏文集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作者: 秦永敏
   中国有着不同于任何国家的统治结构。一切专制政权都是少数人垄断权力统治多数人。但是,统治集团的人数多少,统治集团的组织结构强弱,统治能力的高下,统治者适应环境的政策调整灵活与否等等,是有极大差别的。从这些方面说,中国统治者相较于他国都是无与伦比的,这些因素结合到一起,就使当代中国的专制统治获得了超稳定性。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二

   
   
   笔者在本系列之一上说:“‘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对中国的影响是很大的,但是,是精神上的,理念上的,以及对未来社会演进发展道路的抉择,而不是实质性的,不是社会现实的,不是迫在眉睫的。因为中国的国情实在太特殊了,这样,外部环境条件的变化对内政的直接影响,通常都微不足道。中国的未来主要由中国社会内部的矛盾斗争决定。”
   
   为什么这样说?中国的国情特殊在哪里?
   
   首先,中国是世界大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众所周知,二战后的世界安全格局主要是由五个常任理事国决定的,他们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能够否决其他任何国家和一切国家提出来的动议,因此,更不要说其他国家对他们这些国家本身发起动议,尤其不要说对他们发起战争。这样,五个常任理事国内部的革命、变革只有由本国人民自己决定,外国是不会干涉的,何况中国还有大量核武器,谁敢来管?所以,恰如苏联的崩溃是全体苏联人民自己完成的一样,中国的民主化只能靠中国人自己来唱主角。这一点,我在其他文章中早已说过。
   
   其次,中国独立性极强,有自己独特的五千年文明史,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鸦片战争以前,中国自认为是世界的中心,中国又以君王为中心,君王则有数千年沿续的“法统”,辅助君王法统的还有儒家的学统,以及作为意识形态体系的道统。由此构成的超稳定的专制体系并没有被中共的革命否弃,相反却名亡实存!中共成立伊始靠“砸烂孔家店”起家,夺权之初号称“与传统做最彻底的决裂”,但他们的做法和楚霸王项羽“火烧阿房宫”后立即在彭城给自己建王宫并无二致。毛泽东一生不遗余力的辱骂孔夫子,让他决定国旗方案,他还是选了五星红旗——“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这是毛泽东的精神仍然完全被儒学桎梏的最好表征。无论毛泽东还是中共,都不过是些小毛猴子,再怎么会翻筋斗,也翻不出孔老二的手心,其结果,政权稳固并且传到“江三世”以后,还是公开宣称要搞“德治”了!
   
   再次,中国人口极多,独立之士极少,独立精神极差。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虽然近百年的革命把优秀的文化传统(如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都革掉了,但是,不仅中国当局的专制传统至今一以贯之,中国民间精神很大程度上也还被臣民心态占据,让全民摆脱臣民心态而具有公民意识,对中国来说仍然是个极为艰巨的社会工程。中国虽有十几亿人口,敢于独立思考,坚持独立意志,勇于为众献身的人却寥若晨星。
   
   正因此,日前青年思想家韩寒谈革命时说:“最关键是就大部分中国人一副别人死绝不吭声,只有吃亏到自己头上才会嗷嗷叫的习性,一辈子都团结不起来。”面对这种政权和社会心态,别说真正的全民民主革命难以发生,就是发生了由少数勇士发起的革命,革命后结果会怎样也难以逆料——多半一如既往被暴力夺权者暴力掌权。
   
   当然,以上三点是人所共见,构不成说明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对中国的影响作用有限的强有力论据。
   
   在我看来,具体的说无论是第四波民主化浪潮,还是其他的重大国际事件,对中国民主化的直接带动作用都会非常有限,决定性的原因非如上述,有更关键的方面。
   
   这个更关键的方面不是别的,而是:中国有着不同于任何国家的统治结构。一切专制政权都是少数人垄断权力统治多数人。但是,统治集团的人数多少,统治集团的组织结构强弱,统治能力的高下,统治者适应环境的政策调整灵活与否等等,是有极大差别的。从这些方面说,中国统治者相较于他国都是无与伦比的,这些方面和以上三个因素结合到一起,就使当代中国的专制统治获得了超稳定性。
   
   1、统治者的社会基础更加强大
   
   首先我们来看当今中国统治集团的人数,或者说统治集团能够凝聚到一起自愿为其维持统治服务的人口比例有多大,这涉及到统治者的社会基础。因为每个国家的人口基数不一样。
   
   这样,无论中国独裁者怎么丧失人心,自愿支持它的既得利益者总不会少,所以,我们更需要看的是后者。虽然我们不可能获得定性分析的材料,但是,直观情况可以告诉我们一个大致范围。首先,“文革”的派斗曾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依据,那就是“人民文革”即各地民众乘毛泽东允许民众反对除他为首的一小撮最高统治者之外的一切中共官僚之机奋起反抗中共统治时造反派和保守派的人数比例。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保守派”其实正是中共的社会基础,因为他们是中共政权的既得利益者以及其自认为有期权者,这种人在当时约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相反,高潮时期“造反派”的支持者一度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当然,人们支持造反派并非造反派有什么治国利民的灵丹妙药,而仅仅是因为大家都对中共统治极其不满。几十年过去,中国国情发生了巨大变化,市场经济带来的两极分化使中国的社会结构趋于稳定,今天当局的社会基础因此明显收窄,因为有期权者已经大大减少。即使是如此,我们计算一下其可能的社会基础,还是达到10%左右。集合概念的性质和其中的个体可能不同,但做宏观考察时个体的差异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以此观之,首先中共的八千万党员是其最重要的基础。
   
   其二,依附于中共才能确保特殊利益的人群,既有他们的亲属、勾结他们发财的商人,也有很多黑恶势力,特别是在基层政府周边,黑恶势力为虎作伥是人所不争的事实。例如我于2011年8月30日在武汉市洪山区白马馨居买的房,9月7日就被当局让该地大队书记的小舅子上门强行要回去,此人正是当地一霸,开口就是“我们就是社会渣滓,政府要我们做的事我们就要做到。”
   
   其三,由于当局的利益导向和社会的个人利益至上风气合流,使中国的知识精英尤其是后备知识精英往往有奶便是娘,为了个人利益不惜泯灭良知,乃至不仅每年“考官”人数多得不成比例,连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志向都是“做贪官”!这些人自然和清末废科举时的秀才们一样,本能的要为延续那种能给他们带来做官、做贪官的制度效力。所以,今日中国从个人人数上说,强烈希望维持现状的人还是数以亿计,占着人口一成以上的比例,而且在社会中他们拥有强大的地位优势、金钱优势、知识优势、组织优势。当然,这种情况在一切独裁政权统治下都是类似的,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的一党专政有着比个人独裁牢固得多的这种基础。个人独裁不仅令人民憎恨也往往令统治集团无法容忍,尽管是毛泽东带着中共暴力夺取政权的,包括毛泽东的个人独裁,其基础都要比今天的中国一党独裁的基础差得多,因为毛泽东的利益和几乎所有中共高官的利益是脱节的,甚至是对立的,至于这些年来完成民主转型的世界其他国家,就更不用说了。相反,今日中共上下无论怎么离心离德,在只有维持一党独裁才能确保各自的非法利益上他们是高度一致的。所以,当今中国统治集团的社会基础远比其他独裁国家强大,是它更易于维持的首要条件。
   
   2、统治集团的组织结构之强没有其他国家可比
   
   自古以来,一切暴力夺权暴力掌权的独裁统治都有一个核心集团,这个集团的大小强弱发展演化壮大衰微决定着这个统治集团的命运。自从毛泽东搞“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后,中共就形成了一个即使在“社会主义国家”也独一无二的从顶层延伸到底层的核心集团。1949年前的夺权之路上,这个核心集团建立了一个以几个建党元老,几百个早期活动家,上万个老红军,几十万个抗日军人,上百万个“解放牌”的军政金字塔,而且相对于统治而言有一定相对合理的知识比例知识结构。这个结构经历了六十多年的风雨后就人员组成而言发生了根本变化,但是,其功能机制始终如一,不管它在信仰、政策方面怎么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结党营私、排斥异己、共存共荣、唯我独尊始终如一。作为一个特权共同体,加入它意味着基本生存有了保证不说,而且拿到了升官发财的门票,就算违法犯罪,它也是再好不过的保护伞,一般只需要“家法处理”,这样,相应的,最高统治者也就有着一个极为强大的组织基础。
   
   3、今日中国有成千上万个小毛泽东
   
   不惜强力维持现状的当权者状况也和其他独裁国家不同。从今天们来说,和毛泽东、邓小平时代也不同,中共上下主张并且实施暴力维稳的独裁者太多了!毛泽东是独夫民贼孤家寡人,北京调动一个连队都要通过他,邓小平则依靠“八老”和中顾委一起来确保太上皇地位。今天的中国情况已经大不一样,大小毛泽东不计其数——各地滥用警力拆房占地镇压罢工就是其表征。从最高统治者来说绝不愿意逼反大众,因此一再提倡“和谐”,声称要“讲正气”,乃至不时还唱唱“要主持公平正义”的高调,但是,地方政府为了搜刮民脂民膏往往既不拍引起公愤,也不惜动用武力镇压,这种情况下,地方绑架中央已经成为常态,因为一个地方的贪官激起民变以后,中央不尽快镇压就会传播到其他地方,为了避免局面不可收拾,中央没法不对各地镇压民变表示支持。这不是为中央政权开脱,中央也有它需要镇压的时候,镇压起来也更加残酷,但它主要针对政治性的,全局性的,它绝不希望各地政府激起民变再去镇压,因为这对它没有好处。在这种情况下,就形成了一般独裁国家没有的局面,那就是中央地方利益脱节,各有强力维持独裁的需要,利益交换使得中央地方狼狈为奸,对中国的和平转型以及国际民主化浪潮对中国的影响的阻力都加大了。
   
   4、超级国家机器
   
   中共当局建立了空前绝后的超级国家机器。为了加强对社会的掌控能力,中共当局不惜建立起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政府,这里,仅凭记忆举出的数值不会准确,但严重到这种地步本身已经不需要准确资料了!那就是官民比例已经达到1:25,也就是说二十几个老百姓就要养活一个官员和他的家人!在此基础上,当然还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警察、司法以及其他强力部门。相应的,这个超级国家机器有着世界上最凶恶的吸血——财政搜刮能力,实行着世界上最荒唐的党管国库的制度,挥霍着世界上最大量的税金,从而保障了它的镇压、收买政策所需要的庞大财力。它之所以迄今为止还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花大钱运转这个恐龙型的国家机器,则又因为它的幸运——碰到了经济高速增长期,所以每年新增的花费总是可以从新增加的税收中开支,而不需要直接从加强对民众的盘剥入手,这样一来,在税收高速增长停滞倒退之前,它始终可以为所欲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