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秦永敏文集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7
   
   也许我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可谁叫我是我而不是别人呢?任何男人跟她接近心里就有气。无论她什么时候不在我预知的地方,我就犯疑。女人嘛,和男人就是不一样!服从我应当是她的天职,以我为中心,应当是她的最高原则。当然,这个我是莫松,而不是她本人。的确,她是不错的,以前的棱角几乎都消失了,我不让她多看书,她虽然露出难受的样子,可是忍耐着照办了。至于和别人的接触,也确实不是我“批准”就不会说一句话。而且也被我“改造”得爱打扮了。
   元旦一过,春节就将来临,街上节日的气氛越来越浓。

   “松松,我那右派养父来电报说他病了,要我和姐姐一起回去!”这天下班时,她跟我边走边说。
   “回老家?那么远,几百里路啊,又是山区。”我不以为然地说,“不去算了吧,让你姐姐去。”
   “她正怀着个大肚子,怎么能去呢?”她忧虑地说。
   “那我们一起去!”我看她不愉快的样子,连忙说。
   “好,那你跟我妈说去吧!”她转忧为喜道。
   可是我跟她妈一说,她妈这个很开通的人竟一下子变得根本没法商量了:“别的事情都好说,你小孩子家,哪里知道我们家乡的规矩有多严?没有结婚的男方跟女的一起上娘家是犯忌的,你绝对不能去。”
   “那她不去不行吗?”我改口道。
   “她养父这回一病,恐怕就再也难好了,不去看看怎么行呢?养父把她们养了那么多年,临死的时候想见一面都见不到,那还行?她姐姐又怀了孕,她不去谁去?”
   “回去多长时间?”我有些挡不住了,改口问道。
   “来回路上时间,少说半个月,亲戚一留,大概就得个把月吧。
   天啊,一天两天不见就像掉了魂,可她竟然说要半个月到一个月!
   “时间太长了,要去都去,不去都不去!”我固执地大声说。
   “你怎么这样不懂事呢?你们以后一辈子都在一起,可她养父至死也只能见到她这一回了。”
   “不,不行,我不愿意让她一个人去!”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我不管那些,要去一起去,不去都不去!”
   “有话慢慢说。”彭芸不满地看了我一眼。
   “你不改变主意,我就再也不到你家里来了!”我发誓地说着,站起来就要走。
   “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她妈火了,“还没结婚,哪有几天都不准离开的道理?她又不是去办什么坏事!要是你家有事让你一个人回东北,艳群会不会说这种蠢话?”
   “我不管那些,我就是这样!”
   说完,我“噔噔噔”地跑出门下楼走了。
   彭芸撵来了。
   “真没想到,我在你眼里竟然比不上一个几百里路之外的外人!我一刻都离不开你,你就忍心离开我这么长时间!”我愤愤地说,越说越伤心,“我太下贱了,我真不值钱!”
   “这完全是两码事!你难道不知道我像你爱我一样爱你?只要你稍微冷静一点地想一想,就会明白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我们是他带大的,他现在要死了,姐姐怀孕了,我不去谁去?老家的风俗又不准男朋友一起去,我不一个人去怎么办呢?这和我们的感情有什么相干?”
   “当然相干!你心里还有比我更重要的人和事,怎么不相干?”我实在无法表达清楚自己对她的难舍难离之情,“人家为了爱情逃离家庭,你为了家庭逃离爱情,你心上还有没有我?”
   “扑哧”一声,她竟笑了起来:“你呀,真不知道是怎么想。我当然可以为了爱情逃离家庭,可我家并没有不准我爱你呀?不能说为了爱情就到不要母亲和养父吧?”
   我感到理屈词穷,更感到恼羞成怒,她这样能说会道,而我的话竟一点分量都没有。
   “你去和你妈你养父过一辈子吧,永远别来见我!”我推开她,大发雷霆地说。
   “松松,你怎么这样说呢?”她痛苦地说。
   “你们好,这是怎么啦?”
   我愕然地转头一看,原来是菲菲,她笑容可掬地站在我们面前,用温和而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看我,又看看彭芸。
   “你好,我们在商量事。”彭芸立刻换上一副笑脸,“那天的事真对不起,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请你原谅。再见!”
   说完,她若无其事地把我一挽,轻轻松松地拖着我走开了。
   家丑不可外扬,她在这方面倒是精明得让人佩服。
   “你答应我了?”看到她温柔体贴地挽着我,仰脸妩媚微笑的样子,我高兴地问。
   “当然答应!要是我家反对我和你结婚,我就抛开家庭。”她狡黠地笑着说。
   “你妈要你一个人到老家去,那你就抛开老家?”我充满期待地说。
   “也抛开,”她笑道,“不过,不去一趟怎么抛法呢?”
   我使劲地摔开她的手,扭头就往家里走去。直到家里,我都没理她。
   “我把这事跟你爸爸妈妈讲一下,他们让我去我就去,不让我去我就不去,好吗?”她坐在床边抚摸着躺在床上的我的头发说。
   “不行,为你的这一点小事,还要惊动我的父母?”
   “再说,便车都联系好了,后天早上走,车上只有一个座位。”她温存地说。
   “便车?”我“呼”地坐了起来,“那更不准去!几百上千里路和一个男司机坐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他们是些什么人我不知道?”
   各种不幸的,不妙的,难以入目的,不堪言说的事情在我的眼前,在我的耳边闪过,我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
   “你怎么把人都看成这个样子呢?他是我姐夫的同事!”她睁大眼睛看着我。
   “同事又怎么样?不准去就是不准去!”
   我走进客厅,从餐柜里拿出一瓶“竹叶青”酒,走回房里,坐在她帮我端来后放在那里没动的饭菜面前,自顾自地咬开酒瓶盖大口大口喝起来。
   “你……,咳,有话就慢慢说。从来不喝酒的,怎么能这样喝呢?”她走到我身旁,边说边想从我手上把酒瓶夺去。
   “我还没想到你会这样固执,”我从她手上夺过酒瓶,“这是你第一次完全不听我的话,有了这一次,还怕没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又大口大口地灌起来。
   她双手抱住酒瓶,拼命地抢着,我毫不相让,两人展开了紧张的拉锯战。
   “除非你答应我不去了!”我脸红脖子粗地盯着她。
   她也一眼不眨地看着我,好容易才蹦出一声“嗯!”
   我这才松开手,由她把酒瓶拿走了。
   第二天下班时,她跟我一起来到家里。
   爸爸妈妈看到她又是做饭又是收拾家务,自然都非常高兴。一家人亲亲热热地坐在桌上吃起晚饭来。
   “我明天要回老家去一趟,”饭后闲聊中,她猛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然后把她的那些话统统搬出来了。
   “真是个孝顺的孩子,那你去吧,有什么行装,叫松松帮你捡一捡,差什么东西,也叫他给你去办一办,到了以后,赶快来个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再叫松松给你寄去。”爸爸妈妈这么说道。
   她的突然袭击大获全胜,我却被一下子打入了冰窖。
   “没想到你这么狡猾!”回到房里,我对她怒斥道,“别人都说聪明姑娘难对付,想不到真是这样!把你的聪明用来对付我,你也太没良心了!”
   “别怪我,亲爱的,我不是说过吗?要是他们也反对,我就不去。你稍微冷静一点,也会想得过来的。”
   “还想什么?想你昨天怎么骗了我?想你今天怎么搞突然袭击?想你明天怎么跟别人坐在一起?”我大怒地说着,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昨天被她夺下的“竹叶青”,菜都不要就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她又上来抓酒瓶。
   “你还有什么权利不准我喝?昨天骗过了我,今天还想骗?”
   她惭愧地放下手,颓然坐到一旁。
   一口一口的酒下肚,就像一捆一捆的干柴塞进了灶膛,怒火的温度越来越高了。我的心在捶打着胸膛,我的意识在疯狂地活动。我把酒瓶“咚”地放在桌子上,走到她眼前,大声喊道:
   “你去吧,你去吧!你一走,三天之内我就再找一个!”
   她站起来,哀怜地抓住我的胳膊说:
   “松松,少喝一点吧,我给你打点水来,洗一洗上床躺着吧。”
   “不要你管我,你还管我干什么?你的心里哪里还有我?你去吧,你一去我就把你休了,我说话是算数的。”说完我又大灌起来。
   “松松,别说伤感情的话了。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可也不能不去孝敬孝敬把我养大的右派养父啊!”
   我朦胧中看到她秀丽的脸庞上显示出一种极度矛盾的痛苦神色,似乎她离我已经是非常遥远了。我灌着、灌着。那遥远的人影冲了上来,像狂风卷枯叶一样把我手上的酒瓶卷去了。房里的一切都在变样,我感到自己突然成了神仙,飘飘悠悠地飞上了云端,原来云就是一团团棉絮!我驾着棉絮般的白云在天际遨游,霓裳仙子来给我引路了,原来她就是彭芸……
   我醒来时,天尚未明,昨天的情景依稀如见,我迅速穿好衣服,刚一走到桌前,就发现了一张纸条。
   “亲爱的松松:我不能不违背你的意愿回老家去一趟,但我相信你会体谅我的。想到我这次回老家给你带来的痛苦,我就心如刀绞,可是这辈子只有一次机会孝敬一下抚养我和姐姐长大的右派养父,何况他这一辈子受尽了苦难,我不能不横下心来走了再说,要不了一个月,我们就会再见的,到时候,我一定要把自己对你欠下的情分千方百计地加倍补偿起来,永远永远地跟在你的旁边,妈妈叫我对你说,请你到我家去过年……”
   还到她家过年!我又气愤又失望,怏怏地倒在椅子上,这个狠心的姑娘终于不听我的劝阻,一意孤行地去了,此刻,还正坐在一个居心不良的司机身边呢!芸芸,芸芸,你知道我是多么舍不得你,多么离不开你吗?你怎么这样忍心呢?
   最后一线希望冒进了我的脑子。我骑上车匆匆赶到厂里。
   李丽华来了,小香玉来了,大苹果来了,娟娟、李玉珍和其他人都来了,只有她,她终于没有来,终于没有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
   好容易挨到下班,我精神沮丧地骑车回到家里,越想越心烦,把端端正正地挂在墙上的“洗衣姑娘”从上面一把拽下来,想连同贴在左下角的她的“致——”一起踩个稀烂,可终于狠不了那个心,于是随手靠在墙边了。
   一醉解千愁,喝吧,喝了睡吧!不等饭菜做好,我就端了点来胡乱自饮自酌了……
   没什么可怪她的,谁说她不对呢?就怪我自己太儿女情长了。“似水柔情何足恋,堂堂铁打是英雄”,我不是英雄,怎么能不贪恋似水柔情?两天时间过去了,我的心情总算开朗了一些。
   然而寂寞惆怅却不是理智能发遣的。
   我百无聊赖地走上大堤,站在寒风飒飒的江边,想让头脑清醒清醒。
   几个月前“跳江”的一幕情景开始闯入我的头脑……
   “真没想到,你会独上江堤,望穿冬水!”
   一声清脆的嗓音在我身后响起。
   原来是菲菲,她拎着一个装满皮蛋的塑料网袋。
   “怎么,又在构思‘冬天来了’吗?”
   “你在干什么?到哪去?”我应声问道。
   “我吗,当然不是在为创造精神产品而沉思,恰恰相反,”她微微一笑,停住了。
   “怎么?”
   “这不是明摆着,在为抢购物质而奔波。你家没开始办年货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