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秦永敏文集
·搭档——囚犯与看守的故事
· 秦永敏就隐私权、通信权、私人住宅权一再横遭侵犯发出的
·铁打的牢房流水的囚犯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二)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三)
·权力至上的和谐对权利至上的和解
·秦永敏关于财务、金钱、转款的紧急声明
· 民运队伍宽容至上
·二律背反
· 湖北省汉阳监狱长期让犯人冒高污染从事毛织生产
· 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同异
· 论真理、谬误与片面性(四)
·受邀新浪博客
·关于新疆问题的对话
·“7•20事件”与武汉的“造反派”和“保守派”
·和平转型系列之一 论中国和平转型的必然性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一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 前言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论和平转型与革命和暴力的关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三章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章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四- 论今日中国的和平演变现状
·吴乐宝遭到正式逮捕,蚌埠民运人士全力救援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五 论和平转型的领导力量
·秦永敏紧急通报
·北京公民参选团的历史意义
·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1-8)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六-论和平转型的主体力量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七——论良性互动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长篇小说 第四章)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怎 样 自 学 成 才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之八-论将中国国家权力
· 前人民代表姚立法谈选举和被非法软禁情况
·廖祖笙在广场卖房被绑架拘留五天自感有生命危险
·吴丽红出狱又生波澜,没到时间就被旅游——起诉朝阳公安反被判行政拘留十五
· 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之九(结束)充分条件是强大而稳健的反对派崛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在昆明被公安带走
·政治犯许万平受非法刁难,又没能见到探监的家人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第二次选民小组会上野靖春再次受到当局压制
· 30网友探视陈光诚被“打个落花流水”
·北京第二公民参选团参选热况
·高阳劳教所找徐义顺谈判徐义顺拟明天上访司法部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受国宝威胁
·徐义顺上访司法部受阻 及 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秦永敏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主持人不择手段违法,参选人千方百计参选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6
   
   画了一幅又一幅,正面的,侧面的,平视的,仰望的,可始终没有把胸意完全表达出来。
   当初的灵感和激动变成了麻木和心灰意冷。

   “春天来了”——应当包含多么丰富的内容,多么斑斓的色彩,多么动人的情趣,多么深刻的意蕴啊。可这也是被低鄙庸俗的作品糟蹋的不成样子的题材,被无数人咀嚼得陈腐不堪的主题。只有让人一看到它,就被它所洋溢地热情所感染,也荡漾起春天般的激情,只有让人一看到它,就被它的巨大魅力所吸引,立刻陶醉在万物复苏,生机盎然的境界中,它才能配得上这样一个既古老又新鲜、既通俗又典雅的主题和题材!
   深思熟虑的结果,我断然决定采用一种在当时来说是比较大胆的方式。
   通过绘画界的朋友的联系,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理想的模特儿。她芳名菲菲,其面部具有西方文化女性的特征,深陷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根根距离很远,却像粘上去的一样粗,高高的颧骨,薄而宽的嘴唇,并且有着一头栗色的长发。
   作为我心目中的春之女神怎么能长着一副西方女神式的面孔?
   但十全十美的事情是没有的,她那丰腴的身躯不仅毫无累赘臃肿之态,而且显得格外矫健,匀称,高耸的双乳有着一种特殊的美感,不仅使人能看到女性的温柔,更能觉出母爱的力量。因此,它所引起的不是性的冲动,而是对性之伟大的崇敬。当然,这是我作为一个画画的人,从自己创作需要出发体味出的感受。
   我搞了一个病假条,托人带到厂里去了,准备专门工作一天。
   早上八点钟,她准时来了。
   “请看这几幅画。”为了向她讲清楚我的创作意图,使她能根据我的要求安排姿态,我首先让她看了已经创作出来,但不合理想的作品。同时顺便讲了产生这一场景的原因,即那天在公园里的场景。“我想用裸体形式来表现、、、、、、”
   “什么?”她惊恐地说道。“全裸?”
   我们不是以一对年轻男女的身份独处一室,而是为了各自的其他需要,她是为了赚钱,我是为了艺术,本来两人是毫无界限的。现在,我的这句话一说出,她立即退了两步。
   “恩?”我没想到,她竟会产生这样强烈地反应。
   “、、、、、、”她把头低下去,脸上泛起一层浅浅的红色,显得有些难堪。
   “怎么回事?”我诧异地问。
   “你怎么事前不说清楚?”她低头轻声说。
   “现在说不是一样吗?”
   “、、、、、、”她坐了下来,玩弄着自己的双手,似乎借此掩盖自己的姿态。
   “你没当过裸体模特儿?”我恍然大悟。
   “在这里从没有这种事情。”她平静了些。
   “真对不起,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我沮丧地坐下来,看来得放弃了。“在省艺术学校学习时,用过裸体的,所以我以为当模特自然可以采用裸体形式,真遗憾。那么,我付您一小时的工资,你可以走了。”我打开抽屉,拿出两张两元的钞票递给她。
   “那您、、、、、、”她踌躇的接过去,显出惭愧的神色,慢慢的走到门口,出去了。
   我看着表,拿着手提包向门口走去。
   画画不成了,办点别的事去吧。
   “您?”刚一出房门,就发现她朝这边走回来。“忘了什么东西吗?”
   “没有,”她看着自己的脚步说:“就上身,可以吧?”
   我一愣。这倒是个办法,目前这个条件下,就这样也不错了。
   ”谢谢,那么请吧。“
   我们各自进入角色。
   她的肤色形体比我想象的更加理想。白里透红的皮肤细嫩圆滑而且有光泽,似透明不透明的,有的地方竟像隐约可见到肌肉,形态美丽的一对大乳房没有奶罩的勒托也是那样高耸着。
   或许她真有一些西方人的血统也未可知。
   要是这一切长在彭芸身上岂不妙哉?
   “该死。”我暗自叹道,“怎么过去半小时了?”
   我全神贯注地抓紧时间画了起来。
   这个姿势是太难持久了,每隔不了一会儿就得休息、行动一阵。
   昂首挺胸,高抬双手的奔放姿态,在生命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现在却要连续保持下去,实在是太难为她了。
   她的形体具有强烈地吸引力,但只要她开始休息行动,我就立刻沉入自己的作品构思加工修改中,绝不向她身上多瞟一眼。只要不是为艺术目的而看她那美妙的躯体一眼,我就会产生一种强烈地罪恶感——她的整个神态和风度举止在我看来都有一种圣母临凡的感受。
   为了使她少受这种姿态造型的折磨,我不得不尽量加快速度,但既要保证质量,又要想快一点,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地事情。
   “不用慌,我没问题。”她看出了我的顾虑,安慰的说道。
   她真能体谅人,但越是这样,我就会于心不忍。
   十一点钟了,好不容易才把上半身画出来。
   “请您就随便吃点什么吧。”
   她穿好衣服后,我邀请道。
   我们坐在餐桌旁边,吃着中西结合的便餐,简单的交谈起来。
   “你做这个有多长时间了?”
   “半年。”
   “怎么会想到做这件事情呢?”
   “赚钱多呗,又不用学,只要能吃苦。”她坦率地说,脸上显示出少女特有的纯真。
   原来如此!圣母原来只是凡妇。
   我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会儿,什么话也不想说。
   “也因为我家里比较穷,有好长时间找不到工作。”她补充说。
   “这是一个高尚的职业,你很适合干这一行。”我诚恳地说:“你可以看看外国介绍这方面情况的书籍,懂得一点这个职业所需要的只是把它当做献身艺术事业的一个途径。”
   “可要付出的代价是太大了。”她伤感地说“为这个事情,我朋友都和我吹了,外人说什么的都有。有时候,有些画画的的确~~~~”
   我明白她要说什么,感叹了一声:“看到那样美好的事物,一个人不动感情就一定是冷血动物,可动了感情而不能克制自己,一定是个禽兽。”
   她换了个话题,说:“这事看起来很轻松,其实就是做一天,也累得浑身酸软。一开始,为了家里,我不能不撑着。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您父母是干什么的?”
   “父亲死了,母亲在做工,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在上学。”饭后,我们又交谈了一会。
   说话的气氛渐渐融洽起来,也就随便多了。这是个知识不多,却很聪明伶俐的姑娘。
   “你家里有没有长纱?”她忽然问。
   “有啊。”我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到母亲的房里拿出来递给了她。
   “你先站一下。”她去我房间之前,对正收拾碗碟的我说。
   我揣摸到她的意思,但不敢肯定是怎么回事。
   “请进来吧!”她在屋里喊道。
   啊!简直是阿佛洛狄特临凡!
   柔缦的轻纱从她的右肩头耷拉下来,斜垂过胸前,腹部,松散地垂在左腿旁,后面大概用一根细绳,和右肩背部的纱头系在一起。这样,不仅很好的掩饰了那确实不应裸露的部位。而且使全身的形体美有着更加强烈的魅力,使肤色有着更加迷人的质感了。
   “可以吧?”她转动这身子,努力做出我需要的那种姿态。
   “谢谢你,简直太好了。”我感动的说:“简直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只看我自己有没有本事把它表现出来了。”
   又开始紧张的工作起来。
   现在,条件方面再没有任何缺憾之处,问题只在于自己了!我激情奔放地涂抹着,同时和她闲谈起来——对于这样可敬的姑娘,又有礼貌的束缚,我当然不能肆无忌惮地讽刺挖苦。
   “你可以到艺术院校去应聘当专业的模特儿,同时自己也学一点东西。”
   “我也这样想过,可不知道怎么才能去?有些什么条件、要求?再一个,谁知道人家看不看得上我呢?”她怯生生的说。
   这是一块天然未琢的朴玉,心灵纯洁而大方自然,可惜生活条件太差。不然,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女子。我暗自拿她跟彭芸比较。心灵上都一样可爱,但彭芸的精神世界比她复杂得多,深得多,形体上两人各有千秋。彭芸的面部是我最最心疼心爱的,那明星般的双眼,小而玲珑的樱嘴,微微上翘的上嘴唇,都是没话说的。当然,菲菲的面相也很好。特别对于喜欢欧人的来说,更会觉得销魂落魄。她那丰腴饱满,曲线优美的形态,真正是魔鬼身材,无论谁也难以有二话可说。
   “我画画的时候,有说闲话的习惯,该不会让你讨厌把?”
   “恰巧相反,一说话时间就好过多了。我只怕会影响你。哦,对了,你能帮我往那里介绍一下吗?”
   “我们在那里学习的时候,有几个老师对我倒不错,可作为代培生,面子恐怕不那么大。需要的话,我就尽力而为,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试一试呢?”
   “这倒还没想过,得做些准备、、、、、、”
   说话使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大大增加,也使我们精神上的距离缩短了,还使我们的工作效率得到了提高,她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我画得也更快了。
   我们仿佛变成了中性人,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两个年青的异性在一室独处,更没有顾虑她是赤身裸体地站在那儿~~~
   “据说在巴黎,平均三个女人就有一个当过裸体模特儿,有许多人就是因此而成名,因此而受到世人尊重的,在思想观念现代化的国度里。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职业,我们国家看现在这个发展趋势,也要不了多少年就会一样。走在前头的人也许会多受些伤害,多有些苦恼,但也更能因为是开拓者而受到世人的注意,受到历史的尊重。”
   “可我毕竟是我,现在毕竟是现在,别说裸体的,就是普通模特儿也难以做人啊。”她感慨地说:“想起来也气人,一些家伙那么喜欢美人像,喜欢盯着你看,可开口谈起来,简直要把我们打进十八层地狱,那些脏话,刻薄话简直叫人想不开就没法活了。”
   我感觉她是在指责我。
   当然,这只是我“对号入座”而产生的感受罢了。
   “时代是在发展进步,不过恐怕还得一两代人,这些问题才能得到解决。”我支吾道,又说:“这幅基本完了。你休息一下,换个侧面的姿态,画出线条和几个关键部分就可以了。”
   我收拾东西,就又开始紧张的工作起来。
   “去吧,我想是完全合格的,你的体态和皮肤简直太美了~~~”
   “咔嚓。”暗锁被挑开了,彭芸推门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你没病?”看到我在画画,她用放心的语调说,然而,看到画面后,她的神色立刻变了。
   “你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闯进来了呢?”我生气的说,真后悔不该把所有钥匙都给了她一套。
   她已经回头看到赤身裸体的菲菲了。
   菲菲放下双手,转过身来,尴尬的看着她微笑。
   她转过身来,用焦躁而责备的眼光盯着我。
   “你出去!”我严厉的说。
   她把嘴唇一咬,转身“嘭”地带上门出去了。
   “真对不起,请你穿衣服吧。可以结束了。”
   我快步走了出去,客厅里空无一人,大门也敞开着。彭芸已经走了。我连忙攆到凉台往路上看,她正急匆匆地走着。
   “彭芸,你回来!”
   她头也不回地继续走着。
   我叹了一声,转身走回客厅。
   同时看了看表——三点半,将就八个小时吧。
   菲菲开门走了出来。
   “真对不起,刚才来的是我朋友。她太不礼貌了。”我递给她四张大团结。“请你原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