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秦永敏文集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要求本人不要赴朋友们举办的六十寿辰晚宴的 声明
·奉和陈俊贤贺花甲,调寄清平乐
·秦永敏六十寿辰小记
·公民议事规则与构建公民社会之道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为被人冒名传播疑似病毒文件和把陈维建27日文章以本人名义在博讯上重发二事
·秦永敏关于道德问题的发言记录
· 对话一则
·道德问题交流预备稿
·秦永敏继续寻找曹顺利启事
·正式宣布曹顺利失踪
·刘晓芳等十余人在曹顺利家门口等候
·刘晓芳公布——北新桥派出所:“曹顺利28号刑拘”
·秦永敏的贺词
·为女儿秦聃軻获得加拿大庇护致谢信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一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二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三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秦永敏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 秦永敏 赵素利结婚通报
·秦永敏 赵素利的道歉和感谢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29——32批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六重申和平宪章宗旨 促成人权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受权发布:紧急敦促海西州中院宣判刘本琦无罪的联名
·长期被非法监禁在家的钟亚芳女士逃出当地
·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一号)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启动注册程序的 内部文告
·秦永敏第四十次横遭抓捕出狱声明
·致公安部、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分局的
·西安一大学女老师冯红莲正在被传唤
·维权女工柳小华被无理行政拘留十天
·非法拘留的柳小华被提前释放后正在追究当局的责任
·武汉市汉阳当局无理将柳小华、郭宏伟押送东北
·关于许志永受审的声明
·尹卫和父亲的求助信
·秦永敏声明:凡是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借钱的都是骗子
·紧急关注被关押在久敬庄的钟亚芳女士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九号)敬聘法律顾问启事
·寻找丁灵杰女士
·断然拒绝当局禁止我春节请客的声明
·秦永敏关于山东当局致使薛明凯父亲被自杀的声明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二
·关于为薛明凯父亲薛福顺治丧捐款的呼吁书
·玫瑰团队2014年新年献词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三
·2014习李新政:不准请客,不准拜年,胶水封门
·秦永敏和网友的除夕讲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4
   
   第二天中午,她现出非常高兴的样子,对我说:“我有了一个好东西,你猜是什么?”
   我猜了好半天,实在弄不清楚。她终于伸出手来给我看:“我买了一块表!”
   虽然看到她那快乐的样子,我也不能不跟着高兴,可心里却想,这么一块百把元钱的表也值得弄得这么神秘么?我早在十五六岁就有了。

   “咳,这表!早说我给你买一块好的!”我有些不屑地说。
   “你!”她委屈地缩回手,“我要你的表干什么?自已赚的钱买的才有意思!”
   “你还跟我分这些?”我不满地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松松,”她连忙安慰我说,“以后我们的一切不都是联在一起的?可现在我们还没有成家……”
   她看着我,竟深意的笑了笑。
   好不容易熬了两天。
   第三天下班分手以后,我越想越疑惑,越想越不对劲,她为什么说得那样严重呢?我一到她家去,关系就完了,简直是不可思议!显然,看书学习纯粹是一个借口,她说这话的眼神就不对!那么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一种不祥的预感闯入了我的脑子里,我心里就像有个虫子在拱一样难受。
   不行,一定得去看一看1
   哪有这个道理?她家里对我已经没有意见了,仅仅为她的学习就不准我去,一去我们的关系就完了,会有这种巧事?越想越难受难忍,一吃完饭,我就骑着自行车向她家赶去。
   刚到她家附近,就发现她已像每天上班时一样穿得整整齐齐的,手里提着那只小提包,向一条胡同走去。我心里立刻意识到,她是到什么地方去赴约了!一股又愤怒又心酸的难受滋味直冲脑门,我把自行车在她家附近一锁,立刻跟了去。她显然正在赶时间,目不旁视,急急忙忙地走着。我今天非得当场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穿过两条胡同,她走上了宽敞的和平大道,这一带人少车多,我拉大了距离,躲躲闪闪地跟着,既不能让她发现我,也不能让她溜掉了。
   使我大吃一惊的是,她竟大模大样地走进了全市最现代的华厦饭店!
   千千万万个念头在我脑袋里闪烁,各种放蕩、淫浪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华桥、外国佬、高崽子“还是老家伙”?
   我的满腹妒火不可遏止的燃烧起来,牙齿咬得“咯咯”响。
   她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自已也是穷工人,到这里来还会有什么好事?
   表,这块表就是她这么赚来的,没错了!我一去她家两人的关系就要完蛋,看来是真的了!
   彭芸啊彭芸,人家说你“闷头鸡啄白米”,果然不错!两个月内如果“华夏饭店”里的人退货,再来还给我?天啊,世界上果然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我真要被她数卖我的钱?难怪人们说聪明是狡猾的同义词,难怪人们说聪明的姑娘不好对付,难怪人们说理智的爱情是不存在的!
   “站住!”当我气势汹汹地跑进大门时,传达室的老家伙猛地窜出来拦着我,用疑惑的眼光死死地盯着我:“你到哪里去?”
   “我去找人!”我不耐烦地边回答边往里闯。
   “叫你站住!”那老头一把抓住我吼道:“你要干什么?”
   “找刚进去的那个女人!”我推着他说。
   “找女的?”他脸上现出轻蔑的笑容,“走吧走吧,这可不是耍流氓的地方!”
   “你……”我气得火冒三丈,“她是我朋友,我怎么耍流氓了?”
   “少来这一套!不想去坐几天牢就赶快出去!”他恶狠狠地说,“真是不知死活!”
   “伙计,这里不是你闹的地方,还是到外面去玩吧!”围拢来的三五个人中,一个打扮时髦的小伙子边往里面走边盛气凌人的说。
   这些人把我当成什么了?
   真是遇见鬼。
   显然,再僵持下去,他们真敢把我弄去裁决几天的。找彭芸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还说得出口么?就算说出了,天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丢人显眼的事情来!
   我又气又恨又无可奈何,只得咬着牙齿走出去了。
   算了,为这样一个贱女人伤心落泪还值得?只当没这事,不理睬她算了吧!我垂头丧气地走着,可又想起这段时间的绵绵情意,心里实在觉得难舍难离。不行,无论她怎么对不起我,我也不能就这样算了,起码要当面证明错在她不在我吧,不然不在别人面前留下一个我抛弃了她的坏名声?
   我开始盯着饭店大门在附近徘徊,可一直到天黑都不见她的影子。我肚子饿了,很想吃点东西去,可一想到只要我离开这里她就可能溜走,便顾不得那些了。
   为了避免万一被她趁黑溜掉,我从街对面走了回来,站在铁栏外等着,眼泪忍不住滚滚而落,我是多么不幸啊!一遍痴情竟换来了这样恶心的结果,谁能料到,一个可恶的魔鬼竟能装出天使的模样呢?我的名声扫地了,美梦破灭了,前途在最灿烂的时候毁灭了。什么爱情,什么忠贞,统统不过是编出来骗人的字眼,一切幸福都不过是自己心里造出来的虚幻感觉罢了!
   她穿着最好的衣服来到这里,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是应约跳舞,那就该在深夜之前出来,另一种可能——啊,真是不堪设想,难道她神圣贞洁的冰肌玉肤,居然在计时出售给别人任意作贱么?不,我不能放过她,哪怕等到明天早上,也得当场抓住她,让她在享尽邪恶的欲望之后尝尝当众出丑的滋味!
   我处在最疯狂的情感状态中。
   一下子是在绝望的冰川里挣扎,一下子又在复仇的火海里煎熬,嫉妒的乱刀在心上不断地砍着,人生的苦涩和香烟一起麻痹着我的舌头……
   终于有一群时髦妖艳的男女喧闹着走了出来。
   我伸长脖子瞅着,啊,果然有她!
   她神气十足地昂首走着。
   一个男子正不既不离地跟着她身旁,显然是在献殷勤。
   饭店大楼门口的灯光把他们的身影衬托提特别显眼,已经冷却下来的怒火又一次急促燃烧起来,我迈开大步向前闯,看都不看传达室一眼就走了过去,那老头儿不知道是为什么竟没有再管我。
   她已经神情自得的走下台阶,朝门口过来了。
   我径直向她走去,她还没注意到我,我已经冲到她的面前。
   “呀,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她惊愕无状地说
   “允许你来,就不准我来吗?”我冷笑着说,“怎么,这就是你不准我到你家去的原因?”
   “……”她怔住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这就是你的一颗心,是不是?”
   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尽全身力气,对准她的脸重重的搧了一耳光,她“呀”地一声没有叫出来,踉跄了二三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了。
   “你是干什么?”站在她身旁的那个男人恶狠狠地冲上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你挖老子墙脚!”我挥起拳头向他打去,不料却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拉住了。
   原来是那看门的老头儿!他轻轻两下就把我反剪起来了。
   “打、打流氓!”
   那一伙男女全冲了上来,我的身上立刻挨到了雨点般的拳脚,死死地挣扎,却怎么也扭不掉看门老头的手……
   “别打,别打,他是我朋友!”
   彭芸披头散发地发疯般冲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拦住了他们的手脚。
   “是你朋友也不该这样打你,现在就这样,结了婚你还有命?”
   那些人边散开边愤愤地说。
   “管他是什么人,到这里来打人还了得!”看门人恶狠狠地说,仍然不想放手。
   “你不了解情况,快放开他吧!”彭芸激动万分地冲上去拉开那老家伙。
   看门人一松手,我就气呼呼地往外走。
   “松松,打到你哪里了?没受伤吧?”她拉着我的衣服拖着哭腔说。
   我不理睬她,继续快步地走着,只想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早点摆脱这场屈辱。
   “松松、松松,你听我解释,听我说几句!”她在背后拉着我。
   “还解释什么?滚你的蛋吧!那个家伙在等着你呢!”
   我转过身来对她怒斥几句,扭头就大步走了。
   听得出来,她蹲下来在原地哭了起来。
   这女人的眼泪不值钱!
   走出几十米后,听到后面有脚步声追来,我恐怕是刚才和她在一起的那些人赶上找我打架,连忙回头做准备,可来人却是她,于是扭头就走。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她气喘吁吁地跑过不拉我的胳膊,我厌恶地推开她,自顾自地走着。
   她一下子倒在地上抱住了我的腿,泣不成声地喊到。
   “你听到我说完了再走,现在不说以后更说不清了……”
   “还有什么说不说得清?我是亲眼看到、亲自抓到的!”
   我极力甩开她,她一点也不放松,还是死死地抱着我的腿,断断续续的说:
   “等我说完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求你最后一次!”
   “你这人也太不像话了,”围拢来的几个人中有人愤愤地说:“怎么能这样对待女同志?”
   “你就听她说几句吧。”
   “松松,你听我说,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是在这里做临时工!”彭芸声斯力竭地哭嚷道。
   “她是在这里做临时工,我们几个都是的!”跟她一起出来的几个姑娘也都说道。
   “松松,我都告诉你吧!我家给我买的那块手表要我自己出钱,可我二三十块钱的工资每月都给家里了,自已只留五块钱,钱都买了书,没有办法,只好托人找了个临时工,每天晚上在这里做三个小时……”她伤心难过得实在说不下去了。
   我像傻了一样,呆站在哪儿一动也不动。
   她站了起来,抱住我的胳膊抽泣着说:
   “我们走吧!”
   我无地自容地低下了头,围观的人群开一条路,我和她狼狈地走出了人群,走出了路灯……
   走到一遍夜色笼罩着的街面,我心痛欲裂地一把抱住挽着我的彭芸,把脸贴在她的头上默默地流起泪来。
   她紧紧地偎在我的怀里,像个小猫似地“呜呜”着哭起来。
   “唉,你怎么不早给我说呢?百把块钱的事情还不好办。”我叹息着说。
    “我们才好这么短时间,我怎么好提这种事呢?”她仍然在抽撘着,“我又不是没有办法。”
    我明白了,现在的风气是男女一谈恋爱,男方就得给女方添办奢侈品,大概她家人认为这样的事我知道后自然该怎么办的,可她却根本不愿让我知道。
    “你家里帮你找的临时工。”
    “他们不知道,是我自己找的。”
    一想都明白了。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天啊,我差一点闹了一场奥塞罗式的悲剧,把这样纯真、这样高贵、这样圣洁的心上人,一下子给毁了!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我又气恼又后悔又心疼地说。
    “……”她没有吱声。只是把脑袋像要吃奶的婴孩在母亲怀里钻动一样轻轻在我的胸前蠕动了几下。
    “唉,你呀你,我为你献出生命都是值得的,还有什么事情不愿意呢?就是再穷再苦,做临时工当苦力也该我来呀。你怎么能这样折磨自己呢?以后再要是遇上这事,你不跟我商量,我真要把你杀了。你脸上还疼吗?”我内疚得简直不知道怎么说好。“我真该死,实在是太对不住你了,随你怎么惩罚我吧!”
    我恼恨地捏着拳头砸自己的脑袋。
    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拳头,在我的脑袋上抚摸起来。
    “你怎么这傻呀,打得不疼?身上疼不疼?”她关切地问。
    “我真该打,还让他们打轻了。”我沮丧地说。
    “瞎说,都怪我,我不该瞒着你。”她声音颤抖的反驳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