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秦永敏文集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十 一 章 重生再造苟且安命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二 章 恋慕激情不可遏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关于要求克林顿总统会见中国政治反对派代表徐文立先生的公开信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六 章 “地主”家媳妇的双重苦难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简评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九 章冒失莽汉自杀明心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2
   她就坐在我的对面,默默地看着我为她画的“洗衣姑娘”,端详画面的神态那样娴静,那样迷人,我坐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尽情地看着她那美丽的黑发,小辫,看着她抿紧的小嘴,细细的鼻梁,圆润得令人心疼的下巴,那洋溢青春气息的丰满身躯,特别是那令人肃然起敬又爱慕难已的神情。
   我看看她,又看看画,心里充满着难以言说的幸福,只顾咧着嘴发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确,幸福是一种完美的情感的绵延,此刻我就沉醉在这种高度完美的情感之中,一边是画得最美好最得意的一幅画,画的是我钟情的人,另一边则是我所钟情的人本身,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深深地感动着我,都牵动着我所有神经的末梢,而且,她显然也正沉浸在相应的幸福中,能看到一个自己深深爱慕的人正为自己对她流露出的感情而感动,这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事情啊,就像核聚变一样,这种感情的增殖反应使我的整个胸膛都膨胀起来了。
   “我哪有这么美呀?”她充满笑意,充满深情的眼光闪闪发亮,边说边转向了我,可刚一和我的视线相遇,立刻就转移到地面上去了,粉嫩的脸上现出令人心醉的羞怯,嘴角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酒窝。
   “你比画里更美,我画得不好。”我开始毫无顾忌地看着她,尽情地享受着她的姿容和神情给我带来的不可言说的愉悦。

   “你是谦虚。”她低着的头略抬了一点,双眼向上斜睨着满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又转开了。“我可真没那么好看。”
   “春风自共何人笑,枉破阳城十万家。”这句诗的意境我此刻才顿然领悟了,真是令人消魂啊。
   “真的,你不仅美,而且有一种我根本无法表现出来的高贵气质!”我诚心诚意地说。
   “你这是在笑话我,我家的人都是工人!”她的脸色变得有些生硬了。
   “我要有半点假话,明天上班的路上被汽车压死!”我连忙赌咒发誓道。
   “瞎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正眼看着我说,“我是恨我自己不争气。”
   “艳群。”我用颤抖地声音压低热切地呼唤道。
   “嗯,”她抿紧了嘴,娇声地这么发着鼻音,然后说,“我不准你这么叫,你没有权利这样叫我。”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芸芸!”我顺从地答应了,却又提出一个要求来。
   她笑了:“随便。你为什么要给我画像?”
   仿佛可以感觉到她太阳穴上的脉搏上急促地跳动,可以感觉到她脸上的热度已经变得灼人,因为我的这种感觉已经强烈到难以忍受的地步了!
   “你为什么要给我写诗?”
   “胡说。”她轻轻地反驳着,可脸色却表明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手指间流泄出五彩云霞,慧眼里闪烁着灵感的火花……”我轻轻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
   “都是芳芳胡说,还有呢?”她垂着头,用低得几乎叫人听不见的声音说。
   “你来告诉我,好吧?”我走进她的身旁。
   她陡然站了起来,把身子偏了过去。
   我被不可遏止的激情驱动着,猛然抱住她亲吻起来,是的,她的面颊简直比我还烫!我顿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愉快,可就在这时,她竟全身颤抖起来!我吓得连忙放开她问道:
   “你怎么啦?”
   她转身向门口走去,我急得一下子不知怎么办才好,连忙不住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动你了。”
   “我要回家。”她不理睬我,打开门向外走去。
   她在夜色中匆匆地走着,我紧跟在她的身后,不敢离得太近,生怕她会勃然大怒,又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急得心烦意乱,可不论我怎么道歉,不论我怎么说好话,她也不发一言,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来到她家楼下,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惶恐了,趁着楼门里的黑暗,一下子窜到她面前,握着她的手说:
   “要是我误会你的意思了,你千万要原谅我这一次啊,难道你那首诗不是写给我的吗?”
   她没有挣脱我的手,也没有说一句话。
   “明天下午下班以后我们到公园去一趟,好吧?”
   “嗯。”她用蚊虫飞鸣时那样细小的声音应道。接着,推开我的手一扭身,就上楼去了。
   我大喜过望地听着她的脚步声,开门关门声,直到全无声息,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真是个神秘的姑娘!
   你根本无法想象她的每一个举止,每一下颦笑,每一次声息代表着什么意思,当你满心喜欢的以为她会高兴起来时,却不知为什么已经触怒了她,当你以为她要大发雷霆的时候,她却又变得那么温柔可爱起来,她的内心简直像夏日的天气一样变幻莫测。可越是这样就越可亲可爱,越使我难以遏止对她的倾慕。
   整整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一直在盼望着天明,盼望着第二天下午的约会,早上四点钟,我再也躺不住了,起来匆匆洗了下,就赶到厂里去。
   “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住在厂里的副厂长胡德贵——我们都称他老糊涂,当然,这只是背后——诧异地打开门说。
   “你不还早些吗?恐怕一晚上没睡吧?”我高兴地反问道。
   “瞎说,我是才起来。”他显得有些慌张地应道。“这早跑来干什么?”
   “我设计了几种绢人。”我信口说道,没有注意他的神色,“想看看厂里同不同意投入生产。”
   “那也犯不着这么早来啊。”他口气和缓了些。
   “我想找你谈一下,走,到你那去坐一坐。”我干脆把来得早了的原因栽到要找他上。
   “找我?”他立刻慌得不知所措了,“好,好,去坐坐。”
   他没有带我进他的住屋,却打开了厂长办公室的门,我也没有在意这些,立刻开始兴冲冲地讲起前些时设计的几个绢人的情况来,向他介绍可以利用哪些边角余料。只要花多一点成本,利润又是怎样可观等等。
   “绢人在哪里呢?”他问道。
   “我放在车间里了,走,去看看。”看到他这样关心,我兴头更高了,因为他是管业务的,只要他同意,马上就可以投入生产。
   他立刻站起来,示意我一起去看,于是我们一起向灯罩车间走去。离车间还有几步路时,他忽然说:“你先在车间里等一下,我解个小便就来。”
   其实我又何尝太急着和他谈这件事呢?不过,既然提起来了,谈谈倒也无妨。我拿出了绢人——也就是通常说的布娃娃,洋娃娃,一共五个,这都是我的杰作啊,想到拿到车间里来时,姑娘们一个个争着抢着看,特别是当时我竟没有注意到彭芸也拿着看了半天,现在却清楚地记得她端详绢人的模样,就忍不住笑了。
   老胡也真是,厂里一个人都没有,解个小便还不知道跑哪里上厕所去了,我可不管那些,此时一想到要解小便,在院子里找个角落就“嗤嗤”地干起来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本能地回头一看,一个影子迅速地窜出门了,有贼!我立刻穿好裤子往门口走,奇怪地是刚才我进来时厂门口的灯还开着,这会儿却熄了,我一时没有想到这些,大声喝到:
   “是哪个?”
   “我。”老糊涂在离门不远的地方答道。
   “不是,我刚才看到有个人影出去了。”
   “哪里,是条狗跑进来被我赶出去了。”
   明明是个人,怎么说是狗呢?我突然会过来了,那是一个女人的影子!刹时,近来的一些传闻在我脑子里出现了,人们都说五十年代老糊涂打成右泒之前谈的女朋友——当然早就做了别人的妻子母亲——现在竟和他有些来往了,这恐怕正是他搬出吵闹不堪的可悲家庭到厂里来住的原因之一,有人的还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时的情景等等,再一想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影,果然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的样子,我顿时恍然大悟。真可怜,四十来岁的人了,为几十年前的风流还债,还不得不偷偷摸摸的!我忍不住有点好笑,连忙顺着他说道: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有几条狗在门口。哎,你来看吧。”
   于是又和他一起走进了车间。他仔细地看起绢人来,可我从他那副郑重的老脸上看到的却是极力掩饰内心不安的神态。这家伙的确可怜,不到二十岁就打成了右泒,以后每次运动都要挨整,谈的朋友被迫嫁给了一个干部,他自己好不容易在农村找来个老婆,那老婆又是个母夜叉类型的东西,十几年来,这老糊涂在内外夹攻之下,憔悴得简直只剩下一张干瘪枯萎的皮了,做人也变得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见了上司唯唯诺诺,平常缩着个脑壳,与任何人都不往来,只是在最近几年,摘了帽平了反,又被弄到这个厂里来当副厂长,他是四个创业者一,还入了党,才算勉强像个人样了。我要是连这点良心都没有,去追究他这一点可怜的隐私,岂不是太残忍了?想想我今天下午将和彭芸甜蜜约会,而他却不得不这样提心吊胆重温几十年前的旧梦,我忍不住为自己的幸运而笑了。
   他抬起头狐疑地看了看我,嘴里却说:
   “做得不错,做得不错,我和他们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尽快投入生产。”
   哈,这个厂里的产品都是厂长和他设计的,我们这些花样设计师是名不符实,只设计花样,先前那三四个人设计的几种产品都被否决了,现在,看来我要成为第三个设计新产品的人啦!
   老糊涂走了之后,我又拿起这几个绢人看起来,多么漂亮,多么可爱!只要一投入生产,我就把这个样品送给彭芸做纪念!
   得给她换个工种。趁别人还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把她从粘花调到总装去,这样,不仅能轻松一点,有意思一些,而且离我更近。要注意改变和姑娘们的关系,不能再和她们疯疯癫癫地了,大人就应该有个大人像。哦,对了,下午见面的时候一定要她把那首诗写给我,我要把它写成条幅掛起来,和“洗衣姑娘”相对掛着,要让它们相对着掛一辈子!那么我送给她一点什么呢?有办法了,今天上班的时候偷偷给她画一副画像!
   “哈,我还以为有人把门撬了呢。”李丽华,我的副主任,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走了进来,她是我们车间里唯一的一个结了婚了女人,因为让她每天下午提前回家操持家务,她为了照顾影响,也就每天早上第一个赶来上班。“是不是厂里已经同意开始生产绢人了?”
   “差不多了吧!”我矜持地说,“要不了多久,我想。”
   我忽然想到自己还没吃早饭,忍不住独自笑了起来,真昏了头了。于是,打开装杂物的大柜,在专门收藏自己东西的格子里拿出一瓶啤酒和面包,边啃边唱起来,同时端详着绢人,琢磨着做一个叫人一看就觉得像彭芸的,想到这里,忍不住又独自笑了起来。
   “你今天是怎么啦,这样快活?”李丽华奇怪地说,“一个人笑了又笑,真有意思。”
   “呀!”我刚要回答,不料旁边伸出一只手来,把我举到嘴边得到啤酒瓶抽去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自己一看,原来是娟娟,刚要去夺她抢去的啤酒,另一只手上的面包也没有了——被小香玉抢去了。
   “哈……”进来的七八个姑娘一起笑起来,其中有几个也冲了过来,抢的抢的绢人,拿的拿点心,弄得我哭笑不得,抓住娟娟就把她拿着要喝的啤酒往她嘴里灌,正在这时,彭芸姗姗走来,我一下愣住了,娟娟趁机挣脱我,把啤酒瓶口对着我就洒起来,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姑娘们笑得更凶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