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秦永敏文集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3
   
   我的生活态度得更加严肃了,和彭芸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微妙了,由于规行距步,连厂长、书记和老糊涂对我都啧啧称赞起来,但她却仍然像以前一样,从不与我说话,而且,下班以后还尽量避开我,为了尊重她的意志,我也不敢强求。令人着急的是,小香玉找我约过会,大苹果几次在来路上装做和我同路谈这谈那,陈娟甚至给我写了情书。真见鬼,人家一些只要男工的厂里,小青年一个个为到处见不到女人急得要命,我在这里却不能不为尽是大丫头片子缠着而伤脑筋。这种微妙感情,又要拒绝又要不伤害对方——人家都是情窦初开的处女呀——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否则,得罪了她们的话,她们会恨你一辈子的。
   想想吧,我得为不使她们伤心而费神,可我自己为彭芸的冷淡而心灰意冷又有谁来关心?

   想起挑拨我们关系的人,我就恨得咬牙切齿,可我私下找厂长书记时,他们又死不认账,反而指责我不该违背自己的诺言。为了不使彭芸生气,我也不敢把这事声张出去,只好慢慢设法查访了。
   前天下午,我好容易在她回家的路上拦住了她:“给你看怎么办?这是陈娟给我的信。”她竟不理睬我,自顾自地往家走。
   “你回一句话呀。”我心酸意苦地说。
   “你这个人是怎么了?该回信就回信,该约会就约会,跟我有什么相干?”
   她激动起来,可那副嗔怒的脸色比平常更动人了,两条眉毛倒竖起来,一双凤眼中严峻里带着委屈。
   我被她震慑了,嗫嚅着向后退。
   她迈着急匆匆的步子向前走。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冷气。
   “莫松,”一声柔和亲切的呼唤在我身边响起,我头都懒得回。“她也太不近人情了,你又是何苦呢?”
   “你知道什么?”我听出来了,那是小香玉,但仍然不看她一眼,怔怔地瞅着彭芸消逝在她家楼栋里。
   “这种事情是勉强不了的,人家勉强不了你,你也勉强不了她。”
   “别说了,我心烦。”我粗暴地说。
   “她有什么值得一说的地方?家又穷,人又笨,长得也怎么样都不怎么样,还值得翘盘子!真想不通你怎么会看得上她。”她充满妒恨地说。
   “你凭什么说她的坏话?”我尽量压住火说。
   她气了:“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个高贵的名门闺秀,就算是,我也要说。”
   “唉”,我叹了口气,“对不起。”
   “哼,看你丧魂失魄的样子,谁都知道是这么回事,就是没想到居然是为她!”
   “算了,你知道什么?”我想把话支开,“你到哪去?”
   “得了吧,我都清楚了,你把别人的情书给她看,她不看,是不是?意,还提到了我的吧?”她突然警觉地说。
   “香玉,你别瞎说。”一想到她那张刻薄嘴,我就感到大祸临头了,这话一旦让其他姑娘知道,在厂里一传开,天知道会惹下多少祸来。“我一直把你看做个妹妹,以前也跟你说过,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千万别到处信口开河啊。”
   “谁是你妹妹?让她去给你做妹妹吧!”她气生生地说,“找个这种人,保你一辈子不快活,活像丧门星!”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是太大了,思想、感情、眼光都是没法统一的事情,内涵丰富,勤于思考,喜欢学习,追求上进的人是很难笑口常开的,但这就是不快活么?
   “你到像个弥勒佛,就是瘦了点,又是个女的。”我连忙把话岔开。
   “你又笑我!”她要动手揪我,但看了看周围没好意思动手,“回厂再算账。”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别乱说啊,我求求你。明天见!”
   还好,看来小香玉还算给我了一个面子,昨天在厂里对我作鬼作神地做怪相,却没有提一个字。可这只是一个小问题啊,彭芸对我冷若冰霜,我的心灵一直在颤动,她却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真叫我难忍难耐。一下班,就又身不由己地跟着她身后,显然,她明知我在跟踪,却故意连头都不回!直到走进她家附近的街头徘徊,不断地向她家的窗子里张望,那窗子里面有一个人影闪过,就引起我无穷遐想,看到她母亲,妹妹,弟弟还有林娜一出现,我就连忙躲起来,以免说些多余的话,直到天黑时,才惘然地返回家中。
   唉,长此以后,我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画也没画了,其他事情什么也没做了,只有对上班,还是那样感兴趣——工作时她成天离我只两三米啊。
   不行,还是得再找她谈谈,要不然,真的她家为她再找了一个,或者有个什么变化,她最终成了别人的,我这以后的人生还能有什么意义呢!
   夕阳照在她修长的身上,使她走路的姿态显得那样姘婷,那样魅力无穷。
   我在她身后跳下自行车,三步并做两步赶上去!
   “彭芸,我跟你说几句话,你站一下好吧?”
   她置若闻闻地向前走着,仿佛没听到似的。无论我怎么招呼她,她都不理,我不管那些,开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起来,先前准备好的话全乱套了,越想把话说得有份量一些,就越前言不搭后语。
   “好了吧,你还有完没完?这里人都是我们邻居,叫人家看到说闲话好些?”走到离她家还很远的地方,她就猛然站住了,“我要说的话早就说完了,你难道一点都没听进去吗?”
   “是不是你家里要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已经介绍了吧?”我畏畏缩缩地说。
   “是哪个胡说?”她更生气了,“这些没油盐的话,烦死人。给我介绍朋友跟你有什么相干?我不管你的闲事,你又有什么权力来干涉我的事情呢?你走不走开?不走开我就要喊了!”
   说完几乎一溜小跑地走了。
   我顿时像落进了冰川,全身都凉透了,把自行车一锁,就蹲在路旁。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我衷心爱慕的人,对我竟冷淡厌烦到这种地步!她一点也不相信我的话,根本不为我的真情所动,丝毫不理解我的一片心意,这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一下子钻到汽车底下去死了算了!她知道我是为她而死的话,或许还会想到我是多么伤心多么爱她吧?她不会为我掉一滴眼泪的,这姑娘的心也太硬了。可只要她知道我绝不是逢场作戏,我把她的爱看得比我的生命还珍贵,这就够了!
   我向她家窗口望去,里面黑洞洞地,没有任何动静。
   我心酸地看着街西头。可惜这是条偏街,很长时间没有汽车开过来,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有的匆匆忙忙,有的慢慢悠悠。
   啊,我的生命就要完结了,可这世界还是那样不紧不慢地变化着,仿佛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似的!我妒忌起路人来,他们也有喜怒哀乐吧,可谁像我现在这样绝望?
   我要从地球上消逝了,可我对她的爱是永世长存的!
   天知道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车过来,我都等得不耐烦了,真是连死都死得不顺利。
   “呀,失火了!”
   我随着路人的惊呼回头一看,几十米外的一座私房着火了。那房子夹在一家副食品商店和一个木器加工厂之间。见鬼,要死的时候都不得安宁!烧吧,烧吧,“把火烧得越旺越好!”王国录的话在我脑子里显示出来,这个可恶的世界整个儿都应该烧掉,一个没有爱的世界,不烧掉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本能地往失火现场走去。
   几个衣着时髦、流里流气的男女青年站在旁边幸灾乐祸地议论着:
   “别慌,把木器厂烧了,火才大!”
   “等副食品商店烧着了,我们去抢救点心吧。”
   “行行好啊,帮忙救救火啊!”一个老太婆呼天喊地地向他们求告道,可他们仍然像看把戏一样无动于衷。
   虽然有十来个人慌慌张张从附近端来一盆盆的水从门口,从窗户上往里泼,但火还是越来越大了。
   “你们是人还是畜牲啊?”我一走到,就对那些个青年男女骂道。
   这时有人从副食品商店搬出来一架梯子,对,得上房顶往下灭火才压得住!又有人从木器加工厂抱来了泡沫灭火机,我仗着身高力大,一把抢了过来,提着灭火机就迅速爬上了副食品商店的房顶,那私人住房的房顶还没有烧穿,浓烈的烟火从直缝里冒出来,立刻就呛得我头昏,我连忙退了几步,把泡沫灭火机倒了过来,打开以后用力一摇,顿时,里面的白色泡沫立刻冒了出来。就在这时,那房顶“蓬”地一声烧穿顶了,一大遍瓦蹋了下去,熊熊大火一下子窜了几米高,可火一大,烟立刻就消散了,反而更容易看清情况。我立刻往前冲了几步,对着火最旺的地方喷着泡沫,这时,对面木器加工厂房顶也上去了几个人,有拿灭火器的,有用脸盆、水桶泼水的,我喊道:“对准这个地方!这里!”虽然中间塌下去后,火势一方面向两旁蔓延,一方面是中间那道火墙在熊熊燃烧,现在的问题是要立刻把火路切断。然而,刚刚把火势压下去一点,灭火器就空了,我把它随手一扔,回头一看,已经又上来了十几个人,还手忙脚乱地往私房中间泼水,打灭火机,没有一点目标。
   “水就顺着墙边浇,好切断火路!”我一把抢过身边一个人手上的水桶,顺着墙泼下去,同时对他们嚷道,“你他妈对着中间的空地上洒有什么用?灭火器对着那里!”
   说着扔下水桶又抢过一个人手上的灭火器,冲到另一个方向,边打泡沫边对他们嚷道要这样要那样,这一下还真灵,他们都立刻按我说的办了。
   看到下面的人一窝马蜂似的你一桶我一盆从对面的楼房端水,我又站在墙头骂道!
   “你们怎么这么蠢?排成队传水!排成队!”
   那些人看看我,突然想清楚了似的都慌慌忙忙地排起队来。
   这时送来的灭火器越来越多,还接来了几支水管,火势迅速压下去了,由于注意切断大路,木器加工厂和付食品商店的房子基本上完好无恙,那家私房则完全报销了。
   中间的山墙和梁柱还在燃烧,由于距离远,水和泡沬很难浇上去。我拿着一个灭火器就跳到私房的墙上向那里喷去,对着山墙上着火的地方一阵猛喷。
   “注意,危险!”有人大声叫着。
   我应声往下一看,不留神一脚睬空,身子向外一晃,全身立刻失去了重心,我索兴猛的一蹬,好尽量跳远一些。
   谢天谢地是脚先落地,可还是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好在墙只有三四米高,没有摔成个什么样。
   人们立刻围了上来,嚷着叫着拉着要送我上医院,我推开他们,烦燥地说:“让开让开啰嗦什么?”
   “莫松!”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你没有受伤吧?”
   是彭芸!我一下子楞住了。
   见鬼,我怎么没死?
   “你没摔坏吧?”她又慌张地问道。
   “没死成!”我这才沮丧地说。
   “说什么话!到医院去看看吧。”她体贴地说
   我茫然地跟着她穿过人群,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想到点什么,便说:“我自行车还在那里!”
   于是她停了下来,让我走到前面。刚走到离自行车不远的地方,我突然“哎哟”地大叫一声蹲到地上,顿时觉得大腿上像许多钢针扎进了骨头一样疼痛。
   她一下子抱住我的胳膊问:“怎么了?”
   “右腿有点疼。”我强忍着剧痛挣扎着站了起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