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秦永敏文集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在法院
·付月华反强拆报道之二
·湖南新化一中数学教师罗美华因煽动罪已经拘留十一天
· 2011.10.29快讯 7 则
·郑重转发胡石根先生关于救助王国齐的呼吁书
·2011.10.30简讯 3则
· 祭聂敏之文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人被法院判行政拘留十五天
·2011.10.31简讯 3 则
·2011.11.1简讯 3 则
·秦永敏关于变更住址、电话以及电邮的通报
·刘萍探望陈光诚在沂南县双堠镇派出所的遭遇
·答 张三一对“论和平转型”的评注
·2011-11-7人权简讯 5 则
·廖祖笙拘留五天释放,出狱后愤然陈词
·关于有人冒充本人用电邮传播病毒的紧急通报
·2011-11-8人权快讯二则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五章《此情可待成追忆》
·角马抢渡马拉河 ——角马俱乐部负责人李宇探望陈光诚蒙难记
·民运女杰、“自由女仁”王译——程建萍出狱记
·2011-11-11人权简讯 三则
·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人被拘留十五天后出狱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在吴丽红家聚餐畅谈
·2011-11-12人权简讯 五则
·山西省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一宗国有土地的操作拍卖内幕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二)张小玉探访团被拦车并遣返至天津
·陈光诚生日祝贺团动态追踪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前言 (一)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
·李旺阳及其家人饱受迫害之惨况
·秦永敏门口再次被安装大量监控器 电脑受攻击电邮地址被黑
·江苏无锡吴世明因强拆本人致伤其父至死
·姚立法家被非法入侵 派出所拒绝立案
·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二)
·选举办拒绝透露独立参选人野靖春得票数 何德普 秦永敏
·11.14快讯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到国务院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何德普/刘秀珍
·坐牢专业户第三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罗美华出狱后情况及、、、、、、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死伤
·南冠客诗集(1981-1989)
·南冠客诗二集(1998-2010)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简历
·文学作品的社会学解读
·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谈近况
·“世博会三勇士”李成立、胡青、徐顺义目前一个劳教一个失踪一个被严控
·付月华女士的《重审行政申诉状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六 章 知青农民不可逾越的等级身份
· 美学的生理学探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七章 精神交流相濡以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八 章 下乡女知青岂配享受崇高爱情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 十 一 章 重生再造苟且安命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二 章 恋慕激情不可遏止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关于要求克林顿总统会见中国政治反对派代表徐文立先生的公开信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六 章 “地主”家媳妇的双重苦难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七 章 水利工地批斗“地主”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简评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九 章冒失莽汉自杀明心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我已经从汉阳监狱被绑架出来一年了。一年来,自己虽几乎不出家门,却因为写文章发人权信息,又被抓捕了十余次,还被绑架和非法拘禁一次(五天),无理行政拘留三次(每次十天)。
   

   所以,我自己在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奋斗的同时,深深感受了整个中国在这一年中人权状况严重恶化的现实。
   
   不过也应承认,到岁末年终之时好歹开始探底回升。
   
   
   第一 底层民众私有财产权继续被严重侵犯
   
   这方面的两大问题,一是《物权法》不包括土地私有权导致底层民众最重要的私有财产房屋可以被官员以国家的名义随意强拆。二是以社会地位和政治需要选择性执法使穷人和被当局不喜欢的人的财产不受保护。后者仅举艾未未在上海的工作室被强拆为例不多说,全国各地普遍大规模进行强拆导致民愤,已经到处引发骚乱、暴动,故必须多说几句。
   
   例如无锡一地,民众指称:“无锡地方政府法西斯化,公安抓民不抓匪,拆迁杀人有豁免权!”
   
   就无锡非法拆迁,当地受害者提供了数十名遇害遇难同胞名单:如吴有仁、袁年生、懂胜虎(服毒致死)、丁振华马国奎、沈海通、宴旭东等,此外滨湖区懂川生因拆迁被逼多次,遭受迫害告状无门,义愤纵火焚大客车,致该汽车人员当场死亡24人,10人抢救未果死亡(2010年财经杂志15期有报道)。
   
   由于房屋不保而上访的民众全国恐怕至少数以百万计。仅在今年“国际人权日”这一天,北京就有数万访民因为要到国家机关和联合国驻京办要求人权而被任意抓捕,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被强拆户。由于种种原因今年,对访民的打压登峰造极,北京的马家楼、九敬庄作为关押访民的黑监狱早已臭名昭著,而各地的驻京办把访民抓回去之后则要么关精神病院,要么送进“法制学习班”。
   
   这一情况,不仅是对全民私有财产权的极大侵害,也严重动摇了社会稳定的根基。
   
   第二以言治罪问题仍然突出。
   
   没有言论自由权,民众“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一切只能任强权宰割,哪还可能争得其他权利?事实上,对于市场经济来说,言论自由权和私有财产权的价值是等同的,如果我不能以言论坚持我的私有财产权,我还能从事实上保住我的私有财产吗?
   
   然而,今年以来,中国的言论自由状况大大恶化,又有不少公民遭受以言治罪的厄运。杭州的朱虞夫、湖南新化的罗美华、云南昆明的曹海波都是众所周知的例子,当然,这只是冰山一角。
   
   与此同时,尚有大量官方媒体的敢言记者编辑遭到打压报复乃至革职处分。
   
   当今时代,网路是言论自由的主要工具之一,在中国,网络控制仍然依旧。然而,中国今天却仍然存在着将本国人民和国际社会隔绝起来的网络“柏林墙”。不仅如此,因为在网络上发表言论而被治罪的现象也极为严重,以上提及的朱虞夫、罗美华、曹海波都是例子
   
   
   第三,司法不公问题
   
   司法不公问题更加严重。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社会公正可言,中国的几千万访民正是没有社会公正 没有司法独立的产物。
   
   尽管中国已经有了堪称体系化的法律,也有了看似庄严的各级法院,撇开司法不独立、法律本身存在大量不公正不合理的内容不论,就是对现有法律,当局也是权充玩物,对自己有利就执行,对自己不利就不执行,甚至不惜翻过来执行。
   
   如吴丽红案,就是因为受到派出所警察的非法侵犯而提出了行政诉讼,当局却久久不予开庭,直到已经要过期时,才因为吴丽红宣布参加人民代表选举而匆匆开庭,开庭的目的却不是还吴丽红以公道,而是找借口把她关进监狱以进行恐吓,不仅如此,甚至把为她做辩护人的两名街坊也和她一起处以了十五天的行政拘留!在处理过程中,甚至无端用电棍把她击昏,致使吴丽红关进拘留所后几天几夜昏迷不醒,就这样还不算,到期后因为引起了民愤,为了避开示威群众,居然在到期的当天凌晨零点把她从拘留所绑架出去送往外地!普天之下,哪有这样反向执法,无端把原告抓进牢房关押十五天到期后又绑架到外地去的?
   
   司法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是公民依法提起诉讼,法院却拒不受理,强拆民房的受害人提起的诉讼被拒的情况极为普遍。
   
   正因此,上海的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毅然发起了“我要立案”的活动,并受到了广泛的响应,然而,他本人却在11月底被失踪。
   
   今日中国司法体系侵犯公民权利的问题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
   
   第四,非法迫害问题
   
   中国目前的问题,更严重的是非法迫害。
   
   例如,不给刘晓波家属探视权,反而对其妻子进行软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的明文规定,犯人有会见亲属的权利,这种权利也就不容非法剥夺。刘晓波只是因为言论和思想入狱,并且是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政治异议人士,在这种情况下,当局不仅不保证其家人的探监会面权利,而且把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软禁在家不准出门,也不准任何人探视,此种做法不仅完全非法,也毫无人性,充分表明了当局对自己制定的法律的藐视。
   
   陈光诚问题本来就令举世关注,今年以来发生的情况更是登峰造极。他出狱之后,当局居然举沂南县之警力,在整个山东甚至全国警方的协助下,全力封锁他的信息,绝对禁止任何人和他接触,把一波又一波自发前去探望他的中国公民甚至外国记者进行抢劫、殴打、驱逐出境。如此不遗余力的侵犯一个盲人的人权,如此荒唐的侵犯全国公民和全世界有良知的人探望一个盲人维权律师的人身权、财产权、行动自由权,充分说明今日中国的人权状况恶劣到了什么地步。
   
   今年人权恶化的最主要表现之一,也正是当局置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于不顾,大面积的违法抓捕人权活跃人士。从今年二月份海外异议人士在网上发起“茉莉花”运动开始,不知所措的当局立即开始大量无理抓捕著名的维权人士,如范亚峰、李海、刘德军、艾未未,尤其是维权律师,如江天勇、滕彪、许志永、杨再新,并且完全不顾当今中国的法律,连最基本的法律程序也不遵守,常常直截了当的告诉当事人,这次抓捕是不必遵守任何法律规定的,不仅对他们进行可怕的人身残害——带黑头套、直接殴打、闷气、长时间罚站罚坐,而且威胁他们可以对他们以私刑处死并且不让外界知道。经过几十天极为恐怖的迫害认为已经令他们胆寒使他们屈服了之后,又要求他们做出不向外界揭露真相的书面承诺后才将他们释放。
   
   
   
   第五政治权利问题
   
   今年人权恶化的另一个重要表现也和当局置自己制定的宪法和法律于不顾有关,那就是全面打压民众依法参加区县级人民代表选举。
   
   曾经当选人民代表,并且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参选的独立候选人,湖北潜江的姚立法,早在今年六月份就被地方当局无理的控制起来,每天几十个人开着车把他押着在各地乱走,而且长期饿饭,大热天不让洗澡不让换衣,折磨得他差点重病死去(急性胰腺炎),这才送回家两天,见情况有所好转,就又开始“走读”,每天早上七点接走,夜里十点才送回。
   
   今年区县级选举中,就民间而言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现象,那就是大量公民尤其是妇女组团参加选举,仅在北京就出现了两个公民参选团,当局对此采取了一系列完全违反中国当前法律的措施。例如,将北京第一公民参选团成员野靖环、何德普等十人非法扣押在派出所,在他们的助选日把他们控制在家里,在选举前故意让独立候选别人拿不到推选表格,到选举日又设法不让参选人到现场,选举后还不依法公布选举情况,如此等等,总之是全程阻碍独立候选人依法参选。
   
   自从1980年公布区县级人民代表选举法以来,每次选举中总会有几个主客观情况特别好的独立参选人被侥幸选上,今年北京独立参选人数高于往年许多倍,但是,由于当局为了维持现状,已经丝毫不顾及法律脸面,在动用一切合法和非法手段的情况下,结果居然没有让一个独立参选人当选!
   
    第六政治迫害问题
   
   为茉莉花抓捕关押大量公民。
   
   仅仅因为海外有人在网上发起一个散步运动,就大量抓捕可疑对象,甚至将完全无辜的公民抓去长期拷问(如安徽蚌埠吴乐宝)。
   
   当然,在压制住了茉莉花散步运动之后当局逐渐脱敏,因而陆续将绝大部分被捕者释放了,这是应该肯定的。
   
   值得指出的是,迄今为止仍然有不少人继续被关在牢里,例如湖北咸宁的高纯练(理由是把第一批散步城市从13个加到14个,加了一个贵阳),四川的陈卫(理由是转发了茉莉花消息),并且准备对他们处以刑罚。
   
   应该指出,中国的市场经济市民社会均已高度发达,民间维权力量已经全面登上历史舞台,政治生态正在回归自然,由此形成的争取人权的合力,是政府和执政党所不可抗拒的。
   中国的人权状况在全民的争取下必将迎过来一个崭新时期。
    2011.12.12于武汉
(2012/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