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姜维平文集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现在的薄熙来,就像动物园里的孔雀一样,不停地开屏,把他身上最漂亮的羽毛,展示给别人看,一会是宴请海外它国前政要,一会儿是接见海内外媒体人士;总理没当上,却抢在李克强之前会见鲍尔森;总书记没当上,搞个“国宾护卫队”过把瘾,你看把他忙乎的!“西红市”成了“国中之国”,只是不敢宣布独立,偷偷地搞自治和戒严,如同孔雀开屏时转圈一样,吸引观众的眼球。这不,又隆重推出了重庆全委会,以民主法制为幌子,像孔雀头上的几根羽毛,挡不住打黑“黑打”,无法无天的本质,越是转圈给人看,越是丢人显眼的!
   
   《重庆日报》报道说,12月19日,中共重庆市委三届十次全委会开幕,专题研究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市委书记薄熙来作主题报告,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奇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光国,市政协主席邢元敏出席了会议。市委副书记张轩就《决定(审议稿)》作了说明。
   
   比较全国其它省市,没有一个开全委会闹这么大动静的,而且,明明重庆在民主法制建设方面是全国倒数第一,却偏偏往读者的伤口上撒盐,你搞得好,为什么会出现方迪案,一个林业局的干部,就是传播了有关“一坨屎”的顺口溜,不过几十个字,就冒犯了“薄泽东”,就被王立军下令抓起来,劳教一年!这样专制,独裁,蛮横的地方,却要模仿孔雀开屏,搞个民主法制的样板,真是不知世上还有“羞耻”二字!


   
   假如中国是一个真正民主法制的国家,有独立的司法体系和新闻自由,就像薄熙来这样的政治骗子,只要把他老婆在大连开律师所,以权谋私的丑闻登在报上,把我偷拍的律师所外景照片发在网上,立即,孔雀头顶的那几根耀眼的羽毛,就脱落了,被红歌唱傻了的人们恍然大悟,原来廉政喊得最响的薄书记,是比文强贪婪百倍的“大和珅”!这样一个在大连枉法追诉,贪污受贿的人,还有脸谈民主与法制?!
   
   不过,薄熙来自有办法和底气,第一,他先利用媒体,把自己涂粉抹脂打扮一番,他说,这些年能取得一些成绩,民主法治是重要的动力和保障。将这些成果制度化、规范化,在实践中坚持下去,不断加以完善,对重庆的科学发展至关重要。民主法治的政治性、原则性很强,研究部署这项工作,一是要坚持以中央加强民主法治建设的精神为指导;二是要紧密结合重庆的创新实践,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保障和实现人民群众的基本权益。这次全委会就是要发挥集体智慧,博采众长,力争形成一个好决定,扎实有效地推进重庆的民主法治建设。
   
   至此,我看明白了,由于海内外对重庆的批评声音较大,领导做了批示,中央有了“精神”,他不得不做做样子,以缓解李俊案的骨牌效应,薄熙来搞个全委会,像孔雀那样把长尾巴高高地翘起来!
   
   第二,薄熙来找出了摆平各派势力,和安抚各方面指责的办法,他知道老百姓的意见,海内外的议论都没用,他能不能保住官职,进入常委,关键是要把中南海高层和地方的前大员拢络好,于是,他这样说:改革开放后,我们党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小平同志曾讲: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现代化。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江泽民同志强调,只有发展民主法治才能体现和保障人民利益。锦涛总书记提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第一个特征就是“民主法治”。他还强调,“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法治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
   
   请注意,他把邓小平,胡锦涛的姓都去掉了,以示亲近,却唯独留着江泽民的姓,以示尊敬,这可不是一字之差啊,表明在他心灵深处最尊重的还是江泽民,难怪1999年,他亲自选择方案,把鑫鑫广告公司的老板李佩安的生意搅黄了,原本,他在大连交通要道的广告牌上展示的是某企业的商品广告,但是,为了取悦来访的江泽民,他下令李老板撕毁合同,全部改成江泽民彩色画像,李老板为难地对我说,我和厂家是有合同的啊!薄熙来不理,不仅不赔偿一分钱,而且下令法院不得受理这方面的案件!这不是乱法吗?
   
   同样的破坏法制的行为,现在又蔓延到了重庆,又有数以千万计广告费的投入打了水漂,只因薄书记一句话,市区交通要道的广告牌,都要撤下重换,内容清一色是“五个重庆”,光李俊的俊峰集团就损失了50万,当地法院一律不受理合同纠纷,这是搞民主法制吗?难怪垂死挣扎的江泽民,近日发表文章提倡官员学外语呢,他是表示,在汪洋和薄熙来之间,选择会外语的薄书记吧!
   
   但是,中南海的领导权还掌握在胡锦涛手里,他拉郎配似的叫汪洋和薄熙来握手言商,找个广西垫背,什么广渝经济战略合作,还不是在政治上和稀泥,向外界显示党内的团结罢了。也就是说,外界可能夸大了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区别,其实,在维护一党专制的问题上,他们向来是没有分歧的。
   
   所以,薄熙来首次公开了自己的观点与“五不搞”一样,他说,在民主法治的实践中,要把握好几个原则。我们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决不能走西方这条路。邦国委员长在今年“两会”上明确提出“五个不搞”:“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就是我们党庄严的政治宣言!
   
   接着,他开始安抚地方官员,他说,二是直辖以来,历任市委、市政府都十分注重民主法治建设,为我们打下了重要的基础。德邻、海清同志强调依法治市,制订了一批新法规,确保了直辖之初经济社会稳定有序;国强、叙定同志推进决策民主和基层民主,还规定了律师事务所每年免费为群众办案的件数,降低老百姓打官司的成本;镇东、鸿举同志制定了一系列地方性法规,并建立行政首长问责、政务信息公开、决策听证等制度模式;汪洋、鸿举同志建立市委常委会定期向民主党派通报工作制度,并推行社区居委会直选。
   
   这就是说,他想用这些奉承话,摆平所有的人,这等于说,虽然500多个黑社会团伙,都是你们长期养育的,我就不追究了,虽然,文强是踩着张君的脑袋向贺国强汇报的,他临死前,我叫王立军到死牢去秘谈了几个小时,他出具了检举揭发的材料,王立军录了音,什么内容不用讲了,十八大前,我就不说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薄熙来反话正说,一贬一捧,如同对待沃尔玛一样,多么老辣啊!就把重庆的历任领导,尤其是胡锦涛的爱将贺国强和汪洋,搞得老老实实的。这就是中国的政治!孔雀开屏一样四面生辉啊!
   
   薄熙来的权术还没玩完,他还有一块最大的心病,是温家宝与他意见相左,但搞定温总理,必得抓住胡书记,于是他说,首先是联系群众,了解群众意愿。锦涛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说:“密切联系群众是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脱离群众是我们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接着他才说,家宝总理说过,“需要从上到下建立一套完整的联系群众的制度,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叫做真正发扬民主,让人民当家作主”。
   
   尽管他把所有用得着的党内大佬,都忽悠个遍,唯独漏了两个人,是习近平和李克强,这正说明了他心里不服呢!瞧,薄熙来是一只争强好胜的孔雀,在开屏的时候,不仅使出浑身解数,而且,充分发挥了当官的“大智慧”,把鲜艳的羽毛,先修理得一丝不苟,然后再全力展开,向党内各派代表,转圈地展示,其目的就是一个:十八大上位,不过,千万可别被这令人炫晕的假象迷住了。等他真的把权力拿到手,立即翻脸不认人,像孔雀把羽毛一收,他非用尖利的嘴,捉伤政敌不可!
   
   2011年12月20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开放》杂志2012年1月号首发』
(2012/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