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正义的学说]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1、浩气长存的蔡公时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5、北伐军胜利汇师北京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8、李宗仁及冯玉祥反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义的学说

正义的学说

   

   郭国汀

   

   什么是正义?法律是有关强制力的规则;正义是有关道德的规则。实证主义与自然法事实上可以通过自然法[1]与自然正义相连;正如霍布斯和亚里士多德[2]加调的那样,正义是有关道德的规则,某种非正义的法律,其作为实在法有强制力,正如西赛罗[3],阿奎那[4]和许多其他法学家所讨论的那样,并非有法律约束力的法律。

   

   柏拉图在考虑讨论内在诚实与正直并由此导出外在的诚实与正直时说:正义与人的外在因素无关,而与人的内在的真实自我和利害密切相关。因为正义的人不会允许他心中的某些因素相互干扰,或任由这些因素去做其他人的工作,他确立自已内在生活的秩序,做自已的主人,订立自已的法律,与自已和平共处;当他将前述内在可能与规模更高,更低,或居中的注释相比的三项原则相互约束时,以及中间间隔什么时,他有界限所有这些一起,不再是很多,但是成为一种完全温和与完美被调整的性质,然后他行动的收益,如果他必须行动,无论在财产的一件事情,或者在身体的治疗中,或者在政治或者私人商业的某些事情;始终想和叫喊那保护和与这个和谐的条件合作合理和好的行动,以及主持它的知识智慧,那任何时候损害他将叫的这个条件不公平的行动,以及主持它的见解无知[5]。

   

   亚里士多德认为 “自然正义是宇宙背景理性设计的某种表达”。斯多克亦持此种正义理性设计的概念,‘理性是人类的规则和指导要素,人类服从其真实的本性,并用正确发展作为的方式,调动其全部的能力’。因此,‘按照自然生活’的格言表述,立即成为人的责任和他的幸福”[6]。正义寓于自然本性与宇宙规律之中,它是一种理性设计。因此,正义与自然规律密切相关,与人类理性不可分离,凡是违反自然规律违背人类理性的东西无一例外是短命的。共产主义理论便是违反自然规律与人类理性相悖的典型,因而共产主义注定是短命的。

   

   亚里士多德将正义区分为自然正义和习惯正义。自然正义的规则是那些文明人类普遍承认的,例如,“不得杀人”;习惯正义规则处理那些直到由某个特定权力部门确立某项规则以前,一直处于不确定不确切的问题,例如,道路交通规则[7]。刘晓波说杨佳实行的仅是原始正义,换句话说,杨佳的正义按刘的说法是不文明的正义。据此至少表明刘晓波其实并不了解正义的实质:人格尊严神圣不可侵犯。当社会丧失维护正义的最基本的功能时,个人有权行使自然正义权,因为这是人类不可剥夺的天赋人权。中共极权流氓暴政下的法院业已丧失维护社会正义的公能,因此实质上杨佳行使的是一种自然正义权。

   

   正如亚里士多德指出,社会的一般福利:as Aristotle says,[8]Thegeneral welfare of the community is that toward which the operations of theindividual persons who make up the community are to tend, just as the welfareof any whole is that toward which the parts thereof are to tend, e.g. as theparts of a machine are to work toward the completeness and smooth running ofthe whole machine. The welfare, however, of one individual person is not thereason for the existence of the other individual person. Consequently, general justice, which isdirected to the general welfare, can extend further to internal impulses,whereby man is somehow disposed in himself, than can particular justice, which is directed to the welfareof another individual person. General justice, however, when it does touch uponinternal impulses, which are properly the object of other virtues, does so tothe extent that they influence a man's external operations, i.e. insofar as itcommands a member of the community to do great things, and those which pertainto the temperate man and the kind man.

   

   亚里士多德[9]指出那些说国家和有保卫王室责任的及其他此种事情,仅因理由的大小而非特殊性,他们未恰当地说。因此,正义的一般方面,与其特殊方面有所不同[10]。

   

   “希柏来语有两个词与正义最接近,即tzedeq 和 mishpat 两者均包含使事物正确的含义。正义是一种试图使事物正确的行为。[11]正义被视为履行人们相互要求和义务,当存在违约时,试图使事物恢复正确,治理伤害,寻求解决方案,修复良好的关系”[12]。正义与是非密不可分,与善恶密切相关。没有正义之所,最终必定导致争战暴力。

   

   世界名人论及正义的各种说法亦相当有意思:亚里士多德指出“正义是赋予每个人其所应拥有的东西(正义即各得其所)”。西赛罗认为“正义包含不得伤害人类;礼节赋予人们不受冒犯的尊严”。恩指出“正义是我们的生命和财产所没有的保险,礼敬是我们支付的保险金”。迪德罗主张“正义是那些统治者最迫切需要的首要美德,是消除和制止被统治者抱怨的最佳良方”。格莱德斯通认为“迟到的正义即是拒绝正义”。斯威特曼强调“正义象闪电,从来仅在少数人毁灭之际出现,但它总是在所有的人均受恐惧困惑之时现身”。休默指出“人类发现在维护公共正义时总是充满血腥和财富”。西尔耶斯说“如果不知道何谓正义,人民如何可能获得自由?”帕斯克认为“正义应当与权力相结合,这种社会才能既正义又强而有力,既强劲又不偏离正义”。居伯特写道“虽有正义却没有权力,或拥有权力而缺正义,均是可怕的不幸!” 芦梭说“一个诚实的人,几乎总是正义地思索”。中国著名青年诗人王藏认为“正义是最崇高的美德,是人类良知的外在体现,是善良的强制力”。

   

   

   “修复性正义或称转换性正义是基于圣经的正义观,而赔偿性正义则主要来源于古希腊罗马的正义观”[13]。圣经强调的是没有敌人的人类相互关系,故其正义观念主要是维护人类的爱的关系。“爱你的敌人”甚至连对敌人也采取爱的态度感化敌人,更不用说对朋友了。而古希腊罗马的正义观强调的是损害赔偿恢复原状[14]。法律主要是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各种权利和义务关系。法律权利与义务在人类社会中主要体现为财产关系。故赔偿损害则成为法律的主要目标之一。

   

   “正义是使各方各得其所的永恒及始终如一的意志[15],申言之,使各方各得其所[16],即确保任何一方不得因使他人受损而自已得利.自然正义使得受人尊敬的人的所作所为,乃建立在平等,诚实和权利基础上的公正[17],正义作为处理人们相互间诚实正直和正当的原则,诚实正直是最重要的品德”。[18]凡是打压诚实正直的社会,必定是个腐化堕落的社会[19],举凡排斥诚实正直的人的组织,必定是个崇尚阴谋诡计的组织[20]。因为诚实正直是人类最重要的美德。

   

   Vattel “正义是一个国家的基石,人类社会若不尊重此种确保每个人自已安全的品德,将会成为一个强盗横行的地方,而不是任何正常社会,远非一个良好互助交流的社会”[21]。中共匪帮盗国窃政60年的历史,就是不断消灭正义的历史,中共政权不但不尊重正义的品德,反而视正义如仇敌,欲灭之而后快。这正是当今中国强盗匪帮横行的根源之一,甚至连受中共党化毒害的众多反对派组织,同样存在大大小小此种毛病。“然而,我们可以把正义的范围缩小到仅仅维持有效的契约[22],或者至多至一个统一概念:被渴望的客观均被包含根据个人渴望的最高法律,亦即他们被完美和谐的观念指导所有其他意志内容。[23]我们甚至可以使之仅成为所有定义法律经验操作价值的某类名称,这些价值什么也不是而仅仅是最终可接受的想要的东西[24]。我们可以仅视之为一种情感,而排除最高原则的任何概念”[25]。

   

   约翰密尔指出[26]“正义乃是一个包含某些不但应正确地为,不为则错,而且某些个人可以据此向我们主张他的道德权利的词”[27]。对正义的理解历来众多纷纭,莫衷一是,但公平、公正和公道始终是正义的核心内容。国人古往今来似乎罕有人深入研究正义,而西人研究正义的大家数不胜数,密尔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不过,他此种描述并不能使人理解究竟何为正义?

   

   一个更可行的正义观念我们必须将它与其他美德区分开。它可以是自然美德中最伟大的并可以指导其他德行,在某种程度上,但是它不能取代全部其他德行。正义首要考虑的乃是人与其邻居交往时的外部行为规则,而其他美德则是考虑人控制他自已,无论是以节制形式还是面对困境时的勇气形式表现[28]。正义是道德美德中一项十分突出的美德,因为它注重他人的福利而非其自已的福利。在各种各样的正义中,寻求社区福利,追求一般(司法)正义的正义,要比寻找个体福利的正义更伟大。人拥有内在的本能,此种本能可能有或不具有通常的理性。他根据这些本能的冲动行为,并因此处理外部事务。在处理这些外部事务中,涉及这些外部行动,他与其他人接触[29]。

   

   从根本上说,正义不考虑普通人的内在本能动力。他们考虑其他美德,例如,节制和坚韧。[30]仅当这些内在本能在人的活动中具有某些外部效果时,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正义的支配[31]。那么,正义并不过多考虑人的内在态度,除非将它置于一个非常广泛的意义上,正如柏拉图所说,当它与他的行为与他人有关时。人民依行为本身考虑这些行为或好或坏,而不太可能考虑实施这些行为者的态度。好或坏是基于这些行为与基他人的关系作出的判断。人民考虑决定好与坏的基本点乃是‘债’的观念,例如,某个人涉及与他人的行为是否因为‘欠’他人。正义是美德,是控制这些问题的经常以良好的方式行为[32]。

   

   美国最高法院院长Burger在Gosa v. Mayden,US. (1973)案的判词中指出:“为了使正义车轮在我们的对抗体制内碾碎真实,它不仅需要有一个坚强的审判法官,而且在法庭调查质证程序中,应当强制审判法官由一个精明能干,伦理品德优良的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协助[33]。在法庭调查质证程序中的基本公正和永恒真理,是我们体制正义的实质。(1)为被告辩护的律师,(2)独立检察官(3)一个公平公正的审判法官”[34]。法官独立审判权在英美法系货真价实,高等法院以上的法官的判决有判例效力,亦即高级法官也是事实上的立法者。但法官们非常重视律师的辩护意见,律师辩护在刑民案件的审理中至关重要。律师往往是法律专家,在个案中他们均将涉案法律问题的理论、判例、证据与事实,归纳得清楚明白,帮助法官理清思路明确争议焦点,提出审理结论的充分依据[35]。因此,聪明的法官当然重视律师的合作。而中共一党独裁控制下的法院基本上丧失了正常社会法官的职能,因为法官根本没有独立审判权,而仅仅是中共流氓暴政镇压人民的工具。任何有独立思想与精神的法官要么被清洗,要么主动辞职转行当律师,要么被彻底阉割丧失了灵魂与精神。因此,唯有彻底终结中共专制暴政,中国才可能会有司法公正和正义,进而保障社会公正与正义。[36]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