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

   “不可杀人的诫命是对个人而言,政府有权杀人。为维持社会的秩序,政府有权杀人!如果你有本事夺取政权,你可以发动人民起义夺取政权。如果你聚众闹事,必被政府镇压。镇压之后,你逃不掉破坏秩序的罪名。成则王侯败则寇!成者王侯败者贼!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历史的法则!胡锦涛在西藏杀人无罪!不论是维护国家统一,还是维持秩序,胡锦涛作为当地政府负责人,他有权杀人”!张国堂先生如是说。
   
   完全不同意张先生此段论述。此论表明张先生完全不懂法治概念及其重大意义,也不明白政府的本质与权能,却有奉行流氓规则之嫌。合法的政府必须由人民同意,表现为定期公开自由的选举,人民决不会同意授权政府随意杀人,因为人民设立政府的目的首先在于保障自由,财产和人生幸福,因此维护社会正义,安全,秩序是政府的天职。政府杀人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是合法的,即个人犯罪,且达到法定死刑的程度,而且还必须经法定程序公开公开审判后为之。法律明文规定,该法是必须是良法,而非恶法,亦即不违反自然法的前提下制定的法律;要做到此点,立法者必须首先合法,上下两院必须经法定选举产生的议员才能按法定程序立法,由于中共政权迄今完全不存在合法的立法机构,因此那怕中共暴政立法明文规定其有权杀人,也是非法无效的。凡是法外杀人,或依恶法杀人,这样的政府皆是典型的暴政,人民完全有权采取一切措施推翻之。凡是以和平方式反政府的任何言行,皆是合法的,也是人民的基本政治权力,政府绝对无权对任何和平反政府言行施加刑法,更不用说杀人!当然上述政府是指合法的政府,由于中共暴政始终不具有国际公认的法律意义上的合法性,因此,必须坚决否定中共政府有杀人的权力。中共当权犯罪集团必须对其盗国窃政61年所犯下的所有杀人罪行承担罪责。张先生不懂法律,最好不要就法律问题乱发议论。
   
   “胡锦涛在西藏杀人无罪!不论是维护国家统一,还是维持秩序,胡锦涛作为当地政府负责人,他有权杀人”!张先生再次信口开河。


   
   张先生看来对西藏问题缺乏基本的常识,此论亦大错特错。有关此问题建议张先生先阅吾之“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欢迎阁下批评指正我的任何错误或不实之论。如果吾论是正确无误的,那么胡锦涛在西藏的杀人,绝对是对中国人民的犯罪而非其功绩,因为暴政只会离间藏民心,而不可能赢得藏民心;如果政府继续奉行此种杀人暴政,甚至极可能导致汉藏大流血的民族权争最终导致国家分裂。胡锦涛在西藏杀人,在我看来恰恰是他治国无方无能及其邀功请赏的表现,因为其一到西藏即奉行高压政策,才导致藏人不满,进而抗争。况且藏人的和平抗争,无论如何政府无权暴力镇压,应当依法治和正义原则公平解决西藏问题,而非动辄以枪弹镇压解决,枪弹虽然可以强压一时,然而,反抗必将亦加激烈,直至最终不可收拾。
   
   

此文于2012年01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