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巩胜利文集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
·中国用大投资夺取亚洲“话语权”?
·美元升值有多少?人民币不变能多久?
·世纪新论:人类进入QE时代?
·中国股市火山爆发?
·人民币悍然息被逼上梁山?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上)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二)
·“去美元化”双刃剑将杀谁?(下)
·人民币亟需一次战略大突破
·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国际货币篮子装入人民币吗?
·人民币错跟美元大升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评人民币国际化的行动与路径——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 巩胜利(独立学人)
   

    香港人民币离岸业务在过去一年取得突破性进展,香港金融专家表示,在国家金融安全的考虑下,内地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可以充分利用好香港这个人民币国际化“试验场”。其实,讲人民币国际化,不应该强调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的“独特作用”(见5月5日新华社香港电,记者苏晓 王海清报道,《香港可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发挥独特作用》一文),因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全球化、整体的大环境。当然,该文香港“试验场”的观点值得借鉴与实践,是一种实践检验真理的路途。但香港金融界、香港特首对人民国际化的一番“独特作用”表白,则有“断桥”“塌方”的震震撼、排斥当今全球近200个国家特别是国际货币的重大、跨时代的意义……
   
    自所以讲到著名香港的资本市场,是因为处于这一偶、弹丸之地的国际化市场有一所有国际资本市场绝无仅有的举世“特例”:全球第一国际“投机大师”索罗斯每每涉足香港资本市场、甚至把本土之外唯一“大本营”也成功的设在香港,这让我们来真谛来看看这“天理”、“人道”的根源所在,索罗斯首先不在本土的美国纽约资本市场常下手,是因为美国资本市场相当成熟于“游戏规则”,难有“投机”的机会下手;索罗斯也不去富足了100多年的欧洲资本市场下手进出,是因为那里太成熟、“游戏规则”太健全,很难寻到“大投机”的天机,还可能面临着欧盟超量级的重罚款;索罗斯也不去日本资本市场,就是因为日本资本市场一直都风平浪静、没有出现过不规范“投机”的大机会;索罗斯也不去“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新加坡其它资本市场,而唯一选择香港,是因为能够搬动香港资本市场、天下“第一投机”市场的“核动力”所在。这久已说明香港资本市场有其一直都存在的“天洞”——投机大漏洞,这漏洞也许就是香港一直标榜的、其它国际资本市场没有的独特“优势”。这也是矛盾、对立统一的哲学、经济学的一个金属硬币两面。
   
   还有港币与美元挂钩的“独特作用”,几乎是完全支持美元与人民币作对;而港元与美元“挂钩”无形中增加了人民币的国际难度,增加了美元在全球的份额;港币站在美元的阵营中,人民币怎样与港币为伍、一同走上“国际化”之路?港币与美元尽管是历史的一次“美妙误会”,但这种误会却当然影响了21世纪中国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的进程和步伐、难度。
   

人民币国际化“试验场”也只是灵光之限

   
    香港浸会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麦萃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需要香港作为“试验场”,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循序渐进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开放资本项目是把“双刃剑”,既可引入资金促进经济,也可以招引外来资金冲击和内部资金大量外流。从过去几十年,南美、东南亚等一些发展中国家在金融自由化中遇到的问题可以发现,国际金融资本利用这些国家资本账户过快开放而冲击其金融市场所造成的恶果直至今日仍未彻底消除。
   
    苏格兰皇家银行亚洲区新兴市场策略部董事总经理谢汶君对媒体表示,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香港与内地有共同的愿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政策协调方面,内地也可根据政策需要及市场变化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因而香港较其他金融中心更适合作为人民币区域化、国际化的试验平台。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需要是“国际试验场”,不需要“国家试验场”。中国真正需要的是与美、欧、日等货币进出的结合、运作、娴熟的操作“试验场”与形成游戏规则。
   

香港货币国际化“试验场”很局限

   
    香港是个高度成熟的国际金融中心,但香港真正国际货币流通的实验非常有限。香港尽管是亚洲主要的资产管理中心和亚洲第三大银行中心,全球首100家银行中有70家在香港营业。但这个“试验场”基本是单一的市场,可能只有5%的人可以去玩(是指港币以外的其它国际货币,也可能连5%的人口也不足),金融、货币、设计不同产品,测试市场不足以反映美欧日主要国际货币的“反应”。
   
    有人讲,“香港在许多金融产品方面都具有领导地位,既有丰富的经验,也有足够多的市场参与者,只需要将这些产品变成人民币计价,就已经可以扩大人民币的应用范畴”。但这些还根源无法反应国际主要市场、货币、美元、欧元、日元等的结构变化和货币动向,香港国际货币的传导非常有限,若是在受之于“独特”、排它的作用无疑于排斥一切的“独家垄断”。
   

香港离岸人民币与人民币国际化无关

   
    自2004年以来,香港逐步建立了内地以外最具规模的离岸人民币业务。发展的大原则是与国家的相关开放步伐配合,并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逐步增加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和内地在岸市场的循环和互动,以支持贸易、投资等实体经济活动。
   
    随着中央去年6月加大了跨境人民币结算规模和范围,跨境贸易结算的人民币汇款总额今年3月份达到1154亿元。在人民币贸易结算活动带动下,香港人民币存款显著增加,3月底达到4514亿元。截至3月底,一共有118家香港银行参与了人民币业务清算平台。此外,截至今年3月,共有超过30个机构在港发行人民币债券,总金额约800亿元人民币,发债体由原来的内地银行扩展至香港本地和跨国企业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债券的年期也延长至10年。
   
    市场也陆续推出人民币的金融理财产品。4月29日,首只以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产品汇贤产业信托在香港交易所挂牌上市。这是香港第一只人民币证券产品,也是内地以外首次使用人民币进行的IPO,标志着香港人民币离岸业务跨出新的一步。
   

“独特作用”不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通道

   
    今年年初中国政府公布了新措施,让境内机构可以使用人民币资金在境外直接投资。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对此表示:新措施让内地企业可以通过香港的人民币离岸市场进行有关投资,也可以利用香港多币种、多功能的金融平台进行相关的融资和资金管理,发挥独特作用,有助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讲到人民币国际化,香港特首曾荫权最近表示,“国家经济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这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理想的土壤。香港一定会把握机会,善用优势,继续担当高效平台,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然而,讲人民币国际化,绝不是香港所能办到的一件“小事”,更不是香港“独特作用”所能解决的根源问题。相反:人民币国国化,香港越是有“独特”可能,对人民币国际化之路就愈加艰难。这是因为香港毕竟不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目标和目的地,更不是中国人民币国际化的国家职能和方向,在全球近200个国家、主要G20集团国家中,香港甚至是连国家的表达权力都没有,香港拥有“独特作用”则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走入了国家化的“死角”和企图;“独特作用”首先是排斥一切的;“独特作用”,还让全球近200个国家、G20集团所没有“通用作用”;更麻烦的是香港源头没有国际场合的国家权力。若是香港真心、真正为国家人民币国际化提供“理想土壤”(请注意:“土壤”一词为大自然赖以生存的当然人类环境)的化,就应该毫不迟疑的加入人民币体系,以强化人民币们的国际分量和整体的国际实力。相反,讲港币与美元挂钩的话,其实质就是帮助和支持美元、是美元的帮凶和马前卒,分散了人民币的整体进军国际市场的力量。说穿了,人民币国际化,是一种大家、全世界各国“都能玩”的游戏,任何一个国家和组织、个别区域都不因该有排他独享的“独特作用”。
   
    倘若人民币在香港的“独特作用”得以成器,那么人民币的国际化就根源受阻、难以出行。好在中国智者已经看到了这种严重危害的积弊,人民币国际化也正在香港以外的新加坡、英国伦敦、美国纽约、俄罗斯等地寻找国际化的当然通途。“独特作用”,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嗟来之食”,也是一种超国家主权——权力的“特权”,但人民币国际化绝不可能栓死在一棵树上,而是一个太阳底下国家与国家都能玩的货币游戏。
   
    香港特首及其有关人民币国际化的一番“独特作用”,则意味着其它人、其它国家都不能“玩”人民币国际化的共同“游戏”,若是只有香港有“独特作用”,其它各国都没有,这是不是非常、非常的唯一可怕?一如中国60多年的一种、一贯突兀、全世界它国都不能走的政党体制——“特色中国”之路?而“市场经济地位”下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也给予全球之下力排其它各国的“独特作用”,是不是把人民币国际化送入别无它走的一条绝路、“死胡洞”之路?人民币国际化,需要100年、1000年大计建树,能走这样的歧路吗?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2012/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