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巩胜利文集
·汶川大地震大反思——“5•12” 中国国难之晕
·颓废的中国股市——“6•10”近千股跌停 沪指暴跌7.73% 再回一年前的3000点
·【独家新论】谁撑起了全球高油价之天?
·【独家新论】中国股市癌病变?
·独家透视:中国钱太多让举世麻烦?
·腐败H5N1变异
·奥林匹克100年凸凹——创29届奥运108年投资之最 为未来奥运会创举世之难
·中国股市回到2001年
·保尔森与次贷危机末路——从232年华尔街看“次贷危机”及对中国经济60年的启示
·【次贷危机】系列——美国劫 中国毒
·次贷危机系列——亨利•保尔森“战无不败”
·G20峰会想干什么、能干啥?(上)
2009年
·【今日评论】 中国总理真可能失言?
·独家聚焦:把美元挑下马,中国还没有准备!
·G20没给中国好脸色——全球第2次G20伦敦金融峰会及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国际透视】
·什么东东?什么中国?/【今日评论】
·中元国际化上路?——方略中元国际货币所迈出第一步与可能之路
·汇源之矛攻力拓之盾——中国政府否定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之全球“市场经济”原理
·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
·世界“三元”初长成——美元233年 欧元10年 人民币60年 中元开年?
·特别聚焦:一场迟早要来的货币之战
·全球IMF新悬机?
·谁山寨了“中国市场经济”?——挖开铁道部“动车组火车票价不属于价格听证”及其根源意义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巩胜利(《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特别提要】:传说中的援助交际已渗入中国内地,但无论是中国各级政府、学校还是社会,对如何干预和矫治这种社会行为都没有准备。这些援交少女,相较于70、80后中国白领轻熟女对人生、感情、婚姻的极端自主,中国大陆“一胎化”政策下的另一个庞大族群:90后的年轻女性因成长于经济蓬勃发展、网络科技源远流长、影视文化大开放时代,所见所闻多元而复杂,行为产生天地偏差。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成都、武汉等中国一些大城市的夜店就有这么一群家境富裕,未满18岁的90后玩家,因过早涉足成人的花花世界,产生一种与世人混乱的价值观。在中国走向世界、世界涌向中国的今天,那么未来中国、未来世界,是继续用全球绝无仅有、中国“独家特色”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主义、还是要以举世全球大同的“普世价值观”来实践一个人在这个社会准则和一种价值的理想追求?
   

广州:痴情与滥情一字之差 ——精神是什么?就是一种情愫的当然去处


   
    深夜11点,婷婷蹬着高跟鞋来到广州长堤、天河城一带的夜店。蓄着大波浪长发、穿着能勾勒曲线的针织衫,外表完全没有17岁该有的清涩与纯真。两年前,婷婷第一次到夜店时,朋友还得提醒她:“把校服脱掉。”两年后的现在,她已熟门熟路地坐在夜店外,与女伴阿飞讨论要擦什么颜色的指甲油才能招来“幸运”:在夜店里撞见美男子。她还老练地告诉阿飞,“一会儿过来的男孩中间,没有漂亮的,只有富家子。”
   
    阿飞回应说:“有钱人会有素养,不像染黄毛的乡下人,暴发户也比农民工好。”但随即又修正:“帅哥优先于有钱人,他没钱,我养他。”她也是个玩家,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从没忧愁过金钱,早被送到美国念高中,趁假期回广州找朋友。
   
    由于来的富二代长相平凡,婷婷与阿飞决定转到别的场子玩。对这些未成年女孩来说,广州无处不在的酒吧是青春试验场;一踏入新场地,婷婷就牵着阿飞走至吧台,熟门熟路地要了半打以martini为基酒调制的“轰炸机”。酒精让俩人飘飘然地飞跃入舞池,许多只手就搂到她们腰上去了。没过一会儿,阿飞捕到了“猎物”,和一个少年吻了起来。
   
    在堂姐眼里,婷婷曾是个痴情人。一年前,莫卡曾通宵达旦地为高她一届的学长写作业,学长则是忙着打网游,打累了就躺在床上睡,但她却有种安心的幸福感。学长并不专情,不时劈腿、就是与其它女生交往。二人分合多次;最后婷婷也学会与其它男生交往,一年间周旋在五任男友之间,包括一个只念初二的少年,一个开法拉利的高中生,还有几位“蓝颜”围绕她,在她经痛的时候送来巧克力,当她情绪低落时,安抚她的悲伤。
   
    另一个婷婷的“夜店好友”、今年升上高三的艾可,复杂的感情生活与婷婷不相上下。艾可最近恋上了一个“公校男生”,所以和婷婷打赌:毕业前,艾可不再去夜店混,也不喝酒了,赌注是“宝莱纳”酒吧的一餐饭。在此之前,艾可常被男生邀去夜店,也常在夜店拥着陌生男孩跳舞,手勾住对方脖子,脸自然地贴上去,指头轻巧地拨开衣后领,查看卷标。若是MMJ或CLOT之类的潮牌,她的心才定下来:“可以继续跳舞了。”
   
    艾可与男友交往3年,但同时也与不少男孩交往,唯有喜欢她3年的陈哲,让她感受到人有高低贵贱之分,而家世甚好、即将报考美国哈佛商学院的陈哲是高的一方。有一年参加生日派对,艾可喝醉了、到处和人接吻,不巧陈哲的初中同学在场,并向陈哲告密,把艾可形容成嗑了药的疯女人,贱并且风骚。艾可知道后,整个傻住,没想到醉态的自己,在别人眼里那么不堪一值。
   
    在夜店里,这群90后少女的底线是不同的。有人是抚摸,有人是接吻,有人没喝醉时才有底线,有人的底线是变化着的,也有人可以坚守底线。而艾可的底线就是“不和男人上床”。对艾可来说,上床是流血、是身分变化、是难以忘掉,也是筹码,她总要押对人;有一回在夜店,艾可一夜里被人堵了两次,都想把她拉到洗手间里,幸好最后没成功。
   
    婷婷的底线则是不让人轻易碰触。她说,现在去夜店,有男人会朝她举杯,蓄足深情、透过眼神抛给她,她却别过脸去;也有人会直接动手,婷婷就会当场发飙:“恶心,不经过允许就碰我的,都是又丑又自以为是的人。”她的矛盾性格来自父母。
   
    婷婷出生后,父母就因工作关系,分居上海、郑州,也给她不同的价值观教育:母亲说,“女孩要有稳定的工作,最好能学精算,将来去税务局做公务员。”父亲却要她“别太考虑将来,谁都猜不到将来。”他支持女儿有自己的喜好,走少数人行走的道路,成为独特的人。
   
    父亲希望把婷婷培养成优雅的贵族,因此每次到夜店,婷婷都得瞒着父亲:“爸爸想把我引导成一个有思想的人,他会觉得夜店能把我教坏,但这是社交,我能够把握自己。”有一次婷婷在夜店里彻夜玩乐,清晨才记起回家。父亲就坐在客厅里等她,要与她谈话,但婷婷头痛欲裂,任性地回房睡觉。父亲等到她下午醒来才说了重话:“在感情的付出上,无论父母还是孩子,都要对等。但孩子潜意识里会觉得,父母不可能抛弃他们,就拿这优势来对待父母,令人失望。”
   
    因为父母的两套教育标准,同侪间的互动模式,婷婷在生活中执行着双重标准,“痴情”与“滥情”共处一身;而这也是现今大陆90后青少年的最佳写照。不管是王府井大街,还是上海滩,实际上,无论“逃离北上广”还是“逃回北上广”,目前都没有准确的数据统计,难以说明这些现象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一种趋势。
   

北京:“北上广”逃离或逃回 ——一种国家对公民的方向


   
    周而复始有五年时间的“北上广”有着中国知识层面最广泛、最具现代特色、最有震撼力度的一种新时代现象。到2011年末,“逃回北上广”的话题引发新一轮热议,是前几年“逃离北上广”的后续循环往复。主体都是相对北上广的外地人,自然再之前有“挺进北上广”。专家表示,年轻人“逃回北上广”是一种人生围城的无奈。
   
    在一线城市工作过的人,虽然面临着买房压力、户籍歧视等,但二三线城市也绝非世外桃源。做事更要讲关系、论人情,发展或许更难,价值观的冲突或许更大。人生处处是“围城”。原以为在小地方生存,压力会更小、过得会更舒服,但事实或许并非如此。小地方物价低,但收入也低;小地方生活比较单调,远没有大城市丰富多彩。有了大城市生活经历、重新回到二、三线城市的“都市人”,感觉又跳进了一个“围城”。
   
    一些专家表示,年轻人“逃回北上广”是一种人生围城的无奈。在一线城市,人们尽管背负着经济压力,却能满足一种无法替代的精神需求。这不仅在于大城市拥有更多电影院、文化馆、健身房等场所,也在于大城市更加开放、更加包容,人们在这里可以找到更多价值观相近的群体,在经济高速发展中免于沉陷精神荒漠。
   
    当社会中高端的白领便经历了逃离与逃回“北上广”的反向人生时,对此只能是满脸无奈。面对“北上广”的高房价高消费而耗不起,回家创业却无过硬的“爹妈”资源而拼不起。白领尚且如此,其他蓝领、“黑领”、“泥巴领”又情何以堪?
   
    近几年,房价涨势依旧肆无忌惮,实现购房梦的距离越来越远。除了爬得更高的房价,白领们还会发现,薪资收入更不可能与房价涨幅相提并论,只能拿来对照CPI的增幅而聊以自慰,可CPI的数据里没有房价,即便白领收入跑得过CPI,也不一定跑得过房价。
   
    据最近的宏观统计数据表明,在房市调控和金融收紧的双重政策夹击下,飙涨的房价有趋稳迹象。一些媒体甚至还披露个别楼盘因促销力度过大,而出现售楼部被业主砸坏的新闻,但更为冰冷的事实是,房价高涨时,即便再多人怨声载道,也不会有人“砸馆”。房价连年飙涨,实际也是社会资源配置失序的一大表征。
   
    回乡创业的白领首先无法面对的是匮乏的“拼爹”资源。这其实是基层的普遍缩影越是深入到基层,公共秩序越是淡化,越富有浓厚的江湖气息。如影随形的,是基层资源的高度紧缺。一线城市市政年投资动辄突破千亿元,做大融资平台,想方设法吸纳巨量资金,可在更多基层,年久失修的水利只能年复一年地吃老本,挂老账。长期形成的由大中城市向边远地区辐射的倒金字塔资源分配方式,必定导致越往低处,资源越乏紧俏。加之一些基层的权利不彰,僧多粥少,围绕极其有限的资源,“拼爹”事实上成了最大的规则。
   
    2011年11月11日,有一个段子流行手机短信。“光棍节”这天,上午芙蓉姐姐招亲,芙蓉姐姐当场向国人宣布:她称今年谁愿陪姐过20111111之夜的特大豹子号“光棍节”,姐让她明年过“父亲节”。引的不少少男中男老男蠢蠢欲动,旁边只有牛哥未动。一哥们问曰:“哥哥为何如此淡定?”牛哥嫣然一笑、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今年到来年父亲节仅剩7个多月,这爹当得是不是太怨枉!”公众猛醒,齐声咒骂道:“这整个一个坑爹的时代!”整个偌大一个中国社会,因为没有一个除共产主义之外全球共有的正确信仰观、普世价值观,正向乌烟瘴气、乌合之众时代迈进。
   
    白领对“北上广”的逃离与逃回,又何曾不是大众左右为难困境的真实映射呢——融入城市面临高门槛,扎根城市缺乏归属感,白手起家式创业又困难重重。
   
    逃来逃去这种生存状态需要有制度性的根源突围:大的方面,要科学配置社会资源,强化行政权力的责任意识于公民权力的合法性;小的方面,要加强市场的公平、游戏规则的建设,让人力资源流动回归“市场经济地位”的供需正确轨道。实际上,无论“逃离北上广”还是“逃回北上广”,目前中国都没有准确的数据统计,难以说明这些现象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一种趋势。但之所以能引起中国社会强烈关注,主要反映了人们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状态,公众、知识分子试图找到一个表达生存压力的话题。
   

于无声处听惊雷——“心丢了”,还有什么能剩下?


   
    最近网络一个名为“心丢了”的女网友(实际为火星字打不出来)在自己的空间上上传了大量个人吸食毒品和与网友发生关系的照片。虽然,她的空间已经被相关的运营商关闭了。但是关于她留给大家的思考却一直存在。
   
    这是一个弥漫着阴冷气息的QQ空间,纯黑的色调、反白的字体、颓废的表达……它的主人却是一位刚刚满18岁的女孩,随着一步步点开空间中的内容,能感到一种透骨的彻凉,渐渐从周身涌起。吸毒、斗殴、糜烂,让人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在充斥着这个女孩的青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