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
陈泱潮文集
·ZT:社会科学研究: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0.4%人掌握70%财富
●瓮安事件凸显中共政权无道天怒民怨
·镇压义民的无道暴政必速亡
·瓮安义民反黑抗暴无罪!
·就瓮安事件谈无道暴政速亡与必亡的微言大义
·中共国社会如此黑暗!谁之罪?——瓮安7岁小孩也遭镇压(1张图)
·瓮安李秀忠“被打死”与“被打个半死”,程度有区别,性质没两样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
·高度评价和支持《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公告》
●北京奥运
·观北京奥运欢迎宴会有感致胡锦涛 (1图)
·欺骗是中共的统治手段
·北京奥运救不了专制独裁暴政必然垮台的命!
●根治国土资源
·致温家宝总理:当前是开展长江黄河珠江上源植树造林的大好机会
·对国土资源进行根本性治理,早比晚好,为比不为好
●声援08宪章
·声援08宪章,强烈要求停止对《08宪章》签名人的迫害!
·锺沛璋:权贵垄断贫富差距 政改不力问题多(图)
·强烈谴责中共决策集团批捕刘晓波,支持郭国汀自愿为刘晓波辩护的义举!
●对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的批评和建言
·2009年两会期间,致吴邦国委员长暨全国人大全体代表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补遗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告示
·否定人类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作为【类的同一性】(外一帖)
·关于人有没有【类的同一性】的进一步探讨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引子:致[中国民运2008年洛杉矶大会]的贺信
·一,必须厘清理论——抓紧思想理论建设,明确认识“那把钥匙开那把锁”“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道理,拿起唤醒中国民众和中共党政军干部队伍的思想武器
·二,必须厘清当代中国历史的两大关键问题——不能盲目接受中共颠倒是非的历史结论和误导宣传做中共应声虫
·三、还孙中山本来面目,认真总结百年历史经验教训清算当代中国【枭雄黑道】鼻祖,是匡扶今日中国民运和国人政治道德的紧迫需要
·四、还华国锋抓捕“四人帮”的历史真相,重新认识和肯定毛泽东反特权反中共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继续革命观点,是唤醒民众进行民主革命的紧迫需要
·五、 充分认识【程序正义】的重要性,认真提高民主政治道德素养
·六、 明确中国民主运动目标,不说民主政治的外行话、不做民主政治的外行事
·七、明确组织工作的总体方向,切实加强组织建设
·论京奥后中国民运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全文)
●6.4二十周年
·发起确立【中国国殇日】征集签名书
·6.4二十周年,号召全军和平起义,自觉自为实现军队国家化!
·“万里认为六四是中华民族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平反!”
·血的教训,不醒的梦幻
·莫道天下无知音,六四良心慰我心
●中国到底要维稳发展,还是要大爆炸
·敦促中共加快推行党内民主化实施共产党两党制书
·应当充分肯定国防部长梁光烈主张军队国家化的上书
·傳國防部長梁光烈公開上書 否定黨指揮槍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政改突破口
·应当坚定不移地推行政改了!
·军心民心迫切渴望军队国家化!
·抓两头、带中间、不要走极端
·值得充分肯定的温家宝政改实践第一步
·预算决算公开化,是推动中共国政改的突破口
·无邦国胡说集团已经失去民心军心党心
·真正推行和落实财政预算决算公开化的关键和标志
·要立体地推动民主革命
·“三公”数字说明中国不进行民主化改革,中共确实只有死路一条
·网络时代政务不能不日益公开
●关于“唱红打黑”
·“文革”的性质到底是什么?请读《论对“文革”的历史定性》
·中共“唱红打黑”东施效颦重演“文革”,死路一条!
·重庆“唱红打黑” 是共产党内权力斗争、愚民手段
·念奴娇·胡拉灯黑暗难久长
·当局正在制造新的6.4
·网民猛评胡锦涛下达全面控制社会的指令
·三峡大坝是中共狂妄无知祸国殃民的象征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
·陈泱潮推特102-110:时不我待,温家宝要敢拼才能赢
·当前应当鼎力支持温家宝积极推动政改
·温家宝频频发出尊重普世价值政改呼声的积极意义
· 温家宝反复高调呼吁政改本身就是推动政改的实际行动
·岂可无视袁世凯隆裕太后蒋经国的历史作用?
·堂堂总理被党棍禁声,是所谓共和国的悲哀和不幸
·中共以党纪要温家宝禁声是其面临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徵兆
·美国事实上已经向中共专制独裁反动政权宣战
·中共网络政策的邪恶性和反动性
·互联网是中共专制独裁暴政的掘墓人
·温家宝应该旗帜鲜明毅然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掌握先手掌握主动权,胜利属于善战者!
·温家宝一旦任期内被失踪,中共立马完蛋!
·中共与美国的不共戴天在于根本价值观的严重对立!
·军政党公务员受未来民主中国依重的条件
·对梁光烈刘亚洲等有眼光的军队将领的希望
●劝导胡锦涛转变观念书
·体制内有无建立民主同盟的可能?
·胡锦涛面临上天入地的选择
·坚持专制独裁,无异于选择自杀
·中共抗拒民主潮流势必灭亡
·爆炸声不断响彻在党政部门的启示:赶紧改弦易辙吧!
·使古老中国永远获得青春活力的革命
·应当尽人事而从天命
·胡锦涛转变观念第一要
·新闻界的可喜现象和政法系统彻底腐烂的确凿证据
·世间事往往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
·胡锦涛应珍惜历史机遇
·胡锦涛须深思: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


   http://news.sina.com 2011年05月07日 00:00 中国日报
   
   作者:辛子陵
   

   高:中国何时才能走出毛泽东的阴影呢?
   
   辛:就在最近有了转机,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思。2010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在胡锦涛主持下通过了《关于毛泽东思想若干建议意见》的决议,编号(179)号,又称(170179)号,是指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第(179)号议案。该议案由吴邦国、习近平两人共同提出,内容是:关于党的会议公报、党的工作任务决议、党的方针政策制定、党的理论学习、党的宣传教育、党的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政府工作报告、政府有关政策、措施、决议等文件中,“毛泽东思想”不列入。据悉,当会议宣布一致通过(179)号决议案时,全体政治局委员都不由自主地起立,长时间鼓掌、欢呼。这个决议的作出,是民间重新评毛的推动。在中上层干部中,在知识界,毛泽东思想已成为改革开放,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巨大阻力,必须排除这个障碍,已经形成了共识。
   
   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由习近平提出特别值得重视。习近平在未登大位之前举重若轻,一举挣脱了束缚自己,也束缚党和全国人民的绳索,这反映了他的执政风格和政治走向,他不贪不色,一身正气,关键时刻会有勇气与权贵资产阶级切割,他可能领导中共走向中兴,领导国家走向民主共和。习近平和十八大寄托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期望。(179)决议,没有严厉的、高调的政治语言,没有大叫大嚷,平和的像个装集装箱的单子,注明某一种货物不准进入集装箱。就这样,把几代领导人想办没敢办的事情办成了。人们有理由期待,政治体制改革将要启动了。既然翻过了严冬的最后一张日历,春天还会远吗!
   
   吴邦国在这个转折关头上支持习近平,改变了他“两个绝不”的顽固派形象,在自己从政的历史上留下了光彩的一笔。
   
   此次政治局会议,未闻有弃权和投反对票者,就是说薄熙来也投了赞成票。这意味着由他发起的“唱读讲传”[7]活动也将画上一个休止符,中国“弃邓归毛”的趋势将得到根本扭转。薄熙来这位红色诸侯要想在十八大新班子中立足,必须要参与非毛化的进程。乃父薄一波留下的遗嘱是重新评毛。刘华清去年临终时建议撤销毛主席纪念堂。老一代革命家对毛的认识已渐趋一致。年轻一代的政治家想利用毛泽东影响的回光返照提高自己,从根本上就错了。
   
   这个179号决议,有告别过去,开辟未来的划时代意义。这是胡锦涛执政以来最大的亮点。中共在政治上、在理论上、在传统上完成了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切割,是中共历史上最大的拨乱反正。走了这一步,中共就能够甩掉历史包袱,由僵化走向新生,脱胎换骨地把自己改造成为一个民主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担负起新的历史使
   
   高:辛老师,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国内正准备隆重纪念。其重头节目是推出《中国共产党历史》第2卷,初版印行5万部。但党史界、史学界、理论界捧场的似乎不多,表示失望的不少。您对此事怎么看?
   
   辛:因为没有做到实事求是,没有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没有执行邓小平的指示,彻底揭盖子,重新评毛。当然比起文化大革命时期,有很大的进步。最重要的一点是彻底否定文革,承认大跃进中饿死了1000万人。但这不是突破,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决议就达到了这个认识水平。
   
   高:您提到的关于邓小平的重新评毛的指示是怎么回事?
   
   辛:1993年1月15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过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除了中共第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刘华清、胡锦涛外,还有邓小平、陈云、彭真、万里、薄一波、杨尚昆和王瑞林。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关于若干年后对毛泽东历史地位和一生功过,要作出科学、全面评价的讲话。邓小平说:
   
   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历史是我们走过来的,不能颠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老、(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作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作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
   
   会议主持者、第十四届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建议,对小平同志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在会上曾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2004年七一前夕,万里写信给胡锦涛,敦促中央执行邓小平指示,执行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决议。胡锦涛在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陪同下到万里寓所拜访,明确表示说:当年中央政治局和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和早要解决好的。这是建国后很主要的政治问题、党的组织问题。我们这一代人或许能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处理好。当前工作千头万绪,待解决的问题、矛盾较多,如能在较平和的政治气氛、环境下解决对毛泽东的一生的评价,就能有较大的共识。
   
   高:这次出版的党史第2卷,是否体现了邓小平关于重新评毛的意图?
   
   辛:党史2卷出版前后,中央党史研究室没有交代与邓小平讲话的关系,没有交代与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议的关系,讲话和决议还算数不算数?执行不执行?党史2卷的先天不足是没有突破1981年《历史决议》的框框,继续为毛泽东文过饰非,避重就轻,为尊者讳。把党和毛泽东绑在一起,以为把毛的错误说轻一点,说少一点,党的执政的合法性就多了一点,今天纪念建党90周年面子上就光鲜一点。这个指导思想注定了这个本子在历史上是站不住的,只是纪念建党90周年的一件寿袍,是应付门面的东西,过后就被束之高阁了。
   
   高:您刚才说“把党和毛泽东绑在一起”,听起来很新鲜,难道共产党和毛泽东能够分开说吗?
   
   辛:当然能够分开,也必须分开。京戏里面职位最高的人就是皇帝。但皇帝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主角,不是1号,不是拿钱最多的演员。三国戏若以汉献帝为中心就没什么可演的。蜀国这一支要以刘备为中心,就没有“群英会”、“草船借鉴”、“借东风”、“空城计”以及“六出祁山”、“七擒孟获”等脍炙人口的剧目。我们写党史有个惯性,必须以毛泽东为主线,必须靠毛泽东的英明伟大出彩,出高潮。一旦毛泽东错了,这个党史就没法写了。怎么办呢?有几招:
   
   一是强词夺理。有错不认错。明明是毛“左”了,不能说,得说别人右了。庐山会议,不能批毛泽东的“左”,却要批彭德怀的右。
   
   二是李代桃僵。文化大革命的种种罪恶,是林彪、“四人帮”造成的,毛是充满了崇高的动机,但被坏人利用了。
   
   三是瞒天过海。把群众拉出来说事。大跃进非说是人民群众“急于摆脱贫困的强烈愿望”,而毛泽东只是群众愿望的执行者。
   
   四是共同负责。全党人人有份。不错,大跃进、文化大革命都有党中央的决议,但让刘少奇、彭德怀和毛泽东共同分担文化大革命的责任公平吗?
   
   今年是建党90周年。党史2卷编写者想给党多唱赞歌增加喜庆气氛,但他们搞错了一件事情,就是给党过生日,不是给毛泽东做寿。党和毛泽东是两个主体。毛泽东错了不等于党错了。党是在战胜了毛泽东的错误走向改革开放、走向正确的,战胜了空想社会主义和封建社会主义走向民主社会主义的。如果讲主流、主旋律,应该写这个。从这里找出党的自信和光荣来。例如反对家天下的斗争,写出来是何等的惊心动魄,这是毛泽东的耻辱,但却是共产党的光荣。你不敢写,你要掩盖和回避,那就找不到党的光明面,只剩下瞒和骗了。
   
   高:过去中共党史讲两条路线的斗争,结果,就是毛泽东一个人正确,别人都错了,都犯了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错误。
   
   辛:照我的看法恰恰相反,建国以后他主政的建设时期的历史,八届中央委员会全党都对了,就是毛泽东一个人错了。我讲一个重要的历史事实。建国后刘少奇和毛泽东关于是搞一段新民主主义还是立即向社会主义转变的争论和斗争,刘少奇的清醒、坚定和远见卓识,是很给党增光添彩的。1951 年5月7日他在中南海春耦斋给马列学院第一班学员讲课时说:
   
   一、新民主主义经济是一种过渡性质的经济。新民主主义阶段将是很长的,大概在十五年到二十年之间。
   
   二、这个阶段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生产力,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只要第三次世界大战不爆发,我们的任务就一直是经济建设,要把中国工业化。
   
   三、在大力发展生产力的过程中,国营经济、合作社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个体经济加上国家和私人合作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这五种经济成分,将各得其所,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
   
   四、国民经济得到恢复之后,应以主要力量发展农业、轻工业及必要的军事工业;然后建立和发展重工业。只有先发展农业、轻工业,安排好人民的生活,积累资金,然后才有可能集中最大的资金和力量去建设重工业的一切基础。
   
   五、反对过早地动摇、削弱,直到否定私有制和过早地采取社会主义步骤。实行社会主义,就意味着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要触动私有制。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私有权在今天中国的条件下,一般地还不能废除,并对提高社会生产力还有其一定的积极性。在农村对私有制又动又不动是不对的。太岁头上动土。你去动摇一下,削弱一下,结果猪牛羊杀掉,是对生产力的破坏。[1]
   
   刘少奇的思想是一贯的,早在1948年9月他在政治局扩大会议所作的《关于新民主主义建设问题》的报告中就说,“过早地消灭资本主义的办法,则要犯‘左’倾的错误”。“消灭了以后你还要把它请来的”。
   
   我们今天总结出来的建设国家的主要经验就是回到新民主主义,叫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邓小平的解释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还在社会主义这个台阶的底层,所以叫初级阶段。基本经验有四条:一、只要不发生战争,就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二、多种经济成分、多种所有制共存;三、把资本家请回来,发展市场经济,宪法和法律保护私有制;四、下大力量改善人民生活,调节分配,防止两极分化。原以为是我们经过六十年摔了无数个跟头找到了建设国家的法宝,其实早在六十年前刘少奇就告诉全党了。我们是揣着指北针找方向。如今还要假装天真骗后代,说找到这些经验像唐僧取经一样,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不能说毛泽东一个人迷失了方向,全党就都找不到北了;毛泽东一个人感冒,全党就都在发烧;毛泽东一个人发昏,全党就都在犯傻。不能用矮化全党的写法去成全毛泽东之高。中共党内有高人。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德怀、邓子恢、张闻天等就都是高人,把这些高人的事迹写出来,就是我们党的主流和本质,就是我们党闪光的亮点。难道这些不能在生日集会上说道说道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