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北京周末诗会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热门喷嚏/dapenti
·今日中国更需要三民主义/羽佳转
·欢迎给《1959-1961大灾荒亲身经历与见闻录》投稿/孙溥泉
·我怎样熬过大饥荒年月/刘岳山
·离婚了,做个朋友有何妨?/小华闲聊
·国企必须公开资源占有并向人民分红/丁朗父
·中美社会矛盾和危机的比较/张洞生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京华世象图/丁朗父
·向后转齐步跑-经济快谈二则/丁朗父
·为当前的“批孙”浪潮泼一盆水/王小华(旧文新解)
·中共18大面临大危机及可选择出路/张洞生(公民通讯)
·大陆人三评毛泽东//羽王塑、老许大叔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题画三首/丁朗父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老表演艺术家、笑星赵丽蓉离开我们已经有十年多了,她把欢声笑语送给了千家万户千千万万的观众,但是谁能想过她的内心深处的痛苦,她的笑是滴着血的笑。当她离开人世后,有人为她写了一本书《艺苑奇葩——赵丽蓉》,书中曾记载着她在五十年代的一段往事:她的丈夫盛强是前门大街中和剧院的副经理,五七年整风时被打成右派,送劳动教养。一天赵丽蓉到茶淀劳改农场去见丈夫,经过管理员再三盘问之后,才告诉她丈夫已经不在了。她不明白“这不在”是什么意思,是出工劳动去了,是有事去了?还是……在她一再追问下,管理员才告诉她他已经死了。那么他是怎么死的?有没有向他的家属发出过死亡通知书?现在葬在何处?……管理员就对她说,他是在劳动背砖时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后,急忙送到医院经过抢救不治而死的。
   其实这些都是劳改农场管理员糊弄赵丽蓉的谎话而已,她的丈夫是活活地被饿死的。几十年后,有人把他在劳教所里曾与盛强一起相处两年,亲眼目睹他死去时的情景,写成一篇文章,才使人们知道赵丽蓉丈夫真正的死因。当时的情况是:他们从未在砖窑干过烧砖、背砖劳动,更没有经过医务室抢救,因为根本没有医院和医务室。当人们从地里干活回来,发现没有出工躺在炕上的盛强已经不行时,就把他拉到了“西荒地”埋了。一个大活人被活活饿死了,在劳教所里愣说是病死,而不能叫饿死!
   赵丽蓉丈夫只是个个例,那发生在甘肃河西走廊、祁连山下、戈壁荒漠之中劳改农场的3000名右派,被活活饿死了2000多人更是凄惨。这个只能容纳500人的一片盐碱地农场,在反右之后一下子变成了收容3000个右派的农场。这些右派在进行艰苦劳动之后,当他们吃尽了一切能吃和不能吃的东西——树叶、草籽、野菜、老鼠、蜥蜴甚至是野兽骨头之后,最后是只能吃死人了!就在面临死绝之际,有人通过来访的家属送出了信件,中共上层才知道戈壁滩上的右派快要死绝了,于是才有了1961年元旦开始的抢救行动。而此时3000名右派已经只剩下500多名了。


   就在农场所有的人都死光走光之后,有一个农场的医生却留了下来,这个留下来的医生所做的唯一工作,就是为死去的右派编写病历,把因饥饿而夺去生命的右派,编写成各种各样的病症:“心力衰竭”、“心脏病复发”、“肝硬化”、“肝腹水”、“肠胃不适”、“中毒性痢疾”……他在这里干了将近七个月,从此在所有右派的死亡档案中再也找不到“饥饿”二字,代之以串串谎言把中共的滔天大罪掩盖了下去。
   几十年后曾生活在这座地狱而侥幸活下来的受难者写成了书,才让世人知道原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旁边有一座死亡集中营——夹边沟。
   这些死亡集中营曾遍布全国,仅据我所知,在四川有集中了一万人饿死6000人的峨边沙坪农场,还有集中了5000名右派的“屠场”、在东北有个冬天在零下四十度的兴凯湖“冷库”……1949年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和中共一再宣称:要把知识分子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所谓“脱胎换骨”大概就是把知识分子弃尸荒滩,骨骸被野狗叼走的一种变相说法吧!
   右派被活活饿死的人数,与大跃进全国饿死4000万人数相比,这又不足为奇了。饿死了4000万人相当于欧洲一个大国的人口总数,但是在中共《党文化》的词汇里变成了“三年自然灾害”。多么轻松,多么惬意,轻描淡写几个字就把人类历史上人为制造的空前大灾难被一笔勾销了。
   所以《〈回眸〉和“讳谈的罪恶”》一文作者最后写道:“这讳谈的‘恶’就恶在害死人还不叫你说,怎么害死的还要编故事,把‘犯罪者’打扮成‘拯救者’,永远隐藏起他们的罪恶,害死你们,还让你们的子女把他们当恩人,永远对他们感恩戴德。
   骗!骗!骗!假!假!假!这叫什么世道!”
   其实这个世道,从中国共产党诞生那一刻起,就是这个骗和假的世道了,如果没有这骗和假,共产党怎么能存活下来,又如何能发展壮大;如果没有这骗和假,再用血腥和暴力手段,共产党统治怎么能巩固下来。
   翻开中共九十年的建党历史,就是一部暴动杀人革命造反的历史;翻开中共六十年的建政历史,就是一部专门针对中国人自己的阶级斗争血腥历史。所以从中共的诞生那一刻起:它从头到脚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中共却用“伟、光、正”的外衣把它掩盖和伪装起来,然后通过《党文化》把它包装和炫耀一番,把他们的罪恶洗刷得干干净净。
   一个网民在网上写道:我们“中国人杀中国人”比日本人杀中国人厉害的多、多得多、残酷的多,不但杀的人数多、时间长得多(持续90年之久,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止):杀AB团、围困长春、三大“战役”、剿“匪”、暴力土改、镇压反革命、1958—1963大饥荒、道县大屠杀、广西大屠杀、一打三反、严打、打黑……
   而中共的官僚们一旦有了利益,权力就会膨胀起来,有百分之十的利益,他们就会变成贪官;有百分之二十的利益,他们就会把权色利结合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益,他们会把妻子儿女一家老小送到国外去安营扎寨;有百分之百的利益,他们会变成窃国大盗;有百分之三百的利益,他们就会前“腐”后继、赴汤蹈火、“金”山“钱”海都敢闯了。
   共产党以“共产”标榜自己,它把自己同盟军农民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都“共产”了,把农民剥夺得“一穷二白”;又把拥有资产的资产阶级给“共产”了,称之为社会主义改造;接着把没有资产的知识分子的思想也“共产”了;文革中又把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共产”了;文革结束后,邓小平把胡耀邦和赵紫阳也当作“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人物“共产”了,最后只剩下毛泽东和邓小平不是资产阶级。
   但是翻开毛泽东的历史可以发现,毛泽东就出身于地主富农之家,1907年他家已经有24亩耕田,有7000斤余粮,拥有2、3千元银元的财产,还雇佣长工一名,可以说毛泽东就是个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人物。在文革中,毛泽东更是中国唯一拥有上亿资产的大独裁者。邓小平更不用讲了,他把儿子孙子都送到了美国,他们究竟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
   这个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人中竟没有一个是无产阶级,相反都是或是被打成了的资产阶级,那么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中宣称:共产党人“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现在谁都看清楚了,原来中国共产党人获得的整个世界,就是疯狂地大捞特捞大贪特贪:要把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的人民血汗钱,都装进他们的腰包里,甚至要把全世界的钱都变成他们自己的。中共的官员们把自己的子女和孙字辈大量输送到国外,大概就是为“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做准备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几十年以来中共就是一直在这么干的,才使中国成为扬名世界的造假大国、毒素大国、贪腐大国。为此,中国的历史特别是近代史现代史已经被中共篡改、伪造、颠倒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华东师范大学杨奎松教授,在凤凰电视台《世纪大讲堂》讲演,开头第一句话就是:“中共党史都是假的”。为了一党之私,一党之利,为了宣扬自己的“伟、光、正”,中共可以不知任何羞耻,不管任何道德底线,可以为所欲为横行无忌地干着丧天害理甚至是灭祖灭宗的事来。这些事不但国家领导人在这么干着,而且几乎所有的官员也是这样干的,而那些学者、专家、教授们还有那专干着助纣为虐者们都是在这样干着。
   就这样,人们浸泡在《党文化》的污缸里,被阶级斗争毒奶喂养着,于是我们不知道东西南北上下左右,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知道事实背后的真相。中国人一代又一代被骗着被愚弄着。当中国人被批被斗被关被杀的时候,还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人甚至当刀按在脖子上的时候,当枪口对准自己胸膛的时候,还在高呼着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人们到了这种地步,才是最可悲的时候。4000万人被活活饿死,却没有任何人起来反抗,更没有出现揭竿而起的像陈胜、吴广、窦建德、黄巢、宋江、方腊、李自成、洪秀全这样的历史人物,说明这个民族已经变成了连奴隶都不如的地步。而中国共产党的唯一的最大功绩——就是动员了全国奴隶,把一个杀人魔王变成了一个伟大的领袖,而把千千万万的无辜者打成了奴隶和敌人。
   我曾想把中国的近代史和现代史梳理一遍,把那曾被中共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但是这浩瀚的历史浩大的工程决非一个人的能力所能达到的,更非我力所能及的。我曾想只要一个课题一个课题研究,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发掘,把一件事一件事写了出来,总能把这历史梳理得清楚的。但是这谈何容易,因为中共已经把中华民族的所有历史都篡改过了,几乎没有一件他们不篡改的,几乎没有一个人不参与这一场场篡改的。
(2012/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