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北京周末诗会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最新政治笑话(绝密)/新衣
·辛亥革命第一枪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到辛亥革命/丁朗父
·从皇族内阁成立到辛亥革命爆发/丁朗父
·遙望孙先生的背影/民国复兴运动辑
·台湾民主的品质与中国的出路/丁朗父
·一个大骗局,百年专制史/塞鸿秋
·国家/孫儀词 劉家昌曲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5年/丁朗父
·死磕派律师如何死磕/钱杨
·张家瑞等在北京要求注册中国人权观察
·台北不是天安门/直言
·恍若隔世又见向阳花/老知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整风运动残酷整肃异己/林辉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共打着抗日的幌子,藉机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并时刻不忘记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除了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采取了诸多措施外,在思想上,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了延安整风运动,初步确立了自己绝对的领导权威。
   关于延安整风运动,2000年由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著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以下简称《红太阳》)和中共党史专家何方所撰写的《党史笔记》已然做了详尽的叙述和分析。本文所述参考了二位的研究成果。
   整风运动源于1941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所作的《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同年9月中共中央举行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发动全党进行思想革命和解决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问题。1942年2月1日,毛在延安中央党校的开学典礼上作了《整顿党的作风的报告》,其后又在延安干部会上作了《反对党八股的报告》,中共的整风运动正式开始。4月3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布了《关于在延安讨论中央决定及毛泽东同志整顿三风的报告的决定》。1943年春转入了审查干部阶段,陕甘宁边区及华北、华中各解放区也先后于同年夏季基本结束了整风运动,这些地方的整风运动多半是和审查干部结合进行的。1943年夏季,整风运动初步结束。
   何方认为,“整风”其实就是要把延安以及党内的一切党员干部培养成崇拜领袖的驯服工具。事实也的确如此,毛希望通过运动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即树立“实用第一”的观点,一切对中共夺取政权没有帮助的马列书都被称作“教条”。肃清自由、民主、个性解放思想在党内知识份子的影响,确立“领袖至上”,“集体至上”,“个人渺小”的观念。;树立“农民是中国革命的主力军”的观念。使用感化和暴力手段,培养忠顺的中共党员和组织。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毛在这场运动中是极尽其所能,甚至采用了一些流氓手法,比如公然篡改党史,将有碍自己形象的如吹捧“蒋委员长”的文字删除;不顾政治道德的“引蛇出洞”;使用流氓语言,批判其他中共留过苏的领导人和知识份子,称他们是“连猪都不如的蠢货”。
   整风运动有多恐怖?《红太阳》一书中披露了诸多材料。仅选取三段。
   “1942年12月,延安的秋夜,已有几许寒意,但是,窑洞里却灯火通明。……一批批外来的青年知识份子正在被抢救……历史稍微复杂、社会关系又不甚清晰的怀疑物件对象,正在一批一批地集中起来,被送到反审机关审查…… 一九四三年四月十日以后,审干由内部转为公开,开展了群众性的坦白运动……特务一批一批被查出来,真可谓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而外地来的同志也逐渐的人人自危了……有的单位对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员进行抢救,使正常工作处于停顿状态…… ”
   “在康生的抢救失足者报告影响下……开始出现严重的逼供现象,并且手段繁多。手段之一:主观臆断,指鹿为马;手段之二,欺骗恐吓,诈骗口供;手段之三,酷刑折磨,刑讯逼供……据一个县委扩大会议记录记载,县委书记、区委书记都打过人。县委书记打人约17人次,挨过县、区领导打的有91人次,私自被关押的29人。……据当时任靖边县统战部长的陈元方同志回忆说:“逼供有精神上的,肉体上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有时交叉进行,有时同时并进。精神上的是找被审查者谈话,施加种种压力,威胁,甚至诱供。比如承认可以戴大红花,吃好的,保留党籍等等。肉体上的有车轮战、坐小凳、五花捆绑、假枪毙等等……。”
   “据当时的《解放日报》报导,绥师已有160余人觉悟改悔,在大会上自动坦白者280余人,被揭发者190余人。……西北公学五百多人,只有20人没有被抢救,96%的人是特务…… 抢救运动造成很大危害……正常的工作秩序被打乱……造成了一大批冤假错案……有些人经受不住冤枉折磨而自杀……造成互相猜疑,人人自危,在精神上留下了深重创伤…… ”
   据说,当时偌大的延安城,晚上听不到一点声音,完全陷入一片恐怖、沉寂之中。
   通过整风运动,与毛持有异见的人如张闻天、王明等,均遭到了清洗,毛初步确立了自己的权威,当时的延安就响起了“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吹捧毛的《东方红》也是那时改编的。此外,整风运动中还出现了大量冤假错案,错杀了至今尚无确切统计数位数字的无辜者。后来逃亡苏联的王明在其《中共五十年》一书中,就指延安的整风运动是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的“演习”。不过,二者不同的是,文革是处在毫无外患内忧的和平时期,而延安的整风则是处在全民抗战、国家存亡绝续的关头。中共之所以在国难当头之时,胆敢如此整风整人,大兴冤狱,归根结底一句话,就是因为它不抗战,假抗战所致。
   而毛除了初步确立了自己的权威外,还为以后控制国家、控制干部和控制人民积累了龌龊的经验,如控制传媒、箝制民众的思想;控制干部,使之服从领袖;建构完整的政治运动模式,像“引蛇出洞”、“另起炉灶”、采取激烈手段在达到目的后道歉等。上述种种手段和经验,在中共其后六十多年的专制统治中得以不断运用,甚而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中国人民在这样的统治下的生活情况可以想见是多么悲惨,但是更为悲惨的是中共的高压统治和愚民宣传让中国人民越来越麻木,越来越意识不到自己悲惨的处境。
   
(2012/0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