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北京周末诗会
·文革风气一览/老知青
·面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对专制的恐惧与勇气/丁朗父
·陈炳焕不做大官做大事/丁朗父
·丁朗父观念设计作品之一
·我们的旗帜/丁朗父
·一黨專制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制度/(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观念设计作品之三、丁朗父
·什么是觀念藝術/丁朗父
·观念艺术的典范作品/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领导人介绍
·留在大陆的中华民国/丁朗父
·我的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我的耐力訓練之“夏”/(民國復興運動)丁朗父
·高洪明:献给母亲的祭奠
·民国复兴运动问答
·我的耐力訓練之冬篇/(民國複興運動)丁朗父
·赵紫阳晚年认为应当学蒋经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國復興運動問答
·律师声明/Hu Blog
·记忆中的那张血盆大口/(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叶老大的新作/秋雨摄影
·琉璃厂的牌匾/(民国复兴运动)朗父先生辑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
·北京市井人物/(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鸣谢/无秘密学会
·北京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徐文立:『六四』国殇廿五载感言
·二二八与六四本质上完全相反/天涯牧晨
·为了我们的25年我件将绝食三天/韩燕明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荣城
·母親——六四25年祭(一)/王康
·北京老百姓/(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本周分享: 圣经教导,凡事相信。 如果
·四季耐力训练/(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關注香港 刻不容緩/徐文立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駁中共香港白皮書/徐文立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丢掉幻现准备战斗
·应当得满分的零分作文/袁彬
·周有光/中国还没有崛起
·跨国界歪理与点对点渗透/民国复兴运动
·中国城花园角的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箴言一束/(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今日中国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闲人维杰
·我的理想与信仰——诗人、画家丁朗父访谈/楚钟道访谈
·投身民国复兴运动的理由/丁朗父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尹曙生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山东高清城乡调查/高洪明
·香港不民主中国没希望/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筹备委员会
·六月北京记忆/民国复兴运动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琉璃厂图/(民国复兴运动)丁朗父
·怎样战斗?/民国复兴运动
·感謝美國飛虎隊英雄/王康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是时候了/沈泽宜(遗作)
·孟之飞:P民论诗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泥塑《收租院》是中国艺术和艺术家之耻
·綦彦臣封笔避祸?
·文朗藝術
·人道不下庶民羞耻不上大夫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一)
·余习广:文革道县大屠杀实录(二)
·陈士胜:暴政创伤综合征
·徐文立:星星美展——民主墙的行动
·致馬英九前輩、宋楚瑜前輩的慰問信
·我想为胡石根长老写一条帖子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
·二二八领袖谢雪红事迹一笑潭
·國黨議去中國孰料黨名竟成香饽饽/一笑潭
·老胡的火炬/小平
·老胡的火炬/小平
·丁朗父:有请三民主义
·梁太平诗歌
·胡石根称中国曼德拉当之无愧
·胡石根作品——行动者的诗篇
·胡石根中原论道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6-1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16-25)
·刘京生:帮帮王藏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26-35)
·陈坡:文化大革命沉思(36-50)
·周舵短评:一部法西斯主义文艺作品——大秦帝国
·胡星斗:我看林彪
·一个坐拥千亿的房地产商的楼起楼塌/阿黄
·说好的吃瓜看戏/丁朗父
·祭 刘 安
·梅花笙:现在是改开以来最黑暗时期
·老友记之一片叶子飘下来/丁朗父
·老友记之吴仁华/丁朗父
·老友记之下海/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之声
·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记革命家、政治活动家、政治理论家的胡石根
·祖国统一的联邦制放案/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
·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兴运动协进会代主席 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彭湃,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民国时期中国农民运动的领导人,被毛泽东称为中国的“农民运动大王”,2009年还被中共评为“100位为中(共)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1896年10月22日,彭湃出生在中国广东省海丰县的一个地主家庭。10岁时父亲病逝,由母亲抚养成人。1917年,他前往日本留学,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因参加反对日本瓜分侵略中国的集会游行被日本警察殴伤并被列入黑名单。后来,他接受马列思想,成为一名社会主义革命者。
   1921年,25岁的彭湃回国,之后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并经人推荐出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次年,因组织学生高举写有“赤化”的红旗参加“五一劳动节”游行,而被免职。他认为土地和农民问题是当时的根本问题,因此开始从事农民运动,并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农会。由于彭湃以身示范,将自家祖传田契烧毁,并将自家农田分给农民无偿耕作,还帮助佃农解决债务和土地纠纷等,而得到了无地农民的支持。彭湃的“事迹”后被写入大陆小学课本,感动了“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几代人。
   1923年元旦,彭湃领导成立了海丰县总农会,并任会长。当时会员达2万户,人口有10万人,约占全县人口的四分之一。与此同时,彭湃还加入了中共。海丰农会发展迅速,并扩大至惠州地区及广东全省,同年5月广东省农会成立,彭湃被推选为广东省农会执行长。


   1924年,由于农会与国共两党愈宜密切的关系及越发明显的政治倾向,广东军阀陈炯明最终下令解散农会并禁止其活动。于是,彭湃到广州投奔已经与陈炯明反目的孙中山,并接受共产国际指示,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图谋发展。彭湃出任了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并在新成立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农讲所)讲授课程,煽动农民革命,其演讲后汇成《海丰农民运动》。
   当国民党意识到中共“借壳”发展的策略后,国民党右派于1927年开始“分共”和“清党”,中共随即发动武装暴动。彭湃参与领导了南昌暴动,失败后随军南下广东。10月,又领导发动海陆丰暴动,占领了海丰、陆丰两县。11月21日,成立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形成割据势力。
   在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存在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彭湃给当地百姓带来的是“红色恐怖”。推崇列宁“不讲法律、反动的就杀”思想的彭湃也是如此告诉手下的:“准群众自由杀人。杀人是暴动顶重要的工作,宁可杀错,不要使其漏网”、“将这批豪绅地主剖腹割头,无论任何反动分子,都毫不客气的就地杀戮,直无丝毫的情感”,他甚至提出要对“土豪劣绅”“大杀特杀,杀到他干干净净”,杀到海港的水“都成赤色各人的衫裤都给反动派的血溅的通红”,他还要参加海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的代表每人负责杀20人。
   据悉,在彭湃带来的“红色恐怖”中,40万人口的海陆丰地区有一万多人被残酷处死,“反动的乡村有些全乡被焚烧”。有超过5万名民众逃离到香港、广州避祸。而一些赤卫队员(大多是青年农民)从最初的胆怯变成了杀人连眼都不眨的恶徒,甚至还想出了杀人的新花样,比如将人大卸四块,再煮熟吃掉;将人关在板箱里慢慢锯成一块块。
   1928年2月,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被政府军击溃,彭湃率领残部逃至大南山地区。同年10月,受上海的中共中央指令,彭湃离开广东,绕道香港转往上海。第二年8月,由于军委秘书白鑫的告密,彭湃等人被国民党逮捕,六天后即被枪决。
   杀人如麻的彭湃虽然死了,但由于其罪孽深重,其后人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都遭到了成千上万被虐杀之人的后代的复仇。如文革刚开始的1966年6月19日,在几个中共海丰县委常委的支持下,华南农学院党委委员、水稻生态研究所副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彭湃之子彭洪,从华农校园被拉回海丰批斗,9月1日被活活打死。
   1967年8月26日,5000多人携带机枪、冲锋枪、步枪进入海城镇,对彭湃的亲属、当年的战友及家属展开血腥镇压和长达半月的围剿,100多名干部群众被杀害,800多人被打成残废或重伤,3000多人被打伤。8月29日下午,彭湃的侄儿彭科逃到郊外的将军帽山,一个姓洪的中年男人,听到彭科的名字,马上大声喊道:“我要报仇!”接着举起篾刀,将彭科的头颅砍下,挂在城东门的电线杆上,示众三天。彭湃的堂弟彭劲、彭湃的堂侄彭株等彭家亲属也相继遇害。
   文革结束后,彭家后人并未要求严惩凶手,反倒一致认为要向前看,不应怨怨相报,可谓是痛定思痛。只是地下的彭湃能还得起那滔天的血债吗?
(2012/0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