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北京周末诗会
·张掖游记(中)/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中共的“线人”是如何炼成的?/朱正
·张掖游记(下)/闵琦
·杨显惠揭开夹边沟事件真相/李玉霄
·九一八风雨大作作风雨悲秋歌/丁朗父
·他们都说——他们不说/朱忠康
·老人们怒了——清除教育界败类还国人人性尊严
·二十世纪回响曲/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
·草原之夜/丁朗父
·车游记缘起/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慢慢地老歌/丁朗父
·雪歌集三章/丁朗父
·最大的忠孝就是弘扬福音/丁朗父整理
·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学生/朱红(丁朗父)
·元日碧云寺怀先贤歌/老秦人
·由萧何月下追韩信说起/丁朗父
·中国梦,宪政梦!——被枪毙的新年献辞
·和老秦人碧云寺怀先贤歌/Meihua Shen
·与湘潭大学的狗崽子同吠/山狗
·怎样保护我们国家的女演员?/大寒喷嚏
·二零一三年病了/钟道
·宪政梦当从废除劳教开步/丁朗父
·谤不止于街头/丁朗父
·炸掉大坝,恢复河流/丁朗父
·最坏的加最坏的体制/塞鸿秋
·真实就是力量/丁朗父整理
·牢房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丁朗父整理
·真实的爱与可行的爱(续)/丁朗父
·岁月有感/曹思源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一)/丁朗父整理
·夜起迎新/陈天石
·癸巳年春节有感/余习广
·美式革命与俄式革命/丁朗父
·癸巳贺岁/陈宇彤
·致华夏匹夫、欧阳懿/胡石根
·不可动摇不容质疑的信仰(二)/丁朗父整理
·存敬畏之心/丁朗父整理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清教徒与苦行僧/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韩寒认为中国是最不可能发生革命的国家,大约,他把21世纪的革命还理解为很血腥的暴力破坏运动,其实,今天的革命也很容易。
   如果,乌坎村的二万农民不是在乌坎村,而是站在天安门广场;如果,大连PX事件的几万群众站在天安门广场,或上海的人民广场;如果,攀成钢的万人抗议是在天安门广场或上海的人民广场;如果,各类示威、罢工、抗议等,都发生在天安门广场或上海人民广场,那么,可以说,中国的革命已经发生了。
   还是以乌坎事件来说明,当两万名村民,团结一致,义无反顾,老太太们走在前列,妇女孩子紧随其后,这样令人唏嘘的场面,任是什么样的武警人员,恐怕都不能举起警棍吧?革命不一定要惊天动地,数量众多的平民,不喊口号,静坐在那里,就足以显示出“民可载舟,亦可复舟”的力量了。
   再重温一下历史场景吧:柏林墙的拆除,齐尔塞斯库的仓皇出逃,苏联的瓦解,还有茉莉花革命等等,所有这些都称得上是革命。时代不同了,用军队武警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平民,动动警棍还可以,但要用坦克、枪与其他杀伤性武器对付老百姓,那么,下命令开枪或调动坦克的人,必将受到国际法庭的制裁。从伊拉克的萨达姆到今天关在笼子里受审的穆巴拉克,起诉他们的罪名都是蓄意谋杀。从今开始,凡是用枪弹对付平民并造成死亡的,都将被作为普通杀人刑事犯绳之以法。我们只要看看,89年64开枪后,那些当初气势汹汹的头面人物,现在就忙着出书,企图撇清与89年镇压和平居民的关系,就可以知道国际舆论对他们心理压力的巨大影响。毕竟,现在是21世纪了。国际道义力量空前壮大,民主力量广泛团结,地球村不仅是经济意义上的地球村,更是普世价值空前深入人心的地球村了。千言万语,集权政府已是世界上的少数派,中国人民还怕什么呢?天总是要亮的。
   一定要知道,我们处于21世纪的今天,而不是处于1989年的中国了,只要万众一心,提出打倒贪官,反对腐败这样全国人民认可的口号,只要提出全民均享GDP增加的成果,只要提出废止歧视农民的口号,只要。。。只要。。。大家站起来,参与人口数目在两万以上,那么,革命就起来了,也就是韩寒说的同政府讨价还价的时候到了,这就是和平形式的革命,今天,这样的革命同样可以完成惊天动地的伟业。
   
(2012/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