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旁观者昏.余杰被毒打和可能被忽视的.活埋.计划!]
奇麗想像
·學者問是否放棄南海主權 馬英九:你瘋了嗎?
·都說相思好。。
·合於主人路用的器具/羅聯昇
·馬總統悼李光耀李顯龍門口親迎
·一場外太空的馬拉松跑了11年又2個月!
·我就希望。。
·中國是山寨國。
·在主愛裡才有真正的平安寧靜
·顯聖節。耶穌變貌。
·全能假神必死無疑,
·拿別人的錢來替自己圍籬笆,共產黨真敢!
·柯文哲兩岸總是要有突破
·蔣中正與四位夫人的愛恨糾葛
·芳香生命
·畢佬爺挺好,萬歲萬萬歲。
·告週刊敗訴!章子怡怒批「新聞自由是造謠擋箭牌」
·女性國家領導者她們不簡單
·RCA判賠5.6
·麥迪遜之橋
· 凱瑞向日重申對釣魚台列嶼安全承諾
·大亨小傳
·幸福是什麼呢?
·台北101。。中國夢
·中國人的問題?
·朱立倫完了國民黨完了
·美國偶像。。還政於民
·台灣人,大陸人。。哈,中國人
·聊聊參加政黨的經驗
·政治自由是每個中國人責無旁貸的歷史任務。
·沒有共產黨就有自由民主了!
·認同耶穌
·夠了。。是什麼呢?
·大陸歸來
·人民政府政務官應該由人民直選產生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有話要說
·中國人民不儍不笨,請沒人選共產黨道歉下台,還政於民。 
·支持大陸地區,自由民主改革開放。
·趕英超美。。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
·中國共產黨員的為害性
·中國共產黨員的為害性
·中國共產黨員的為害性
·紀念六四
·安息吧!
· 六四26週年各界怎麼看
· 奇麗想像。。續篇
·中國夢。中國人應該知道
· 蔡英文:台灣人民是我唯一的主考官
· 紐約紀念六四魏京生只剩革命這條路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
·小英會和小辣椒對決總統大位嗎? 
·到底誰會當選下屆中華民國總統呢?
·君子之爭
·馬總統投書華爾街日報全文
·辣炒空心菜,兩個女姓總統後選人都笑了!
·洪秀柱也有深綠支持我將勤走南部搏感情
·柱柱姐破磚周玉蔻國民黨大中國化
·柱柱姐和小英姐誰會當大領導啊?
·洪秀柱籲:蔡英文訪美勿講假話空話
·自由廣場請洪秀柱競逐中國國家主席
·洪秀柱批蔡英文面對前輩不慚愧嗎
·以騙為業的國民黨大馬戱團
·公平的選舉制度比誰選上更加重要。 
·如何以台灣的民主吸引中國13
·普選是必然的,共產黨必需辦好普選。
·孫慶餘專欄兇神惡煞洪秀柱
·一夜驚魂…60多名維權律師被捕
·710維權律師掃蕩行動 抓捕人數上升至81人
·中國維權人士公開信感謝蔡英文關注
·有得選怎麼會選出馬英九和陳水扁啊!
·軟硬兼施難救中國
·小心火燭,注意安全。
·小心火燭,注意安全。
·選總統重要嗎?
·燒掉馬列,復興中華。
·能蓋高鐵更該辦好全民普選。 
·始終如一,討厭共匪。
·共匪才是毫無意義的外來馬列死殭屍。
·想當美國人?
·愛情電影
·中國擴大淨網行動1萬5000多網民被逮
·台灣人不能縱容李登輝的親日史觀
·郭正亮撰文批李登輝 台聯:傷口灑鹽
·共產黨的民主夢
·那一夜,在北戴河
·年輕的時候
·一點點同情心。。
·信主吧!
·大家一起站起來,廢除專政實現民主
·小小夫妻
·罵一句蔣介石,關你三年
·習近平為何迫害基督教?
·習主席,請道歉下台,全國普選,直選總統。
·一人一票,直選總統,廢除專政,全民普選。
·筆的見證∕從《深河》看遠藤周作的耶穌形像
·習近平聯大演講 網民:座位好空
·拋憲法終極統一 洪秀柱:是我們統別人
·蔡:維持現狀是正確的兩岸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旁观者昏.余杰被毒打和可能被忽视的.活埋.计划!

作者: 旁观者昏 "余杰被毒打和可能被忽视的“活埋”计划。" 2012-01-23 20:20:22 [点击:397]
   余杰被毒打一事,我确信无疑。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文革之后,挨共产党打的人很多。我们知道受害人控诉的岂止是余杰一人,也根本就不是第一次。他们连一个盲人都敢毒打,打余杰,有那么难以让人相信吗?对余杰做过的一些错事,应该批评,但说到他被人毒打这件事,最多能让人理解的心情是: “你现在也挨打了,该怎么说?”但这丝毫不影响对此事的基本判断:余杰被毒打是事实。
   

   和余杰近距离接触(在美国)过的人曾经得到如下的印象。当年他受到布什接见之后(就是他们排斥了郭飞雄那次),马上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文章。有人问他是否担心回去受到共党的特殊对待,对此他是颇为乐观的。他认为这可能会导致中美高层次之间的争执,而共产党不敢,他对此毫不担心,言谈中很镇静和大度。我们知道没有多久,郭就被共党抓起来,并立刻受到了酷刑待遇。
   
   余杰甚至有些自豪地讲起了他和监视他的共党特务们之间的“良性互动”。比如说他谈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出去会一个朋友。那时候,他的监视者根本就不是在跟踪,他们就坐在余杰说话的桌子旁边的另一张桌子边上,看上去相安无事。但那次监视者就直接和他交涉:能不能找一家有电视可看的咖啡馆,因为他们不愿意在做这件公务的时候误了看足球(我记不得是不是世界杯了)。这个故事由余杰信口说来,也许表明了余杰对于自己在共产党名单上地位的确认。但要让我看来,也是造成了余杰以后对其他人控诉被毒打后他的判断完全失误的原因之一,他就不相信别人会挨打!是不是觉得我这么重要,对共产党的批判如此深入而成为共党的心腹大患,都没有挨打,怎么会打你,我也只能猜想了,我希望我是彻底错了。但是如今那些也在猜测余杰被毒打为吹牛的老战士们,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想法呢?任何为共产党的善意拍胸脯的人我都希望他要三思而行,无论你曾经是多么英勇。即便在文革最黑暗的时间,最为共党恐惧的人也不总是遭到来自上头命令下的毒打,例如遇罗克,我不记得他被毒打过。但是我们知道最后他是让周恩来下令杀掉的。就在同时,张志新,林昭却被有计划地迫害致死。没有一个人的经验能够涵盖共产党的奸诈和残忍,一个也没有!
   
   说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恰恰是一些和共产党在前台经常发生冲突的一部分人自己对于共产党的本质并没有看清,对共产党的残酷估计严重不足,甚至以为共产党在进步。你只要看看余杰叙说在被毒打之前他自己心理上完全没有准备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在几年前自由中国的一位能言善辩之士“XX白兔”到了独评,为老张一干人等,协助打压法轮功,打压高律师的时候,曾经说其实他感觉国安是很好相处的,相互之间甚至能成为朋友,反倒是独评的“朋友”他感觉有些受不了。看到他侃侃而谈国共历史,我连哑然失笑的兴致都没有,也就明白他为何会对这些国安人员产生了好感。我后来在一篇文章里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在刘晓波被逮捕判刑之后,那些相互之间相处很好的国安们在哪里?还会和你称兄道弟吗?”
   
   当一方以为这是个GAME,另外一方认为是生死,会吃亏的是谁,就不用追问了。自己说的是TRUTH,别人说的也是TRUTH,但是断没有拿自己的TRUTH 压别人的TRUTH的道理。当余杰真正面临别人曾经遇到的TRUTH的时候,他自己才知道这个TRUTH他很难HANDLE了。这种事中一些好人的失误之处在于,被制造出来的局部、暂时、无常、怪异的和谐局面说明了共党的游刃有余,好整以暇而不是剑拔弩张,你在共党眼睛里没有那么危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人身上了。结果这些人自己先上当了,反而上当上得颇为骄傲。去问一个普通百姓,钱云会的乡亲,薛锦波的乡亲,我想他们可能会有比这些名人更真切的感觉。不幸的是余杰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共党当然不会蠢到立即直接毒打布什总统接见过的人,但是布什最后会离开白宫,不是吗?算账既可以不用等到秋后,也可以等它几年。知道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对于一个打主意做正事的人,翻一些标准的历史书是必要的,但远远不充分。很多事情都要你来体会一遍才明白的话,你就会九死再加一死。你如果不相信别人的苦难经验,并从中学到什么的话,自己就要在日后面临这个过程时没有准备,除非你马上改弦更张。
   
   再来说关于活埋名单这件事。
   
   有网友觉得是恫吓,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但绝对不是道理的全部。它的另一面是:它也并不全是恫吓。恫吓不成,他们下手杀人绝对会是斩钉截铁的。活埋是个极端说法但并不新颖,滕彪就听到过类似的说法,而滕先生的信誉为众人公认。当然我们或许还应该记起王实味是怎么死的。
   
   我认为,活埋是底下一群恶狗多次得到上级危机处理精神后的一种通俗说法。这些恶狗们早就吃透了镇压精神和尺度,早就明白所谓“人民”的政府,“人民”的军队在政府、军队主事人那里不仅是扯淡,而且根本相反。活埋的说法是对恶狗放手残害人的鼓励下造成的嚣张:这才真是勿谓言之不预也呢,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或者让你不得好死。实际上每次重要事件来临时各地的异议分子被有计划地同时地格外关照,已经是这种计划的先期预演,不能把它仅仅当作恫吓,因为生死出入太大了,他能杀你,你却躲不了。高律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国际社会放了几个P?关于王维林,我们到现在知道什么?全是据信,都是猜测!我们有什么办法?共党希望整个世界麻木,因此它要预演几次让世界习惯而渐渐地无动于衷,至少看上去有理由无动于衷。它要给西方政府借口来回答国内人民的质询,它知道“合作”。
   
   很希望余杰的朋友们能够鼓励和支持余杰在西方国家现身说法,重视这个对反对派系统地迫害的计划。只要有一个异议分子的名字,就把他放到名单上去。不要听什么左中右的废话,不要管他对自己个人是肯定还是否定,不要管他是基督徒、佛教徒,法轮功, 还是信真主,不要听那些对同仁的关于特务叛徒的无聊猜测,让每一个受迫害者的名字在独裁世界之外的整个文明世界备案跟随。就像历史上的 Schindler's List一样成为中国反抗暴政历史上的重要文献。它会像天安门殉难者名单一样,有那么一天被写进中国中小学的教科书,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在阳光下从容、严肃地审视曾经令人发指的黑暗,进而更加珍视热爱自由民主下的阳光,让平等,自由和人性成为我们的核心价值。
   
   我还注意到老张在为余杰说话时重重地煽自己的耳光,不过老张皮厚不觉得罢了。他说余杰回答不了挑剔他的人提出的问题。不过几年前,老张对高律师受酷刑的问题要多得多,问得也狠得多,详细得多,我就是想当共产党的辩护士都想不了这么详细,但老张都想到了,导致有些人把高律师的睾丸都拿出来调侃了(真他妈的下作!)。我知道老张早该彻底检讨,也知道老张绝对不会检讨。写在这里是做个记号,尽管老张的耻辱不在乎在其斑斑劣迹上再加上一笔,我还是要记,他装看不见我也要记,我记的就是他老张的可耻,不在乎他不知道羞耻。说句实话,余杰已经到了国外,有疑问还真可以问,老高至今没有出来,老张当初倒是疑问谁呢,有哪个问题是老高能回答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1-23 22:32:03
   
    * close全部跟贴
    o 写得好。不过有一点应该是彻底错了。 古迷 [1062 b] 2012-01-24 02:30:58 [点击: 142] (1186345)
   
   作者: 古迷 "写得好。不过有一点应该是彻底错了。" 2012-01-24 02:30:58 [点击:142]
   //但要让我看来,也是造成了余杰以后对其他人控诉被毒打后他的判断完全失误的原因之一,他就不相信别人会挨打!是不是觉得我这么重要,对共产党的批判如此深入而成为共党的心腹大患,都没有挨打,怎么会打你,我也只能猜想了,我希望我是彻底错了。
   
   阁下这点彻底错了,不但猜想错,而且前提事实正相反。从来没有见过小余在哪里表示“不相信别人会挨打”,而是相反,他相信的是名气越大反而越有人身安全。他还不至于那么愚昧和妄断,尤其他是自称“天安门之子”的人,在涉及当局涉嫌施暴的问题上如果判断失误,往往更倾向渲染的一面。他早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只是判断当局一时还不至于那么失去理性,还不至于轻易动他这种名人,即使动手也不至于到对付名声小或无名者如孙志刚那一步,就如很多人都相信当局对政治犯不至于像对待一般刑事犯那么凶残。他多次解释过如此判断的理由,那就是老江早就在内部强调不要制造中国的曼德拉、瓦文萨、昂山素季,因此他暂时是安全的。他之所以极端反对暴力,如指责杨佳,其实也是基于这样的判断,认为在“以暴制暴”的心态下,社会很可能走向完全失控,只会招致当局更疯狂的报复,从而使更多人包括无辜者和温和派如他自己遭池鱼之殃。他对杨佳等暴力反抗事件的过分谴责,其实正是与他这种恐惧心理有关的。
   
   
    o 寫得很好。特別是最後部分。 张三一言 [54 b] 2012-01-23 23:52:01 [点击: 80] (1186339)
   
   作者: 张三一言 "寫得很好。特別是最後部分。" 2012-01-23 23:52:01 [点击:80]
   寫得很好。特別是最後部分。
   張三一言  2012014 沙巴
   
    o 朱镕基要弄死二代人的计划,应该也包括弄死余杰这样的 古镜 [0 b] 2012-01-23 21:57:19 [点击: 50] (1186323)
    o 经典!顶! 莲子 [503 b] 2012-01-23 21:49:39 [点击: 116] (1186320)
    + 看到时候就想顶这段: 贝苏尼 [289 b] 2012-01-24 01:04:26 [点击: 104] (1186342)
    # 但这点与小余不对症 古迷 [346 b] 2012-01-24 02:49:18 [点击: 67] (1186348)
    * 没有分歧呀 贝苏尼 [156 b] 2012-01-24 04:31:32 [点击: 60] (1186363)
    o 小余其实一向激烈,大约是老刘才能拉住他 古迷 [344 b] 2012-01-24 06:01:28 [点击: 52] (1186372)
    + 这是一个令人无奈的的类似悖论一样的事情。 旁观者昏 [386 b] 2012-01-23 22:10:22 [点击: 96] (1186328)
    # 那倒不一定,有些专制政权垮台就起于百姓逃跑 古迷 [128 b] 2012-01-24 02:55:49 [点击: 48] (1186349)
    * 中国人怎么逃? 旁观者昏 [58 b] 2012-01-24 04:48:29 [点击: 49] (1186365)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