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白素道:“我是說,人在變了,變得越來越不像人,越來越像野獸。]
李芳敏144000
·7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 8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
·9你們要互相接待,不發怨言。 10你們要作 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
·12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好像是遭遇非常的事, 13倒
·19所以那順著神的旨意而受苦的人,要繼續地行善,把自己的生命交託那信實的
·10賊來了,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
·2那從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
· 6耶穌對他們說了這個譬喻,他們卻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
·7於是耶穌又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我就是羊的門。 8所有在我以先來的
·9我就是門,如果有人藉著我進來,就必定得救,並且可以出、可以入
·11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12那作雇工不是牧人的,羊也不是自己的,他一見狼來,就把羊撇下逃跑,狼就
·15好像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
·16我還有別的羊,不在這羊圈裡;我必須把牠們領來,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
·17父愛我,因為我把生命捨去,好再把它取回來。 18沒有人能奪去我的生命,
·19猶太人因著這些話又起了紛爭。 20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說:「他是鬼附的,他
·22在耶路撒冷,獻殿節到了,那時是冬天。 23耶穌在殿的所羅門廊上走過, 24
·25耶穌對他們說:「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卻不相信;我奉我父的名所作的事,
·27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隨我。 28我賜給他們永生,他
·29那位把羊群賜給我的父比一切都大,也沒有人能把他們從我父的手裡奪去。 3
·32耶穌對他們說:「我把許多從父那裡來的善事顯給你們看,你們因哪一件要用
·33猶太人對他說:「我們不是因為善事用石頭打你,而是因為你說了僭妄的話;
·34耶穌說:「你們的律法上不是寫著『我說你們是神』嗎?
·35聖經是不能廢除的,如果那些承受 神的道的人,神尚且稱他們是神, 36那
·37我若不作我父的事,你們就不必信我; 38我若作了,你們縱然不信我,也應
·39他們又要逮捕耶穌,他卻從他們的手中逃脫了。
·40耶穌又往約旦河
·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Psalm 5
·1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的話,顧念我的歎息。Psalm 5
·2我的王,我的 神啊!求你傾聽我呼求的聲音,因為我向你禱告。
·3耶和華啊!求你在清晨聽我的聲音;我要一早向你陳明,並且迫切等候。4因為
·5狂傲的人不能在你眼前站立,你恨惡所有作惡的人。Psalm
·6你必滅絕說謊話的;好流人血和弄詭詐的,都是耶和華所憎惡的。
·7至於我,我必憑著你豐盛的慈愛,進入你的殿;我要存著敬畏你的心,向你的
·8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
·8耶和華啊!求你因我仇敵的緣故,按著你的公義引導我,在我面前鋪平你的道
·10神啊!求你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詭計跌倒,願你因他們許多的過犯,
·11願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樂,常常歡呼;願你保護他們,又願愛你名的人,因你
·12耶和華啊!因為你必賜福給義人,你要以恩惠像盾牌四面護衛他。P
·1我公義的神啊!我呼求的時候,求你答應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舒暢。求
·2尊貴的人啊!你們把我的榮耀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你們喜愛虛妄,追求虛
·3.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把虔誠人分別出來,歸他自己;我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
·4你們生氣,卻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時候,你們要在心裡思想,並且要安靜。(
·5你們應當獻公義的祭,也要投靠耶和華。
·6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得甚麼好處呢?」耶和華啊!求你仰起你的臉,
·8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覺,因為只有你耶和華能使我安然居住。
·7你使我心裡喜樂,勝過人在豐收五穀新酒時的喜樂
·1耶和華啊!我的仇敵竟然這麼多。起來攻擊我的竟然那麼多。Psalm 3:1Lord,
·2有很多人議論我說:「他從 神那裡得不到救助。」(細拉)
·3耶和華啊!你卻是我周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是使我抬起頭來的。
·4我發聲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他就從他的聖山上回答我。(細拉)
·詩篇 3: 5我躺下,我睡覺,我醒來,都因耶和華在扶持著我。
·詩篇 3: 6雖有千萬人包圍攻擊我,我也不怕。
· 7耶和華啊!求你起來;我的神啊!求你拯救我,你擊打了我所有仇敵的臉頰,
·8救恩屬於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子民。
·1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
·2世上的君王起來,首領聚在一起,敵對耶和華和他所膏立的,說:3「我們來掙
·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譏笑他們。
·5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6「我已經在錫安
·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
·10現在,君王啊!你們要謹慎。地上的審判官啊!你們應當聽勸告。
·11你們要以敬畏的態度事奉耶和華,又應當存戰兢的心而歡呼。
·1有福的人: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的人的座位。
·2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詩篇 1:4惡人卻不是這樣,他們好像糠秕,被風吹散。
·5因此,在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在義人的團體中,罪人也必這樣。
·6因為耶和華看顧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Psalm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烈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氣忿中管教我。
·詩篇 6 :2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4耶和華啊!求你回轉搭救我,因你慈愛的緣故拯救我。5因為在死亡之地無人記
·7我因愁煩眼目昏花,因眾多的仇敵視力衰退。
·8你們所有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詩篇 6 :9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接納我的禱告。
·10我所有的仇敵都必蒙羞,大大驚惶;眨眼之間,他們必蒙羞後退。
·1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6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8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9願惡人的惡行止息,願你使義人堅立。公義的神啊!你是察驗人心腸肺腑的。
·10神是我的盾牌,他拯救心裡正直的人。
·11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12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13他親自預備了致命的武器,他使所射的箭成為燃燒的箭。
·14看哪!惡人為了罪孽經歷產痛,他懷的是惡毒,生下的是虛謊。
·15他挖掘坑穴,挖得深深的,自己卻掉進所挖的陷阱裡。
·16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17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
·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美彰顯在天上。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33我觀看你手所造的天,和你所安放的月亮和星星。
·4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5你使他比天使(「天使」或譯:「 神」)低微一點,卻賜給他榮耀尊貴作冠
·6你叫他管理你手所造的,把萬物都放在他的腳下,
·7就是所有的牛羊、田間的走
·8空中的飛鳥、海裡的魚,和海裡游行的水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白素道:“我是說,人在變了,變得越來越不像人,越來越像野獸。


   
   
   
   白素道:“我是說,人在變了,變得越來越不像人,越來越像野獸。人類的進化,在我們這一代,可能已到了盡頭,再向下去,不但沒有進步,反而只好走回頭路,終于又回到原始時代!”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bsy/001.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盡頭
   第01節
   
     “盡頭”是一個詭异得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
     在敘述這個故事之前,先要說几句題外話。不久之前,我接到一封自加拿大寄來的信,寫得很長,寄信來的,是我不相識的三個年輕人,他們都在大學就讀,他們和我討論了一些科學上的問題之后,用挪揄口气問:為什么那么多詭异古怪的事,全都給你遇上了,而不是給別人遇到呢?
     由于那几位年輕朋友沒有回信地址,所以我只好在這里回答。
     我回答是:我所遇到的事情,一開始就詭异古怪的,可以說少之又少,它們大多數是极其普遍的一件事,任何人都會忽略過去的,我只不過捕捉了其中极其細微的一個疑點,探索下去。
     探索下去的結果,才會發現事情越來越是詭异古怪,發現很多事,根本遠在現在人類的知識范圍之外。而如果當時便忽略了那一些細微的可疑之點,那么,自然也不會發現進一步的詭异的事實了。
     所以,可以那樣說,那种稀奇古怪的事,并不是恰巧給我遇到,而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遇到,但是大家都忽略了過去,而我鍥而不舍,要追尋它的原因而已。
     譬如說,街頭有兩個少年在打架,那樣的事,居住在城市中的人,一生之中,一定都看到過的。那并不是什么奇事,而且可以說极其普通。
     看到兩個少年在打架,有的人會上去將他們拉開,有的人會遠遠躲開去,有的人會在一旁吶喊助威,看一場不要買票的戲,也有的人會去叫警察,那也全是很普通的行動,一句話,那是一件极普通的事。
     可是,“盡頭”這個詭异莫名的故事,卻就是當兩個少年在街上打架開始的。
     我不是第一個發現他們在打架的人,當我發現他們的時候,在惡斗的兩個少年之旁,至少已圍了十三四個人,他們都在大聲叫好。
     那兩個少年,大約都只有十六七歲,衣服很破爛,一望便如是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那种問題少年,其中的一個,已經在流鼻血,另一個也已鼻青眼腫了。
     可是他們卻還在打著,纏在一起,拚命想將對方摔倒在地上,時而騰出手來,揮擊著對方。
     我看到這种情形,是感到十分之惡心。
     使我惡心的,決不是那兩個在打架的少年人,而是圍在一旁看熱鬧的人。
     我站定了身子,只看了几秒鐘,便決定該如何做了。
     我推開擋在我身前的兩個人,向前走去,來到了那兩個少年的身邊。
     然后,我雙手齊出,抓住了他們兩人的肩頭,喝道:“別打了!”
     在接下來的几秒鐘之內,我才知道那些人,只是圍著看,而沒有人上來勸阻,是有原因的了,因為我一面喝叫,一面將他們兩人,分了開來。
     而就在我將他們分開來之際,他們突然各自掣出一柄小刀,向我的肚際插來!
     這种攻擊是突如其來,几乎毫無征兆的!
     我赶緊一吸气,身子一縮,“刷刷”兩聲,兩柄小刀,就在我的肚前,插了過去。我看到明幌幌,展有五寸長的刀鋒,也不禁心頭火起。
     我雙腳飛起,踢向那兩個少年的胯下。
     他們兩人,一被我踢中,就痛得彎下了身子,其中一個彎下了身子之后,立時跳了起來,另一個也想逃,卻被我抓住了他的衣領,直提了起來。
     我抓住的那個,就是流鼻血的那個。他被我提起來之后,連掙扎的余地也沒有。
     我本來是想,在提起他之后,再狠狠地摑他兩巴掌的,可是看到他那种血流滿面的樣子,我揚起的手,也放了下來,只是道:“走,到警局去!”
     那少年還在用力掙扎著,可是當他知道他是無法在我手中逃出去的時候,他停止了掙扎。
     然而,他也不向我求饒,只是惡狠狠地望著我,道:“你不放開我,那是你自討苦吃!“
     我冷笑著,道:“你想恐嚇我,那是你自討苦吃!”
     我拖著他便走,只走出了几碼,迎面就來了兩個警員,我將經過的情形,大略和那兩個警員說了說,就松開了抓住那少年的手。
     那少年趁机,身子一轉,突然向外,奔了開去。
     一個警員立時扑向前去,將他扑倒在地上,那少年和警員糾纏起來,另一名警員也沖了上去,很快就把那少年制服,我和他們一起到了警局中。
     一直到我离開警局之前,那少年一直用一种十分惡毒的眼光望著我。
     我自然可以在他的那种眼光中,看出他對我,是恨之入骨的。
     但是我自問并沒有做錯什么,這樣的少年人,因為种种原因,流落街頭,以犯罪為樂。形成這种少年的原因很多,許多專家,都喜歡稱之為“社會問題”,但是我一直以為那還是個人的問題。
     在同一環境,終于成為滓渣,將之歸咎于社會,實在不公平,社會為什么會害你而不害他呢?自然是你自己先不爭气的緣故。
     所以,我自己覺得自己做得十分對,那樣的少年人,只有當他還未變成大罪犯之前,便讓他知道不守法是會受到懲罰的,才能有使他改過的希望。
     我可以說是心安理得。
     但是,那少年人的那种目光,卻還是令得我十分之不舒服,一直當我回到了家中,那种不舒服的感覺,仍然存在著。
     我感到那几乎不是人的眼睛中應該有的目光!
     人總是人,人是有文化的,文化的淵源、歷史,都已非常悠久。人和別的動物不同,人的感情,受文化的薰陶,在一個即使從來未受過任何教育的人,他日常接触的一切,也全是人類文化的結晶,他也應該受到人類文化的一定影響。
     可是那少年人,唉,他的那种目光,是一种充滿了原始獸性的仇恨,將他的臉部全都遮去,只剩下一對眼睛的話,那你將分不出他是人還是獸!
     說我的心中“不舒服”,那還是很輕松的說法,應該說我的心頭很沉重。
     但自然,過了几天之后,我也將那件事,漸漸忘記了,直到第七天,我和我的妻子白素,從一個朋友家中出來。那晚月色很好,我們的車子停在相當遠的地方,是以我們慢慢走著。
     那時已經是午夜了,街道上很冷清,情調很不錯,可是,突然之間,從橫街中,呼嘯著沖出了七八個人來,那七八個人的動作十分快,一下子就將我們圍住了!
     而且,我立即就看出,那七八個人中,有一個面對著我的,正是那天打架,給我抓住的那少年!
     現在,他和他的同伴,年紀都差不多,每一個人的手上,都握著一柄尖刀。
     那少年人本來大約是想搶劫過路人的,他一見到了我,發出了一下吹嘯聲,他手中的刀尖,精光閃閃,擋住了我,獰笑著,道:“兄弟,原來是你!”
     那七八人中有几個七嘴八舌地問:“怎么,你認識他?他是誰!”
     他們之中,也有的用賊溜溜的眼睛打量著白素,道:“嗨,跟我們去玩,怎么樣?”
     白素自然不會在那樣的場合下吃惊,她只是覺得事情太滑稽了,在她的眼中看來,那些小流氓和紙糊的實在沒有多大的差別。
     我伸手向那少年一指,道:“那天你在警局,一定未曾吃過苦頭?”
     那少年一直哼笑著,突然大叫了一聲,道:“弟兄,這人我要他的命!”
     他那种凶狠的神情,令我呆了一呆,我想問他,為什么他和我的仇恨如此之深,我也想問他,他是不是知道,如果殺了我的話,會有什么后果。
     但是,我根本沒有開口的机會!
     隨著他的那一下凄厲的怪喝聲,至少有三個人,一起向我沖了過來。而在那一剎那間,我起了一陣惡心,我感到向我扑過來的,不是三個人,而是三條瘋狗!
     在那樣的情形下,除了采取行動之外,我自然不能再做別的什么了。
     我身形一挺,突然飛起一腳,向沖在最前面的人,疾踢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一腳踢中了那人的什么地方,但是我听到了一下干脆的骨裂之聲。
     接著,我也向前直沖了過去,當一柄尖刀,突然剌到了我的面門之際,我倏地出手,抓住了那手腕,用力一抖,“咭”地一聲響,又听到了腕骨斷折聲。
     我的左手肘也在同時撞出,因為另一個家伙,在那時自我的左面攻來。我的左臂上,被那家伙的小刀,划出了一道口子。
     但是當我的手肘,撞中了他的胸口之際,他至少給我撞斷了兩根肋骨!
     在另一邊,另外兩個小流氓在白素的手下,也吃了苦頭,一個小流氓雙手掩住了臉,血自他的指縫之中流出來,也看不出他受了什么傷。
     另一個小流氓,彎著身子,汗自他的額上,大滴大滴淌下來。
     還有几個人看到這种情形,都呆住了,他們的手中還握著刀,但是他們的情形,就像是被拔光了毛的雞一樣。
     我拍了拍雙手,向他們走了過去,冷冷地道:“怎么樣,還有人來動手么?”
     我一面說,一面直向那個少年走了過去,那少年轉身想逃,但是我一伸手,便已抓住了他的衣領,一手捏住了他的手腕,將他手中的刀,奪了下來。
     那時,其余的几個人,受傷的也好,未曾受傷的也好,都已急急逃走了。我將那少年的手扭了過來,冷冷地道:“到警局去,我想這一次,你不會那么快就出來的了,兄弟!”
     那少年仍然用那种目光瞪著我,我也不去理會他,一直將他拉到了碰上警員,才將他交給警員。
     自然,我們免不了要到警局去,等到從警局中出來之后,白素才歎了一聲,道:“你覺得么,這些人,他們簡直不像是人!”
     我也歎了一聲,我早已有那樣的感覺了。
     白素和我一起向前走著,她又道:“你有沒有感到,人在漸漸地變了。”
     我呆了一呆,道:“你的意思是──”
     白素道:“我是說,人在變了,變得越來越不像人,越來越像野獸。人類的進化,在我們這一代,可能已到了盡頭,再向下去,不但沒有進步,反而只好走回頭路,終于又回到原始時代!”
     我苦笑著,道:“你這樣說法,倒很新鮮。”
     白素挽住了我的手臂,道:“我也是有感而發的,你還記得么?明天,章先生要來,他是群眾心理專家,你不妨向他轉述一下我的意見。”
     不是白素提起,我几乎忘了這件事了。
     在這里,我當然得介紹一下那位“章先生”。我未見章達,已經有好多年了,我和章達分手的時候,我們全是小孩子,我們都只有十一歲,章達的父親是外交官,他要离開家鄉,到外國去了。
     在那樣的年紀,到外國去這件事,對兩個未曾見過世面的小孩子來說,簡直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和他曾撐著船,在瘦西湖中蕩了整個下午,然后,還曾在一座廟中,當著神像,叩了三個頭,結義兄弟。當叩頭的時候,口中念念有詞,念的全是從舊小說看來的那一套,什么“但愿同年同月死”之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