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
李芳敏144000
·6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得甚麼好處呢?」耶和華啊!求你仰起你的臉,
·8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覺,因為只有你耶和華能使我安然居住。
·7你使我心裡喜樂,勝過人在豐收五穀新酒時的喜樂
·1耶和華啊!我的仇敵竟然這麼多。起來攻擊我的竟然那麼多。Psalm 3:1Lord,
·2有很多人議論我說:「他從 神那裡得不到救助。」(細拉)
·3耶和華啊!你卻是我周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是使我抬起頭來的。
·4我發聲向耶和華呼求的時候,他就從他的聖山上回答我。(細拉)
·詩篇 3: 5我躺下,我睡覺,我醒來,都因耶和華在扶持著我。
·詩篇 3: 6雖有千萬人包圍攻擊我,我也不怕。
· 7耶和華啊!求你起來;我的神啊!求你拯救我,你擊打了我所有仇敵的臉頰,
·8救恩屬於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子民。
·1列國為甚麼騷動?萬民為甚麼空謀妄想?
·2世上的君王起來,首領聚在一起,敵對耶和華和他所膏立的,說:3「我們來掙
·4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譏笑他們。
·5那時,他必在烈怒中對他們講話,在震怒中使他們驚慌,說:6「我已經在錫安
·7受膏者說:「我要宣告耶和華的諭旨:耶和華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
·10現在,君王啊!你們要謹慎。地上的審判官啊!你們應當聽勸告。
·11你們要以敬畏的態度事奉耶和華,又應當存戰兢的心而歡呼。
·1有福的人: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好譏笑的人的座位。
·2他喜愛的是耶和華的律法,他晝夜默誦的也是耶和華的律法。
·詩篇 1:4惡人卻不是這樣,他們好像糠秕,被風吹散。
·5因此,在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在義人的團體中,罪人也必這樣。
·6因為耶和華看顧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Psalm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烈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氣忿中管教我。
·詩篇 6 :2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3我的心也大大戰慄,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
·4耶和華啊!求你回轉搭救我,因你慈愛的緣故拯救我。5因為在死亡之地無人記
·7我因愁煩眼目昏花,因眾多的仇敵視力衰退。
·8你們所有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詩篇 6 :9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接納我的禱告。
·10我所有的仇敵都必蒙羞,大大驚惶;眨眼之間,他們必蒙羞後退。
·1耶和華我的 神啊!我已經投靠了你,求你拯救我脫離所有追趕我的人。求你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3耶和華我的神啊!如果我作了這事,如果我手中有罪孽,4如果我以惡回報那與
·6耶和華啊!求你在怒中起來,求你挺身而起,抵擋我敵人的暴怒,求你為我興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7願萬民聚集環繞你,願你歸回高處,統管他們。
·8願耶和華審判萬民。耶和華啊!求你按著我的公義,照著我心中的正直判斷我
·9願惡人的惡行止息,願你使義人堅立。公義的神啊!你是察驗人心腸肺腑的。
·10神是我的盾牌,他拯救心裡正直的人。
·11神是公義的審判者,他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
·12如果人不悔改,神必把他的刀磨快。神已經把弓拉開,準備妥當。
·13他親自預備了致命的武器,他使所射的箭成為燃燒的箭。
·14看哪!惡人為了罪孽經歷產痛,他懷的是惡毒,生下的是虛謊。
·15他挖掘坑穴,挖得深深的,自己卻掉進所挖的陷阱裡。
·16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17我要照著耶和華的公義稱謝他,歌頌至高者耶和華的名 。
·1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你把你的榮美彰顯在天上。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得著了讚美」或譯
·33我觀看你手所造的天,和你所安放的月亮和星星。
·4啊!人算甚麼,你竟記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
·5你使他比天使(「天使」或譯:「 神」)低微一點,卻賜給他榮耀尊貴作冠
·6你叫他管理你手所造的,把萬物都放在他的腳下,
·7就是所有的牛羊、田間的走
·8空中的飛鳥、海裡的魚,和海裡游行的水族。
·9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是多麼威嚴。
·1耶和華啊!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
·2我要因你快樂歡欣;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
·3我的仇敵轉身退後的時候,就在你的面前絆倒、滅亡。
·4因為你為我伸了冤,辨了屈;你坐在寶座上,施行公義的審判。
·5你斥責了列國,滅絕了惡人;你塗抹了他們的名,直到永永遠遠。
·6仇敵的結局到了,他們遭毀滅,直到永遠;你拆毀他們的城鎮,使它們湮沒無
·7耶和華卻永遠坐著為王,為了施行審判,他已經設立寶座。
·8他必以公義審判世界,按正直判斷萬民。
·9耶和華要給受欺壓的人作保障,作患難時的避難所。
·10認識你名的人必倚靠你;耶和華啊!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
·11你們要歌頌住在錫安的耶和華,要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
·12因為那追討流人血的罪的,他記念受苦的人,他沒有忘記他們的哀求。
·13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看看那些恨我的人加給我的苦難;求你把我從死門拉
·15列國陷入自己挖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裡纏住了。
·16耶和華已經把自己顯明,又施行了審判;惡人被自己手所作的纏住了。
·17惡人都必歸到陰間,忘記 神的列國都必滅亡。
·18但貧窮的人必不會被永遠遺忘,困苦人的希望也必不會永久落空。
·19耶和華啊!求你起來,不要讓世人得勝;願列國都在你面前受審判。
·20耶和華啊!求你使他們驚懼,願列國都知道自己不過是人。
·1耶和華啊!你為甚麼遠遠地站著?在患難的時候,你為甚麼隱藏起來呢?
·2惡人驕橫地追逼困苦人,願惡人陷入自己所設的陰謀
·3惡人誇耀心中的慾望,他稱讚貪財的人,卻藐視耶和華(「他稱讚貪財的人,
·4惡人面帶驕傲,說:「耶和華必不追究!」在他的一切思想中,都沒有神。
·5他的道路時常穩妥,你的判斷高超,他卻不放在眼內;他對所有的仇敵都嗤之
·6他心裡說:「我必永不搖動,我決不會遭遇災難。
·7他口裡充滿咒詛、詭詐和欺壓的話,舌頭底下盡是毒害與奸惡。
·8他在村莊裡埋伏等候,在隱密處殺害無辜的人,他的眼睛暗地裡窺探不幸的人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10他擊打,他屈身蹲伏,不幸的人就倒在他的爪下
·9他在隱密處埋伏,像獅子埋伏在叢林中;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
·9他埋伏要擄走困苦人,他把困苦人拉入自己的網中,擄走了他們。
·11他心裡說:「神已經忘記了,他已經掩面,永遠不看。」
·12耶和華啊!求你起來;神啊!求你舉起手來,不要忘記困苦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

如果那种力量已經掌握了生命配額轉移的方法,那么生命買賣很快就會普遍起來。像陶啟泉、大亨他們那班豪富,和全世界的權貴……總之是買得起、花得起錢的人,會大喜若狂,認為這樣子的生命,才算是公平。而出賣生命者,可以得到大量金錢,擺脫人間地獄的苦困,雖然少了几年生命,可是能夠使自己活得像個人,那也正是他們熱切的希望──對他們來說,或許那是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從那些應征信來看,絕對可以得到如此的結論。那樣看來,我所擔心的那种力量會對人類帶來极大禍害的假設也不能成立。因為全人類的行為,正是向著這一個方向在發展,既然是人心所趨,就算是由此走向滅亡,也是人類自己的選擇! 想到這里,我的感覺十分奇特,難以形容,我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1/008.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賣命
   七、半夢半醒

   
   我道:“生命形式不同者,請勿妄加評議!”
     康維仍然笑容滿面:“對不起──我可不可以指出一些事實?”
     我悶哼了一聲,沒有回答。康維顯然也不准備听我的回答,他接著就道:“我不明白你們為何對生命配額的轉移如此緊張,覺得不能接受,而事實上,生命配額的轉移,早已實施,而且十分普遍,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一時之間,還弄不明白康維這樣說是甚么意思,白素已經道:“那不能算!”
     康維道:“怎么不能算?根本就是生命配額的轉移!就拿‘輸血’來說──“
     本來我一時之間想不通白素和康維在爭甚么,可是一听到“輸血”這兩個字,我就不由自主大叫一聲,明白康維說生命配額轉移早已在實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提到了輸血。
     輸血是現代醫學中最普遍的一种手術,行之已久,人人都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任何怪异。
     輸血這件事,在某种角度看來,确然可以算是生命配額的轉移。失血過多,會喪失生命,經過輸血,就可以使生命延續──那當然是接受了血液的人,同時也接受了生命配額的緣故。
     這一點,可以說毫無疑問。
     可是輸出血液的人,是不是損失了生命配額呢?
     現代醫學說,輸出少量血液,對身体健康并無影響──事實也證明了這個說法。
     可是身体健康,并不代表生命配額沒有減少。生命配額減少是看不出來的,不但現在看不出來,而且日后也看不出來──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本來可以活多久。
     如果輸血會導致生命配額的減少,那是一件极可怕的事情,會使得現代醫學手足無措,甚至于無法運行!
     我把這一點提了出來,并且嚴重警告康維:“沒有确實證据,你可不要胡說八道!捐血救人,是很高尚的行為,但是如果捐血者會損失本身的生命配額,只怕肯做的人,少之又少,現代醫學會因此癱瘓!”
     我說得十分鄭重,而且問題也确然很嚴重,所以連柳絮也望定了康維,等他作進一步解釋。
     康維做了一個鬼臉:“我不知道輸出血液會不會損失生命配額,可是接受輸血可以增加生命配額,卻是可以肯定的。”
     康維雖然只是說“不肯定”,可是我仍然感到极度緊張。我追問道:“你說清楚一些──究竟輸出血液的人,會不會損失生命配額?”
     康維還是沒有正面回答,他只是道:“血液是人体中最奇特的組成部分,它不但可以在离開人的身体之后,自行獨立存活一個很長的時間,而且也是人体重要組織之中,唯一失去了之后可以再生長的部分……”
     我不等他再發揮下去,就打斷了他的話頭:“你說結論,結論是甚么?”
     康維在我的追問之下,又想了一會,才道:“根据血液的再生能力來看,答案應該是不會損失生命配額。”
     我略略松了一口气,可是新的問題立刻又產生了。
     我道:“你舉了輸血這個例子來說明生命配額的轉移,其實推而廣之,心髒、腎髒……等等器官的移植,也當然是生命配額的一种轉移。”
     康維道:“當然是。不過器官的移植,都在拿出器官的一方已經死亡的情形下進行,死者的死亡,可能是由于他的呼吸配額已經用完,或者是腦部活動配額沒有了,若是他的心髒功能還有大量配額剩余,那就可以把這种剩余轉移到他人身上去使用,對死者來說,也就無所謂損失不損失。”
     我立刻道:“有一些器官移植并非在一方死亡的情形下進行,最常見的情形是腎髒的轉移──大都出現在為了挽救親人的生命上,轉移過程中的雙方都是活人,得到的一方,當然是增加了生命配額,而失去的一方,不能再生出一個新的腎來,他是不是損失了他的生命配額?”
     康維被我的問題迫得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白素在這時候忽然笑了起來:“你們兩位,真可以說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怎么在這個問題上鑽起牛角尖來了?”
     我和康維,确然糊涂一時,因為白素這樣說了,我們竟然還是沒有立刻想起我們的討論,有甚么不對勁的地方。
     所以我們一起向她望去,她不等我們開口,先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們先想一想。
     就在這時候,柳絮指著我們,笑了起來,顯然是她也明白了白素的話。接著是康維用力打了他自己一下腦袋,當然不到一秒鐘,我也明白了。
     后來他們都取笑我后知后覺,我想說當時陳景德比我更遲鈍,可是我沒有說出口──如果淪落到要和陳景德作比較,那實在太不堪了。
     雖然在這個問題上,我的反應比較遲鈍,可是他們三個都是非同小可的人物,比不上他們,我也不覺得是甚么大失敗。
     何況我比起康維這個精密無比的机器腦袋來,也不過只慢了一秒半秒而已!
     卻說當時我看到陳景德還是一臉茫然的神气,我就向他解釋道:“我們討論生命配額是不是有損失,可是這個問題實際上并不成立,因為任何人的生命配額,早在他的生命形成之時,已經确定,是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減少。”
     白素向我笑了笑,表示她說我們糊涂,确然是因為如此。
     可是陳景德經我說明之后,仍然不明白。
     他非但不明白,而且還提出了一個問題。
     更令人气結的是,他的問題,令我們四個人一時之間都啞口無言!
     他道:“要是生命配額早在生命形成之初已經設定,那么也就根本不存在生命配額的轉移──是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減少,也就不會增加,何來轉移?”
     一時之間,我思緒很紊亂,難以回答陳景德這個問題──在生命配額轉移這個問題上,我有很多想法,可是想法和想法之間,卻在很多情形下互相矛盾。
     剛才陳景德提出的問題,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我既然肯定了生命配額是早已設定的,可是又認為生命配額的轉移是可能,這豈不是矛盾之至?
     我這樣想著,口中自然而然喃喃自語:“真是矛盾!”
     白素卻應聲道:“并不!”
     我呆了一呆:“并不甚么?”
     白素道:“并不矛盾!”
     各人都向她望去,看她如何解釋這個明顯的矛盾。
     白素徐徐道:“這是一個有關命運的老問題:要是命里注定大富,是不是坐在家里甚么也不做,根本不必努力,錢就會從天上掉下來?”
     陳景德反問:“你的答案是甚么?”
     白素道:“我的答案是:不會!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努力去賺。”
     陳景德道:“這不是矛盾了嗎?”
     白素搖頭:“并不矛盾。因為在命運設定他會成為大富的同時,也已經設定他會勤奮努力,而不是坐在那里等錢從天上掉下來。”
     我吸了一口气:“你的意思是說,生命配額的轉移,也是早已設定的事?”
     白素點了點頭:“我們已經假設生命配額把一生所有的動作都早已設定,當然也包括了他會減少生命配額或增加生命配額這种行動在內。”
     白素把問題解釋得很明白──一切都早已設定,包括出讓或接受生命配額在內。
     在這樣的情形下,生命配額的轉移當然成為可能,并不矛盾。
     陳景德瞪大了眼,想了一會,忽然神情變得十分哀傷,失聲叫道:“要是這樣,我們的──我是說我和陳宜興的計划如果實現了,那豈不是我們兄弟二人,早已注定其中一個會早死!”
     我瞪了他一眼:“你太矛盾了,你不是說過你們兩人一起活著是极大的浪費嗎?一個早死,就表示一個可以長命,有甚么可以傷感的?”
     陳景德低下頭,顯然一時之間他還很難接受我的話。
     我也不再去理會他,因為在這時候我想起了一個令我傷感的問題──如果一切早已設定,那么無論我如何努力,都將無法阻止生命配額轉移的進行!
     而且我的一切擔心也都屬于多余──既然有人設定會出讓生命配額,那么生命配額轉移就遲早會出現。
     或許生命配額轉移早已在進行中,只不過人類還沒有意識到而已,像輸血、器官移植,甚至于全身換血等等現代醫學所能做到的一切,肯定都可以使生命配額得到增加,至于有得必有失,誰是失去的一方,無法确切肯定。
     總之這种現象,并不造成我開始時所有的那种憂慮,看來如果將來生命配額的轉移普遍化之后,得到的和失去的各取所需,人人都習以為常,心安理得,就像進行普通的買賣一樣,雖然是買命和賣命,也不會對整個人類社會形成任何混亂,說不定對現存的一些社會現象,還可以有大大的改進!
     而等到生命配額的買賣普遍化之后,既然是雙方心甘情愿的行為,也就不存在甚么道德不道德的問題了。
     現在由于我們對生命的觀念,所以感到買命和賣命這种行為有些難以接受,但到了那時候,人類對生命的觀念也必然大大改變,覺得用金錢去購買生命,或為了金錢而出賣生命是很正常的事情,一點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這樣說,絕非危言聳听,也并非夸大了金錢万能。事實上,金錢和生命的關系,已經到了如今這种程度,只要再向前跨出一小步,就可以進入用金錢買賣生命的境地了。
     其所以還沒有跨出這一小步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科學上還做不到生命配額隨意轉移而已。
     如果那种力量已經掌握了生命配額轉移的方法,那么生命買賣很快就會普遍起來。
     像陶啟泉、大亨他們那班豪富,和全世界的權貴……總之是買得起、花得起錢的人,會大喜若狂,認為這樣子的生命,才算是公平。
     而出賣生命者,可以得到大量金錢,擺脫人間地獄的苦困,雖然少了几年生命,可是能夠使自己活得像個人,那也正是他們熱切的希望──對他們來說,或許那是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從那些應征信來看,絕對可以得到如此的結論。
     那樣看來,我所擔心的那种力量會對人類帶來极大禍害的假設也不能成立。
     因為全人類的行為,正是向著這一個方向在發展,既然是人心所趨,就算是由此走向滅亡,也是人類自己的選擇!
     想到這里,我的感覺十分奇特,難以形容,我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白素知道我的心情實在是無可奈何之至,所以她用同情的眼光望著我。
     康維也跟著我笑起來:“現在你也相信我的推斷了吧──那种力量其實并無惡意!“
     我突然感到很是疲倦,連說話也有气無力:“不管它有沒有惡意,我們還是要設法把它找出來!”
     接下來我的聲音更乾澀:“一想起那种力量可以捕捉人類的思想,就算沒有惡意,也使人覺得活著沒有意思──多少強權統治者渴望可以箝制人的思想,都未能成功,強權統治者永遠無法知道人們腦中究竟真正在想些甚么東西,這是古今中外強權統治者的悲哀。要是那种力量竟然可以彌補強權統治者的這個遺憾,那就無論如何對人類來說不是好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