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
李芳敏144000
·8 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太陽上,太陽就得了能力,可以用火烤人。 9 人被高熱燒烤,就褻瀆那有權柄掌管這些災難的 神的名,並不悔改,把榮耀歸給他。
· 19 耶穌不許,卻對他說:“你回家到你的親屬那裡去,把主為你作了多麼大的事,並他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 20 那人就走了,開始在低加波利傳講耶穌為他所作的大事,眾人都希奇。
·18 他們坐著吃飯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跟我一起吃飯的人要出賣我。
·57 “你們為甚麼自己不能判斷甚麼是對的呢?
·16 我傳福音原是沒有可誇的,因我不能不傳。如果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 17 如果我甘心作這事,就有賞賜;即使不甘心,這職責還是託付我了。 18 那麼,我的賞賜是甚麼呢?就是我傳福音時,叫人免費得著福音。這樣,我就沒有用過傳福音可以享有的權利了。
·“這人真是 神的兒子!”
·神爱你吗?
·15 他又對他們說:“你們到全世界去,向所有的人傳福音。 16 信而受洗的必定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17 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用新方言說話, 18 用手握蛇,喝了甚麼毒物也不受害,手按病人就必好了。”
·13 他們有禍了,因為他們離棄了我;他們遭毀滅,因為他們背叛了我。我雖然想救贖他們,他們卻對我說謊。
·4 耶穌回答他們:“你們要小心,不要被人迷惑;
·49 全能者為我行了大事,他的名為聖; 50 他的憐憫世世代代歸與敬畏他的人。 51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驅散心裡妄想的狂傲人。 52 他使有權能的失位,叫卑微的升高,
·32 為要作外族人啟示的光,和你民以色列的榮耀。”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耶十七 9)
·我原知道你行事非常詭詐;你自出母胎以來,就被稱為叛徒。
·21 “我沒有差派這些先知,但他們自己到處跑;我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竟擅自說預言。
·難不成我真的要嫁不出嗎﹖
·“毒蛇所生的啊,誰指示你們逃避那將要來的忿怒呢?
· 11 他 們 把 兩 隻 船 攏 了 岸 , 就 撇 下 所 有 的 , 跟 從 了 耶 穌 。
·他們的屍體也沒有人埋葬,必在地面上成為糞肥。
· 23 那不被我絆倒的,就有福了。”
·耶 利 米 書 18 :19 耶和華啊!求你傾聽我的申訴,聽那些指控我的人的聲音。耶 利 米 書 19 15 “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看哪!我必使我宣告攻擊這城的一切災禍,臨到這城和她附近的一切城鎮,因為他們硬著頸項,不聽從我的話。’”
·Special annountment: Start from today, End date for Umno party in Malaysia Politic History! najib the latest pm from umno.巫統的最后一任首相。Isaiah 22 :19 Aku akan melemparkan engkau dari jabatanmu, dan dari pangkatmu engkau akan dijatuhkan.
· 38 鬼已經離開的那人求耶穌,要跟他在一起;但耶穌打發他回去,說: 39 “你回家去,述說 神為你作了怎樣的事。”他就走遍全城,傳講耶穌為他作了怎樣的事。
·50 耶穌說:“不要禁止他,因為不反對你們的,就是贊成你們的。”
· 4 ‘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5 我必在怒氣、烈怒和忿怒中,用伸出來的手和強有力的膀臂,親自攻擊你們。
·我要把你給各種食肉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作食物。 5 你必倒在田野,因為我已經說過了。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 6 我必降火在瑪各和安居在沿海地帶的人身上,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 10 那迷惑他們的魔鬼,被拋在硫磺的火湖裡,就是獸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他們必晝夜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
· 18 耶 穌 對 他 們 說 : 我 曾 看 見 撒 但 從 天 上 墜 落 , 像 閃 電 一 樣 。 19 我 已 經 給 你 們 權 柄 可 以 踐 踏 蛇 和 蠍 子 , 又 勝 過 仇 敵 一 切 的 能 力 , 斷 沒 有 甚 麼 能 害 你 們 。 20 然 而 , 不 要 因 鬼 服 了 你 們 就 歡 喜 , 要 因 你 們 的 名 記 錄 在 天 上 歡 喜 。
· 34 你的眼睛就是你身體的燈,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明亮;如果不健全,全身就黑暗。 35 所以要謹慎,免得你裡面的光黑暗了。 36 你若全身明亮,沒有一點黑暗,你就完全明亮,好像明亮的燈光照你一樣。
·22 風要捲走你所有的牧人,你的盟友要被擄去;那時,因你的一切惡行,你必蒙羞受辱。
·40 我必使你們蒙受永遠的凌辱、永遠的羞恥,是不能忘記的。”
· 15 這國必成為列國中最低微的,也必不能再攀到列國之上;我必使他們弱小,以致他們不能再管轄列國。
· 16 我把它扔下陰間,與那些下到陰府的人一起的時候,我就使列國因它墜落的響聲而震驚。
· 21 勇士中最強的必在陰間論到埃及和幫助埃及的說:‘他們已經下來了,他們與沒有受割禮的,就是被刀所殺的人,一起長眠。’
·。掌權者啊!你們真的講公義嗎(本句或譯:“你們默然不語,真的講公義嗎”)?你們真的按照正直審判世人嗎? 2 不是的,你們心中策劃奸惡;你們的手在地上施行強暴(本句原文作“你們在地上稱出你們手中的強暴”)。 3 惡人一出母胎,就走上歧路;他們一離母腹,就走偏了路,常說謊話。
·)“我來要把火投在地上,如果燒了起來,那是我所願意的。 50 我有應當受的洗,我是多麼迫切地期待這事完成。
·我必使我所說攻擊那地的一切話應驗在那地
· 耶 利 米 書 Jeremiah 25 : 6 “你們不要隨從別的神,不要事奉敬拜他們,也不可容你們手所作的惹我發怒;這樣,我就不會使禍患臨到你們。 7 但你們沒有聽從我,竟容你們手所作的惹我發怒,自招禍害。”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39 人活在世上,因自己的罪受懲罰,為甚麼發怨言呢?
·10 慈心的婦人親手烹煮自己所生的孩子;
·急﹗覓終生伴侶﹖
·11因為凡高抬自己的,必要降卑;自己謙卑的,必要升高
·5  神必把你永遠拆毀;他必把你挪去,把你從帳棚中揪出來,把你從活人之地連根拔起
·耶和華啊!求你留心聽我、應允我,因為我是困苦貧窮的
·受欺壓的流淚,卻無人安慰他們
·20 耶和華的怒氣必不轉消,直到他作成和實現他心中的計劃。在末後的日子,你們就會完全明白這事。
·以 賽 亞 書 43:4 因為你在我眼中非常寶貴和貴重,所以我愛你;我使別人作你的替身,同別的民族交換你的性命。
·他們聽了,一點也不明白,不知道他說的是甚麼。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都必定發生,然後這世代才會過去。路 加 福 音 21 :32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都必定發生,然後這世代才會過去
·11 使徒以為這些話是無稽之談,就不相信。
·Chinese Culture
·4 你要吩咐使臣對他們的王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你們要這樣對你們的王說: 5 是我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了大地,以及地面上的人和獸;我看給誰適合,就把地給誰。
·我認爲婚後才談快乐﹐浪漫的日子會好一點!
·我的夢想老公, My Dream husband! seeking husband! ^^
· 耶 利 米 書Jeremiah 29:8 勿信假先知“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這樣說:‘不要被你們中間的先知和作占卜的欺騙,也不要聽信自己所作的夢。 9 因為他們冒我名對你們說虛假的預言,我並沒有差派他們。’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我40歲的時候該怎麼辦﹖
·把抵押歸還,把搶奪人的物件償還,遵行賜生命的律例,不作惡事,他就必存活,不致死亡; 以 西 結 書 33 :15
·他回答:“但以理啊!你只管去吧,因為這些話已經隱藏密封,直到末期。但 以 理 書 12:9
·我記得他們的一切罪惡。他們所作的一切,
·11 他們實在是沒有價值的。
·尼尼微啊! 我必為你預備墳墓,因為你沒有存在的價值
·萬軍之耶和華說:‘因為我揀選了你。’
·42 安得烈就帶他到耶穌那裡。耶穌定睛看著他,說:“你是約翰的兒子西門,你要稱為磯法。”(“磯法”翻譯出來就是“彼得”。)
·約 翰 福 音 2:24 耶穌卻不信任他們,因為他知道所有的人, 25 也不需要誰指證人是怎樣的,因為他知道人心裡存的是甚麼。
·22 你們敬拜你們所不知道的,我們卻敬拜我們所知道的,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
·44 你們彼此接受稱讚,卻不尋求從獨一的 神而來的稱讚,怎麼能信呢?
·29 耶穌回答:"信神所差來的,就是作神的工了。
·24 不要按外貌判斷人,總要公公平平地判斷人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他就可以先拿起石頭打她。
·想想你40歲的時候怎麼辦﹖
· 賊來了,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25 耶穌說:“我就是復活和生命;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要活著。 26 所有活著又信我的人,必定永遠不死,你信這話嗎?”
·32 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歸向我。”
·21 那領受我的命令,並且遵守的,就是愛我的;愛我的
·l only want a husband 100% belongs to me! that all
·13 現在常存的有信、望、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了你,你交給我要作的工,我已經完成了
·耶穌說:“如果不是從天上給你權柄,你就無權辦我;因此,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對他們說:“除非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李芳敏anne lee fung meng)決不相信。”
·25 其他的門徒對他說:“我們已經見過主了。”多馬對他們說:“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用我的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我的手探入他的肋旁,我決不相信。”
·耶穌說:“你願意為我捨命嗎?約 翰 福 音 13 :38
·猶大(張昌福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
·猶大(張昌福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
·撒但就進入他(張昌福Chiong Hock Tiong B4973378)的心。
·撒但就進入他(張昌福)的心。
·44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19 所以你們應當悔改歸正,使你們的罪得著塗抹。
·人若不控制自己的心,就像沒有城牆,毀壞了的城一樣。
·生活就象強姦
·12 她一生的年日,只帶給丈夫益處,沒有害處。
·2 於是十二使徒召集了眾門徒,說:“要我們放下 神的道,去管理伙食,是不合適的。
·使 徒 行 傳 7:35 他們拒絕了這位摩西(李芳敏 anneleefm),說:‘誰立了你(李芳敏anneleefm)作領袖和審判官呢?’但 神藉著在荊棘中向他(李芳敏anneleefm)顯現的使者的手,派他(李芳敏anneleefm)作領袖和救贖者。
·“你所讀的,你明白嗎?”
·44 外族人領受聖靈.彼得還在說話的時候,聖靈降在所有聽道的人身上, 45 那些受了割禮、跟彼得一同來的信徒,因為聖靈的恩賜也澆灌在外族人的身上,都很驚訝;
·他不歸榮耀給 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擊打他,他被蟲咬,就斷了氣。
· 47 因為主曾這樣吩咐我們說:‘我已立你作外族人的光,使你把救恩帶到地極去。’”
· 47 因為主曾這樣吩咐我們說:‘我已立你作外族人的光,使你把救恩帶到地極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

如果那种力量已經掌握了生命配額轉移的方法,那么生命買賣很快就會普遍起來。像陶啟泉、大亨他們那班豪富,和全世界的權貴……總之是買得起、花得起錢的人,會大喜若狂,認為這樣子的生命,才算是公平。而出賣生命者,可以得到大量金錢,擺脫人間地獄的苦困,雖然少了几年生命,可是能夠使自己活得像個人,那也正是他們熱切的希望──對他們來說,或許那是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從那些應征信來看,絕對可以得到如此的結論。那樣看來,我所擔心的那种力量會對人類帶來极大禍害的假設也不能成立。因為全人類的行為,正是向著這一個方向在發展,既然是人心所趨,就算是由此走向滅亡,也是人類自己的選擇! 想到這里,我的感覺十分奇特,難以形容,我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mm1/008.htm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賣命
   七、半夢半醒

   
   我道:“生命形式不同者,請勿妄加評議!”
     康維仍然笑容滿面:“對不起──我可不可以指出一些事實?”
     我悶哼了一聲,沒有回答。康維顯然也不准備听我的回答,他接著就道:“我不明白你們為何對生命配額的轉移如此緊張,覺得不能接受,而事實上,生命配額的轉移,早已實施,而且十分普遍,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一時之間,還弄不明白康維這樣說是甚么意思,白素已經道:“那不能算!”
     康維道:“怎么不能算?根本就是生命配額的轉移!就拿‘輸血’來說──“
     本來我一時之間想不通白素和康維在爭甚么,可是一听到“輸血”這兩個字,我就不由自主大叫一聲,明白康維說生命配額轉移早已在實施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提到了輸血。
     輸血是現代醫學中最普遍的一种手術,行之已久,人人都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任何怪异。
     輸血這件事,在某种角度看來,确然可以算是生命配額的轉移。失血過多,會喪失生命,經過輸血,就可以使生命延續──那當然是接受了血液的人,同時也接受了生命配額的緣故。
     這一點,可以說毫無疑問。
     可是輸出血液的人,是不是損失了生命配額呢?
     現代醫學說,輸出少量血液,對身体健康并無影響──事實也證明了這個說法。
     可是身体健康,并不代表生命配額沒有減少。生命配額減少是看不出來的,不但現在看不出來,而且日后也看不出來──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本來可以活多久。
     如果輸血會導致生命配額的減少,那是一件极可怕的事情,會使得現代醫學手足無措,甚至于無法運行!
     我把這一點提了出來,并且嚴重警告康維:“沒有确實證据,你可不要胡說八道!捐血救人,是很高尚的行為,但是如果捐血者會損失本身的生命配額,只怕肯做的人,少之又少,現代醫學會因此癱瘓!”
     我說得十分鄭重,而且問題也确然很嚴重,所以連柳絮也望定了康維,等他作進一步解釋。
     康維做了一個鬼臉:“我不知道輸出血液會不會損失生命配額,可是接受輸血可以增加生命配額,卻是可以肯定的。”
     康維雖然只是說“不肯定”,可是我仍然感到极度緊張。我追問道:“你說清楚一些──究竟輸出血液的人,會不會損失生命配額?”
     康維還是沒有正面回答,他只是道:“血液是人体中最奇特的組成部分,它不但可以在离開人的身体之后,自行獨立存活一個很長的時間,而且也是人体重要組織之中,唯一失去了之后可以再生長的部分……”
     我不等他再發揮下去,就打斷了他的話頭:“你說結論,結論是甚么?”
     康維在我的追問之下,又想了一會,才道:“根据血液的再生能力來看,答案應該是不會損失生命配額。”
     我略略松了一口气,可是新的問題立刻又產生了。
     我道:“你舉了輸血這個例子來說明生命配額的轉移,其實推而廣之,心髒、腎髒……等等器官的移植,也當然是生命配額的一种轉移。”
     康維道:“當然是。不過器官的移植,都在拿出器官的一方已經死亡的情形下進行,死者的死亡,可能是由于他的呼吸配額已經用完,或者是腦部活動配額沒有了,若是他的心髒功能還有大量配額剩余,那就可以把這种剩余轉移到他人身上去使用,對死者來說,也就無所謂損失不損失。”
     我立刻道:“有一些器官移植并非在一方死亡的情形下進行,最常見的情形是腎髒的轉移──大都出現在為了挽救親人的生命上,轉移過程中的雙方都是活人,得到的一方,當然是增加了生命配額,而失去的一方,不能再生出一個新的腎來,他是不是損失了他的生命配額?”
     康維被我的問題迫得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白素在這時候忽然笑了起來:“你們兩位,真可以說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怎么在這個問題上鑽起牛角尖來了?”
     我和康維,确然糊涂一時,因為白素這樣說了,我們竟然還是沒有立刻想起我們的討論,有甚么不對勁的地方。
     所以我們一起向她望去,她不等我們開口,先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們先想一想。
     就在這時候,柳絮指著我們,笑了起來,顯然是她也明白了白素的話。接著是康維用力打了他自己一下腦袋,當然不到一秒鐘,我也明白了。
     后來他們都取笑我后知后覺,我想說當時陳景德比我更遲鈍,可是我沒有說出口──如果淪落到要和陳景德作比較,那實在太不堪了。
     雖然在這個問題上,我的反應比較遲鈍,可是他們三個都是非同小可的人物,比不上他們,我也不覺得是甚么大失敗。
     何況我比起康維這個精密無比的机器腦袋來,也不過只慢了一秒半秒而已!
     卻說當時我看到陳景德還是一臉茫然的神气,我就向他解釋道:“我們討論生命配額是不是有損失,可是這個問題實際上并不成立,因為任何人的生命配額,早在他的生命形成之時,已經确定,是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減少。”
     白素向我笑了笑,表示她說我們糊涂,确然是因為如此。
     可是陳景德經我說明之后,仍然不明白。
     他非但不明白,而且還提出了一個問題。
     更令人气結的是,他的問題,令我們四個人一時之間都啞口無言!
     他道:“要是生命配額早在生命形成之初已經設定,那么也就根本不存在生命配額的轉移──是多少就是多少,不會減少,也就不會增加,何來轉移?”
     一時之間,我思緒很紊亂,難以回答陳景德這個問題──在生命配額轉移這個問題上,我有很多想法,可是想法和想法之間,卻在很多情形下互相矛盾。
     剛才陳景德提出的問題,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我既然肯定了生命配額是早已設定的,可是又認為生命配額的轉移是可能,這豈不是矛盾之至?
     我這樣想著,口中自然而然喃喃自語:“真是矛盾!”
     白素卻應聲道:“并不!”
     我呆了一呆:“并不甚么?”
     白素道:“并不矛盾!”
     各人都向她望去,看她如何解釋這個明顯的矛盾。
     白素徐徐道:“這是一個有關命運的老問題:要是命里注定大富,是不是坐在家里甚么也不做,根本不必努力,錢就會從天上掉下來?”
     陳景德反問:“你的答案是甚么?”
     白素道:“我的答案是:不會!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努力去賺。”
     陳景德道:“這不是矛盾了嗎?”
     白素搖頭:“并不矛盾。因為在命運設定他會成為大富的同時,也已經設定他會勤奮努力,而不是坐在那里等錢從天上掉下來。”
     我吸了一口气:“你的意思是說,生命配額的轉移,也是早已設定的事?”
     白素點了點頭:“我們已經假設生命配額把一生所有的動作都早已設定,當然也包括了他會減少生命配額或增加生命配額這种行動在內。”
     白素把問題解釋得很明白──一切都早已設定,包括出讓或接受生命配額在內。
     在這樣的情形下,生命配額的轉移當然成為可能,并不矛盾。
     陳景德瞪大了眼,想了一會,忽然神情變得十分哀傷,失聲叫道:“要是這樣,我們的──我是說我和陳宜興的計划如果實現了,那豈不是我們兄弟二人,早已注定其中一個會早死!”
     我瞪了他一眼:“你太矛盾了,你不是說過你們兩人一起活著是极大的浪費嗎?一個早死,就表示一個可以長命,有甚么可以傷感的?”
     陳景德低下頭,顯然一時之間他還很難接受我的話。
     我也不再去理會他,因為在這時候我想起了一個令我傷感的問題──如果一切早已設定,那么無論我如何努力,都將無法阻止生命配額轉移的進行!
     而且我的一切擔心也都屬于多余──既然有人設定會出讓生命配額,那么生命配額轉移就遲早會出現。
     或許生命配額轉移早已在進行中,只不過人類還沒有意識到而已,像輸血、器官移植,甚至于全身換血等等現代醫學所能做到的一切,肯定都可以使生命配額得到增加,至于有得必有失,誰是失去的一方,無法确切肯定。
     總之這种現象,并不造成我開始時所有的那种憂慮,看來如果將來生命配額的轉移普遍化之后,得到的和失去的各取所需,人人都習以為常,心安理得,就像進行普通的買賣一樣,雖然是買命和賣命,也不會對整個人類社會形成任何混亂,說不定對現存的一些社會現象,還可以有大大的改進!
     而等到生命配額的買賣普遍化之后,既然是雙方心甘情愿的行為,也就不存在甚么道德不道德的問題了。
     現在由于我們對生命的觀念,所以感到買命和賣命這种行為有些難以接受,但到了那時候,人類對生命的觀念也必然大大改變,覺得用金錢去購買生命,或為了金錢而出賣生命是很正常的事情,一點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這樣說,絕非危言聳听,也并非夸大了金錢万能。事實上,金錢和生命的關系,已經到了如今這种程度,只要再向前跨出一小步,就可以進入用金錢買賣生命的境地了。
     其所以還沒有跨出這一小步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科學上還做不到生命配額隨意轉移而已。
     如果那种力量已經掌握了生命配額轉移的方法,那么生命買賣很快就會普遍起來。
     像陶啟泉、大亨他們那班豪富,和全世界的權貴……總之是買得起、花得起錢的人,會大喜若狂,認為這樣子的生命,才算是公平。
     而出賣生命者,可以得到大量金錢,擺脫人間地獄的苦困,雖然少了几年生命,可是能夠使自己活得像個人,那也正是他們熱切的希望──對他們來說,或許那是夢想成真,神話變成了事實。從那些應征信來看,絕對可以得到如此的結論。
     那樣看來,我所擔心的那种力量會對人類帶來极大禍害的假設也不能成立。
     因為全人類的行為,正是向著這一個方向在發展,既然是人心所趨,就算是由此走向滅亡,也是人類自己的選擇!
     想到這里,我的感覺十分奇特,難以形容,我竟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白素知道我的心情實在是無可奈何之至,所以她用同情的眼光望著我。
     康維也跟著我笑起來:“現在你也相信我的推斷了吧──那种力量其實并無惡意!“
     我突然感到很是疲倦,連說話也有气無力:“不管它有沒有惡意,我們還是要設法把它找出來!”
     接下來我的聲音更乾澀:“一想起那种力量可以捕捉人類的思想,就算沒有惡意,也使人覺得活著沒有意思──多少強權統治者渴望可以箝制人的思想,都未能成功,強權統治者永遠無法知道人們腦中究竟真正在想些甚么東西,這是古今中外強權統治者的悲哀。要是那种力量竟然可以彌補強權統治者的這個遺憾,那就無論如何對人類來說不是好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