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被魔笔点中的紫昕,今夜因缘冥会,她的到来裹着含灵轻埃。


   
    我见她是一种膨胀的忧郁,迅速在她的一切细胞中展现。她告诉我,她16岁就被人拐骗,卖到河南、山东等地,多次被转手,最后,死于一场火灾。紫昕的身上保留着各种可怕的痕迹,被棉毯遮住后仍然可以想象出一具焦体。她的嘴唇微微嚅动,倾吐着岁月的悲伤。
    她16岁那年,被一个大嫂介绍给一个男人,那男人自称是可以带她去广州打工,同去的还有另外的几个小城镇女孩。她们怀着自谋生路的梦幻出发了,几个女孩子先后在火车途中被人接走。而她到了一间大山的小屋里,才明白被人拐卖给农民做老婆了。
   
    那汉子一脸的疙瘩,头发乱得象鸡窝。他表示:自己是花了2万块把她买来的。不管紫昕如何反抗,他那山丘一样的肚皮已经压在她身上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日夜被锁在屋子里,若叫唤就要挨打。强奸,辱骂,虐待,成了她生活的主要内容。后来才知道,他的那2万块钱还是借来的,到了日子还不出来,债主逼上门来,抢走了抵押品---紫昕。
   
    债主不顾紫昕已经怀孕在身,又把她3万块钱从河南卖给山东的单身汉。那男人两个月后发现紫昕早已经怀着别人的孩子,就时常用脚踢紫昕的肚子,活生生地把那胎儿踢了流产。男人觉得受骗,找不到卖主,就拿紫昕作出气筒。紫昕每每被打得遍体伤痕。她想过不下于一百种方法试图逃脱,可都失败了。那男人拴住她就象拴住三万块钱。
   
    紫昕玉音顿住:“什么话都可以说吗?”
    我眸波洋溢:“我受沓纱天使的重托,替你们300美女申冤,你无论如何不幸,如何委屈,尽可道来。”
    她调度着词句似地:“哎,我被他们强奸后得了妇科病,早就不想活了,每次行房,男人好象满足得不得了,我却是受刑,从未达到过高潮。高度性冷淡。他每折磨我一次,我就迈近死神一步。”那山东男人看她不再会怀孕,而风韵犹存,又打起倒卖她的主意。他说要报复河南人,策划着再把她卖回河南去。就在一个流着鼻涕光着脚的男人,来看过“货”的当天下午,她乘一人独在屋内,利用炉灶的余火,点燃了床铺及屋粱,她也葬身火中。她亮着烧光的眉毛痕迹:“有些女人被拐卖后,还能逃出,而我则不能。我选择被火烧死,是只有火才能使我同这些野蛮愚昧同归于尽。”
   
    我不赞同她的这种自焚的方式,她点点头:“我本来以为我是最惨的,来到这里才发现我还不是最可悲的。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里面外面一样恐怖。”
    有词为证:《更漏子》
    荒漠远,凝风寒,漏声跟步穿心缠。梦沉滞,到围阑,欲归昏茫茫。
    烛已黄,泪拭干,背望家乡催肺惭。任惶惑,解更烦,玉焚灰自凉。
   
    ----未完待续---
(2012/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