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被魔笔点中的紫昕,今夜因缘冥会,她的到来裹着含灵轻埃。


   
    我见她是一种膨胀的忧郁,迅速在她的一切细胞中展现。她告诉我,她16岁就被人拐骗,卖到河南、山东等地,多次被转手,最后,死于一场火灾。紫昕的身上保留着各种可怕的痕迹,被棉毯遮住后仍然可以想象出一具焦体。她的嘴唇微微嚅动,倾吐着岁月的悲伤。
    她16岁那年,被一个大嫂介绍给一个男人,那男人自称是可以带她去广州打工,同去的还有另外的几个小城镇女孩。她们怀着自谋生路的梦幻出发了,几个女孩子先后在火车途中被人接走。而她到了一间大山的小屋里,才明白被人拐卖给农民做老婆了。
   
    那汉子一脸的疙瘩,头发乱得象鸡窝。他表示:自己是花了2万块把她买来的。不管紫昕如何反抗,他那山丘一样的肚皮已经压在她身上了。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日夜被锁在屋子里,若叫唤就要挨打。强奸,辱骂,虐待,成了她生活的主要内容。后来才知道,他的那2万块钱还是借来的,到了日子还不出来,债主逼上门来,抢走了抵押品---紫昕。
   
    债主不顾紫昕已经怀孕在身,又把她3万块钱从河南卖给山东的单身汉。那男人两个月后发现紫昕早已经怀着别人的孩子,就时常用脚踢紫昕的肚子,活生生地把那胎儿踢了流产。男人觉得受骗,找不到卖主,就拿紫昕作出气筒。紫昕每每被打得遍体伤痕。她想过不下于一百种方法试图逃脱,可都失败了。那男人拴住她就象拴住三万块钱。
   
    紫昕玉音顿住:“什么话都可以说吗?”
    我眸波洋溢:“我受沓纱天使的重托,替你们300美女申冤,你无论如何不幸,如何委屈,尽可道来。”
    她调度着词句似地:“哎,我被他们强奸后得了妇科病,早就不想活了,每次行房,男人好象满足得不得了,我却是受刑,从未达到过高潮。高度性冷淡。他每折磨我一次,我就迈近死神一步。”那山东男人看她不再会怀孕,而风韵犹存,又打起倒卖她的主意。他说要报复河南人,策划着再把她卖回河南去。就在一个流着鼻涕光着脚的男人,来看过“货”的当天下午,她乘一人独在屋内,利用炉灶的余火,点燃了床铺及屋粱,她也葬身火中。她亮着烧光的眉毛痕迹:“有些女人被拐卖后,还能逃出,而我则不能。我选择被火烧死,是只有火才能使我同这些野蛮愚昧同归于尽。”
   
    我不赞同她的这种自焚的方式,她点点头:“我本来以为我是最惨的,来到这里才发现我还不是最可悲的。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里面外面一样恐怖。”
    有词为证:《更漏子》
    荒漠远,凝风寒,漏声跟步穿心缠。梦沉滞,到围阑,欲归昏茫茫。
    烛已黄,泪拭干,背望家乡催肺惭。任惶惑,解更烦,玉焚灰自凉。
   
    ----未完待续---
(2012/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