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今夜海涵的天宇,四伏着抑扬的抑郁。我点了曾露的芳名后在想:又会是什么可怖情形?
    她来了,果然一脸的血,美貌就如被火燎过,熠熠恨焰。
    她哭哭啼啼,眸子里喷发出几颗火星:“芝麻蒜皮的事情她居然下得了手?”
    事情的经过,令人扼腕叹息不已。
   
    她去看一个新入大学的女友,因为很熟的朋友了,感觉一路上风尘仆仆,就在她与人合租的房子里洗了一个澡。她的女友李琳告诉过她,她的东西放左边墙柜里,大胆用。
    曾露却不小心将李琳告诉她,她的东西放左边墙柜里,听成放右边墙柜里,洗澡时就用了另一个女生的沐浴露,洗发护发液,洗完后又用了润肤膏,碰巧来那个,又用了人家的一卷卫生巾。曾露本来就是学艺术的,不拘小节,与女友之间也从来不会计较,根本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她走后,陆亦很快发现自己的墙柜东西被人用过,就嚷了起来:“出小偷啦!”
   
    李琳忙打电话问曾露,曾露承认用过,才知道是用错了。她表示不要李琳赔她,自己马上来解决。她来时,李琳已经上课去了。曾露把一堆新买的沐浴露,洗发护发液,润肤膏和一包卫生巾往桌上一放:“我用了你一把的,还你一瓶,用了你一卷的,还你一包。可以了吧?”
    陆亦看了一眼鄙视地:“没看到本公主身体部位高贵,一身都是名牌,连生理期用的都是巴黎进口的名牌卫生巾!你一天的伙食费也抵不上我的一条名牌卫生巾!”
    比她漂亮得多的曾露,最见不得这种自命不凡,就讥讽地:“我看用这种牌子,已经是抬举你的身体部位了!”
    两个女孩,用尽心思回敬对方。陆亦鼻腔发音:“我的重点部位保险金额是10万元,相当于你一年的学费加生活费!”
    曾露也抬高声调:“我看还不如用来投保一条小母狗。”
    陆亦哼哼地:“我家养的小母狗,都比你的身价贵。”
    曾露瞥了她一眼:“守财奴,有钱的金花子。我看你家的钱都是盘剥来的。”
   
    陆亦的头摇晃着:“我给你三种选择:第一,你负责赔我同样名牌的沐浴露,洗发护发液,润肤膏和卫生巾;第二,或者赔我现金加精神伤害费共300元;第三嘛,如果你不接受第一及第二种选择,那么,就准备挨一顿打!”
    曾露不听还好,一听就憋不住了:“……我就做第三种选择!看用过你的一把沐浴露,洗发护发液,润肤膏和一条卫生巾,你能把我打死?!”
    陆亦一巴掌就打了过去:“本公主在家中,发现佣人偷东西,就这个下场!”
    曾露从墙上取下她的相框砸在地上:“我是你的佣人吗?小暴君!”
    陆亦仗着身体强壮,力气超强,揪住曾露的头发不放。
    曾露拿出手机报警。警察问为何打架?曾露咬着嘴皮地:“我误用了她的沐浴露,洗发护发液,润肤膏和一条卫生巾!” 陆亦抢过手机来:“她偷用了我的名牌沐浴露,洗发护发液,润肤膏和一条卫生巾!”……男警察觉得太好笑,不想管,连地址都没问就挂机了。
   
    陆亦见警察都懒得管,就更放肆了。她拽着曾露的头发往墙上撞:“还报警不?”
    曾露一声不啃,眼泪哗哗往下流。
    她的沉默在陆亦看来,是不认错。她把门销死,继续打。不一会,曾露的朋友回来了,进不去,干叫嚷。
    曾露用眼睛死死地瞪着陆亦。陆亦慢条斯理地:“再问你一遍:你愿意接受哪一种选择?”
    曾露用脚跺烂她的相框,算是回答。
    陆亦凶相毕露,她又拽着曾露的头发往墙上撞。可这一次太用力了,竟然把曾露的头撞到了挂相框的钉子上,正中太阳穴位。曾露顿时头破血流,躺倒在地上。陆亦这才慌了神,打开了门。等同学把救护车叫来,曾露已经脑死亡。
    有词为证:《喝火令》
    未久见人心,微末息芳音。
    一滴水中世道深。
    情泊已成希奇,处处泛湮腥。
   
    红颜多命薄,今日更芝横。
    星稀月沉难追寻。
    雨也惹人,风也惹纷争。
    屋檐雁低行,焉知犯鬼朋。
   
    ----未完待续---
(2012/0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