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艾鸽文集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和杜甫五言律诗月夜亿舍弟
·八声甘州------为当今中国的"文化精英"而题
·青玉案-------题张志新
·声声慢-------题高莺莺案
·千秋岁引-------为古代哲学家老子而题
·和李白<夜静思>诗一首
·生查子-----为南宋大奸臣秦檜而题
·唐多令--------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而题
·离亭燕-------为歌星邓丽君而题
·千秋岁----------题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
·綺寮怨------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而题
·假如我还活着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依依檐雨,匆匆残梦。每当夜阑微吟,我应缘绕阶曲行,又来到流馨阁。相望人寰,似在愁都。
   
    今晚被点到的女人名叫刘香,是流溢着芳香吗?怎么闻不到一点摇曳的幽浮飘馨。而她落地时到也光芒四射。她属于山丹丹花开红艳艳风味的女人。那种美是绝对不需要粉黛装饰的,好象脖子上一不小心就长出朵山花来。可美丽的脸蛋与和谐的身材,并没有使她受宠。
    刘香用我给她的棉毯包裹住羞处,却让我看她身上的累累伤痕:被皮带抽的,被毛线针戳的,被烟头烫的,被拳头打的……不一而足。赤裸裸的暴力,暴力的赤裸裸。我惊讶:“为什么呢?……”她总在哽咽。好长时间说出一句话来:“做女人命苦阿!”
   
    唉,人世间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下辈子还想做女人呢!女人受宠的多了。
    魔笔显示:她死时似刚生孩子不久,胸部还有分泌物。大冷天,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周围没有火炉,也没有暖气,一穿破被子横在身上,脸上和凡是暴露出来的部位,都有血迹,她的手好象再抓什么,可什么也没抓到。床前有一盛着鸡汤的碗,早已冷却,里面没有鸡肉,只有两片白菜叶。她側着头,木乃伊一般。
   
    她的回忆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公公隔着窗户骂咧咧:“说什么我家男人的精子决定生男生女,医生简直是放屁!老子生了两个孩都是儿子,说明我们郑家人是专会生儿子的!”婆婆也是一嘴脏话:“死不要脸的贱货!骗子!还哄我说这回保证生儿子,又弄出个赔钱货。连生了4个都是女儿,你那个屁股上辈子是不是老母猪踩了一脚?”她婆婆用毛线针戳她乳头:“白白骗吃了我们的十多只鸡!”
   
    这边,她老公用皮带抽她的身上,用拳头打她的脸,还用烟头烫她的生殖器,一边烫,一边骂:“死婆娘,不会生男儿。留着这贱东西,也是只认进,不认出,老子的男儿种子,种进去,就是长不出男儿来!” 刘香只是不停地流泪。她之前,第一胎是个女儿,全家人横眉冷对,小宝宝才5个月不到就发高烧病死了。其实,如果抢救及时,是不会死的。而家里人硬是不抢救。生第二胎时,他们有经验了,见是男儿才拿出准生证。如果是女儿,就告诉医生:没有准生证!医生注射一针就毙命。升第三胎时,男人胆子大起来了,生出来一看,女的,直接用毛巾一裹,不等医护人员下手,就把女体窒息死了。医护人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省了麻烦。也不啃声。
   
    生第四胎时求神祷告过,以为肯定会生男儿。刘香也以为是生男儿,产道一阵颤抖,就激动地大叫:“儿子!”她男人眼睁睁地盯着,孩子一出笼,就急不可待地掀开屁股一看,见没有鸡鸡,就也不用毛巾裹了,直接就扔到屋外的死婴垃圾箱里。大雪天,女婴的啼哭没有打动任何人的心,直到被冻成雪糕。可怜的刘香,女儿出生后,连一眼都没看到她就消失无踪。
   
    我难受地:“没有女人,他们从哪里来?”
    刘香眼睛直直地: “我知道连生了4个都是女婴,他们家无法再容忍我。尽管医生一再告诉他们,生男生女多半是由男人的精子决定的,可他们却固执地认为是我笨,生不出男儿来。我是绝食而死的,而他们给我的那碗鸡汤,即便吃了也活不了多久的。我走了,让他们换人生男儿去吧!”
   
    有词为证:《河满子》
    幽恨难平易沉,梦啼无可追寻。乡音凄瑟冤别离,遥遥一望无垠。惆怅泪眼长湿,怀着云雾降临。
    多情本是人性,何来寡枯干痕。缘由女体生影薄,世道为之闭门。桃花流水去也,月娥如何忍闻?
    ----未完待续----
(2012/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