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夜寒影瘦,霜天衔山。社会本来就是一本活书,而与社会抗争不过死去的冤魂们,有着太深的内涵。美女们本来不该年纪轻轻就进入流馨阁,而困惑的不止她们,还有这颗星球。乱鸦啼后,流萤乱堕。我又开始了探索之旅。
   
   
    我每次采访都准备了一条棉毯,今夜,点名余婷后,我眼见一团白花花的魂魄飘了过来,就意识到:肯定又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就忙把棉毯抛了过去,在她脱变成人形的一瞬间,正好把她的躯体包裹住。她叫余婷,19岁,漂亮的农村女孩,婚后一年多服农药自杀身亡。她垂眉低眸地:“比我再冤的女人没有了!”少许,她又道:“流馨阁里受访回来的女人们都说,你知识丰富,不管女人们的什么冤情,你都能厘清,真的吗?”见她半响没有自叙,我只好又通过魔笔调来现场情形。她躺在被窝里,脸色发黑,口吐污血,瞳孔放大,嘴唇铁青。
   
    有一点可以肯定:当日,他们没有爆发大的冲突,房间火锅里有丰盛的余料,周围没有掀乱打斗的痕迹,连盖在她身上的被子都无紊乱。她是安静地死去的。
    看到现场满地的烟头,酒瓶及抖落的白粉,我判断出:她男人自幼就吸食烟酒、大麻,狂嫖烂奢,身体损害过度,后来导致了性无能。余婷点点头认可。我又想:即便如此,她也不至于自杀呀!如今开放的社会,凭她的美貌搞婚外情并非难事。而其它的证据对自杀无说服力,我略有所思:“有一种可能……,他在你的私处搞了什么名堂。”
    余婷准备掀开棉毯:“正是,你一看就明白了!”
    我提醒她:“我这部小说是场景式的,犹如现场直播,你一旦赤身露体,全球的读者都能看到的。”
    余婷忧愤地:“我就是想要让天下人都看一看,世间竟有如此自私愚蠢的男人!”
    我一惊:虽然她不介意,可她身上那些细如牛毛茧丝的香泽怎么好拿来展示,又不带行为艺术感,便摇摇头:“不了,出于保护女性隐私,你还是描绘一下我就能听明白的。”
   
    余婷顿时泪如泉下。原来,新婚之夜,他男人糊弄她说,要在她的私处刺出两朵花来,羞云怯雨的她心想:反正人是你的了,你要刺就刺吧。但后来,她才发现男人在她的敏感部位左边刺上了“胡强专用”,右边刺上了“偷盗必究”八个大字,紫色的,无法再消除。紧接着的几个月下来,她彻底明白了。她男人属于性无能。而且医治无效。她提出离婚。男人却说:“敢再提离婚二字就杀了你!”多少年代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块石头抱着走。农村女人的命运就是如此。不许离婚,男人又性无能,她只好去偷情。她痴呆地:“就算我想去偷情,可脱了裤子,男人们看见这八个大字,还有性趣吗?再说这胡强是远近闻名的地皮流氓,谁敢惹?!”她承认去试过勾引他人多次,男人们一开始感觉这美女主动投怀送抱,眼中放电,身上泛酥,恨不得啃了她。而脱了裤子后,敢干的人除非碰到不识字的。也有一些男人,本来欲火燃烧,说什么不管她结婚没有,天垮下来都要干,可看到字后,就变脸反过来指责她不守妇道。余婷所禀伶俐美貌,却落得如此下场,心犹不甘。孤寂之余,她竟然还套用《美丽的姑娘》歌曲,改编成:“世上的美男见过万千,独有你最窝囊。你象天上的黑老鸹,又象地上的癞蛤蟆。” 胡强不在乎,只要不离婚就行。可时间长了,余婷觉得活在世上没意思,就选择了自杀。
   
    我奇怪地问:“你当初怎么会选择他呢?” 余婷悲叹一声:“他是镇长的儿子,如今的社会你不知道吗?农村里的恶霸有的是办法娶到美女。”我顿时无语。
   
    有词为证:《小冲山》
    忍闻寒蛩绕秋鸣,惊悚香女命,三更冥。
    世间霸道显狰狞,多少魂,虽死无安宁。
    惊回天底层,拾得众芬芳、孤焦横。
    遂将萧萧付呆凝,卷纸墨,月隐星归零。
    ----未完待续----
(2012/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