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她随着魔笔的绒线而来,如云一般的绮丽。她的身材也是那偎依太阳时才有的熠熠灿烂。
    而她的脖子上血迹斑斑,是另一中恐怖的腥红。
   
    金晶的故事在生活中并非绝无仅有,可那种对生命的漠视,竟然发生在亲密的女友之间,让人毛骨悚然。她17岁那年,被一个同性女孩挑逗,后来发生了同性之恋。一个叫张羚的女友钻进了她的被窝里,手脚放的不是位置。情窦初开的她,受不了她的骋怀,加上世道凄凉,竟一往情深地爱上了她。张羚的大胆和放肆,悄悄地弥补了她的羞涩和温柔。时间一长,两人有了情感,曾经发誓至死相爱。
   
    身为大美女的她,又受到来自男性的诱惑。
    在月光溶溶的一个夜晚,一个男人的怀抱使她发现了异性的磁场。她开始冷淡张羚。张羚也从她的屡屡回避中发现了真情别移。于是,她设计了一次叙旧之宴,把金晶几乎灌醉。她把金晶抱到床上,要留宿她。自然,她是要尽床抵之欢的。金晶当晚和男朋友还有约会,她醉眼朦胧却坚决不从。张羚找出了当年她的情书,上面写着:“如果有一天我变心了,你就把我杀死。你也死,我们徇情而离开这个世界。”金晶表示自己确实也很厌世,很矛盾,也想过死。
   
    她其实并不是特别想死,可身边的的女友闲她要死不死的真讨厌。她眼皮叠皱地:“不是说好了自杀吗,怎么死到临头又想活了?”
    金晶的眸中突然泛起露怯:“我还有男朋友……”
    张羚恨恨然:“我们之前发过毒誓的,谁找男朋友,谁先死!”
    金晶惊讶地:“你这一辈子真的不找男朋友吗?”
    张羚泪如雨下:“我对你是忠贞不二,你以为我的肉体还会属于别的男人吗?”
    金晶垂下长睫:“男女毕竟有别……”
    张羚眼瞪着她:“嫌我满足不了你,是吧?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接受我的初恋,还说这辈子不许我嫁男人?”
   
    金晶难堪地:“我的初恋也是你属于你的,可我男朋友没计较。”
    张羚鼻尖一颤:“你美得一塌糊涂,可我的生命资本不够呀!”
    金晶舌头吐出来:“你想想,死有多可怕?”
    张羚把刀掏了出来:“我就知道你不敢死,今天就这样了,你先死,我后死。我是铁了心要死的,可如果我先死,你不敢死,那么,我们在阴间也结不了连理芝。”
    金晶呆望着她:“你真敢杀我?”
    张羚把刀在她眼前一晃:“为情而死,做鬼也风流!”
    金晶把脖子伸给她:“那你就动手吧!”
    张羚朝着脖喉一刀刺了下去:“变心,就这个下场!”
   
    魔笔显示:杀了金晶后,张羚并没有勇气自杀。她几次也把尖刀对准自己的心窝,可她刺不下去,喃喃地:“我又没有变心,我为什么要死呢?”她把之前和金晶在一起照过的那些艳照翻出来,一张张地烧掉,灰烬落在金晶的遗体上。她既没有自首,也没有逃走。她也不准备再活下去,她在等待着结局。
    有词为证:阮郎归
    香缘残时悔当初,情薄纸不如!
    衾在枕凉有若无,青春又何辜?
   
    人怀妒,心道孤,虚堪爱之初。
    纵有娇媚也落姝,才知谁屠夫。
    ----未完待续---
(2012/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