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习近平大阅兵的领袖冲动
·牟传珩:中南海制造更多的反对派
·牟传珩:中南海集体学习不及格——习近平深陷“苏共教训”困局
·牟传珩:《穹顶之下》撞击“北京模式”
·牟傳珩:中南海顛覆「集體總統制」──習近平建構「金字塔」權力模式
·牟传珩:中共力挺“不投反对票”代表——中国“两会”因申纪兰抓人
·牟传珩: 全球走向民主的伟大历史进程——北京红卫兵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牟傳珩:二○一五年「兩會」政治打假
·牟传珩:中南海反贪腐政治化标志——打击“非组织政治活动”玄机
·牟传珩:习近平无法盘活“北京模式”的这盘死棋
·新文明论坛:高瑜案验证“依法治国”的工具本性——北京“六四”前再传镇压
· 重判高瑜习近平不知情——谁在护主心切指鹿为马
·莫斯科红场大阅兵的弦外之音
·牟傳珩:中紀委給畢福劍套上絞索──告密文化與特務政治相伴而行
·中华民族心灵至今无法结痂的伤痛——“六四”是“我们”和“你们”都过不去
·牟传珩:“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 “北京模式”断子孙路与挖祖宗坟——“三个自信”对“两个生态”的
·牟传珩:未来中国新视角──“红后”与“右后”的对决
·中南海的“六四”恐慌症——“一个提都不能提的日子”
·牟传珩:香港“公民抗命”议会取胜——北京“代理人治港”穷途末路
·牟传珩:“中国”因有共产党才有“特色”——“你国”一词何以风靡网络舆论
·牟传珩:中国人权虚构“巨大成就”──当政者包装华丽羽毛
·牟傳珩:香港公民抗命加深中南海「顏色革命」焦慮症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围剿死磕律师背景下看“你国”——中南海维稳政治新动向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钱指挥枪”奠基“豆腐渣长城”
·牟传珩:习近平任内不会做三件事
·牟传珩:国旗何时为“8•12”冤魂垂首——“你国”大阅兵庆典还搞吗?
·习近平任内不会做的三件事
·牟传珩: 北京病态大阅兵——口香糖、模特兵、杀人武器大展览
·牟传珩:北京大阅兵后续冲击波──对习近平“面子工程”的开支追问
·牟传珩:“反对改革力量”聚焦舆论——谁是中国保守势力的总老板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牟传珩:中共最严党纪 剑指“妄议中央”
·牟传珩:中南海四代“改革”幻想的破灭——亲身验证中国35年人权倒退
·牟傳珩:「習法治國」向維權律師亮劍──「央視審判」引發輿論強烈抨擊
·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牟传珩:教育领域的新“反右”
·牟传珩:在这一年多少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被失踪”?
·习近平互联网大会剑指网络自由——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牟传珩:“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公民“维权日”遭遇“维稳”大截访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中国律师大喋血——中共执政方式极端化
·牟传珩:谁分裂了“一个中国”——“无道伐有道”必遭天谴
·牟傳珩:習近平為「春晚」正名──廣告、娛樂也要講導向
·任志强等大V被封杀之启示——中南海是个输不起棋子的棋手
·党性与人性的较量——任志强捍卫本真不可战胜
·牟传珩: 苏联国旗为何缓缓而降——柏林墙倒塌新反思
· “站立做梦”自说自话——王岐山讲话勾兑意识形态“营养老汤”
·习近平会做“开明绅士”吗
·牟傳珩:台海兩岸會否「地動山搖」──蔡英文就職演講給中南海授民主課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共升级打造网络封锁帝国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的
·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
·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牟传珩:十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权力任性”到何时?
·牟传珩:谁为“无轨养老群体”鸣不平 ——呼吁社会舆论仗义发声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中国各地150多公民联名向全国人大提交《建议书》正式文
·牟传珩:習近平會不會輸在「堵」政上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诉讼维权模式开启
·牟传珩:伪爱国主义批判
·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讼终获立案——《公民建议书》四发起人状告人社
·牟传珩:贾敬龙验证中国法治大喋血 ——两起杀官命案结局对比
·150余公民就《建议书》未获答复致全国人大公开信
·牟傳珩: 習近平要把全黨關進「規矩」的籠子裡
·牟传珩:邓小平谋权集权自封“核心”的韬略轨迹
·牟传珩:习近平执政最大特征是不自信
·牟传珩:北京当局向VPN亮剑——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
·
·牟传珩:中国“穿墙党”在行动——“逃离雾霾,冲出围墙”
·牟传珩: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中国特色颠覆社会公平之“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150余公民建议未获答复致人大代
·牟传珩:今日中国百弊之首──夜郎自大,上诈下愚
·致《公民建议书》全体联署人知会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鲁基:全国两会拥戴“习核心 ——中南海为“十九大”定调
·牟传珩:“回不来”的胡耀邦——李昭遗体告别回响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牟传珩:“最高权力机关”踢皮球——无数老人被拒社保体系之外
·牟传珩:“最高权力机关”踢皮球——无数老人被拒社保体系之外
·叶鸣:“姓党论”与“北大精神当不死而立”——评习近平视察政法大学的讲话
·牟传珩:中共“十九大”凸显执政危机——中国需要宪政价值观洗礼
·叶鸣: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大陆互联网进入“封建时代”
·苦阳子祭“空椅”
·十九大“依法治国”启动公众大诉告
·牟传珩: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青岛市南法院公然对抗“依法治国”
·十九大“依法治国”启动公众大诉告——千人联署信息公开签名说明
·牟传珩:致习近平的公开信——青岛市南法院对抗“依法治国”
·牟传珩:全球华人北京联合大诉讼——“‘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
·牟传珩:青岛市南法院对“依法治国”的严重亵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1927年11月21日,在乌坎村所属的陆丰,曾建立过中国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今天却开始了一个历史性的轮回,发生了驱逐中共基层组织,成为一个没有“党领导”的真正民主自治特区。
   
    眼下,中国大陆已是岁寒严冬,但在广东陆丰乌坎这个拥有1.3万人的乡村,村民却因为自己的土地被非法征用发起声势浩大的正当性抗争,正在演绎着农民以自治运动铲除“苏维埃”的中国“茉莉花”。记得1927年11月21日,在乌坎村所属的陆丰,曾建立过中国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而今天却开始了一个历史性的轮回,发生了驱逐中共基层组织、成为一个没有“党领导”的真正民主自治特区。


   
    政府变脸迫使村民“讨还公道”
   
    土地是农民生存的根本,没有土地,农民就失去了根基。乌坎人因本村党支部与村委贪污腐败、违法卖地、侵犯村民利益,自9月21日以来,多次集体上访无果,便团结一致赶走村里的党组织及村干部,并经民主选举,自行组成“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和“妇女代表联合会”管理村里事务。11月21日,乌坎民主决议,集体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反贪腐示威游行,陆丰市代市长邱晋雄在现场接见了游行群众,双规了村民控告的村干部,并答应对问题进行彻底调查,邱晋雄承认民选自治理事会的合法性,还给理事会的人发工资,每个月一千元。
   
    然而,12月9日下午,广东汕尾市政府突然变脸,将“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乌坎村妇女代表联合会”定性为“非法组织”,并秘密进村抓捕了五个维权代表,其中薛锦波在被抓捕后致死,并拒绝交还遗体,让乌坎村民群情激愤。12日村民曾准备到市政府示威,但被当局安排的大批军警武装封堵。于是上千村民改在妈祖庙开大会,高喊“打倒贪官,打倒腐败,还我耕地,血债血还!”等口号,并矢言为死者讨还公道,“乌坎事件”由此激化。
   
    选票箱与枪杆子的比对
   
    乌坎村外驻扎了大批特警,还有装甲车、特种车辆等,村里被断电、断粮,渔船队被禁止出海,网络被干扰,消息被封锁传出……面对如此险境,12月17日,乌坎村民集体召开声讨大会,村代表发表了具有民主宣言性质的讲话。他们说,乌坎的民选村代表模式已经成为范例,希望全国乡、镇、市、省甚至中央要员,未来都能在公平公开的民主选举中诞生。至此,乌坎人在完全自治的情况下,首创了秩序井然的中国大陆“政治特区”。
   
    村代表林祖连誓言“要用生命与这个腐败的系统抗争”。在如此一个沸腾的乡村,农民自发组织成一个政治实体,这个实体有47个姓氏共1万3千人,各个宗族按人口比例,推出1至5名候选人。100多名候选人相互投票,最后选出13名村代表。他们能够自发性成功地举行选举,实施自治,这等于在向世界宣告:中国人完全有勇气、有能力、有智慧,和平、理性并有秩序地用“一人一票”的方式,成立自治组织来自我管理,而不需要任何“被代表”。
   
    目前,乌坎村堪称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个由地方维权事件演变成收回自己的权利,由民选代表维持秩序的地方行政单位,使之具有了“权力民授”的政治伦理合法性。
   
    追问与证明政治权力的正当性,在于其是否得到了社会成员的授权与承认,在人类历史上,这一政治伦理已经成熟。“公民同意”是奠定国家权力正当性的唯一基石。在乌坎村,由“枪杆子授权”的政府,面对民选的理事会虎视眈眈,在新闻舆论聚焦下,“选票箱自治”与“枪杆子统治”一目了然。二者比较,谁才具有现代政治的正当性?
   
    一个乡村聚焦起的世界目光
   
    乌坎农民自治运动铲除“苏维埃”事件,是中国公民正当性抗争的一个缩影;乌坎“示威民众”的壮举,不仅得到了全国网友的声援,而且已经成为国际主要媒体纷纷报道的焦点。目前,乌坎村内驻守的外国媒体众多,包括英国广播公司(BBC)、《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法新社、NHK电视台等。这个沸腾的乡村,犹如国际新闻发布中心一样繁忙。
   
    英国《每日电讯报》:“两万人公开反抗,中共完全失控,历属首次”;《金融时报》:“事件让人联想到1989年民运”;美国《纽约时报》: 此事件是“对社会不公的一次公开反抗”;《华盛顿时报》社论指出:“乌坎村赶走中共官员,成为1949年以来首片没有中共官员的土地”。
   
    今年12月14日,美国《时代周刊》按照惯例推出了年度人物,“示威民众”这一群体性人物登获榜首。该杂志解释“示威民众”之当选是因为:“这些示威民众从中东国家扩展到欧洲、美国。他们改变了全球政治格局,他们重塑了人民力量。”在普世民主化浪潮推动下,已进入岁末严冬的中国,也有来自乡村的“茉莉花”芳香积极回应,并由此激发了广东诸多乡村维权抗暴迅速蔓延,龙头村、汕头、白塔镇、汐南镇、海门镇、甲东镇、濠江、先城镇、两英镇、司马镇、中山等地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群体维权事件,而海门抗暴民众规模空前,并一度占领了市政府,引爆了当今中国的新农民抗争运动。
   
    “六四镇压”模式不可重复
   
    乌坎抗争运动提出的“反腐”与“民主”的鲜明诉求,与当年的北京“八九”运动如出一辙。因此,最近以来,社会舆论一直担心当局会武力镇压。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于建嵘、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何兵等学者及大批媒体人士,均在网上发声,呼吁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记得当年“六四镇压”前,当局对学生爱国运动的“反革命”定性,激起了全国民愤,最终导致当局以武力镇压的方式否定了民众“反官倒、反腐败”的正当愿望。从此,这个社会便陷入了日趋严重的腐败与不公,导致今日中国官民对立、警民冲突等群体事件此起彼伏。杨佳事件、唐福珍事件、钱云会事件、薛锦波事件,哪一起都远比突尼斯街头小贩事件更具爆炸性。然而,对每次事件,官方都以暴力镇压、秋后算账的“六四”模式结局。但官民对抗越来越激烈,群体冲突事件越来越频繁,“六四”模式,从来就没有给中国带来真正的和谐与稳定,反而致使当局背负了越来越沉重的历史包袱。
   
    12月19日,乌坎村民要求当局于21日前归还薛锦波的遗体,否则,将在21日突破封锁到市政府游行示威。20日,中共中纪委委员、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紧急带领工作组以“谈判”方式暂缓冲突、阻止事态扩大,初步答应乌坎临时理事会提出的三项要求:1、交还薛锦波遗体;2、要求安排五家国际著名传媒机构代表,亲验薛锦波遗体;3、承认临时理事会村代表的合法地位。
   
    眼下,中共面临“十八大”权力重新洗牌,交接班需要政治稳定,经受不起任何风浪的冲击。当局对“乌坎事件”的暂时性妥协,并不意味着其镇压群体抗争的传统思维模式从此改弦易辙,人们不应对此寄予过高的期待。
   
    创新“社会管理”的唯一出路:人民自治
   
    官方最近一再强调要“创新社会管理”,但其出发点却是想用“天价维稳”捆绑社会。然而,各地却涌现了新一轮罢工、抗税以及群体维权浪潮,这绝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情绪表达或发泄,更是由一种“政治正当性伦理”的社会要求驱动的。
   
    正因为执政当局长期以来拒绝普世民主化的道路,权力不受制约,所以才迫使民众在社会冲突中,自觉不自觉地联合一致,一次比一次更加政治化的群体运动接连而来,不断积蓄着公民正当性抗争的资源。
   
    此次乌坎民主自治不管结局如何,都已经击破了一直压在中国民众心头的最大的政治神话——“没有党的领导,社会就会动乱”。今天,摆在全体中华儿女面前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选择就是,要一个乌坎式的人民自治,还是要北京的“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其实乌坎“去党化”迎来的真正自由、民主、秩序的管理示范,首创了本作者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公开呼吁建立的“政治特区”,并已经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真正要创新“社会管理”,其唯一出路就是人民自治。
(2011/12/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