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秦永敏文集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两人很晚才在校门口分手。
   曾明这时才顿悟,她为什么会一再说理解他,又补充说需要他的理解。
   “刘静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太对不起你一家人了,让我在你身上稍微弥补一点自己的罪过吧!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亲哥哥,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然而,哀痛过后,李玲已经只顾得去想自己是多么对不起曾明了。
   为了姐姐,他二十八岁还没有谈朋友。好不容易和郑雪云似乎有了点那种意思,又被自己打破了。何况,自己竟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利用那样可耻的暧昧关系去打探姐姐的死因,如同厚颜无耻的爱情骗子!虽说是为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才这么做的,可对于良心来说,它是丝毫不起作用的。是的,姐姐之死,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难保不因为冲动而铸成大错啊。她深深地感到,曾明的确是个有很多毛病的人,但却也不愧为一个真正的人,怪不得她极为崇敬的姐姐,会钟情于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男子汉……
   她禁不住又一次扑到曾明怀里,激动地痛哭着:“哥哥,我对不起你!”
   “哪儿的话!好妹妹……”曾明抚住她的肩膀,心情沉重得发坠。
   本来,他以为今天的回忆只是看一场自已早已演过的一场电影。万没想到,不仅自已仍然置身在故事中,而且李玲也是当事人!刘静已经死去了六年,然而,那一场噩梦却仍然在继续,一直沿续到今天——自己欠下的债,自己造下的罪孽仍然在折磨着可怜的李玲。这些年来,她虽然受到了姨父姨母的亲切关怀,可谁能够想像,她的精神曾遭受过多大的痛苦,她小小的灵魂曾在怎样的孤寂中煎熬啊?
   幼年失怙,人生中还有比这更严重的打击吗?
   “别的都不用说了,请想信你这个哥哥吧。星期六下午,我叫妈妈好好准备准备,为找回了妹妹庆贺一下。到时候我来接你。干脆,把卢丽芳郑雪云也请去,怎么样?”
   回到寝室,李玲在同学们的一遍均匀呼吸声中悄悄地洗了脸脚。上床后关灯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姐姐、妈妈和爸爸的形象不住地在眼前出现,接着姨妈、姨父和表哥也浮现了,最后,和曾明的初见与重适时的情景又相继出现。她的脑袋里,像走马灯一样不住地回转着一个又一个的形象。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才慢慢模糊了。
   “妹妹,你来了?”
   她吃了一惊,抬头看时,发现一个瘦瘦的姑娘穿着雪白的连衣裙迎面走来,面孔却像蒙了层雾一样模模糊糊地怎么也看不清楚。不过,从说话的声音和身姿上看,她立刻就知道是姐姐来了。
   “姐姐!”
   她惊喜地迎上去拉住了姐姐的手。
   奇怪,自己的手和姐姐相比怎么那样小呢?仿佛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手一直都没长,就像那年姐姐牵着她去照相时一样。
   她没有问,姐姐是怎么找到C县纺织总厂来的。真快乐啊,两人在巍峨的宝塔下流涟,又是摘花,又是斗草,周围的情景和冶金城青山公园里一般无二。
   ……忽然,张伟在楼房的墙角下对她做怪相,逗她捉迷藏。她赶紧跑过去,却又一个人影也没有了。她四处张望,噫,那个骑自行车过来的是谁?自行车上还有个救生圈呢,不消说,是曾明去游泳……
   “曾明,曾明!”
   可不管她怎么喊,人家都不理睬好。
   她赶紧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
   “羞羞羞!”
   张伟突然又躲在另一个地方瞅着她逗引道。
   她故意装做没有看见张伟,往旁边的路上走去,好惩罚他刚才的躲藏。不料突然黑夜降临,四周围什么也看不见了……
   “妹妹,你跟着曾明走吧,他会把你带回家的!”
   姐姐忽然在空中像嫦娥奔月似的飘着,裙子被风鼓成了降落伞,她边挥着手边呼喊着。
   “玲玲,玲玲!”张伟在焦急地找她,就像刚去不久,她赌气跑出姨妈家不顾一且要回自己的家一样。
   “叮铃铃铃,”曾明的自行车铃铛在响,似乎是在向她打暗号。
   她想跟姐姐一起去,可姐姐却隐入了深深的夜幕之中,大概是和嫦娥做伴去了。
   曾明和张伟都在她身旁焦急地寻找着,却都找不到她,他们自己互相之间也似乎看不见对方。
   李玲忽然感到周围的黑色向她拼命压来,她努力地挣扎着,拼命地呼喊着,想让他们两人来帮助自己。然而,那团黑气却像蟒蛇一样勒住了她的脖颈,曾明和张伟也远离她,到别的地方去寻找了。她感到自己被缠得再也受不了,终于一头倒在地上。为了求生,她仍然在拼命地挣扎着,同时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着黑暗而沉闷的天空大声喊道:“曾明!张伟!救命啊……”
   “你醒一下!有人在拼命地搡她,她猛然醒来,一下子掀掉了蒙在头上的被子。
   卢丽芳正从自己的床上打开手电筒探过半个身子来观察,。
   “翻来翻去地,像是被什么缠住了一样!”郑雪云从对面床上关切地看着她,“是不是在做恶梦?”
   “好像还喊什么救命呢!”卢丽芳看着她不解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把我这个夜里从来不醒的人都吓得跳起来了。”
   “睡吧,睡吧,什么事都没有!”李玲勉强地笑着安慰大家。
   很快,漆黑的房里就又是一遍均匀的呼吸声,特别是和她顶头而睡的卢丽芳,简直像在拉风箱,鼻孔里不住地发出“嘶嘶”声。
   她再也无法入睡了。刚才的梦境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出现,特别是姐姐的形象总在眼前晃动。最后一次见到她也是在七年以前,还怎么能真切地回忆出她的面容细部呢?当然,问题主要在在现实中。姐姐的呼唤实际上是自己良心的谴责,这样做实在是太对不起曾明了,如果可能,她真愿意代替姐姐!
   然而,她又怎么能放得下张伟呢?
   
   李玲,一个神色忧郁的小姑娘,双手捧着用网线袋连在一起的两个谷灰盒,跟着姨妈在C县纺织总厂门口下了车。
   姨妈俯下身来,要帮她拿网袋,被她愤愤地拒绝了。
   她双手抱着骨灰盒,步履艰难地跟着姨妈,穿过了宿舍区向干部楼走去。姨妈不住地问她还拿不拿得动,尽管两臂发酸,双手发麻,她固执地紧闭着嘴轻轻地摇头。
   “妈!”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兴高采烈地向姨妈跑来,一边娇气滴滴地喊着一边好奇地打量着她,一对漂亮的大眼睛乌黑明亮。
   一个比小女孩大四五岁的少年正独自对着墙踢足球,一听见喊声,便也转回身来。见是她们,忙抱着球就跑了过来。
   “姨,这就是玲玲吧?”那男孩亲切地看着她问姨妈道,不等姨妈回答,便热情地对李玲说:“玲玲妹累坏了吧?来,我来帮你拿!”
   不料李玲却尖叫一声,咬牙切齿地推开了他,神情像见到了多世的仇敌。
   “别动,这是她爸爸妈妈的骨灰盒,她要拿就让她拿。”姨妈对那男孩子道,又俯身看着李玲疼爱地说:“这是娟娟妹妹,这是张伟,都是好孩子。以后,你就叫张伟伟哥吧。”
   “玲玲妹妹,你都累得满头大汗了,要不放心,就咱们俩一起来拿,我会像你一样爱护它们的。”张伟笑容要掬地站在她面前,略微低下头看着她亲切地说,“从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总得让我欢迎你一下才成啊,不然,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太没点哥哥样了。”
   小李玲悲哀的眼睛仔细地审视着这个表歌,凭感觉她相信他是个可以依赖的人,便慨然允许他分担拿父母骨灰盒的重任了。
   姨妈家里房子又大又多,四口人住了四间房,还外带一个大客厅。姨妈和姨父住在一起,这样还空着一间没人住。
   姨妈和姨父的房里漂亮得叫她吃惊,又是三开门的穿衣柜,又是满月出海的圆镜梳妆台,又是珊瑚形的枝状吊灯,还有大吊扇,落地台灯,落地衣架,“美多牌”高级收音机以及一些她说不出名字来的东西,墙上还挂着些漂亮的山水画。客厅里,大大小小的沙发有七八个,还有西式餐柜,大玻璃门的书橱和古色古香的朱漆组合柜。让她住的娟娟房间里东西少些,但也有电扇、五屉柜,、小梳妆台什么的。多么富足的一个家庭啊,吃的东西不消说,也比她自己原来的家好得多。
   可是,她看着这一切无论怎么也觉得不顺眼,再好吃的东西到嘴里也索然无味。千好万好,怎么也不如自己那穷酸可怜的家好。家中的每一件东西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就连长期瘫痪在床上的爸爸身上那股怎么也洗不掉的气味也远比姨妈身上高级香水味好闻得多。
   她在娟娟房里的一个小方凳上坐下来,紧紧地抱住爸爸妈妈的骨灰盒不放。姨妈帮她在娟娟床对面搭了个临时铺,又抱来了被子铺盖在那儿收拾着。娟娟跟在姨妈身旁边,不住地撒娇撒痴,说起话来又是咬嘴唇双是卷舌头。姨妈总不厌其烦地笑着和她应答,手上再忙,嘴里也不忘疼爱地敷衍娟娟。
   李玲看着,听着,忍不住又嫉妒又难过,想想自己一天之中同时失去了三个亲人,一下子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不能不跟着姨妈到这里来过寄人篱下的生活。看着别人母子俩(虽说是姨妈和表妹)那样亲热,自己却只能捧着骨灰盒独坐一旁,她心里哪能能不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悲哀凄凉啊!她真恨不得扭头就走,抱起骨灰盒便回昌口冶金城自己的家中。
   直到姨妈带着娟娟到另一个房里去忙别的,她一个人独自沉思的时候,心里才勉强感到好过些了。
   可她正在寂寞中抚慰自己心灵中的创伤时,张伟却又抱着一张小桌子走了进来。他冲她笑笑,把小桌子在那张刚铺起的单人床前放下后,走到她面前用手臂擦了擦额头,然后蹲下来从足球守门员戴的大舌头帽子下看着她。似乎觉得那帽子碍事,便把它取了下来,开始关切地瞅着她说话了。
   “玲玲妹妹,到这里来,就回到你自己家了。告诉你,姨和我爸可好啦!说起来,姨和你比跟我还亲一些呢。我不是她生的,我自己的妈也早就死了,就是在生我的时候把她疼死的,连她是什么样的我都没见过。我从小就是在姨手上抱着长大的,还以为姨就是我的亲妈呢。后来,才听她亲口告诉我,咱家墙上挂着的相框里那年青漂亮的女人才是我的亲妈。那年我正好十岁,起先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一相信后,就再也不叫她妈妈,只喊她姨了。可她一点都不怪我,对我还是那么疼。你说你姨妈多好!当然啦,爸爸和妹妹也好,住长了你就知道的。”
   原来他也是个没有妈的孩子!这番话立刻使李玲进一步对他增加了亲切感:连妈妈的面都没见过,多么可怜啊!
   “我知道,你舍不得离开爸爸妈妈。这桌子就放在你的床头,咱们把你爸爸妈妈的骨灰盒放到桌子上去,这样你就可以站起来活动活动,爸爸妈妈离你也近。晚上,他们都守在你的床头保佑你,你就可以好好睡觉了,什么时候醒来,一伸手就可以摸到他们。明天,我们一起到外面去采些花来,在你爸爸妈妈面前摆一点,也在我妈妈相前摆一点,你说好吗?”
   虽然李玲睁着悲哀的眼睛一声不吭地望着他,心里却对他感激得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还是命运相同的人,才能心心相印啊。多好的伟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