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秦永敏文集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小道消息接连不断
   邓小平复出后,跟”直升”派干了起来,老头子这回反过来支持他了。
   广州有个叫李一哲的写大字报要民主,全世界都在议论这件事。
   前高教部长蒋南翔要求让“文革”的大学生回炉,同时恢复高考以考试成绩为录取大学生的主要依据。。
   曾明每打听到一条惊的消息,都要立刻去向刘静“报告”,不光喜气洋洋地谈消息,还要加上各种大胆的猜测和更加狂妄的评论。
   听到这些消息,刘静也很振奋,可比起他来自然有分寸多了。
   “爸爸说过,历史终归是要前进的,眼前这黑暗的一页迟早要翻过去。不过,历史却只有转折而没有奇迹……”
   毕竟不是一般的关系了,虽然说天天都免不了要旁敲侧击地提醒曾明两句,她自己却也不时会向他说出些出格的话来,虽然说得很含蓄,若叫那些紧跟形势的人听了,也很难不认为是要恶毒攻击的。
   “说不定,象你爸爸那样的问题都要解决的,难道写小说就真的罪?历史上,除了清朝搞过文字狱,秦始皇搞过焚书坑儒以外,什么时候有过这种事?何况 ,现在早已不是封建时代了!历史一定会给你爸爸留下一块丰碑,可要在有生之年就能看到……”
   “得啦,想得太美了!”刘静瞥了他一眼,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你不是刚才还说,历史会发生的转折吗?”
   “哼,‘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他自己也说过,‘错误路线的头子是不会改变的’。只要他在,这些事情就休想动。算了,知道你又要没完没了,到此为止,不提这些了,对咱们来说,最现实 的问题是想办法招回去再说,既可以照顾老人,也好给咱们自己造个温暖的窝……”
   一听“给咱们自己造个温暖的窝”,曾明的心立刻酩酊大醉。
   哈,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的事儿吗?
   然而,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抽回去呢?
   招工的好消息不少,1975年作为招工之年看来没有疑义,可这段时间以来却一直干打雷不下雨,以至不少长住昌口,只因为要招工才回农村的知识青年都又跑回昌口去打听消息了。
   当然,打听消息只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找路子想办法开后门,提着机关枪(香烟)手榴弹(酒)去进行火力侦察,这年头中国人太穷,“研究研究(烟酒烟酒)”是最贵重的,也是最有效的。
   五月中旬末,已有确切消息说招工的已经县城了。
   这天,曾明赶到刘静队里去,中午两人一起上公社去买东西时,恰好在百货商店碰到了张宏兰,正寒喧问,张宏兰眼睛看着十米外的大门放起光来。
   “走,去问一下看,肯定是招工的!”张宏兰兴奋地压低声音嚷道。
   曾明回头一看,两个三十来岁的人正一边交谈着一边走过来,那走路的神态一看就知道是昌口来的。两人也都穿着崭新的工作服,左胸口堂堂皇皇地印着“昌口市中南机械厂”字样,光这件行头,就够叫“知识青年”们羡慕了。两人之中,右面个子高的一个还背着个白帆布工具包,那昂首挺胸的架式是标准的“政治工人”。也就地说,粗犷之中又有几分斯文气,叫人一看就知道是“文化革命打先锋”的工人中的能言善辩之士,不过,在进驻学校时,他必然又能摇身一变而为应当领导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工人大老粗——这三个字其实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概念的代词,即“大老爷”,当然,其作用范围只限于当前这个时代。左面的一个个子矮一点,长得白白净净的。毕竟是工人阶级嘛,坐在高大的厂房里操纵机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晒太阳,自然就会养出白皮嫩肉来了。只是他脸上有一条一寸多长的伤痕,本来很文绉绉的模样中就总露出几分狰狞来。
   张宏兰拉着刘静满脸媚笑地向他们走去,一到跟前便用娇里娇气的口吻询问起来。
   听不清他们的对话,只分辨得出个子高的说河南话,个子矮一点的是典型的夏口口音。从四人谈话的兴头立刻大大高涨起来看,张宏兰的判断毫无疑问是正确的,而眼下她的那副媚态更说明是见到了真菩萨,不然她怎么会花那么大的气力去巴结?
   不仅如此,就连刘静脸上也绽开了笑容,确切地说,是也跟着做出了一付迎逢的笑脸。
   看到刘静的这种脸色,曾明心里格外不舒服。倒不是嫉妒她向那两个家伙献媚,而是为她那高贵的心灵,优雅的气质被迫在主宰自己命运的家伙们面前表示卑谦地和鄙俗而感到难过。他宁愿自己被人鄙视,也绝不希望她违心地给任何人看一个笑脸,对任何人低一下她那高贵的头。
   他无端地痛恨起这两个招工师傅来。你们有什么本事?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凭什么来掌握我们的命运啊?然而,想到刘静事前的千叮万嘱,他只好强忍妒恨,也挤出个笑脸来迎了上去。
   “他叫曾明,是六九届的。”张宏兰见他过来,胖胖的脸上出现了迷人的笑靥,给他丢了个眼色,向两个招工师傅殷勤地介绍起他的情况来,帮他吹嘘几句后,又捅捅他的胳膊,斜睨着他教训似地说:“你要放勤快点,多帮王队长和李师傅跑点腿,听到没有?”
   曾明的如簧之舌转动不灵了。
   光做出那付讨好的假笑就费去了他的全部精力,哪还有去巴结他们的余裕?
   王队长李师傅也没有想和他多说什么的意思,敷衍了两句后便又和张宏兰刘静说笑起来。四人在谈笑风生中向百货商店门外走去。
   被冷落在一旁的曾明想了想,还是跟在他们身后一起走了。从他们的交谈中,他知道这两位招工师傅刚坐长途汽车赶来,还不知道公社知青办在什么地方,现在遇到他们,正好有带路的了。
   “我们给你们帮忙,你们要让我们优先咧!”张宏兰一个劲儿地对李师傅献媚讨好,不仅用一脸的妖娆谄笑使之动情,而且还时时用那肉乎乎的嫩手捅捅他,摸摸他,“不然的话我是不依的!”
   “只要符合条件,我就负责你没有问题!”李师傅色迷迷地看着张宏兰,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只怕他真会把她一把抱住的。大概是用“情”太“专一”了,没提防脚下凸出来的土疙瘩,他往前猛冲了几步后才好歹站住了。
   “李师傅过细,农村的路不好走!”曾明忍不住说了句明是奉承暗在讽刺的双关语。
   张宏兰却赶上去扶了他一眼。
   刘静正在抓紧时机对王队长谈自己的情况。先入为主嘛,只要他真的把话听进去,一切都会比旁人顺利的。然而,曾明瞅瞅那情景,心里却格外不受用。耻辱啊,不能不让她那高贵的心蒙受这种耻辱!
   折区并社后,关集公社从小公社变成了大公社,去年冬天,老公社的四合院拆了,改造成了两排四栋又高又大又雅观的新式平房。七四届知青一下放,公社就成立了专门的“知青办”。新房盖起后,南面一排东头的那间屋挂起了“知青办”的牌子,小公社时的行政秘书老陈屈就了“知青办”负责人的卑微职务。
   “拆区并社”后僧多粥少,老陈从行政秘书这样的实权人物降为一般干事后正一肚子怨气,成立“知青办”时竟又把他弄来当什么“知青专干”,他更气得跟自己的老上级,现任公社二把手的付书记发了好一通脾气。可是,过了不久,他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以至后来准备按他先前的要求派他去当一个自流排灌站的站长时他都坚决抗命,不愿再到那儿去吃便宜的,不,根本不要钱的鱼了。
   的确,这里的“知青办”可不是清水衙门,实实在在是出乎任何人意料的肥缺。
   知青下放实行“厂社挂钩”后,昌口冶炼公司这个直属冶全部管辖的巨型企业和沔门县结下了姻缘,它下辖的几十个厂、部、处也就和各公社“知青办”打起了交道。为了职工子弟能得到照顾,冶炼公司的几个下属单位都尽量和老陈搞好关系,不论是集体还是个人,只要老陈一提出什么要求,人家就尽量想办法去满足。“挟儿女令父母”,天下还有比这更厉害的手段吗?这样,“知青专干”一跃而成了身居要津的大人物,不仅挂钩厂部处都把他当老爷供奉,就连公社负责干部也不得不常常来求他这个神通广大的干事了。昌口冶炼公司根据老人家的指示,办成了个无所不能的“综合性的联合企业”,几乎没有什么社会上需要而它却不能生产的东西。为了子弟,就是不生产的东西它也可以造计划要求国家调拨嘛。这样,也就难怪老陈在公社同僚中开玩笑时夸口说:“就是他们冶炼公司冇得的东西我都搞得到!”
   守着这块肥得冒油的风水宝地,老陈怎么还会再让出去呢?
   “知青办”工作虽然不多,老陈却忙得团团转。要找他的人太多了,挂钩厂、部、处的领导纷纷出面请他去做客,带队师傅,知青家长更积极主动和他拉关系,一些知识青年更把他奉若神明。一来二往,他人盘活了,心盘大了,知道这些人统统都是他的好施主,他自己更是这些人的活佛,这些人都有求于他,他更有求于这些人。他的为人渐渐“豪爽”起来,应酬中付出的小帐大大超过一个月三十来块钱的工资。不过,工资其实只占他收入的九牛一毛,这种豪侠之举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曾明跟在他们四人后面,直到走到知青办门口,他的眼睛都一直没有离开刘静和王队长,他不能不佩服刘静的应酬能力和清晰的语言条理,却更憎恶王队长那猫玩弄老鼠一般高傲而残忍的神态。可恨!如果这世界不是以“政治”而是以能力来排社会地位,这姓王的给刘静当仆人也未必够格。只因工作证,户口本,粮油关系掌握在他手里,她的一切竟不能不由这家伙来决定了!
   没办法,招回去了再说吧,来日方长!
   “陈秘书,招工师傅来了!”张宏兰抢在众人前面推开了办公室,一见老陈竟破开荒地没有出外去应酬,立刻高兴地对他嚷道。仍用“秘书”之衔称呼他,是老知识青年接受“再教育”的辉煌成果,其中的奥妙是不言而谕的。“这是我们昌口市中南机械厂的王队长和李师傅,刚刚才到的。”
   “哦,终于来了!”陈秘书站起来,咧开足有七八分厚的两瓣嘴唇笑道,“再不来,这些老知识青年一个个会急得发疯的。”
   两个招工师傅走了过去,王队长从雪白的工具包里不慌不忙地摸出个证件来,边笑吟吟地递给他边摸出了一盒凤凰牌香烟。
   那李师傅却不善应酬,样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两眼极不自在地看着老陈。
   张宏兰又开始向李师傅献殷勤了,刚说了句什么,见老陈和王队长谈起具体事宜来,忙又转过身去讨好他们。
   刘静矜持地站在门口,犹豫片刻后,也走进了干净整洁的办公室里。
   曾明却不敢进去,怕影响他们的公务而遭白眼,男女有别嘛,为免麻烦计,他干脆连面都不在门口露,独自站在门外的墙边竖着耳朵听起来。
   “……只招四个?太少了,我巴不得你们把四十几个老知识青年一起招回去算了。”
   那是的,这些前娘的儿女没有多少油水可给他捞,留在这里还要找他的麻烦。不过,对我们来说,他这么说倒是谢天谢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