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秦永敏文集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要求本人不要赴朋友们举办的六十寿辰晚宴的 声明
·奉和陈俊贤贺花甲,调寄清平乐
·秦永敏六十寿辰小记
·公民议事规则与构建公民社会之道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第 十 八 章
   
   不堪欺凌金娥服毒
   

    见金书记和不知是区委什么官的老刘是这样的“青天大老爷”,金娥心里越发感动了,忍不住又抽抽噎噎地哭起来,不住地向他们哀求道:“您郎们把我男人放哒吧,他是冤枉的啊,只要您郎们开一个口……”
   看着她那美丽的鸭蛋脸上痛苦的神色,老刘脸上显得难过极了。他侧过脸来对金书记摇摇头感叹道:“唉,也是啊,你看这个事情……”
   “这个事情,我们要研究一下。”
   金书记没有看老刘,果断地回答了他的话后,对金娥说道:
   “你先回去算哒。只要是像你说的罗(那)样,我要亲自去处理你们的队长会计。”
   现在,就是把队长会计把怎样,对金娥来说也没有多大意义。最重要的问题是丈夫还在受罪,丈夫还被捆着,丈夫还在受着非人所能承受的折磨!她不懂,为什么丈夫受了那么大的冤枉还不能马上放,更不懂为什么金书记在对她和对别的事情上都能主持公道,可明白丈夫完全是受人诬陷以后却反而不如老刘通情达理!她不懂的事情太多了。天下的事情之复杂,岂是她这个在闭塞的乡下成长起来的村姑所能弄懂的啊。即使是其他时代的“世故老人”,如果不清楚这个时代的官场把戏,也未必能懂得当下的无穷奥秘。她当然不懂得,老刘为她的要求叹息后,将同情的感慨发向金书记时又对他踢过去了一个“你看”的皮球。她更不清楚,在这成天飞扬着“阶级斗争”的腥风血雨的时代,“罪已诏万万不能下”的最高指示是每个革命领导干部早已心领神会的为官之道。如果他金书记竟去为刘成祥平冤,岂不意味着他在全区民工誓师大会上提出的阶级斗争见证,阶级敌人向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猖狂进攻的证据弄错了?放掉刘成祥,如果被政敌当做阶级立场不坚定的把柄抓住了,自己岂不将面临政治上甚至生活上的灭顶之灾?
   金娥只晓得自己受冤枉,自己的男人还在受活罪。为了男人,她情愿牺牲自己的一切,何况男人是为自己才遭到陷害的呢?她猛地从床边站起来,一下子跪倒在两位青天大老爷面前痛哭流涕地苦苦哀求道:“你们放哒他吧,他是被拐(坏)人掰(害)的啊!”
   老刘沉痛地叹息看拉起她的胳膊,感慨万分地说:“唉,唉,你郎(怎么)象这样呢?起来,起来,金书记要跟你解决的。”
   “金娥,听话,起来起来再说!”金书记也连忙走了过来,拉起她的另一只胳膊说。
   金娥却越哭越凶,越喊越厉害,男人正在受罪啊!她不仅不起来,反而死死地抱住了金书记的左脚和老刘的右腿,大声喊道:“您郎们放哒我男人家吧!您郎们今朝不放他,我溃(跪)到不起来哒!我求……求您郎们……做点好事啊!”
   那悲哀的嚎哭一下子传遍了整个指挥部,到处的人都往这间房门口奔来。一见是这么个情况,一个个进也不好进来,走又不好走开。人心毕竟是肉做的,金娥那呼天抢地的嚎哭,那可怜巴巴的哀求,使大部分人不能不同情这个美丽而不幸的姑娘。特别是已经知道一点事情原委,晓得一点这俩夫妻委屈的,更不能不为她惨痛的哭声感到锥心的疼痛,可事情牵涉到“残酷的阶级斗争”啊,弄不好,自己的立场被人怀疑,岂不也要落入金娥那种可悲的境地?再说,事情又直接牵涉到顶头上司,天知道他们……
   眼见得部下们一张张充满同情的脸挤在门口,一双双眼睛在哭喊着的金娥、尴尬的老刘和自己身上转来转去,金书记不能不觉得太有失体面了,真后悔自己对这个仅仅吃过一顿饭的房东女儿大发慈悲。太不成体统了!见没法劝止她不说,而且被她弄得在下属面前丢人现眼,便恼羞成怒地呵斥她道:“呛(像)这样搞么家(什么)啊?起来!”见她还是不松手,还是不住的哀求,心里越发不痛快了,便又对门口的人喝道:“你们挤到这里看么家(什么)啊?都去搞自己的事!小张,小王,你们两个来把她送回队里去!”
   “金……书记……,”金娥声嘶力竭地哭叫着,刚整理得象点样的头发又乱成了一团,泪水把脸都糊满了,一些散乱的头发也粘到了泪水濡湿的面颊上。眼见得金书记发了脾气事情还没有半点眉目,她只好放开两位父母官的腿,双手往地上一搭,又嚎哭道:“我给您郎们嗑头啊,您郎们放哒我……男人……吧,我们……冤……枉……”
   她一边喊一边在泥地面上“咚咚”地磕起头来,磕得比虔诚的佛教徒表达诚心时还响亮,然面,金书记再也不想自我找麻烦了,在女宣传员小张小王进来的同时,迈着庄重稳成的步子迅速走了出去,老刘看看金娥,鼻子里叹出一声沉重的气,摇摇头后,也跟着金书记走了。
   “起来起来,刚刚给你搞干净了的!这是为么家(什么)呢?”小张用金书记一样的毛口镇一带的方音又同情又鄙视地说:“我们是共产党,不是如来佛,该给你解决的事肯定要解决的,磕头有什么用啊?”
    小王看看小张,眼里颇有不满之意,她上前一步抓住了金娥的肩膀,语音柔和地劝道:“你起来算哒。来,起来,看你头上又糊了好些(多)泥巴……”
   本来已经哭得头脑发胀,头一磕,就更加昏昏沉沉了。她只以为这是最能表示自己卑贱的诚意的方法,一定能扣开金书记和老刘心头的同情之门,并立刻大发慈悲放了自己的丈夫,哪晓得别人会怎么想呢?直到小王把她拉起来,她才发现自己哭告的两位青天大老爷早已离开房内不知去向了。可问题还没有解决啊,她激动地推开小王向门口冲去。刚一迈步,眼前就是一遍金星在飞舞,接着,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一样,摇摇晃晃地坚持着又走了一步,终于还是支持不住了,一头向地上栽去,幸亏小王手疾眼快,跑上去一把抓住了她。
   送她到住地后,把她在铺上安顿好了,又将一些药交给做饭的媳妇,并要队里适当照顾一下金娥后,小王小张就转身回了指挥部。
   躺在地铺上,精疲力尽的金娥想想一上午的悲惨遭际,想想丈夫不知道在怎么受罪,不禁又无声地流起泪来,但她已经太困了,哭着哭着便不知不觉的睡觉了。
   直到傍晚,姑娘媳妇们挑着箢子扛着锹收工回来,屋里屋外到处闹成一片时,她才醒了过来。一睁眼,她就发现翠娥正躲在远处偷偷地看着自己,脸上显出极度内疚的神色,但现在她已经不象先前那样容易原谅这种损人利已的卑鄙东西了,狠狠地瞪了这个害苦自己和丈夫的下贱女人一眼之后,便把头扭向变成“宝书台”的神龛下面的板壁上,对来问候她的人也不理不睬。
   “金娥姐,成祥哥回哒,”一个远房的小姑娘匆匆忙忙地进来说道。
   一听这话,她立刻掀开被子穿好棉袄棉裤,趿上鞋就往外跑。
   来到刘成祥住的那户人家,她分开众人便钻进了里面。
   两个堂叔正在给面如土色伤痕累累的刘成祥脱衣服,刘成祥的脑袋无力耷拉着。别人动他一下,他的脑袋就象没有骨头一样往最便于顺从地心引力的地方倒一下,眼睛也似睁非睁地半开着,只有嘴还算在不住的喘息,抽动。
   一见那副惨状,金娥便哭着扑了上去,抚摸着他的脸哽咽得泣不成声。
   一时,满屋的人无不叹息,平常就痛恨队长会计的人更是咬牙切齿地咒骂那两个伤天害理的东西。
   “金娥,你伯伯跟银娥她们来哒!”
   一见父亲和妹妹到来,金娥更哭得闭住了气,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陶主任看看大女儿,又看看女婿,麻木不仁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银娥扶着父亲 ,默默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姐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称小姑也行,称嫂子也行的刘成祥之妹脱鞋上了铺,痛哭着帮助金娥给刘成祥脱衣服,两个堂兄见她们来了,便让出位子给她们,起来穿鞋下了铺。一时,四个女人把屋里哭得乱成一遍,年纪大的男人伤心的看不过眼,便纷纷向门外走去,从铺上下来的一个堂叔找了把椅子来放在陶主任身旁让他坐,随即又递了支烟给他帮他点燃后,叹息着讲了两句便也出门走了。
   屋里只剩下不多的几个人。金娥边给丈夫脱衣服边眼泪朦朦的看了看他们,视线一触到毫无表情的坐在铺头抽烟的父亲 ,便楞楞地定住了,陶主任却相反,一看到女儿的眼睛,就立刻移到旁边去了。脸上虽没有表情,他心里难过啊,虽说自己是为了儿子,却实在太对不起大女儿了,大女儿也许不会怪他,他却怎么能不为害了大女儿一辈子而揪心拽肠地难受呢?
   金娥看了他几眼,算是尽了做女儿的孝顺心意,便又一面痛哭一面为丈夫脱衣服。刘成祥的棉袄被棕绳子勒得不少地方都破裂开来,棉花更分成了一块的,那个两次被金娥推倒的家伙该下了多大的狠心多大的力气来捆他啊。隔着棉袄,身上的肉都被勒得一道又一道印痕,直接捆在肉上的地方更是肿成一块又一块的肉包子,绑捆的方法是最厉害的大绑带小绑,捆的技术又是那么高明,以致他的两只胳膊已经完全不能动了,手更肿得比平常肥了一倍都不止,那颜色却是黑紫黑紫的,很难知道还恢不恢复得过来了,金娥和两个小姑兼嫂子每轻轻动一下他的身上特别是那胳膊,他都要有气无力地哼一声,哪只是捆绑啊,还有枪托和拳脚的打伤呢。刘成祥疼得连咳嗽都咳不出来,刚轻轻哼了一下,闭了气似的只翻眼睛,看着他那令人惨不忍睹的样子,连银娥都忍不住越哭越凶,刘成祥的两个妹妹和金娥哪能不心痛欲裂啊。
   “陶伯,其实……”也睡在这个屋里的玉亭见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忙溜到陶主任面前去说悄悄话,“其实……”
   “其实怂的(什么)啊?”金娥一见他跟父亲说话的样子,从铺上跳起来就又是骂又是叫地向他冲去,哭嚷着推打他道:“你们赵家哪有一个好人啊?你们怎么不死绝啊……”
   玉亭吓得惶恐地看她一眼便往外走,在门口正遇到他的堂弟,队面的另一个侄儿在向里面张望,一见他走了出来,拉着他就走了,金娥仍然不放松地跟出来骂,却被陶主任拉住推回了铺上。
   “你是郎(怎么)搞得整(这)大的脾气哒?”陶主任边重新坐下来边恼火地责备女儿道。
   “还我郎(怎么)整(这)大的脾气!”金娥疯狂般地问父亲嚷道,“不说你郎(怎么)给我找了整(这)样个人家!这哪些(里)是人过的日子啊?随随便便就整(让)人家打成侬(那)个样子……”
   陶主任被女儿的话说得无言以对,心上更象有无数根钢针在扎。他何偿不知道一个地主成分的家庭日子将会多么难过?虽说他是贫协主任,绝对不可能偿到那种滋味,可耳闻目睹的情况却比任何一户地主成份之家所经历的都不知多多少。他当然清楚,在这种家庭做媳妇还能有好日子过?明知如此,却硬要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没有脸在女儿面前坐下来了,他把香烟头丢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熄后,阴沉着脸对两个媳妇嘱咐道:“好好照护一下你们的哥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