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秦永敏文集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 秦永敏 赵素利结婚通报
·秦永敏 赵素利的道歉和感谢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29——32批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六重申和平宪章宗旨 促成人权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受权发布:紧急敦促海西州中院宣判刘本琦无罪的联名
·长期被非法监禁在家的钟亚芳女士逃出当地
·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一号)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启动注册程序的 内部文告
·秦永敏第四十次横遭抓捕出狱声明
·致公安部、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分局的
·西安一大学女老师冯红莲正在被传唤
·维权女工柳小华被无理行政拘留十天
·非法拘留的柳小华被提前释放后正在追究当局的责任
·武汉市汉阳当局无理将柳小华、郭宏伟押送东北
·关于许志永受审的声明
·尹卫和父亲的求助信
·秦永敏声明:凡是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借钱的都是骗子
·紧急关注被关押在久敬庄的钟亚芳女士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九号)敬聘法律顾问启事
·寻找丁灵杰女士
·断然拒绝当局禁止我春节请客的声明
·秦永敏关于山东当局致使薛明凯父亲被自杀的声明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二
·关于为薛明凯父亲薛福顺治丧捐款的呼吁书
·玫瑰团队2014年新年献词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三
·2014习李新政:不准请客,不准拜年,胶水封门
·秦永敏和网友的除夕讲话
·秦永敏楼下数十人阻拦来访者
·给顶风冒雪站岗抓捕来客的维稳办万长黑一伙的慰问信
·薛明凯父亲被自杀案追踪之五——薛明凯下落不明,马强、徐义顺等多人被遣返
·寻找在返回曲阜中失踪的薛明凯、李娜夫妻
·刘本琦判刑三年即将送走,刘英母子悲情探视
·只有自由了的薛明凯才能让我们知道真相
·“上访训诫教育中心”是否正在取代劳教所?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 七——1120位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我是谁?
·紧急关注钟亚芳的安危
·强烈督促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专员关注曹顺利的遭遇
·是抢劫还是收缴?——质问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二
·关于有人假冒我的名义发有害邮件的声明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三
·“两会”在即,访民遭殃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四
·山东维权律师李向阳前往曲阜代理案件受阻在临沂派出所
·长江在哭泣,大堤在哀鸣----长江武汉青山段图说之五
·访民丁灵杰因为莫须有的举牌被拘留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强烈要求立即拆除新建监控岗亭并停止非法监控——秦永敏致武汉青山公安分局
·飞鸿一羽
·违章岗亭堵在门口:秦永敏上访市政府,官员推诿,保安逞凶
·正式聘请葛文秀律师做中国人权观察法律顾问
·秦永敏就曹顺利女士之死给习近平的公开信
·宋宁生被江西宁都梅江镇当局绑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号)张家瑞等正在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局要求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一号)当局以必须有部级挂靠单位为由拒绝中
·李燕军上访被联防队员拦截押到派出所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李燕军获释
·被非法绑架的宋宁生/——为骗取维稳经费非法拘禁无辜公民
·迎接张家瑞注册中国人权观察归来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二号)重申中国人权观察仍然处于注册阶段的
·秦永敏关于“建三江事件”的述评
·从根本上治理“访民综合症”——《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八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三号)中国人权观察成员参与社会政治活动的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四号)
·非法的建三江公安局居然也“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建三江事件”——争取法治的前沿阵地
·点评“民主”、 “团队”和“领袖”问题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十五号)
·杨轶峰妻子陈飞燕被传唤
·支持将孔子诞辰日法定为教师节
·曹顺利之死
·张家瑞在澳大利亚入境被扣留
·核医疗事故受害者钟亚芳要举牌赴死
·张家瑞香港机场来电
·寻找张世清启事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十六批签署人(1201——1300)名录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二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三
·寻找张世清启事之四
·纪念林昭点滴和玫瑰团队讨论
·(快讯)五十余位公民在苏州灵岩山下被抓
·以三条最低人权标准避免“人相食”和大清算——1400位中国公民致习近平的公
·张世清之子张想被“维稳”,法律救助张世清受阻
·无锡吴世明求救短信照发
·高举林昭的旗帜走向自由——祭奠林昭述评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文告(十七号)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不会参与政治活动
·秦永敏第四十一次横遭抓捕归来声明
·武汉女杰解丽大姐出狱
·强烈要求湖南湘乡当局依法释放尹卫和
·潘桃生寻找丈夫蔡从富
·玫瑰中国网站创办词
·玫瑰团队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五 章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第 十 五 章
   
   瓜熟蒂落情不自禁
   

   刚一进门,他就意识到站在门边向外张望的正是刘静,便立刻拉风箱似地喘着气转回身来。
   果然是她!
   “终于……赶,赶上……了!”他大喜过望地看着她,喜不自胜地喘着气结巴道。
   然而,刘静却没有丝毫欣喜的意思,神色哀戚地看着他点了点头,转身便又走向门口,悲凄地向岸上张望着。
   曾明一时没理会到她的情绪,他兴奋地看着刘静的衣着,上身是刚上市的新布料——红尼龙丝的衬衫,下身是笔挺的浅灰色的确良裤子,穿着这身时髦的衣装,她自然显得比以往更加可爱,更加迷人。然而,定睛一看她的脸色,他的一腔欢喜立刻被揪心的同情挤开了。
   她双手扶着船门上的铁条,痴痴地向外面看着,神色是那样的惨淡,就是铁石心肠的人看见了也不能不感到痛苦。
   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把提包往机舱壁旁的甲板上一扔,赶紧走到她身旁,顺着她的视线向外面看起来。
   刚才和曾明迎面而过的中年妇女在身旁的小姑娘搀扶下慢慢地走着,步子仍然是那样高雅,那样尊严,像庄重的女神一样傲视着尘世的鄙陋,在石阶零乱的土坡岸上一步步向出入口走去。
   哦,那走路的神态和刘静太相象了!不,当然应该反过来说,无论是相貌,还举止风度,刘静都……
   “那是你妈妈?”
   他恍然大悟地喊道。
   刘静瘦削而轮廓分明的脸庞上失去了美丽的红润,紧紧捏着铁栏杆的双手更加苍白,看着她那痛苦的神情,曾明的心痛得战栗起来。啊,她在断肠,她在心碎呀。我要是能代替她就好了,刘静的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跟着妈妈和妹妹艰难举步的身影,她线条分明的嘴唇有节奏地微微颤抖起来。曾明的眼睛一会儿看看岸上的人,一会儿看看她的脸上,难受得不住地咬自己的下嘴皮。死别不如生离啊,何况她母亲的身体已经那样衰弱了!
   趸船上的金属支架和各种设备不断从眼前晃过,轮船和趸船之间的江面越来越宽。
   母亲和妹妹还在艰难地往长堤豁口——码头的检票口慢慢地走着。
   刘静仍然死死地拽着船门上的铁条,悲哀欲绝地注视着她们。
   视线终于被停在岸边的轮船和趸船挡住了,刘静慢慢地垂下头来,失神地伫立着。
   曾明贴进她,叹口气后轻声说道:“心放宽点,明年就要大招工了。”
   她仍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抬眼感激地看了他一下后,任他拿起两人的三个旅行包,顺从地跟着他上了二楼。
   旅客不太多,两人在凉爽的二楼后舱找地方坐了下来。往常,每当坐船离开昌口回乡时,曾明都要把两岸的风景看个够,直到船开出市郊为止。现在看着刘静那无言的哀戚,他哪还有心思去饱览故园风光?
   他和她并排坐着,搜索枯肠,也找不出任何恰当的话来安慰她,只好尽可能挨近她,目不转睛地注视她,拼命用自己的眼睛传达热烈的体贴情意来温暖她的心。
   亲爱的人啊,你已经二十几岁了,却还像十几岁的少女一样纯真可爱,你已经远离故土远离父母生活了六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他们的身边,你那样孝敬,那样热爱自己的家人,却被无情的“知识青年”帽子压得没法守候在衰老的爹娘身旁侍候他们;你是那样才华横溢,你的知识是那样渊博,却不能不惨遭埋没;你是这样娇嫩柔弱,却不能不在荆天棘地的艰难生途上无休无止地苦撑苦熬,独自跋涉……
   他不知不觉地用和她一直保持着一拳之隔的右手握住了刘静红尼龙丝的左手,那手本来紧贴着她的大腿外侧无力地蜷着。多么柔软可爱的小手啊!使他欣慰的是,自己的这一鲁莽举动并没有遭到她的拒绝。他不由得稍稍向她身旁挪近了一点,更温存更有力地搓捏着她那可爱的小手来,心里充满了男子汉勇敢刚毅的爱和做一个大丈夫的豪情壮志。
   “静,心放宽些,顶多还熬一年,我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让你抽回来,明年一招工……”
   她看了曾明一眼,哀戚的眼睛里又增添了一层忧虑,轻轻地把手抽回去了。
   曾明开始絮絮地劝慰起她来。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说起那些平时想到就脸红的话怎么会那样自然了。
   “唉,”刘静终于开口了,但语气仍然是那样沉重,那样哀伤,“你已经看到了,我妈妈身体简直到了什么地步!可她,还得服侍……我爸爸。”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抽泣了两声,发现旁边的乘客在注视后,费了好大劲才抑制住了心摧肠断的伤感情绪。
   “爸爸他……”
   “瘫痪了。”
   曾明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样阻止自己到她家去,看着妈妈和妹妹离开的身影,她又为什么会那样地悲痛欲绝!家中成人里只有她身体好一点,她却被无情的命运逼迫着不得不远离亲人!
   他更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不禁叹息一声后,语重心长地说:“我完全理解你的处境,你的心情,请你相信我。”
   说完,他果断地握住了她的双手。
   这回,她再没有抽回去了,而且,终于将半个身子都靠拢了曾明,最后,将半边脸靠在他肩上默默地流起泪来……
   啊,人生的旅途太艰难了,漫长的行程使她太劳累了,这样巨大的痛苦,岂是她那柔弱的身体所能承担的。我一定要替她挑起这副重担,尽可能分担她。
   整整一下午,曾明都紧紧地搂着她,为她的伤感而沉痛不堪。直到开饭的时候到了,才抚摸着她的身子安慰了两句后起身去买饭。要不是怕她挨饿,他倒真情愿像这样扶着她一直坐到世界末日。
   吃完饭后,刘静的精神振作了些,渐渐从离别父母的伤感中摆脱出来了。
   两人将旅行包放在座位上,走到船舷边,扶着栏杆眺望着比进长江处宽了许多的汉江和两岸的景色。
   “唉,真不该和你保持来往。”刘静低头俯视着轮船在水中冲出的由近至远,由小至大的浪花,叹口气后忧郁地说道:“我的一家人命运太可悲了。我也总觉得自己这辈子很难有个什么好的出头,虽说偶尔也看到遥远的未来有着美妙的远景在等待着,可看看现实,还是……你这样生机勃勃,无拘无束,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忧愁可言,我何必拖累你啊!”
   “别这么说,”曾明激动看着她,“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为了你,我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在我眼里,你比什么都重要,比什么都美好。只要你爱我,我们相亲相爱,我这辈子也不枉为人了。”
   “这是你一时的冲动,”她神色凄然地说,“当你冷静下来以后,眼前的玫瑰色就会消失,况且光有爱情是没法生活的,而我又根本不值得爱!想想吧,我比你大几岁,要不了几天,就会变得更加老相了,长得又不漂亮……”
   “你还不了解吗?我是那种浅薄的人?!”
   “你听我说完。家里,成份是地主,爸爸是右派,文化革命初期又被打得全身瘫痪了,至今还卧床不起,连一日三餐饭和大小便都要人照顾,妈妈身体又不好,可怜的小妹妹又还没有成年,我这辈子,招工招不招得回去还是个未知数,我爸爸和我妈妈单位来招工的时候都没有招我……总之,我的意思,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别说这些了,我不准你说这些!反正这辈子你是我的。当然,我也是你的,我愿意一辈子为你服务,为你家人服务。”
   “还有,我以前和下一组的小奚谈过朋友……”
   “我不管那些,只要我爱你,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经历。不要提他,我只知道咱们相亲相爱!”
   “他抽回去以后,由于家庭的压力,不得不和我断绝了关系。”
   “卑鄙的东西!”
   “不用这样指责他。”刘静看着远处的航标惨然一笑,“生活把人变得势利眼了。也许,咱们俩抽回去以后,也不能不这样的,这是形势逼迫的结果,不完全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记住我的话,现实生活并不像文学作品描写的那样……”
   “但是,你就比文学作品中描写的任何姑娘都更加美丽更加可爱,我要是那种势利小人,做出出卖良心的事情,就,你看……”他把左手中指放进嘴里,咔嚓一下咬得鲜血直滴,“看见了吧?我这辈子要做一点对不起你的事,就不得好死!”
   “你呀你呀,嗨!”刘静倒抽着冷气,心疼地握住了他的手,掏出条手绢来给缠上后,不顾旁边的农民张大了嘴巴傻乎乎地看着自己,就把他的手贴在腮边了……
   两人回到舱里的座上依偎着坐了下来。
   爱,多么美好,多么伟大的情感啊。只是因为有了你,惨痰的人生,才有了光明,有了温暖,有了意义。黑夜再长,情人的眼睛也能看到黎明;天气再冷,情人心里也会热热乎乎;生活再艰难辛苦,有情人相伴也会觉得其乐无穷。何况他们又有着共同的命运,共同的精神生活和虽然渺茫却确实远大的理想呢?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按照爸爸妈妈的教诲,端庄稳重地为人处世,决不轻易流露自己的感情。可既便铁打的汉子也需要感情,既便伟大的哲人也需要人世的温暖啊,这个在孤寂苦闷的乡居中煎熬,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全被葬送在“文化革命”和“知青”生涯中的姑娘,又为什么不需要爱和被爱呢?现在,青春彩霞在她身上只剩下了最后的一抹余辉,她又为什么不该珍惜它,享受它呢?
   她单薄的身子显然再也无法承受生活的重负了,她浑身颤抖着偎向曾明火一般灼热的胸膛里。
   难道用爱来回报爱便是不庄重么?即便如此也罢,反正她现在再也没法抗拒曾明那像磁磁石吸铁一样吸附着她的宽厚胸膛。她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想,闭上眼睛默默地偎在他的怀里,任周围的农民张大嘴稀奇地注视,任周围的道学家冷着脸气呼呼地瞪眼,任周围的少男少女羞答答地妒羡。
   曾明做梦也没想到,当接受了自己的爱情以后,她会变得这么温柔,这么多情,根本不在乎周围的人有什么想法。哦,多么难以想像?她竟一会儿用那柔软的小手抚摸自己的膀子和脊背,一会儿用那鲜红发烫的香腮紧贴着自己衬衣上裸露出来的胸膛!当黑夜降临,旅客们不再去注意他们时,她甚至主动和自己接起吻来……她是要把残酷的生活压在心底的爱一下子全部奉献给我啊!
   夜渐渐深了,船已经驶入江汉平原的腹地。旅客们大都被途中的疲劳和轰鸣的船机弄得昏昏然然,在欲睡未睡的朦胧状态中养神。他们俩却还在不断地互相倾诉绵绵情话,不,多半是她在谈。她一反常态,像多嘴的小姑娘一样不停地絮叨,絮叨着她的爱,她的苦衷,她童年的梦幻,她从不泯灭的理想,还有她对曾明的期望。
   人,是应当有志向,有雄心的,这是她从小便在父母的熏陶下确立的信念。父亲虽然历经磨难,甚至被生活打倒在床上,却仍然没有泯灭高远的志向。这次回家,父亲一再告诫她,人生的道路是短暂的,因此要珍惜生命,珍惜一切值得珍惜的东西;人生的道路也是漫长的,因此要相信前面还有美好的事物在等待着自己,要通过自己的奋斗去争取光明的未来。还告诉她,社会生活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经常会发生戏剧性变化,要她继续努力学习,继续练习写作,希望她为随时会到来的新时代做好知识准备和能力准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