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秦永敏文集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要求本人不要赴朋友们举办的六十寿辰晚宴的 声明
·奉和陈俊贤贺花甲,调寄清平乐
·秦永敏六十寿辰小记
·公民议事规则与构建公民社会之道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为被人冒名传播疑似病毒文件和把陈维建27日文章以本人名义在博讯上重发二事
·秦永敏关于道德问题的发言记录
· 对话一则
·道德问题交流预备稿
·秦永敏继续寻找曹顺利启事
·正式宣布曹顺利失踪
·刘晓芳等十余人在曹顺利家门口等候
·刘晓芳公布——北新桥派出所:“曹顺利28号刑拘”
·秦永敏的贺词
·为女儿秦聃軻获得加拿大庇护致谢信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一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二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三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秦永敏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 秦永敏 赵素利结婚通报
·秦永敏 赵素利的道歉和感谢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29——32批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六重申和平宪章宗旨 促成人权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受权发布:紧急敦促海西州中院宣判刘本琦无罪的联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第 十 四 章
   
   波澜起伏大彻大悟
   

   一九七四年,由春天到夏天,足足有三四个月的时间,曾明都被自己可怕的双重人格弄得心神不安。
   他到刘静那里去得越来越勤,两人的关系越来越随便。
   她在他眼里,高贵、神秘的色彩越来越少,温柔可爱的一面则与日俱增。每当和她在一起,他就不知不觉地成了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弟弟、小学生。这不光因为他经常在学习上、知识上向她讨教,虚心听取她的告诫和讲解,在敬重她的人品、敬重她的学问的同时不时地和她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得罪”了她时总以小弟弟、小学生的身份讨饶,也因为她那饱含睿智的目光注视着他时,他不能不觉得自己无知而可笑,而她对他的关怀,也是纯粹的大姐式亲昵,对他总抱着宽容和体贴的温存。
   然而一离开她,他就知道自己绝不是把她当做个大姐姐看。他恨自己,为什么一到她面前,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慨就消失殆尽了呢?为什么偏要扮演个自己从来都不愿扮演的角色,既欺骗她,又欺骗自己呢?
   自己明明是在疯狂地爱着她,眷恋着她,把她当做最中意的恋人啊。
   他还从来没有老老实实听谁训话呢,却偏偏巴不得她每天教训几句,她的训斥从不越过分寸,总是使他心服口服,当然,也叫他听得舒舒服服。
   喝,就像轻轻抽在小羊背上的皮鞭,那不是打,而是牧羊姑娘的爱啊。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一个好姑娘。
   ……
   我愿变做小羊,
   跟在她身旁,
   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
   轻轻抽在我的脊背上。”
   每当离开她那里往回走时,他都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新疆人的这首现在被国家视为犯罪的“黄色歌曲”来。
   但在她面前他是绝对不会唱的。这倒不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嗓子难听,也不因为这首歌在受到禁止之列,而是害怕在她面前流露出自己的心思。而且不光是怕她知道自己的想法,在她面前,只要头脑中一产生爱她的恋头,他就有一种近似乱伦的罪孽感。
   不过,离开她后,他又觉得除了那似乎没法撼动的年龄障碍外,爱她也并不为过错。可几岁之差,悬殊毕竟太大了。
   遗憾啊,天下哪有比这更遗憾的事?
   茅棚还是那个茅棚,周围的人还是那些人,广播里还是天天在广播“工农兵心最红”‘文化大革命就是好’,世界仿佛凝固在这种单调、枯燥、沉闷而且荒唐的时代不再前进了。
   可每和刘静见一次面,他思想上就像又有了些新的变化,每隔一段时间,就像蚕蜕了一层皮。本来就逐渐淡化了的“宿命论”、虚无主义思想,通过她的启导几乎完全从头脑中清除出去了。虽说他仍愤世妒俗、嫉恶如仇,行为举止和对人的态度上却比先前稳重老成多了。刘静那平凡而动人的思想补充了他从《反杜林论》、《自然辩证法》、《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哲学笔记》和《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之类经典著作中吸收的精神营养。这些书中的道理常常令人拍案叫绝,可是他在生活中运用它们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刘静没有多少理论,却有许多富于现实意义而又含蓄隽永的生活哲理。当然,曾明清楚,这些言简意赅、亲切动人的金玉良言又是两位作家悉心教诲的结果。
   这天,他在自己那生产队禾场旁的茅棚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地过了一早上,终于忍不住又锁上门往新合大队小学走去,虽然不是星期天,也不是中午,他却没法抑制住自己想见到她的愿望。
   来到新合大队小学,却发现教室都锁上了门。正诧异间,忽然看到一个熟识的老师在附近的田梗上挑着一担秧去大田。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放了农忙假。便立刻喜孜孜地向刘静队里走去。
   路两旁,农民们不分男女老少地在田里忙成一团。连七八十岁的老头子老太太都拿着个小板凳坐在秧田里一把一把地扯秧,扯几把就向前移一下板凳,衣服上胡子上沾满了泥水也顾不得。四五岁六七岁的小男孩小女孩则在刚割完麦子的旱地里寻寻觅觅地捡麦穗。年纪再大一点的,就都在帮忙插秧了。农忙时节和农闲时期不同,生活逼得农民本能地按经济规律办事,用经济杠杆来调动生产积极性。平时可以记政治工、“大寨工”,谁“思想好”谁就工分多,到此时,为了抢季节从老天爷口里掏出点粮食,不能不按割麦插秧的面积来记工了。而且工分还订得特别“泡”,弄得好一个日工可赚四五十分,这样,人们的干劲比平时大了许多,家家户户都把能动的全搬到田里去干活。
   看到农民都全家上阵脸朝黄土背明天,曾明感慨万端地加快了脚步。他们真是能熬啊,这样劳累的生活,每天喝稀饭、吃土豆,劳动却那样繁重而漫长,吃粮水平越来越低,几乎大部分人家一年干到头还得超支——倒该生产队钱,这样拼死拼活地做牛马,真的能把中国社会拉向共产主义吗?
   咳,农民的命运是没法改变的,要我们知识青年也变成这种人,要我也变成这种人,这可能吗?
   让这种愚民政策见鬼去吧!
   一走上桃树下的台阶,他就完全忘记了为农民生活而感到的怒愤,甜蜜、喜悦的心情占充满了他的胸腔。。
   刘静正在房里写信,让他随便找本书翻翻,她要把信写完。
   曾明没有去翻书,却坐在书桌旁的小靠椅上看着她秉笔疾书。这种老式农舍是没有窗户的,全靠房顶上的一块玻璃瓦漏点光进来,屋里的光线自然不那么好,但两人相距不到一米,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刘静眼角的鱼尾纹,虽然才那么淡淡的几丝,却也不能不强烈地震撼他的心灵。一个才华横溢的姑娘,青春就这样葬送在偏僻的乡居生活中了1屈指算来,她已经是二十几岁的人,却还没能招回城去,还没能回到父母身边,还没有找到一个如意伴侣的机会!
   和她同龄的农村妇女,大都已经儿女成行,大的有的甚至已经上二三年级了啊。
   屋里静得能听到她写字的沙沙声,她脸上留着滴过泪的憔悴痕迹。显然,为写这封信她刚才一定动了感情。
   “走吧。”刘静把写好的信看了一遍,塞进信封后站了起来,“咱们一起上堤去玩玩怎么样?”
   “上堤?”曾明喜出望外,虽然知道这里紧挨汉江大堤,却从未有幸得到她邀约一起去看看。“太好了,不过,出门前你最好洗个脸。”
   刘静羞赧地看他一眼后照了照镜子,赶紧拿着毛巾和脸盆上厨房去了。
   多美的一副景色啊。初夏的阳光照耀着一望无际的江汉平原,星罗棋布的村庄被一簇簇苍郁葱笼的树木包裹着。每个村庄前都有一个反照着天光云影,闪灼着灿烂阳光的池塘。村庄和树林倒映在池塘里,仿佛是一个个爱好打扮的姑娘正拿着镜子在欣赏自己的娇媚面容,一边进行着梳妆打扮,一边和别人偷偷比美。田野里的景像更加令人陶醉,宛如人工织就的一块块绵绣,特别是片片鲜绿或嫩黄的稻田,恰像巧夺天工的毛毯,令人真想跳上去踩一踩,甚至倒上去打个滚,好享受享受它们的柔软舒适,却又生恐不慎而有损于它们的高雅洁净,因而于心不忍。还有那纵横交错的阡陌,那密如蛛网的河渠,那一排排的垂柳白杨,远远看去更是如诗如画。
   “啊!”曾明猛吸一口气,将它深深沉入下腹,直觉得沁入了自己的心脾后,才在慢慢呼出的同时由衷地感叹道:“真叫人难以相信,这就是我们唯恐不能早日离开的可恨地方!”
   “那是因为,”刘静情不自禁地喃喃说道:“自然界这样美好,人世间的生活却那样艰难,那样鄙陋,甚至那样……丑恶,而我们呢,实际上是流放到这里的囚犯!”
   曾明深情地看着她,那瘦削的面庞在艳阳照耀下显得格外鲜嫩。她的精神完全沉浸在因眼前景物引起的某种感慨中了,凝神观照那美丽大平原的脸色迷惘而忧郁。
   “我真希望,能融化在自然界里,成为一丝清风,一束阳光,一泓清水,一朵白云,或者一片倒影!”刘静自语似的感情唱道。
   “说得太好了,不过,这和你平素的思想恰巧相反!”曾明卖弄阳明说。
   “你总是煞风景。”刘静嗔怪地看他一眼,转身往旁边顺堤走开了。
   曾明忙跟了上去,和她相距一米远随着,嬉皮笑脸道:“我倒真像你那样想了,‘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人世间美好的事物,比大自然还是强胜一千倍,可爱一万倍!”
   “你呀,专门跟我唱反调!”
   “可我现在真是这样想啊。”
   “我倒要看看!你平常开口闭口就是肮脏的世界,丑恶的人生,总是没完没了的发泄对现实的不满,今天我随口说了那么一句,你倒教训起我来了。好,你就说说,究竟有什么是那样的可爱吧。”刘静略抬起头来,侧脸看着比她高半个头的曾明,似乎极不高兴地说。
   曾明诡秘地一笑,走开几步后转过身来看着刘静。她上身穿着白的确良衬衫,下身是兰色绸布裙,裙裾正在徐徐的清风下轻盈地飘摆,苗条的身段清晰地显露出来,那美和优雅的曲线不能不令他心旌摇曳:“世界上还能有比这更美好、更可爱的事物吗?”
   刘静瞥了他一眼,回头向身后望去。她身后是逶迤的长堤,只有远处的堤坡上拴着几头黄牛在啃草皮,此外便空无一物。
   “看什么呀,我说的就是你!”曾明认为她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快活地大笑起来,“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呸!没半点做弟弟的相!”
   刘静涨红了脸,转身向堤外走去。
   曾明忙跟了上去,嬉皮笑脸地说:“我是老幺,没有做哥哥的命,怎么没个做弟弟的相?”
   刘静似乎真生气了,扳着脸垂着眼皮便向堤下走去,下了堤,穿过几十米的防浪林,一直走到汉江边上,都没有再理睬曾明的笑谑,也不理睬他的道歉。
   她从衬衫兜里掏出一张纸,郑重其事地叠了一只小船,向正在涨水的上游望了望,又对东南流去的下游凝视了片刻,然后,用双手把小船庄严地放下水,轻轻戽水让它远离岸边进入江中间的激流后,转身对仔细注视着她一举一动的曾明说“走吧”,便立刻返身往防浪林去了。
   曾明理解她的心情,她不愿看到寄托着对亲人思恋的纸船被江水濡湿乃至沉没。在她的心中,那纸船定然满载亲情漂回了昌口,把她对亲人的思恋带给了可怜的父母和姊妹。
   她在堤上说的那番话深深印入他心里了。无论她知识多么渊博,无论她举止多么高贵庄重,她毕竟只是个纤弱女子。在这充满封建陋习的农村社会,像她这样的姑娘单独生活是多么不容易啊。尽管她的知识、行止、当教师的地位使农民普遍尊敬她,尽管农村里也毕竟好人多,可只要有那么几个国强、大鼻孔之类知青败类,只要有那么几个黄锋之类的混蛋,她的生活就会多么艰难呀!
   “离别了留念的故乡,
   来到这穷乡僻壤。
   我如那落伍的孤雁,
   独自在夜空中彷徨。
   眼望着天上的冷月,勾起我万里愁肠。
   
   妈妈她一定没有入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