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秦永敏文集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5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6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9号)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第 十 三 章
   
   机智应对化险为夷
   
   无论他怎么想在靠对刘静的回忆中生活,也还是没法办到。二十八岁的人,社会生活和由社会生活决定的心理状况,使他不能不考虑找朋友和建立家庭的问题。

   李玲究竟是为什么失约?究竟还会不会来找我,两人的关系究竟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她年龄还不到二十岁,毕业还得等两年,如果考取硕士生,又得读三年,到那时候,我已经三十好几,万一再有个阴差阳错……
   他妈的,真是可悲极了,简直像夏洛克一样在斤斤计较。
   这样俗气,这样可悲的“爱情”算盘,谈得上比生命更加宝贵,更加有价值吗?岂止是可悲,简直是可耻啊。中年人爱情的无聊就在这里,不能忘我地去爱,只能为我而去爱……
   “曾明。”
   正在闷闷不乐地胡思乱想时,李玲突然由天而降似地在门口羞怯地喊起他来。
   他一下子从桌旁跳起来,差点把椅子也绊倒了,在她面前表现得这样失态,他的脸上立刻感到火辣辣的,却自我解嘲地笑道:“为了欢迎你,我可是奋不顾身啊。”
   李玲像一朵轻盈的白云飘了进来。没想到她也有穿裙子的时候,朴素的白裙子使她显得素雅脱俗。她抱歉地对曾明笑道:“真对不起,上个星期突然要我们班到市立第五医院去见习,所以没能来,本来打算写封信给你,又觉得似乎没那个必要。”
   原来如此啊,曾明悬了这么长时间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他尴尬地看着李玲傻笑,自己也明白这个样子一定会使她感到奇怪。却怎么也没法找到恰当的话说。
   正像对郑五岗说的那样,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人都是可笑可鄙的,你自己尤其如此!
   “呀,你来了。”刚刚才对曾明罗嗦了一番回到对面房去的母亲一见她又来了,立刻忘掉了先前的担忧,忍不住惊喜地欢迎道。显然,她高血压犯后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声音不像往常那样宏亮,路也走得慢了些。
   “娘娘下班了?”李玲忙回过头去对她难为情地笑道。
   “是的是的,快去坐,我给你冲牛奶。”母亲殷勤地说着,转身又回房去张罗。
   李玲不是个善于应酬的人,见她走开,便转身进了曾明房里。
   “妈,你就别动了吧,我知道怎么招待客人。”曾明忙对那边房里说道,这时他才摆脱了刚才的窘迫,又转身对李玲笑道:“她一辈子都没法不讲客套。”
   “能有个好妈妈比什么都强。”李玲应付了一句,同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他笑道:“今天是专门请你去放松放松的,别叫你妈冲什么牛奶了,咱们走吧。”
   “怎么轻松法?”
   “到我们学校去跳舞。”
   “跳舞?”曾明诧异地看着李玲。
   “怎么,稀奇?”李玲见他那样意外,忍不住调皮地嘲弄道。
   两人转身走出了家门,从长长的胡同绕进了冶金医专。
   “到你们宿舍去看看怎么样?”
   曾明心里别提多滋润了,既然邀他来参加系团总支举办的舞会,还怕见什么人么?何况他也想看看,弄清像片之谜以后,郑雪云、卢丽芳她们对那次误会是不是还耿耿于怀。
   “……有什么好看的,要去就去吧。”李玲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
   星期六下午是学生宿舍最混乱的时候,用了一个星期功的女学生们正在休闲,看书的有,更多的是洗的洗衣服,闲谈的闲谈,也有拨弄吉他、拉小提琴的,光线暗淡的走廊里非常龌龊,到处是纸屑和脏物。
   看来,这卫生学校也和一般的大学生宿舍一样不卫生啊。
   女生宿舍尚且如此,男生那边更可想而知,由此观之,他们几个女生到我家去也确实没理由看不惯。
   “你们看,谁来了?”一进门,李玲就对房里的人招呼道。
   这女生宿舍里的格局与男生宿舍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中间背对背放着的四张书桌上多了点化妆品,两边靠墙的地方各摆着两张双层床。八张铺上都有人住,屋里挤得也就比他家当初还紧。不过,这毕竟是学校嘛,临时栖身之地,没什么可挑剔的。
   “你们好!”一见她们都在,曾明高兴地打着招呼。
   屋里的四五双视线立刻集中到门口,直指着这个闯入西梁女国地界的男人脸上。
   “你来了。”卢丽芳正在窗口的桌旁看书,一见是他,便放下书站起来笑应道,态度却远不像以前在外面相遇时那样热情。
   王安娜正准备出门,睁大那双欧洲姑娘的灰眼睛看着他笑笑,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转身便出了门。
   “你坐一下。”正在洗衣服的郑雪云不知是觉得他看到了不体面还是怎么着,赶忙把衣服端起来往外走,笑着这么一说,便赶紧要离开。“我到漱洗室去。”
   “李玲跟你们解释过没有?”曾明赶紧问道。
   “那事情的确不怪你,可也不能怨我们。”
   “对,李玲是罪魁祸首!”曾明玩笑道。
   郑雪云敷衍地笑了笑,笑得那么不自然,即使配上她那漂亮的脸蛋,也叫曾明看得不舒服,而且随即便端着盆子出了门。
   卢丽芳那小孩似的稚气面孔上也出现了矜持而严肃的神态,对曾明略一点头,就和另一个女同学一起出了门。
   “这是怎么回事?”曾明疑惑地问李玲道:“是为那天的事生我的气,还是因为我不该闯入你们的禁地?”
   “都不是,另有原因。”李玲却丝毫不以为然地笑道,“不管她们,坐一下吧。”
   倒是坐在窗前照镜子的素不相识的姑娘热情地看着他招呼道:“来了,请坐呀。”
   曾明打量起她来。原来,那姑娘刚烫了个油光闪亮的头,可不仅那发型,而且那丑陋的面孔看着都叫曾明恶心。但既然这丑丫头正在试探自己对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力,他也不能不表示点态度,就微笑道:“谢谢你,请你自便。”
   “后悔了吧?”李玲在离他不远的床边坐了下来,颇有深意地看着他笑道,“说了没什么可看的,谁都不反对你来,但也没人欢迎。”
   丑姑娘满心希望曾明能和她多谈几句,见他应酬了一句便把背对着自己坐下了,气得将自己身边的座椅推得吱吱叫,站起来也走出了门,似乎还卷着狂风夹着怒火。
   “怎么都像对我有意见?”曾明不解地问。
   “除了她。”李玲不屑地撇了撇嘴,“管人家干什么?我今天请你来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你散散心。你肯定好久没跳过舞了,成天像机器人似的生活,上班下班游泳写文章,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
   “谁说的?”他浏览起桌上的书籍来。
   “没什么可看的,全都是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之类的,总跑不了生理、病理、药理学,最近我一看见它们,自己就像得了病。”
   “该不是医科学生综合症吧?”曾明忙关切地问。这个名词是他最近从美国的一本心理学教材上看到的。
   “不是。”也许是因为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不,自己的地盘上,她显得轻松愉快多了,“是由于你这个……”
   “怎么,她们都以为你在和我谈恋爱,所以……”
   “管她们怎么想。”
   “辅导员问你呢?”
   “我就说是啊,怎么?”
   “你倒挺干脆!”
   “越怕别人说,别人就越说得可怕。你满不在乎地一回答,人家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不过……”说到这里她郑重其事地做了转折,“告诉你,她们都清楚,我和你是亲妹妹和亲哥哥的关系,绝对不可能谈恋爱。”
   曾明楞住了,转念一想,谅必是故弄玄虚,便微微一笑:“她们信吗?”
   “当然。”
   “为什么呢?”
   “因为你叫我一心一意好好学习,准备考硕士生、博士生。”李玲狡黠地笑道,“不然,我也不会大大咧咧地把你往学校往寝室带,甚至特地请你来跳舞。”
   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曾明心里有点受捉弄的不安,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本来想今天晚上好好和你谈谈,既然有这么个舞会,就让我们先快快乐乐地玩一晚上,什么也别去想它,好啦,咱们走吧。”
   从院墙外面看来,这所医专实在小得可怜,横直都没有两百米,可进校园后就知道,并不像想像的那么窄小。穿过宿舍后,一条甬道直逼后面的大操场,甬道两旁是花坛,再过去,左边是一列平房,大约是食堂和小卖部之类的服务处所,右边则是几个篮球场,篮球场的那边是和身后的老学生楼成直角的新学生楼,新学生楼另一端的尽头则是个小树林,树林南面凸出的犄角上才是医专的教学大楼。
   曾明家在的那三栋楼房与教学大楼平行,也就是说,把冶金医专的校园占去了一个角。
   “看,你们家住的地方多么好!和标本室只隔一道墙,校园再扩大一点,你也要做标本了。”李玲今晚的兴致特别好,对走在身边的曾明开玩笑道。
   “不是养实验动物的吗?”曾明看着正前方的平房说。那平房和他家只有一墙之隔,他家所在的楼房第三层的住户随时可以从窗户里看到冶金医专操场上发生的一切。
   “对,大白鼠和狗呀什么的和你也是邻居。”
   来到大操场前的横道上,两人向西拐去。
   尽管比起重点大学来面积只十几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比普通大学也只有几分之一,可它毕竟是高等学校,人们的举止行为和社会上迥然不同。俨然一派庄严肃穆的象牙塔气氛使他不能不由然而生敬意。
   曾明边暗自感叹,边和她天南海北地漫谈,不知不觉中,窃窃私语变成了手舞足蹈的演说,惹得过路人都禁不住侧目而视,他却完全沉浸在自己造成的热情而愉快的气氛中,全然不知道自己那嗓门简直象在万人大会上发表演讲。李玲今晚的兴致也特别好。不仅不制止他,甚至不提醒他低点声音,还不时地提点问题,参与点意见。这样,曾明自然更兴奋了,“人生得一知己足”啊,何况还是红颜知己呢?
   两人在西院学生宿舍楼和教学楼之间的树林里越来越上劲,以至天黑下来都没有察觉。
   “呀,开始了,你看那里!”李玲指着教学楼惊讶道。“公共课教室,亮着灯的四个窗户就是。”
   两人匆忙向教学楼走去。
   好家伙!走廊里就挤满了人,都是风华正茂的青年人,个个脸上洋溢着羞怯的喜气。穿过人群走进舞场时,才发现来的人这么多,跳舞的却寥寥无几,绝大多数都在一旁不好意思地你推我让,扭扭捏捏地吃吃笑着。
   “怎么都不跳啊?”他低声问李玲道,同时诧异地打量着这些羞答答的男女大学生。
   “多半都还不会。”李玲的身体被人挤得和他紧紧地靠在一起了,“从农村来的同学见都没见过,何况学校本来一直都禁止,现在才重新开放,这还是第一次呢。”
   曾明努力顶开来自旁边姑娘的压力,以免和她贴得太紧,见人实在太多了,干脆站到舞场边沿去,准备响应她的邀请。
   李玲看出了他的意思,抿着嘴笑了笑,用下巴点着舞场里说:“你看在那里跳的两个老家伙,以前禁止学生跳舞的是他们,现在提倡跳舞,带头跳舞的还是他们。”
   “是呀,去年我们偶然参加了79届同学私下组织的舞会,还被他们抓住教训过一顿!”旁边一个女同学愤愤地插言道。
   “变得多快呀!”李玲看着那两个老家伙嘲弄道。
   是啊,变得多快呀!
   刘静不早就料到一切都会变的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