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秦永敏文集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十 章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第 十 章
   
   沧海桑田旧梦难成

   
   
   “我不是当年的张宏兰了,你放心,现在,不管么人我都对付得了。”
   “对付得了?”郑五岗冷笑道:“任他们调戏,这也叫对付得了?像今天的事,只要有警察,非把这些小流氓抓去不可!”
   在初恋的情人面前,她不能不感到难为情。
   对丈夫李玉桥,她不必掩饰自己。他知道自己的一切,也因此才得到了她。他们完全互相谅解,从而开始了新生活。
   郑五岗不同,仍把她当安琪儿,她也希望自己在他心目中永远如此。
   脸上发起烧来,停了她一会儿,她才惭愧地说:“怎么办呢?要赚钱唦,反正也就让人隔着衣服摸了一把,总比……”
   “总比什么啊?”郑五岗不满地责问道。
   毕竟是久坠风尘的人了,本来不好意思说出口,被他一逼,还是感慨地讲了:“总比前几年为了吃碗饭随便被别个盘一晚上好些!”
   郑五岗像被人打了一闷棍,虽说她的一切他早已听人讲过,现在听到她亲口这么说还是不能不感到震惊,想想张宏兰的可怕经历,他不能不痛感自己在她的生命旅程中扮演了一个多么不光彩的角色,虽说自己并无多少直接责任。
   话一出口,她就感到悲愤难禁,多少辛酸的往事一下子涌上了心头,这个自认为已成铁石心肠的老板娘,在初恋的情人面前忍不住又羞臊又难过地低下了头,一下子趴倒在桌子上了。
   郑五岗愧悔交加地走了过去,抚摸着她那弄乱了的头发,叹息着自责道:“宏兰,没想到我把你害成了那个样子,原谅我吧!”
   张宏兰毕竟是个柔弱女子,那些最甜美和最可怕的回忆一起向她袭来,她实在支持不住了,一头倒在一直真情地爱着她,把她当做纯洁的天使敬重的郑五岗强健的怀抱中,问到他特有的男子汉气息,迷迷糊糊中仿佛又回到当年那幸福窝里,又体味到初恋时那种甜蜜温馨的情感了。
   郑五岗对她仍然爱着自己这一点坚信不疑,他低下头来,心情沉痛地吻着她乌黑油亮的美发,那美发的气味他太熟悉了,他激动地用双手捧住张宏兰仍然那么姣好的苹果脸,努力让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张宏兰却猛然从迷乱的心境中回到了现实,对自己忘情地陶醉在逝去的虚幻世界中感到后悔了,她拉开郑五岗捧着自己脸的双手站了起来。
   郑五岗一把把她搂在怀里,热情地对她像当年那样絮语:“相信我,我一直爱着你,没想到竟是我的爱害了你!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吧,我要帮助你摆脱这种可耻的生活,让你受到人们的尊敬、羡慕……
   张宏兰用力地从他怀里挣脱开来,她意识到自己惹下麻烦了,痛苦地看着激情奔放的郑丘岗不知该说什么好。
   郑五岗两眼放光地看着她,他实在遏止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一把拉过她的手激动地喊道:“相信我,宏兰!“
   张宏兰极力想把手抽出来,却怎么也没有法挣 开那运动员有力的大手。
   她急得压低声音吼道:“放开,放开,你放开,我她跟你说话!”
   郑五岗放开了她的手,满怀期望地看着她。
   “五岗,我求你,不要再找我的麻烦了。我现在生活得很好,也只想像现在这样过下去,你要是愿意为我着想,没有事就莫来了。不用再说,我今天提前关店,要跟你讲的就是这些。”张宏兰绝决地说,她知道,再不下决心,郑五岗定会无止境地纠缠下去。
   郑五岗却根本不相信这是她的内心话,他又走近她,想搂住她慢慢地说,他的精神已经回到了八年前和她相爱时的状态中,搂抱她亲吻她纯粹是自己的权力,她反正是俯首贴耳听摆布的。
   可刚一扰张宏兰的身,就遇到了强有力的反抗。
   “五岗你莫发疯了!”张宏兰惊慌失措地打开他的手嚷道,“我警告你,不准再往前走,不然我就要喊外头的人了!……我求你,不要害我,你也有家,我也有家……”
   郑五岗站住了,他激动地叫道:“我那叫什么家?每天回去都要吵得一塌糊涂,你这又叫什么家?成天受别人欺负不说,那个又丑又蠢的独眼龙也要侮辱你!让我们回到我们两个人的那个家里去吧!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多么幸福……”
   张宏兰不得不沉下脸来:“你走吧,我不准你再在这里说胡话,你永远莫来了!”
    “随便你怎么惩罚我吧,你的气出完了,就会签应我的!”郑五岗见她真生气了,“扑通”一下跪在她面前痛苦不堪地说,随即站起来抱住她,任她怎么挣扎也不放开了,“宏兰,宏兰,你听我说,我……。”
   张宏兰实在无法挣脱,她干脆不挣扎了,眼对眼地怒视着他说:“你真要我翻脸了?换一个人我早就不客气了。”
   “这说明你爱我,还像从前一样爱我!你今天的言行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何必还自已折磨自己呢?让我们一起回到八年前的生活里去吧,亲爱的!”郑丘岗看到她不挣扎了,觉得自己预期的良好结果马上就会出现,便开始喋蝶不休地讲起来。
   “你放不放?再不放我就喊人来把你捉到公安局去!”张宏兰发怒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为了永远摆脱他的纠缠,她再也忍不住了,“我当了这些年的婊子,心已经黑了,你要不信就该你倒霉!”
   “不消唬我,我晓得你是在考验我,就是要枪毙我我也不放!相信我吧,宏兰!”郑五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情了,边说边在张宏兰脸上乱吻。
   张宏兰恼火得暴怒起来,怎么无论好话坏话都听不进呢?要是现在有人从外面趴着窗缝往里瞅,或者李玉桥提前下班赶来准备帮忙,再不然被小凤撞见了,叫她怎么交待?她拼命推开郑岗,却丝毫挣不动,她张嘴喊,可口一开,郑五岗的舌头就塞进去了,无论她怎么摆头都挣不脱,他可是身高力大的运动员啊。
   她再也顾不得什么初恋的情人了,像狂怒的母狮一样发了狂一口咬住郑五岗的舌头准备毫不留情的咬下来。可刚一下力,郑丘岗就痛苦万状地挣扎起来,趁着他捂着嘴护疼冲到店门拉开插销打开门就对外面叫道:“抓流氓啊!”
   一听她这么喊,门口灯下围着桌子闹腾的人立刻“呼”的蜂拥过来,远处乘凉的过路的也纷纷来看热闹。
   幸亏王志刚最先赶到,极力阻拦住了那些想打郑五岗的人,并问张宏兰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宏兰此时已经横了心,要得罪就得罪到底,她狂怒地大叫大嚷道:“把这个流氓东西送到公安局去!”
   话虽这么说,她心里的矛盾却是外人没法理解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可又毕竟是懂得生活的人了,无论感情上多么痛苦,为了今天和日后的生活,伤心也罢,流泪也罢,她还是不顾一切地要人们把郑五岗抓走……
   
   幸亏曾明的及时到来,周围的人又见张宏兰看到他如遇亲人,才依他的话没有把郑丘岗痛揍一顿后送去住班房。
   两边都是老朋友,又是为爱情引起的纠纷,曾明只好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
   打发走郑五岗后,曾明和李玲一起留下来安慰了她一番,又向她道歉说没有按约给她写招牌和条幅,过几天一定来给她帮她这个忙,便和李玲起身告辞了。
   “等一下。情绪已经恢复正常,头发衣衫却仍然散乱的张宏兰叫住了站起来准备走的曾明和李玲,自己“瞪、瞪、瞪”地向柜台后走去,转身过来时,手里已经拿着四大包点心糖果了,“第一次见面,就让你看了笑话。我这个人曾明是晓得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做人从来都讲义气够朋友,以后你们结婚的宴席我包了!”
   见李玲窘得满脸彤红,又坚持不收张宏兰的礼,曾明忙难堪地对张宏兰说:“你搞错了,她和我只是一般的社会朋友……”
   “哎哟,我不管你们那些名堂,反正瞧得起我就先把东西收下来,别的话以后再说,瞧不起你以后就莫来了。”张宏兰不客气地看着李玲说。
   “哪里,哪里。可这么多东西,少说是十来块钱,叫你……”
   好容易,两人才摆脱张宏兰带来的难堪局面,在夜深人静的大街上骑着车往回走。
   这回是曾明带着李玲了,他边骑车边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捉摸不透李玲是默认了张宏兰的说法呢,还是另有别的意思。
   自行车在阒无人迹的冶金医学院门前停了下来,两人躲开传达室门口的灯光,在围墙边阴影里站住了。
   曾明热切地期待着她说出明天——其实已经是今天的打算,李玲似乎也恋恋不舍,却微微低着头不发一言。
   向她倾诉心中最宝贵的事情使曾明对她的感情大大加深了,她的反应使他明白,她不仅多情善感,而且对自己确实有“特殊”的意思。刚才以“法官”的身份解决了张宏兰和郑五岗的纠纷,更添了他的自豪感。此时面对她站着,他心里是多么充实、宁静、温馨啊。
   可是,不知为什么,李玲像背上了什么沉重的思想包袱,她甚至没有勇气抬头正视曾明的眼睛,在无言以对中站了几分钟后,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抬头看着曾明,用很不自然的抱歉口吻说:“明天不能见面了,下个星期六,还是那个时候,我到你家去,好吧?”
   曾明颇感失望,停了片刻,体谅地转身推她道:
   “安心学习吧,有空的时候就来玩,学习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松的。你进去吧。”
   李玲开始深情地凝视着他,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见她那样真挚地看着自己,曾明的心不禁猛然一颤,他走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期待地准备着她回应。
   然而,她却赶快避开了他,说声“下星期再见”就推开他的手转身匆匆走进了校门。
   校门到学生宿舍楼不过十米远。长长的学生宿舍楼从校门正对着的这个门为界,右边住男生,左边住女生,不过这只是一二楼的情况,三楼整个儿归西梁女国管辖。医疗卫生类型的学校嘛,还能不尽是些穆桂英花木兰?
   二楼到三楼的楼梯上一团漆黑,电灯坏了半个月也没人过问,黑暗中有两个人站着,见她来了,都赶忙把头伸出窗外,反倒把她吓了一跳,赶紧加快脚步往楼上走,上了楼才想起那两人是谁。
   这已经是第三次看到郑雪云和何超在一起了。前两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叫人觉得并不惹眼,这次,她不再怀疑这两人之间有着某种神秘关系。
   几个月前,由于分配期到来,毕业班的男女同学一边忙着毕业论文,一边疯狂地谈起恋爱来,一下子,整个校园突然从庄严神圣的学府变成了蜂狂蝶乱的花圃,特别是那些失恋的女同学,一个个凄惶得像黛玉惊闻贾二爷要娶薛宝钗,哀伤得像西施成日价颦眉捧心,叫人看了好不同情。时代不同了,以前,这种情况总是“春风不度玉门关”,现在,低年级却立刻效仿起来,特别是那些胆子大条件好长得漂亮的女同学,生恐如意郎君被别人抢去,纷纷主动去追求男生,因为女生比男生多一两倍,稍一迟疑,必定是孤家寡人地走上社会。
   何超是系学生会主席,学习成绩和李玲不相上下,长得如老书上说的“一表人材”,举止风度潇洒大方,身材高大多才多艺,当然更是全系女生的瞩目中心,是许多自命才女者心目中理想的终生伴侣、梦中情人、白马王子,郑雪云作为全校数得着的美人,能博得他的青昧倒也算互不委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