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秦永敏文集
·王喜凤:高考黑幕及背后的根源浅析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文之四:离奇的蜜月之旅——“法制学习班”
·王喜凤:启蒙宣传、民运实践和维权运动的三位一体化整合
·王喜凤文之六:言论不自由之现状及公民应对之策
·王喜凤文之七:和平转型下的中国政治改革问题浅探
·王喜凤文之八:今天两次被当局找去的经过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王喜凤文之十:艰难的心旅
·王喜凤文十一:改革的式微与公共参与的契机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1)
·秦永敏关于女侠被地方当局及其前夫绑架情况的通报(2)
·秦永敏结婚失败谢罪书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0号)
·秦永敏反对浑源当局迫害王喜凤的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1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关于我们的结婚契约和结婚誓词继续有效的共同声明_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
·秦永敏因王喜凤不能返回武汉履行诺言而被迫宣布解除结婚契约的最后声明^^^
·紫苏
·中共当局为阻止秦永敏获法国人权奖将其长期非法拘禁绝食54小时和国保瞿佑平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第39次被抓捕、非法拘禁44天归来后发表严正声明
·秦永敏关于被推荐法国人权奖和失踪期间受到大家关爱寻觅的
· 要求山西当局停止迫害王喜凤并且立即恢复其工作待遇和工资的声明
·秦永敏为被非法拘禁事致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检察院 控告书
·秦永敏向青山区人民检察院对青山区综治办等提出控告
·离岛前夕即景
·群英赞歌
·秦永敏晨跑长江大堤遇倒卧者
·检察院拒绝受理控告
·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简论社会正义(之一)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
·简论社会正义(第二篇)二 正义的概念解说
·腊月28被当局找事的情况通报
·石玉林被宜昌国宝从秦永敏家中强行带走
·关于来客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的情况通报
·李化平等四名维权人士送赵海通到新沟桥派出所报案
·简论社会正义(第三篇)普遍正义和以社会制度确保每一个人随时随地的其所应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情况通报之一当局交涉的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二
·关于为赵海通在家附近被武汉青山当局暴打一事和当局交涉的 情况通报之三(
·秦永敏报警
· 就“两会”期间如何度过的协议告友人
· 正义与伦理、制度 、法律、道德、风俗习惯的复杂关系——简论社会正义(第
·《茶花女》艺术特色浅析
·正义观念体系的范式更替——简论社会正义(第五篇)
·八仙岛记
·“中国梦”不是百姓梦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一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二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四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第 九 章
   
   欲为人妻无奈曾经失身
   
   

   后娘的凶声恶气很讨厌,但亲生父亲疼她,她也不是先前的张宏兰了。
   乱七八糟地堆放着东西的屋子,经她一收拾,就比先前顺眼多了,不过要想让它再漂亮一点也不可能。家里毕竟太穷,六个妹妹兄弟,靠五级工的父亲和做零时工的后母吃饭,每人每月平均才十二三块钱,又要吃饭穿衣,又要供弟弟妹妹们上学,还要给在乡下的老人寄生活费,怎么能过上像样的日子呢?何况一共只有两间房,四张床一放,剩下的地盘已经很小了,还有各种日用的破烂得到处塞。
   她开始考虑生活出路。
   在家里呆着,要不了一个月后娘就会闹翻天的,而生产队里知道她失过身后,对她已经更刻薄了,回去后不拼命干不行,拼命干也不能不超支,至于招工,天晓得哪年哪月的事,如今,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条路走了。这是女知青特有的路,也是最可悲的路之一——用自己的青春换取人妻地位。
   现在,她可以上街了,这倒是家中强于郑五岗那使她陶醉,然而却像囚笼一样关着她的温柔窝的一个方面。
   做完家务后,她有空便溜上街去一下。她寄希望于神秘的命运,希望冥冥之中的主宰者对她发一点慈悲,当然,她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标准,也有了一点眼力。她不期望满意的爱情,只想有一个能栖身的家庭。
   上午九点钟前后,是她在街上撞大运的时间。
   回家一星期后的这天上午,她闲逛到电影院门口时,发现售票处挤满了人,原来,今天要放朝鲜片子《看不见的战线》,这可是个好电影!
   犹豫片刻后,她掏出了钱包,打算将剩下的几角零票拿出来奢侈一回,把四元整的叠得好好地放回钱包后,小心地揣进了内衣兜。
   刚一走近售票处,她就被人挤到中间去了,那吆吆喝喝,推推搡搡的气氛使她觉得不对头,虽然大都是些中小学生,却有好几只手不知羞耻地在她身上乱摸,算了,把这笔钱节约下来吧!她涨红了脸拼命往外挤,好不容易才挤出人群,一见外衣扣子拉开了两颗,赶快动手去扣,扣上之前顺手摸了一下内衣兜,糟糕,那装着四元钱和几斤粮票的钱包已经不知丢在哪能儿了。她急得冲过去对那些人嚷道:“让一下,让一下,我的钱包掉了!”
   可谁也不听她的,还有几个家伙不怀好意地嘲笑道:
   “你手上还有几角钱,再来挤沙!”
   “去买个钱包多装点再来挤!”
   她不明白这些人的话,心想,他们怎么这样不懂道理呢?连别人钱包丢了都不让开让我找一找!
   “你要干么事啊?”有人在她身旁问道。
   原来是以前的邻居,比她大三四岁的童年伙伴强强,他正和一个身材粗壮相貌忠厚的人一起,拿着票站在旁边,大概是在准备进电影院去。
   知道她票没买成钱包却丢了后,强强指着那班人对她叹息道:“你看这些家伙,哪一个像是买票的?男男女女没有几个不是在偷钱包!连他们自己的钱一搞就被别人偷了,真买票的还有几个不丢?”
   张宏兰仔细一看,发现那些人的确没有几个是真心买票的,只是在挤来挤去而已,一眼就能看到几个手伸到别人衣兜里的。使她惊讶的是,有人抓住了别人伸进自己口袋里的手也不恼,被抓住的也不怕,笑笑就完事了,似乎是在做游戏。挤在里面的十三四岁到一二十岁的姑娘被人乱摸乱抓了的反应更妙,有的不当回事的一笑,有的则还手揪打,还有的有男的帮忙打,不一会儿就有几起从吵嚷到扭打起来的。当然,这不光是为那些骚姑娘,也不是光为偷钱包,还有些本来就是为互相寻衅斗气找事来的。
   她没法想像,怎么才下乡两年多,城里的风气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但她也不愿为这种事去多想,马上又低下头去瞅地面,希望能发现自己那爱情梦破灭后剩下的一点痕迹。
   “你啊,真是傻里傻气!还想找回来?要想看跟我们一起去吧,我们正好多一张。”强强拿出三张票在她面前一晃。
   看看时间还早,又被难得看到的好电影迷住了,她慨然放弃了找回钱包的期望,跟他们一起进了电影院。
   开演前的闲聊中,她知道了那个粗壮忠厚的人叫胡涛。了解到他的一些情况后,趁强强到门口的小铺上买烟的功夫,张宏兰向这位红着脸对她献殷勤的粗汉露出了含情脉脉的媚眼,有意无意地向他透露,她每天上午都要出来闲逛。时间对她来说已经不充裕了,这个忠厚的粗汉看来是个条件要求不高,而又靠得住的人,她不能不抓住这个机会“鼓励”他试试。
   果然,第二天胡涛就在半路上又“遇”见了她。
   这个在焦化厂当扫炉工的小伙子这礼拜正在上中班,命运赐给他和这样一个漂亮姑娘相识的机会,他怎么能不抓住这个千载难适的幸运,向显然对他有意的姑娘献殷勤呢?好就好在是知青,只因为这一点她才会愿意跟她谈朋友,胡涛那不聪明的头脑对此是特别清楚的,有工作的姑娘,不说像她这么漂亮的,就是再丑一点,也绝不会看中他这个不咋地的憨蛋。他极尽全力地设法讨张宏兰喜欢,张宏兰又不断用羞羞答答的媚笑和半推半就的行为对他加以鼓励,于是两人又是看电影,又是逛公园,不到一个星期就已经粘到一起分不开了。
   越是精神生活少的人,肉欲方面的要求就越强烈,而爱情问题,不,青年男女相互关系的问题上,从来都是姑娘鼓励一下,小伙子的胆量就增加几分,星期天上午见面后,两人钻进密不透风的丛林里亲热时,胡涛不仅不再有任何拘束之感,搂着她乱亲乱摸一阵后,竟强要尝尝做男子汉大丈夫的滋味了。张宏兰是知道此中甘苦的人,她固守了最后一道防线,却要求他带她到家里去一趟,好考虑确定两人的关系。郑母的凶残使她清楚了要想到人家家里去做媳妇,不先得到老人的赞许是多么冒险的举动,只要胡涛父母签应他们的事,她当然希望两人能尽快结婚。
   胡涛想与她交欢不光是偶然的冲动,也是有预谋的行为。只要占有了她,还怕她不跟自己么?到那时,就是她想摆脱自己,他也有理由有把柄威胁她了,现在,占有她的目的虽然没有达到,却知道她比自己还急于结婚,怎么能大喜过望?两人立刻商定第二天到他家中去征求老人的意见,至于她自己方面,她却绝不让他登门,后母自然急于御包袱,可古板的父亲不知道女儿的处境,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她没招回来之前就结婚的。
   星期天早上,张宏兰选了套她觉得最体面的衣服穿上,有意修饰得又整洁又文静,和胡涛在约定的地点见了面,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在喜得合不拢嘴的胡涛身边穿街坊过邻舍到他家去。
   “呀,胡涛,这是哪个啊?”隔壁的胖大嫂问。
   “是我朋友。”好得意洋洋的回答!
   “你朋友长得好漂亮啊。”
   “都说你憨得很,找不到姑娘伢的,哪个晓得你是焖头鸡子啄白米!”
   “你妈还要我帮你去找,我要早一点把人介绍来还麻烦了!”
   “几时吃你的喜糖啊?”
   隔壁左右站在门口生炉子摘菜洗衣服的老婆婆小媳妇妇纷纷拉着羞红了脸的张宏兰七长八短地议论起来。住平房的人和住楼房的不同,领居问的关系密切得多,也随便得多,见胡涛这么个笨蛋竟带了个仙女似的白净水灵的丫头回来,哪个不当成稀奇?
   胡涛的荣耀劲头上来了,大大咧咧地帮张宏兰介绍起这些婆婆姥姥来。
   “在哪里上班啊?”
   “还没有抽回来。”胡涛老老实实地说。
   人们的眼光和议论一下子大不相同了,恭维的调子开始下降,遗憾和怜悯的意思溢于言表。
   本来就很紧张的张宏兰一听问到工作,刚刚被恭维话鼓励得高兴了点的心情就又沮丧起来,她痛切地感到自己低人一等,立刻沮丧地垂下了头,后悔自己怎么不找个门口没人的时候来。
   “好伢咧,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妇人喜咪咪地搂住了她的胳膊,疼爱得眼睛挤成了一条线地凑着她瞅,仿佛张宏兰是她多年不见的亲生女儿。张宏兰羞怯地看着这个面黑如墨,脸皮像用了几十年的切菜板一样的好心肠妇人,硬被她在隔壁左右“快点把这媳妇拖回去,”“你不拖我就来拖了”的善意嘲弄中拽进了屋里,同时,被她那慈爱的絮语说得心头热乎乎的。
   “……中午就在这里吃饭,我一清早就去为你买菜,这个月的豆腐票肉票都吃完了,昨天下午专门出门去找同事借了几份……”
   刚把她摁到凳子上,那妇人转身就煞有介事地提了个菜蓝子过来,把每一样菜——猪蹄子、鸡蛋、小鱼虾等统统翻出来向她展示了一番,又问她爱吃些什么,喜欢怎样做,简直把她当成了最受尊重的贵宾。她感动得鼻梁直发酸,没想到,这回竟遇到这样好的老人!她抿着嘴笑看身旁的胡涛,胡涛也傻楞楞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微笑。胡涛火热的目光灼痛了她的脸蛋,她羞怯地笑着将脸转向旁边。三四个弟弟妹妹,不管是在洗衣服,做作业,还是在玩耍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脸上,个个都露出了欣喜尊敬的神色,见她扫视他们,又都害臊地转开了脸。
   “叫姐姐,听到没有?这是你们的大姐姐!”胡母一见她在看小儿小女们,忙对他们发布张宏兰到来后的第一号亲令,转身又对她说:“以后在这个屋里,哪个不听话,该骂就骂,该管就管,就像对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
   “妈妈,我来帮你摘菜!”张宏兰连忙蹲到地下的一摊青菜面前,喜滋滋地摘了起来,苹果脸红得像“国光”一样鲜艳动人。
   “伢咧,第一次来就要你做事还行?让涛涛陪你玩去!”胡母一把抢过她手上的菜,干脆连地上的也抱进篮子里,然后提着篮子边往厨房走边对胡涛说:“苕东西,到那边房里陪她说话!”
   胡涛喜孜孜地拉她的衣服,她却一下子打掉了胡涛的手,似嗔非嗔地笑着斥责地道:“你还还跟我讲客气?”说完,马上跑到正在洗衣服的姑娘面前迎奉地笑道:“你是大妹妹吧?让我来洗!”
   那丑陋的大妹妹看到“嫂子”对自己这样好,喜得忙用手推开她说:“姐姐第一回上门,让你洗妈妈要骂我的。”
   “刚才的话听到没有?叫我该管就管,这么些衣服,你一个人洗到几时才洗得完?你不服我管?”这亲昵的话语立刻博得了大妹妹说不尽的感激,小的们自然也受到了感染,一时间,张宏兰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实在是再完美不过了,多么漂亮,又多么温柔的“大姐姐”啊!一个弟弟妹妹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会心地甜笑起来。
   见和大妹妹在一个盆里洗不方便,张宏兰叫胡涛去再找个盆来,胡涛如闻圣旨,转眼就拿来了。这时,胡母恰好从厨房进屋,一看见便对儿女们叫道:“哪个要你们叫她洗衣服的?涛涛,还不叫她到房里去坐,陪她玩去!”
   “妈妈,是我自己要洗,你要他们把我当大姐姐,大姐姐不带头做事还行?再说我做惯了,闲不住,你就让我做一下好不啊?”
   明明是要帮忙做事,却像在求她,声调那样甜蜜可爱,胡母喜得嘴都合不拢了。心又好,嘴又甜,人又勤快,长得又水灵灵白净净的,到哪去找这样的好媳妇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