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悠悠南山下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作者 :露克-肯特 ( Luke Hunt )

   
   


   《 外交 》( The Diplomat ), 2011-12-17日

   
   
   當幾名赤柬最高的領導人正被受審之際, 人們激烈的爭議 :究竟中國領導人對那件重大的勞改苦役事件又知道多少呢 ?
   
   
   在柬埔寨中部地區一個偏僻約三百公頃的地帶裡,留存一條已是荒廢、足以可讓重型轟炸機降落的跑道, 它長達一點四公里,而且是條極少用過的跑道。 這是冷戰時期的遺跡,同時也成為一個極大諷刺的亮點。
   
   
   艾沙利 ( Ey Sarih )對它很熟悉。他曾在這個機場擔任站崗的職位已有二十餘年。 現今四十六歲的他, 有三個孩子,其妻子在路邊一個小茶鋪賣茶水謀生。 他還十分清楚記得赤柬的人和他們的所作所為。
   
   
   他說:“ 這裡大部分的工程是在1978年建造的。他們殺了許多人。他們應當要被帶上法庭審判。”
   
   
   在首都, 經過一年長的爭論後,一度受影響須要停頓的審判赤柬領導人的法庭又正在開庭了。三名還生存的最高領導人站在馬蹄形下接受控告違反人類罪中的一罪行 --- 002案。其他毀滅種族罪、殺人罪和施暴罪等將壓後進行。
   
   
   最新透露的訊息是那幾個重要的中央政治局委員曾經常到訪此機場, 而前國家主席喬森潘亦曾催促須加快建造,加壓了勞工的重擔。
   
   
   有人測算有多少人曾被帶到這裡建造工程呢 ? 法庭所披露的人數是三萬。這些人須建造跑道、道路、圍牆和一座至今仍可使用的飛機升降調控樓。 勞動者的工作和生活的環境是極為艱辛, 使致眾多人都想要自殺, 衝撞運輸車底而死;還有不少以上吊、浸身入水裡和喝毒藥等方式來結束生命。似乎生存下來的勞工們活至1978底最終都被全部殺害了。
   
   
   艾沙利說道, 死去的人都被埋葬在機場的附近地區和一座不遠的山嶺裡。在山裡面, 還挖鑿了一條秘密地道,用來作為後勤儲備倉和存藏一些與調控制樓連接中國製造的電子計算機。
   
   然而,這罪證只是更加殘暴的罪行的一部分而已。
   
   
   從1975年四月至1979年一月,在波爾波特執政期間曾有約170萬至220萬人死亡。這是長達三十年的柬埔寨戰爭中最黑暗的日子,而戰爭於1998年結束。 從那時起,經過一番的努力, 法庭執行審判戰爭罪行的工作已是部分的展開。
   
   
   諸研究者和軍事分析家對北京已獲悉多少這些罪行是多年來爭議的問題。 中國對這機場或曾對赤柬的支持保持沉默,只宣稱對還生存的赤柬領導人的審判是柬埔寨內部的事務。
   
   
   那時的中國本身也處於困難時期。七十年代裡,文化大革命正是高潮, 北京領導層正面臨毛澤東於1976年9月死後的混亂狀況。唯一一個可視為能夠有權力話事的人物是鄧小平,而他該時已被逐返鄉下。鄧重返政壇和於1978年12月掌握指揮中國的權力,同一個月裡,越南攻擊和推翻了波爾布特政權。 作為赤柬的支持者,北京為了報復而在越南北方邊境地區發動一場戰役。
   
   
   這個機場可能曾為中國籌備各次對越南南部地區短程轟炸戰事之用。一些軍事分析家認為, 近乎建設完整機場的情況肯定是使河內應該顧慮之事, 此也是為何要攻佔柬埔寨的原因之一。
   
   
   艾沙利指出, 建造跑道的原因應該是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 The Extraordinary Chambers for the Courts in Cambodia , 縮寫 ECCC )需要探究的問題。他還補充說,“ 中國人來到這裡建造機場是為了參戰。”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磅清揚機場 (圖片來源:《外交》雜誌)
   
   
   各學者認為, 至少有五千個中國人以技術員的身份為民主柬埔寨政府服務, 包括那些作為波爾布特個人和柬共政治局的顧問。中國是唯一一個在那裡有最多活動的國家, 此外,有人指責此是柬埔寨國家的恥辱。其他的人也認為中國的角色曾激惹起中國的對手 --- 日本,它幾乎擔付審判事務的費用。當調查事件初始時,即2006年起已是消耗了近一億五百萬美圓。
   
   
   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提出必須追究負上最大責任者,因此他們著眼於那些仍然生存、曾參與草擬和執行那些國家政策的領導者如喬森潘、主要理論家農謝和前外長英薩利。
   
   
   英薩利的妻子、前內務部部長英蒂特( Ieng Thrith )也被指控上庭, 因為已患上失憶症,被允許不用出庭。 她仍然被拘押並受醫生的檢驗。其他五名赤柬人員亦被指控並正在另一法庭受審。
   
   
   幾週前, 英薩利和喬森潘在庭上保持沉默,而農謝和一赤柬高級顧問人員隆諾林( Long Norin )說出他們的證據。 農謝表現得成為人們的關注亮點和為自己辯護說越南才應為全部死亡的人負上責任。
   
   他也指出,以別名“二哥”稱他是不正確, 這只使他 “ 看起來似乎很重大”; 他還說,在柬共領導人中無人需要為逐離金邊或其他城鎮居民,使他們成為勞改營中的奴工,亦正如磅清揚 ( Kampong chhnang ) 的機場工程之事等負責。
   
   
   當然,農謝設法為那些政策辯護,他說, 在這些城市裡,妓寨、酒窟和賭場到處林立,敗壞者無疑生活如聖經所描述的淫城,而那時國家需要農民工。他的發言還令到關注審判的佛教人士感到震驚, 因為他宣稱赤柬從未毀滅宗教,是在赤柬清除黨內異己時自我毀壞。
   
   然而,他還補充說, “ 一些人是可以改造過來的,而另外一些人卻不能……, 革命是為了建設力量而不是破壞,除非一些人在多次不能改造後仍不改變,成為新人而已。 ”
   
   
   在執行調查案件的管理和選擇國際和當地人員擔任法庭的工作等方面上,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曾受到猛烈的指責。這次審判,也是自紐倫堡審判 ( Nuremberg Trials 。二戰後對納碎德國的審判 。譯者註 ) 後最艱難的一次國際審判。 雖然如此, 站在磅清揚機場大門傍的艾沙利先生說,就算付出如此昂貴的支出也值得;他還十分滿意和讚揚法庭所提供的資料,法庭的組成人員和責任。
   
   “ 許多許多的人已經死亡, 而他們應該被帶上法庭審判。” 對那些被檢控者,他說:“ 現在我的兒子在課堂上學了全部的這些事件,那是極好的事。 ”
   
   
   至今為止, 有超過十萬多柬埔寨人已是湧到柬埔寨法庭特別委員會的法庭親自見證審判的過程。 以後還會有足夠的時間讓諸多人參與見證審判。 辯護律師對《 外交 》雜誌記者說, 相信今次審判將持續多兩年才可完結。
   
   
   
   
   嶺南遺民譯

   
   2011-12-26日
   
   原英文版 : The- diplomat.com
   
   What was China’s Khmer Rouge Role?
   

此文于2012年03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