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刘逸明文集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12月17日去世,金正日去世两天之后,朝中社才发布消息。在得知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后,朝鲜举国悲恸。面对金正日之死,中国官方高度重视,民间热议,在中国媒体上,充斥着哀悼金正日的声音。
   
   中国官方吊唁金正日的规格空前
   
   金正日去世三天之后,胡锦涛、吴邦国、李长春、习近平四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往朝鲜驻中国大使馆吊唁金正日,就连卸任高官江泽民也送了花圈。胡锦涛吊唁时称金正日是“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对金正日生前的“丰功伟绩”进行了高度赞誉。


   
   原以为上述四位政治局常委吊唁之后,不会再有高层官员前往吊唁,然而,时隔一天,温家宝、贾庆林、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这五位政治局常委也前往朝鲜驻中国大使馆吊唁。金正日去世后的这种礼遇相对于其它国家元首而言,可谓无与伦比。
   
   九大政治局常委无一缺席的吊唁,让人清晰地感受到金正日之于中国官方的重要性。金正日之死对于中共高层官员而言,显然是巨大的噩耗,之所以如此,一是因为金正日和他们如胶似漆的关系,二是因为金正日去世后的朝鲜政局令他们忧心。
   
   中国媒体对金正日之死如丧考妣
   
   金正日去世,对于全世界而言,都算得上是一条大新闻,对于中国而言,更是新闻报道的重中之重。媒体对金正日去世进行报道本无可厚非,但是,中国媒体在报道与金正日去世的有关消息时,却跟报道国内政要去世如出一辙。
   
   显然不是所有中国媒体想要跟新华社、央视、《人民日报》这样的官方新闻机构保持高度一致,而是不得已而为之。虽然没有证据证实中宣部等新闻主管部门对此有何指令,但是,媒体能如此整齐划一地报道,显然不是纯属巧合所能解释的。
   
   自从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公布,多家门户网站便建立了相关专题哀悼金正日,收录相关的报道和评论。在金正日的话题热火朝天的这些天,不排除有些媒体建立有关专题存在商业动机,但是,从毫无杂音的报道来看,这背后政治因素显然更大。新华网、人民网以及五大门户网站上,连着几天头条位置都被金正日占据。
   
   中国官民对金正日评价相去天壤
   
   金正日去世,朝鲜民众普遍悲痛欲绝,这的确是一幅真实的场景,不仅是在朝鲜国内的,即使是在国外的朝鲜人,很多也是这样。在看到一张张朝鲜人痛哭流涕的图片时,中国的年轻人震惊了,因为实在无法理解金正日这样一位大独裁者去世能带给民众悲伤。
   
   当然,一些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却很容易理解朝鲜人的这种反应,当他们回首毛泽东去世时的景象时,发现二者是惊人相似。朝鲜人的悲痛并不能证明金正日的伟大,因为在一个独裁专制、没有新闻言论自由、愚民教育盛行的国度,大多数民众注定无法具备明辨是非的能力。
   
   虽然后极权时代的中国跟当前的朝鲜在制度上有诸多相似,但毕竟还是有很大的不同,朝鲜从金日成到金正日时代,基本上都是相当于中国的毛泽东时代,不仅政治封闭,在经济上也照样是裹足不前。虽然中国人享受的自由并不多,但对这一点都有清醒的认识。
   
   中国政要和官方媒体对金正日给予了高度评价,但将金正日称为“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显然有强奸民意之嫌。从网络论坛、博客、微博上的中国网民发言来看,大多数人并不为金正日的去世而哀悼,而是在庆幸金正日时代的终结,很多人都认为金正日是类似于毛泽东式的独裁者。虽说一般的中国人并不认为金正日是敌人,但绝不会把他当朋友。
   
   金正日去世让朝鲜政治走向充满变数
   
   金正日去世让中国官方大为不快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从政治性质上讲,二者都无法融入世界主流文明。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中国官方对金正日去世的高规格吊唁大有兔死狐悲之意。
   
   金正恩在金正日去世之前就已经被确定为金正日的接班人,金正恩生于1983年,尚未到而立之年。这个年龄接掌政权,从经验上讲显然有些欠缺,所以,他的位置能否坐得稳还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朝鲜在金正日统治的这17年时间里,早已经是民不聊生,不是因为中国的援助,金家政权或许早就已经土崩瓦解,而朝鲜则可能早就与韩国合二为一。金正日之死让朝鲜的政治走向充满了变数,一旦金正恩无法稳定朝鲜局势,南北韩就有可能实现统一,而中国作为独裁专制国家的老大哥将更显孤立。到那个时候,或许就是第五波民主潮的开始。
   
   但愿中国高层官员能够在金正日去世之后,改变对朝策略,在和朝鲜官方的交往上以尊重普世价值为基础,一方面促进朝鲜的经济和政治革新,另一方面,顺应历史潮流和民意,在中国启动政治改革。
   
   2011年12月21日
   
   原载德国之声【DW】中文网《北京观察》栏目,栏目网址:http://www.dw-world.de/dw/0,,30124,00.html
(2011/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