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姜维平文集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刚刚“忽悠”完了美国的骆家辉,又迎来了前加拿大总理等外宾,薄熙来把重庆当成了一个国家,把自己当成“西南王”,忙着宴请和会见,走马灯似的,不亦乐乎,过去没当上外交部长,这回自慰过把瘾,看着中加政客的“二人转”,回想上个世纪的如烟往事,我不由得浮想联翩:虽然,薄熙来从赵本山那里学会了“瞎忽悠”,但撕下他的小马甲,贪官还是贪官,奸商还是奸商,政客还是政客,骗子还是骗子,官商勾结还是为了“权”和“钱”!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11月22日晚,市委书记薄熙来会见了来访的加拿大前总理----让,克雷蒂安,加中贸易理事会名誉主席、加拿大鲍尔公司总裁安德烈,德马雷一行。11月23日,市委书记薄熙来、市长黄奇帆还会见了出席加中贸易理事会重庆会议的主要代表。宾主双方就加强重庆与加拿大的经贸合作进行了交流。
   
   实际上,加中贸易理事会和辽宁省的主要官员,大都是老朋友,1999年,省委书记闻世震和省长张国光亲自带队,在大连的香格里拉大饭店举办了一次招待会,那时,薄熙来才是一个市级干部,但正当闻张二人忙于宴请加国客人之际,薄熙来正在磨刀霍霍,他在江泽民等中南海高官的策划和支持下,由马向东案入手,想顺藤摸瓜,搞掉辽宁的封疆大吏,取而代之,所以,在酒会上,薄熙来致辞时说,你们看闻书记和张省长两个人,都长得高高大大的,所以,他们都是办大事的。。。。。。


   
   那天,我获准在会场采访,亲耳听到了薄熙来言不由衷的奉承,他讲完这句话之后,会场上一阵难堪的沉默,过了一两分钟:在主席台上就座的闻世震,忽然发出怪异的笑声,沉闷而沙哑,我想,或许薄熙来想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抖一个恢谐的包袱,但用领导的个头做比喻,面对加拿大客人,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但已无伤大雅。。。。。。后来,张国光被判刑,闻世震走麦城,慕马均判死刑,薄熙来扶摇直上,我在监狱的回想中,读懂了闻世震的笑声,难怪薄熙来把他们连成一串调侃,难怪张国光会见加国外时宾时,心不在焉,难怪闻世震的笑声像哭声一样丧气,原来,中共高官是在利用中加贸易理事会的活动,掩盖他们你死我活内斗的黑幕!
   
   现在,谢幕下场的闻世震,正在沈阳颐养天年,而内斗失败的张国光,还在狱中潜伏爪牙忍受,而薄熙来呢,踏着同党异派的尸体,又迎来了新的政治对手,上有胡温的力阻,下有汪洋的围困,左有李克强的杯葛,右有习近平的观望,他知道自己比张国光贪腐十倍百倍,所以,四面楚歌,腹背受敌,岂能不绞尽脑汁,千方百计转移矛盾的焦点,迷惑政敌的锐眼,于是,一波接一波的外宾涌进了山城。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会见中,克雷蒂安表示,非常高兴再次访问重庆,再次见到我的老朋友——薄熙来书记。中国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重庆是中国西部的中心城市,水陆空四通八达,经济发展迅猛,是西部开发的重要引擎。此次重庆之行,我不仅参观了极富水准的笔记本电脑工厂,还前往公租房小区,与居民进行了详尽交流。
   
   称薄是“老朋友”,这确实不错,当年我曾给很多人拍照,能证实这一点,但如今已找不到新的感觉,加国总理的官职不小,但只要头衔前面加个“前”字,就一落千丈,因为加拿大是民选官员,在任是“官”,不在任是“民”,不像中国一党执政,官员退休了,也虎死余威在,所以,克雷蒂安都是以平民和商人的身份访问重庆的,何以重庆媒体大肆炒做呢?原来,重庆的老百姓不懂民主政治,还把克雷蒂安等过时的“老黄历”当回事!前官员和外商想赚钱,也乐于凑热闹,而薄熙来呢,想利用他们的嘴巴,给自己说好话。
   
   果然,克雷蒂安说,在那里,一对夫妇正在办理转户手续,我亲手把转户证书交到他们手中,亲眼目睹了他们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对他们来说,这无疑意味着一个崭新生活的开端。这发自内心的幸福笑容,在我脑海里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我一直在想:他们从沿海返乡,进了城,住上了租金十分便宜的房子,再找到好的工作,就具有了消费的能力。像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消费市场活跃了,就能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可以说,重庆现在的探索和实践,对未来中国的发展具有深远意义。加中两国经济互补性强,我愿竭力推动重庆与加拿大在更多领域携手合作,共创美好未来。
   
   在我看来,第一,角色错乱,中国的穷人住进廉租房,转户证书由加拿大前官员亲授,这是怎么回事?廉租房是加拿大援建的项目吗?重庆老百姓没房住是加拿大政府造成的吗?这不是做秀是什么?这是薄熙来吃错了药啊!真是“汉奸”的创意和“卖国贼”的伎俩,丢尽了中国人的脸!
   
   第二,时空不对,真实性可疑,显然,克雷蒂安不是偶然碰上那对夫妇的,按照薄在大连的老做法,想必那两人是当地官员假冒的,等加国老外一走,房子就得收回去,就像上个世纪,在大连的金州发生的故事那样:李岚青来视察教育,薄熙来选了一个优秀女教师,给她家里立即配置了彩电,冰箱,洗衣机,等等,待李副总理满意地离开,薄熙来下令收回了全部家当,原来,都是在金州商厦借的,那个教师哭喊着躺在地下打滚,薄书记面对记者,有点不好意思,就说,好,给他留个沙发吧!
   
   第三,推理失误,按照克雷蒂安的推理,有了廉租房,进了城,就能找到工作,可是,目前在中国,找一份工作多么不容易啊,不用说是“地票”换户口进城的,你就是大学生,找一份好工作,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笔者新闻界老朋友的一个孩子,医学院毕业后,想到一个医院工作,送礼花了23万啊!现在,国内所有单位的工作岗位,几乎都是明码实价交易的,不知道克雷蒂安清不清楚?
   
   我想,这些荒唐的事,无论怎样描述,克雷蒂安都不会相信,一个官员怎会那么无耻呢?一个社会,怎么变成如此黑暗?如不相信,请问,为什么重庆媒体,唯独不敢披露这对夫妇的真名实姓呢?他们担心什么呢?正如中国老百姓,不知道加拿大的总理等官员,根本没人崇拜一样,加拿大的官员,也不太清楚重庆的官员在玩什么把戏,既使知道了,也为了经济利益和中加贸易,而装飙卖傻,装聋作哑,这就是政客的德性吧,别把这事当盘“菜”!
   
   重庆媒体转述商人德马雷的话说,在加拿大工商界人士眼里,重庆无疑是中国西部发展的火车头,我们对重庆的未来充满信心。我常说,“要想搭上重庆这辆列车,就得尽早买票上车;早来的乘客,才能找到好座位”。加中贸易理事会的企业成员,热切盼望成为重庆这辆列车的首批乘客。
   
   我想,鲍尔公司总裁德马雷的话讲对了一半,另一半由我补充一下:重庆经济正在大发展也许是真的,但更诡异的是,在中共政坛边缘化了的薄熙来,为挽回败局,急需海外各国政要,商人的支持,故会大方地给予他们一些优惠政策和贷款,以及廉价土地和漂亮的项目,所以,德马雷看到了无限商机,就鼓动加拿大商人尽早“买票上车”,但是,在我看来,不一定能找到“好座位”。
   
   无疑地,在中国做生意,商人的“好座位“,是以官员的”好座位“为前提条件的,如果薄熙来入常,或当上了总理,下一步,追随他的商人就能赚大钱,否则,把钱投进了山城,等薄熙来走人,退休或入狱成了“大文强“,而新上来的官员是他的政敌,那么,已付的投资就得打了水漂啊!外商聘用的中方员工,说不定还成了替死鬼,如同当年辽宁的仰融和杨斌一样倒霉!谁敢保证积怨太深的薄熙来是常胜冠军呢?
   
   所以,精明的加拿大商人还在看,还要等,这次“前”高官云集,“现”大商人燥动,只是意向投资,举棋不定的前奏曲,“二人转”演得再好,也是“忽悠”为特点,登不上大雅之堂,因此,德马雷说,我们高兴地看到,西部开发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次浪潮,重庆与加拿大经贸合作卓有成效,双方未来的深入合作更是令人期待。 我认为,他掌握的信息不太全面,与其说是“第二次浪潮”,不如说是文革的第二次回潮,不过,问题不大,他们的合作仅仅还是“期待”,薄熙来领导下的重庆媒体太急了点,把“期待”当成了现实,不愧为是中加政客的海外版的“二人转”!
   
   2011年12月2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12月3日首发』
(2011/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