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姜维平文集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12月7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重庆卖淫集团女“黑老大”王紫绮在当地被执行死刑。重庆媒体还刊出了王紫绮同日在重庆第五中院大审判庭受审的照片。据报道,当地法院审理查明,1994年以来,王紫绮等人先后将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等20余人纠集在一起,以王紫绮等人开设的美容院、茶楼、宾馆等卖淫场所为依托,通过设置管理人员和职责分工,使组织成员之间形成较为明确的层级制约关系,形成较为严密的组织结构。
   
   这就是说,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未受到政府的查处,始终在顺利经营,直到“薄泽东”上任后,才一举摧毁了这个淫窝!据报道,该组织在1994年至2009年期间,通过组织、强迫他人卖淫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和进行奖励、解救为组织利益被关押的组织成员,以及向负有查禁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寻求非法保护。期间,该组织大肆进行组织、强迫妇女卖淫、非法拘禁、行贿等犯罪活动,并在组织、强迫卖淫活动中因纠纷而引发枪案,逐步形成了以王紫绮为组织、领导者,以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等为积极参加者的犯罪组织,在一定区域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危害了社会生活秩序。
   
   我们对此不禁要问:从1994年到2009年,都有哪些高官在重庆任职?这非常简单,只要从网上搜索一下就出来了,但是,挑战正常思维的是,中共操控下的媒体,竟在2009年11月4日的人民网以《历任5书记如何传递打黑“接力棒”?》为题,说,重庆直辖以来,张德邻、贺国强、黄镇东、汪洋四位书记,蒲海清、包叙定、王鸿举几位市长,其对打黑除恶态度鲜明,而且力度很大,工作很实在。这怎么能自圆其说呢?


   
   这只有三种可能,一种是,薄熙来公正严明,但权限不够,上级保住了重庆前任官员,他不得不这样做;一种是,薄熙来治下的公检法,无限夸大了王家姊妹所经营的淫窝,以拼凑“打黑除恶”的光辉成果,博得老百姓的掌声;另一种可能是,薄熙来玩权术,拿王紫绮的口供和死刑送人情,要挟了上述这些封疆大吏,或者三者兼而有之。但不论如何,对于官欲特强的薄熙来而言,杀死几个小民的生命,都是必要的。
   
   显然,第一种可能已经排除,从1984年,薄熙来当大连金县副书记,直到1999年任大连市委书记,他在我的眼皮底下生活了二十多年,在金州,在大连,在沈阳,在各级领导岗位上,谁听说薄熙来真正的“打黑除恶”了?谁听说他真的扫黄了?1998年之后,我和他住邻居,他所在万达公寓附近到处都是卖淫嫖娼的地方,连黄河路地下防空洞都改成了夜总会,成了专为民工服务的“炮楼”,谁都知道那里妓女最廉价,每一炮二十元。而薄熙来办公楼前方的“七七街”,成了长达数千米的“色情按摩一条街”。这充分说明薄熙来不是清流。
   
   第二种可能呢?重庆媒体是这样报道的:2010年8月11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行贿罪5项罪名,对王紫绮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王紫绮提出上诉。显然,她不服判决,为什么呢?重庆法院向公众隐藏了什么?
   
   据报道,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认为,被告人王紫绮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系该组织的首要分子;组织、领导其组织成员组织妇女卖淫,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其组织卖淫时间长、人数多,非法获利数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组织、领导其组织成员采取暴力和威胁手段强迫妇女卖淫,其行为已构成强迫卖淫罪,其强迫众多妇女卖淫,致被强迫妇女2人重伤、5人轻伤、7人轻微伤,后果特别严重。
   
   也就是说,枪毙她是基于犯罪情节的恶劣,但是,我想看看卷宗,想会见所有的受害人,希望知道事情原本的真相,但重庆警方能允许吗?所以,我有必要提几个问题:她强迫妇女卖淫,情节那么严重,而历任高官又那么重视扫黄,为什么受害人,只是等到薄熙来光临重庆,才举报此案呢?长达15年,多达14人,受到了伤害,地方官竟稳坐钓鱼台,全部责任推到文强身上,能说得过去吗?既然她经营的是茶楼,美容院和宾馆,想必南来北往的客人很多,那么,有没有当地官员去嫖娼呢?据我所知,官员是最有条件去这种场所的,是不是王紫绮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报道佐证了我的判断,媒体报道说,王紫绮及其组织成员为防止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罪行败露,对不愿被继续强迫卖淫而受伤的妇女采取关押、捆绑等方式,限制人身自由,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且情节严重;为了其开设的卖淫场所不被公安机关查处,多次向多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且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也就是说,她的行贿分为两种,一种是给钱,一种是给性服务或拉皮条,对吧?
   
   于是,薄熙来发现了她的利用价值,这就是我讲的第三点可能:薄熙来,王立军是外来户,和王家姊妹及其它官员没有瓜葛,而且,他们恨透了汪洋等对立派,胡锦涛和贺国强下令抓捕张春江,薄熙来会想,为什么刚和我一起发完红色短信,他就进去了?这回给你们点颜色瞧瞧!这样,“亮点茶楼”就成了焦点,他知道善于交际的王紫绮有一肚子的故事,可能重庆处级以上的干部几乎大都漏不下,而薄熙来打黑“黑打”,是急需奴才的,抓住把柄,逼其就范,是秘密武器,因此,王立军是这样办案的,先用死罪恐吓王紫绮,让她坦白,交待,检举,揭发,再把她枪毙灭口,只有这样,才能使刑讯逼供的材料成为铁证,试问:人死了还能翻供吗?
   
   接下来,薄熙来,王立军等精于此道的人,再把证据指控的人,一部分拘捕判刑,当成“保护伞”,一部分送了人情,成了冲锋陷阵的死党,打手,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重庆官员,顺从薄熙来唱红“唱傻”,打黑“黑打”的真实原因,这种惯技,薄熙来在大连玩得太多了!玩惨了一大批党政官员,1998年,大连一位市政府的高官对我说,薄熙来有一次把他叫到办公室,向他出示了检举信和录像,证实他在某酒店玩女人,他坦然告诉我说,你是我多年的朋友,我不瞒你,哪个同事不玩?女的主动攻啊!谁受得了?我当时就给薄书记跪下了。。。。。。从此,他成了奴才!
   
   由此,我们终于解开了王婉宁之夫常亮,举牌投案自首闹剧的真谛:据报道,今年4月7日上午11时,CA4354班机降落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在走下飞机舷梯的旅客中,一名男子举起纸牌,上面写着“向重庆警方投案”。他就是重庆“亮点”茶楼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案、组织强迫卖淫案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常量,也是该案女黑老大之一王婉宁的丈夫。涉案犯罪嫌疑人常量与王婉宁一起闻风潜逃国外,先后躲藏到奥地利、菲律宾等国。2009年11月4日,国际刑警组织向全球发出“国际刑警红色通报”,全力追捕逃往国外的王婉宁和常量。此前,2011年3月30日,中菲两国警方联手,将躲藏在菲律宾马尼拉市中国城某快餐店的王婉宁抓获,并快速办完引渡程序,于3月31日引渡回国,4月1日押解回渝。至此,谜底该解开了!
   
   请问全世界有这样的举牌投案人吗?想必是薄熙来,王立军等人精心策划的,这是给谁看的?显然是给重庆的各级官员看的,仿佛在说,证人都回来了,你们的把柄马上就在我手里了,赶快投降吧!正如重庆媒体大肆报道文强临死前与王立军的密谈,威震了贺国强,汪洋等中南海的高官一样,薄熙来把自幼在宫廷里学到的权术玩到极致。不管是文强,还是王紫绮,他要能染红自己的顶戴花翎,用谁的血都行。
   
   2011年12月22日于多伦多。
(2011/1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